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李昊宇:和她在一起(叶圣陶杯获奖佳作)

发布日期:2023-03-31  点击量: 986


和她在一起


李昊宇(甘肃省天水市第一中学) 

 

第一次遇见她,是在很久以前了。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和一众大人躺在山涧旁支好的帐篷内。一杯果汁递到了我的手里,我迫不及待地将果汁一饮而尽,却并没有急于扔掉杯子,而是捧着那个旁人不屑一顾的一次性纸杯,细细地端详。纸杯上印着一丛荷花,荷花还未盛放,却有一只娇小玲珑的蜻蜓立在粉白色的荷花之上。荷花旁赋着两句唐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就在这一刹那,在这个甚至无人愿意多看一眼的一次性纸杯上,我看到了她。她的身影犹如水畔来去倏忽的惊鸿,又如天边一闪即逝的韶云。她只出现了那一瞬,然而仅仅是那一瞬,我便已为之心折。这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然而,与她的第二次相遇,快得出乎我的意料。天气依然是那么炎热,可却没有了山涧与朋友作伴,只有一张病恹恹的沙发陪伴着我。不,还有别的,那是一本书,一本我平时甚至懒得瞥上一眼的书——《伊索寓言》。

鬼使神差的,我第一次翻开了这本书,就这样,她毫无预兆地再次出现了。她穿着一身古希腊人穿着的亚麻布长袍,笑盈盈地向我伸出手,发出了一同游玩的邀请。“游玩?去哪里玩?”她微微一笑,颇为神秘地向我耳语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怀着莫大的好奇心,跟上了她轻盈的步伐。我追随着她,穿越无数混沌的荆棘与迷雾,来到了一个仙境般的地方,那是我梦里也不曾描摹出的无比美丽的世界。在那里,先民们在茂盛的芣苢间欢快地歌唱,温润如玉的君子向心仪的姑娘献上一束束的白茅;在那里,侠客悲歌着渡过易水,向君王掷出决然的匕首;在那里,重瞳的霸王发出苍凉的朗笑,手中崩刃的利剑划过颈项,伟岸的身躯缓缓地倒在尸横遍野的战场当中。

她曾带着我在莽荒中跋涉,去看那耳垂黄蛇的巨人奋力地奔向太阳,去看那奇肱国的飞车冲破天际的流云,去看那五彩的凤凰在王都上空翱翔……她是那么地难以寻觅,却又无处不在,我在无数地方见过她无数次:她在《红楼梦》辛酸的泪水中,她在《儒林外史》凉薄的讥嘲中,她在《刺客列传》慷慨的长歌中,她一直默默地陪伴着我,带我走过千山万水,带我走过沧海桑田。

我们曾在春天的田野间奔跑。看着那纸鸢飞越拂堤的杨柳,飞过竹外的桃花,与二月的春风齐飞,与衔泥的新燕共舞,看着纸鸢渐渐地飞远,消失在目光无法触及的天际。我们也曾在秋天的江水畔眺望,去看看那从山顶飘落的木叶,去看看赤壁矶上醉卧的东坡学士,去看看刘禹锡的窗外,一只白鹤伸展双翼,排云直上。

她带着我见过了许多人,美好的、丑恶的、刚正的、奸佞的……我们曾一同惊艳于洛水河畔神女的仙姿,也曾切齿于朝堂上权奸的张牙舞爪,我们曾一同为海青天的清廉耿直而喝彩,也曾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英勇就义而落泪。有时她会向我讲述很多,从诸子百家一直讲到经史子集,有时却又一言不发,当我问起时只是微微一笑,柔声答道:“人心自有公论。”这时,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名字。

在他人的眼中,我变了。我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腼腆男孩,我变得聪慧、机智、开朗,总能说出一些令人惊讶的奇思妙想,他们认为我长大了。但我知道,这一切的改变,都只是因为她而已。我知道我早已离不开她了,然而有一天,她不见了。

那一刻,我的世界变得黯淡无光。不再有狂醉的天仙将白云揉碎,不再有光耀窗扉的金错刀伴我入梦,不再有水珠漫入清河,在大千世界摇曳起红莲的波。一切都黯然失色,一切都变成了死寂的黑白,不再有青莲剑仙高唱着“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凝”,不再有琵琶女的“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也不再有易安居士掩面写下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哀婉低吟。我发疯般奔走过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却始终没有找到她。她曾经无处不在,如今却杳然无踪。几番奔走后,我彻底陷入了绝望,我跌坐在第一次遇到她的那条山涧旁,沉默的等待着。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她对我到底有多么重要。然而她不见了,而我,到了此刻,居然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我将手伸入山涧,漫无目的地拨动着水花。就在这时,我的余光瞥到了一抹白色,我立即伸手去抓,水花将那抹白色托入空气,赫然便是那个早已被我遗忘的一次性纸杯!山涧的水流突然变得湍急起来,纸杯也被浪花托着远去。我扑入山涧中,跌跌撞撞地去追逐那个远去的纸杯。原本浅浅的山涧,在此刻突然变得如海般深不见底。我竭力去抓住那个纸杯,却总是差之毫厘。终于,我的手指碰到了纸杯的边沿,就在我即将抓住它的那一瞬间,我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那漩涡将我拖入了沉沉的黑暗当中,寒冷、压迫、窒息……就在此时,我醒来了,原来一切都不过是梦而已。

她仍然坐在那张病恹恹的沙发上,看到我醒来后,向我嫣然一笑,我的喉咙里堵了千万句话,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最终,我什么也没有对她说,可她却似乎猜到了我内心的想法,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做噩梦了?别怕,我一直在。”

是的,她一直在。她与她那个光彩夺目的美丽世界,始终都在我身边。那些美丽到无法言说的事物,一直都与她一起,默默地陪伴着我。就在那一刻,我突然知道她是谁了,但我什么也没有说。

我只希望,在余生的每一秒钟内,我都能和她在一起。永远。

 

点评这是一篇颇具浪漫主义色彩的优秀参赛作品。“她”是谁?是一位怎样的若有若无、扑朔迷离的精灵,伴着那小荷蜻蜓、那《伊索寓言》出现又倏然消失?作者这样说:“我突然知道她是谁了,但我什么也没有说”。作品就是这样让“她”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光彩夺目的美丽世界”,让我们一起见到了“那些美丽到无法言说的事物”,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强烈的感染。大量的文史典故、文学作品融会在文章中,体现了作者积累和驾驭材料的功力。本文获决赛一等奖。(钟湘麟  特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