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散文随笔

战疫征文选:我的武汉 我的东湖 (广东 邱礼佳)

发布日期:2020-02-26  点击量: 1448

我的武汉 我的东湖

——谨以此文致敬守护武汉的坚守者

邱礼佳(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陈登职业技术学校教师)

 

 

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鲁迅

 

也许,人一定要走过很多很多的路,历经许许多多的时光的洗涤和人世间的沧桑,才能真正的去理解人间的悲苦与感受心灵的温暖。

今天,浏览顺德博客,看到我那篇《东湖畔行吟(一)》,就是写我与武汉东湖情缘的那篇未写完的散文稿。才惊觉,我自从2011年8月,在武汉东湖畔与小叔公及家人相聚,一别已经八年过去了……

从去年,大年二十九到现在,不到一个月是时间,湖北,武汉,成了全国的焦点!

记得那是年前,因为一直忙着举办读书会的事情,直到年二十九,我才匆匆忙忙地去陈村花市搬了一车的年花送到广州,帮爸妈的房间打扫卫生,因为今年弟媳开车提前接爸妈和侄子来广州过年。

当我们将兰花、圣诞红、牡丹红红火火地摆满客厅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的时间了。爸妈和弟媳、侄子也来了。我正兴奋地到处拍照片传到我们的“温馨的家”大家庭微信群时,四姨妈就在群中问我,武汉华工小叔公儿子的电话是多少啊?全家人都很担心,我还一头雾水。接着,爸爸就说他的同学一直在班群里议论纷纷,说春节千万不能出门,每天的活动就只能是从厨房到卧室了。原来,武汉出现了传染病!接着,姑姑就发来视频,跟爸爸说:尽快能回老家就回老家,不要留在广州过年了。弟弟因为值班,本来准备初二才来广州跟爸爸妈妈汇合的,姑姑也在群的视频里一再交代不要来了!武汉情况危急,已经波及到全国乃至广州了,有可能比2003年春天的SARS冠状病毒(SARS-CoV)还严重!

因为爸爸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华中理工大学(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小叔公当时就是该大学的动力系教授。可以说,武汉,也是爸爸的第二故乡了。小时候,爸爸经常跟我们讲述他的大学生活。所以,湖北、武汉,一直出现在我童年的梦里。我总是在想,在学校里面还需要坐公交车,那是怎样的“大学城”啊!

直到2011年8月,我登上了从广州到武汉的高铁,原来想象遥不可及的万水千山,竟然两个多钟头就到达了。我终于来到了父亲常常说起的,日思暮想的东湖,终于走在父亲曾经日日走过的东湖畔,踏着父亲的足迹,手里拎着我们一家曾经与叔公的合影(当时我只有小学三年级),敲开叔公武汉东湖畔的家门。此时的东湖杨柳依依,清风徐来,碧波荡漾,湖面上,荷花怒放,清香四溢。晚饭是已经八十多岁的婶婶亲自下厨的,有武汉特色的凉拌荷花,清炒的莲子、脆藕、菱角……芬芳满屋,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一晃,已经八年过去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武汉传来的一个又一个消息令人揪心。每天,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一连串冰冷的数字……

叔公家我的堂哥充当了“温馨的家”微信群主播,每天一大早都会首先报平安,他们知道远在广东的亲人们的担心。在互报平安与祝福中,叔公一家积极乐观的态度感染了我们。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武汉疫情爆发的时刻,国家领导人当机立断,全国上下严控防疫,同时,各地医院勇于逆行的“白衣天使”们纷纷增援武汉,一幕幕感人的英雄事迹,令我们感动于中国的力量,有信心度过难关。

是的,武汉,是一座承载了苦难与光辉的英雄城市。我的武汉,我的东湖,无时无刻不萦绕在我们牵挂的目光里。历经磨难,必将成就新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