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第二十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启动

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成功举办
本会专家
本会网媒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网
校园文学研究
叶圣陶杯大赛
友情链接
澹晓霏:桃花开了(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初赛获奖佳作)
  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澹晓霏:桃花开了(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初赛获奖佳作)

发布日期:2022-11-29  点击量: 297

桃花开了 

澹晓霏(山东省曲阜师大附中高二)

 

弯刀似的残月划破了浓得化不开的夜色,发出一丝丝微弱的惨白的光。夜幕之下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映着残月的光,为这漆黑的夜更添了几分诡异的白。几棵枯败的桃树在冰冷的大地上挣扎着,光秃秃的枝干绝望地向上伸着,向天申诉着自己遭受的苦痛。

桌上的红烛跳跃着,拼命地散发出冰冷的夜里唯一的温暖。小桃窝在娘的怀里,呆呆地望着窗外惨白的月。

“娘,桃花啥时候才能开啊?”

娘低下头,没有回答。她轻轻地抚摸着小桃的头发,将小桃抱得更紧。

见娘没有回答,小桃不满地歪了歪头,躲开娘的手,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娘的手顿了一下,抿抿唇,慢慢地开口说道:“快了,快开了——熬过冬天,桃花就开了……会开的……”

“真哩!等到桃花开了,爹就回来了!”

娘没有再答话,看着院子里枯败的桃树,轻轻叹了口气……

爹是小桃四岁那年走的。去年旧历三月,桃花将开的时候,小桃正缠着爹问自己为什么叫小桃,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爹没有回头,只是摸了摸小桃的头发,温和地说了一句“桃花开在春天,爹娘希望你们能活在春天”。

紧接着,几个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闯入了家里,小桃起先以为是爹的朋友——爹常有三五好友来家中谈事。每当他们一来就在爹的屋子里呆好久,连娘让小桃去叫他们吃饭也不应。当他们走后,爹总是凝视着斑驳的墙上挂着的褪色的地图,不停地叹气;这时,就连一向温柔的娘也格外严肃,她站在爹的身旁,一同沉默着。——可这一身唬人黑衣的人又完全不像爹的朋友——爹的朋友和爹一样,总是穿着一袭长衫,温和地笑着,眉目间却有着化不开的愁绪。黑衣壮汉推开在爹身边玩耍的小桃,狠狠地拽住了爹的衣领便朝外走。爹挣扎着,却被在腹部狠狠打了一拳。娘从厨房里冲了出来,紧紧地握住了爹的手,又很快被黑衣壮汉推倒在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爹被带走。

小桃被突然的变故吓坏了,呆呆地坐在原地,等看到爹被打了一拳、娘被推倒在地时才缓过神来,哭叫着想上前拉住爹,却被娘拽住,死死地抱在怀里。小桃哭喊着晕了过去。等醒过来时,她已发烧一天一夜了。当小桃问起爹去哪了的时候,娘没有答,只是说桃花开的时候爹就回来了。小桃对此深信不疑——爹从前对她承诺过:爹每年都会陪小桃看桃花;无论他何时离去,桃花开的时候,总会回来的——即便那年爹没能陪她看桃花。

自那之后,娘像变了个人似的。曾经温柔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蹙的眉和紧抿着的唇。她再不提起爹,却总会在屋子里凝视着爹曾经凝视的那张破损的地图,默默地叹气;仍旧有人来家中和娘谈话,总是提起什么“战争”“沦陷”“胜利”之类的话,却不是爹的那些朋友——自爹被带走之后,他们便再没出现过。那些新面孔走后,褪色的地图上总会多几个圆圈或是叉号。

此时,小桃被娘抱在怀里,像爹娘凝视地图那样盯着窗外枯败的桃树。她转过身,用稚嫩的小手轻轻揉开娘眉间的褶皱。因常年蹙眉,娘的眉间留下了深深的沟壑;几根白发在烛光下闪烁着,亮得刺眼——娘老了许多。

“咚——咚——”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惊悚。娘的身子僵了一下,安抚地摸了一下小桃的头,慢慢地站起身,一步一步地向屋门走去。小桃感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着,娘的心也扑通扑通地跳着,寂静的夜里仿佛只有她们震如擂鼓的心跳声。娘打开门,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小桃冲过去想看看是不是爹回来了,却听到娘叫了一句“何青”。何青是常来家中的爹的朋友,小桃记得——可小桃却一时辨认不出他来——他瘦得几乎脱相,原本年轻的脸上满是沧桑,曾经炯炯有神的眼睛格外突出,但依然闪着纯粹的光。

他颤抖着从破夹袄中掏出一封信,交到了娘的手中,然后迅速将头转向一边,仿佛不忍再看一眼。娘颤抖地拿着信,不敢打开。小桃在一旁踮起了脚,催促着娘赶快打开——她满心只想着一定是爹要回来了。娘缓缓地拆开了信封,抽出了信纸,紧抿着唇艰难地打开信纸——粗糙暗黄的信纸上只写了几个大字:

难归,唯愿来日桃花遍布我中华大地。

“娘,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小桃蹦跳着,想要过娘手中的信纸。

但她看到娘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双手紧紧地攥着信纸,将其捏到发皱。何青连忙伸手扶住娘,“梅香同志!梅香同志!”

“同志”,小桃听过这话,从前爹的朋友就称呼他为同志,后来家里来的新面孔也称呼母亲同志。同志,是志同道合的人,是为了春天而奋斗的人,爹这样教过她。

何青扶住了梅香,低声说道:“梅香同志,熬过严冬,让小桃,让孩子们活在春天里!”

娘稳了稳神,蹲下身来,紧紧地搂住了小桃,呢喃着:“会开的!桃花一定会开的!”

小桃愣愣的被娘抱着,莫名的鼻头发酸,她不知道娘怎么了,只是没来由的感到恐惧。她转头看到了院子里的桃树,它似乎快要冻死了;但依旧挣扎着向上伸着枝干,想抓住春天,想获取新生。

小桃兀地想起了爹的话:桃花是开在春天里的。孩子们应该活在春天。

第二天一早,娘睁开眼,看到了院子里桃树上的那一抹红。她猛的坐了起来,看到枯败的桃树上飘扬的红丝带,和树下小脸冻得通红的小桃。

“娘,桃花开了!”

(指导老师:宋明霞)


【点评】这是一篇优秀的微型小说。既主题鲜明,又含蓄隽永。第一、小说构思别具匠心,从一个儿童小桃的视角叙写了一个革命家庭的变故和希望。既含蓄别致,又有催人上进的力量。第二、桃花具有象征意义。小桃渴望春天的到来,桃花开放,象征着革命的胜利,新生活的到来。结尾处“娘,桃花开了!”给人以希望。第三、本文语言含蓄细腻而富有张力。如“几棵枯败的桃树在冰冷的大地上挣扎着,光秃秃的枝干绝望地向上伸着,向天申诉着自己遭受的苦痛。”渲染白色恐怖的严酷,物我合一。结尾处,“她转头看到了院子里的桃树,它似乎快要冻死了;但依旧挣扎着向上伸着枝干,想抓住春天,想获取新生。”不但前后照应,而且预示了桃花盛开的春天的到来。本文获省级一等奖。(刘洪涛 硕士生导师)

 


头条

第二十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启动

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成功举办
本会专家
本会网媒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网
校园文学研究
叶圣陶杯大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