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巡礼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 :北京爱迪学校菱汀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1-12-30  点击量: 190

c57285b9cba3e56e3a27af20dcb143e.jpg

校长寄语:

当文字不仅仅用来记录,而被赋予思想和情感具有了艺术之美,才可称为文学。愿菱汀文学社的同学们,能够以文学的美妙装扮青春,以文学的素养滋润心灵,以文学的力量表达观点,以文学的乐观展望未来。

 菱汀文学社杂志_副本.jpg

社团介绍:

菱汀文学社成立于2000年,是北京爱迪学校最早创立的学生社团之一,集结了一大批爱好文学的老师和同学们,组织了很多丰富多彩的活动、创办杂志、组织读书分享会、影评会、中英文话剧等等,一起推广语言文化,但随着部分同学、老师的毕业离开,文学社的发展也经历了起起伏伏,杂志的创办与延续也经历了瓶颈期。

2015年,荣晓老师开始接管菱汀文学社,荣晓老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影视语言硕士专业,热爱阅读与思考,文字功底深厚,颇具语言魅力,带领文学社进行了一系列大胆的尝试与创新,同时菱汀杂志升级为包含诗歌、随笔、小说、英文等内容更加丰富更加多元的菱汀文选,每学期一期,期末定期发刊,整本杂志全部内容由学生们原创,包括文章内容、风格排版、文字校对、封面设计等等,同时还推出了电子版杂志,阅读范围更广泛。

在活动内容上也突破传统的读书写作社团活动模式,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与探索,有与传统文化结合的中秋节赏月灯谜对联活动,端午节对诗活动,也有与新的阅读方式相结合的思维导图、鱼骨头,记笔记的方法活动、还有饮茶、辩论、话题讨论、新闻写作、剧本写作等等多彩的活动。

同时,我们文学社还参与了叶圣陶杯和读者杯的竞赛,也将会持续的参加,除了校内菱汀文选杂志的出版,也有对外面优秀杂志的投稿计划,也在实施当中。

 

4982310c55335050d08e94623547d36_副本.jpg

教师经验:

刚接手文学社的时候,发现文学社人数并不多,很多同学对文学社可能有很刻板的印象,认为文学社只读书和写作,活动内容枯燥无趣。为了改变这一刻板印象,我决定带着文学社创新、改革、升级。

每学期初,我会整理推荐阅读的书单,带着同学们一起阅读,同学们也会自己推荐一些自己阅读不错书籍,因此我们每个月都有一个好书推荐,彼此分享和阅读。这也成为我们文学社的每月固定活动之一。

另外根据社团同学们的爱好,我们也结合传统节日做一些比较有趣的致敬传统文化的活动,比如饮茶对诗,中秋吃月饼猜灯谜,自制文学社书签、掐丝珐琅艺术等等,在丰富活动内容的同时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在后来我发现很多同学对于阅读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看不进去,看不懂,看了很快就忘的问题,我们开展了如何阅读一本书,以及怎么利用思维导图、康奈尔笔记法等去深入阅读一本书等活动,教大家如何读书与思考。

我们也经常会在社团内部举办一些小的比赛,比如辩论赛、文学常识大赛、成语比赛等等,还有一些新闻热点的讨论、故事接龙、影评写作、纪录片文字等等活动。

关于写作和文字输出方面,我们创立了自己社团的公众号,定期更新和维护,按时上传社团成员的优秀作品,或者好书推荐。每学期出版一本菱汀杂志,期末定期发刊,整本杂志全部内容由学生们原创,包括文章内容、风格排版、文字校对、封面设计等等,同时还推出了电子版杂志,阅读范围更广泛。

菱汀文学社读书分享会2_副本.jpg 

社员佳作:

 

一剪梅

王一尧


残日将沉天尽边,

不尽烦愁,

触景又添。

而想近夜暖意薄,

愁泪凝成,

星汉连天。

试问苍天愁何解,

苍天沉然,

邀赏江面。

答我以一池微风,

夕照随风,

翩舞江边。

 

注:星汉指星河

夕照;指夕阳

 

江南道行

徐天泽

 

 

鷁首思思望汨罗,潭州涕涕盼嘉亨。

西吟浅唱嬉红袖,不愿佳人惨侧逢。

莫逆难寻哭细雨,薄冰阻险甫何登?

谁人饱受思宗苦,只道福临事俱成。

 

初春的回信

李可莹

老人迟暮之年坐在摇椅上悠悠地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或许是鸟儿掠过的声响惊动了她,也或许是院子里繁茂生长的红果树泛红的金波活跃着夏天的光景,一簇簇山花痴笑似少女透红的脸颊,池塘里突然窜出脑袋的青蛙。童年记忆总油然而生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

 我们都是怕被回忆抛弃的人。

“我记忆的片段,总是一段一段地浮现在脑海中,像是卡带了的老式收音机还会反反复复的出现儿时的家乡和19岁的怦然心动,那片麦田和母亲。更多的我想不起来了,此时我感受着刺眼的太阳,我总是躺在椅子上一睡就是一下午一直坐到天黑。我的孩子偶尔来看我,可我记不清她的名字了,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女儿。

我人生之中所剩无几的回忆支撑着我的心脉,好在我的暮年回到了故土,我从这里发芽到逐渐凋零。孩子,初春的来信我收到了,这是回信,外婆要去寻找自己的海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这是外婆寄给我们的最后一封信,两年前外婆患上了阿兹海默症,她总是固执地将我母亲的衣物抱在怀里良久不肯松手,说想找自己的妮妮,母亲强忍着情绪安抚外婆,然后再把自己锁在屋里哭。外婆总是执意要回到老家去,母亲因为担忧外婆的身体状况,坚决不同意。但不曾想的是,外婆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在深夜偷偷拿了一卷被子和一个外套,手里还紧攥着几个橘子一个人上路,母亲,疯了似的找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母亲才在警察局找到了外婆,终于,她顺了外婆的意愿,送外婆回了老家,外婆把老旧的院子收拾的一尘不染,种上了满园的鸢尾花和星星点点的野花装点着生锈的栅栏,母亲去看她时是五月初,她看到那里除了满园的飘香和那篇安静躺在摇椅上的那封回信,最后是清澈明亮的在湖底下沉睡的外婆。

外婆的一生看过最多的就是月亮;小的时候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看月亮掉进池塘里,看池塘里一个月亮,天上一个月亮;在洞房花烛夜坐在床头,听爱人呢喃今夜的满月和窗外下不完的小雨;在孩子诞生那夜,两人爱意攀上了眉梢眼角一如月牙弯弯,送别孩子的远走,月光把两人的身影拉的好长,装扮着思念的苦楚。

外婆在信中讲述她的梦境,阐述她的一生,她梦见自己独自一人走上了一条长长的小径,周边没有芳香,荒无人烟,只能依稀看见远方的光亮,她便坚信不疑地朝着那里走,那里有温暖的怀抱和爱人的微笑,它们化作金色的光线温柔地包裹着她,她涉过漫到脚踝的湖水,不顾水流的阻挠向前跑去,因为河岸的对面是金色的麦田,她的少年就在那边,蔚蓝的天空不挂一丝云彩,高高的稻谷随微风轻送。

那少年的汗水打湿了他的破褂子,像个健壮的稻草人,皮肤晒得如同棕黄的麦子,精瘦的手臂握着镰刀正割着小麦,少年看到了她,便立刻擦去了前额的汗水,放下镰刀,手足无措地挠了挠头“姑娘,你找谁吗?”少年羞涩地询问道,兴许是方才跑来的原因,她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剧烈跳动着,血液都如同点燃了一般,心里的火苗慢慢升起,她好像又回到了少女时期的青涩模样,脸颊也染上了绯红,裙摆的水滴淅淅沥沥地洒在绵软的泥土上,少年站在她面前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刺眼的阳光,他身后偶然露出的光此时却像是不小心展露的羽翼。她在那烈阳之下流下了泪水,“真好啊,竟然就提前在梦中重逢了…”

当年在麦田的相识,种下了初熟的爱果,又哪能想到这是乃至一生的牵挂,“爱人”两字是浪漫而郑重的。它如同暖阳,也甘作安谧清爽的晚风。琐碎细腻,不必惊心动魄,却总能冲破迷雾。她看到他亲手编织的花篮,看到他们结婚,没有什么仪式,那天他们只吃了一顿烧鹅,他追着大白鹅在院子里跑,而她在一旁笑,屋子里忙活的母亲看到这一幕也笑的合不拢嘴,又看到后来他们有了妮妮,他紧紧地抱着她和她怀里的小人儿。再后来妮妮长大了要到城里读书,可是在城里读书的费用对他们这种普通人家不是个小数字,他们争执不下,男人坚持要让女儿去城里上好的学校读书,拍着胸脯说费用不是问题。

之后,男人每晚都会偷偷溜出去打夜工,然后在天蒙蒙亮时疲惫的睡去,她睡眠一向很轻,风吹草动都能惊醒她,但是她明白男人的良苦用心,没有再过多追问,只是在男人白天打工前叮嘱几句。

年与时驰,女儿考上了大学,一家人操办了一桌好菜,高兴的团聚在一起,男人兴致颇高,喝了很多酒,她劝男人少喝些,男人神采飞扬的搂着女儿骄傲地说:“那可不行,我们妮妮考上大学了,咱家出了个高材生,我高兴!我佩服我们家姑娘!”又接连饮了几杯,她记得很清楚,男人喝醉了,面色潮红地搂着女儿说着说着就哭了,“爹不会说什么巧话,爹就是个粗汉,从小在地里干活,但是爹真的很高兴,咱妮妮长大了,爹就以酒代话了啊!”说完后又一饮而尽,她看着看着,眼眶也湿润了,随便抹了一把,随即举起酒杯“高兴的日子,哭什么,真是的,妮妮,娘也敬你一杯。”那夜的月皎洁明亮,洒在酒杯里一同咽下所有纷繁复杂的情绪,就借着月光照着一方屋舍,却无法想象那便从此阴阳两隔了。

晚上,男人又要去打夜工,她拉住了他的袖子,男人佯装说要去上个厕所,她重重地掐了一下他的胳膊“还给我装呢!”男人吃痛地捂着胳膊“你喝那么多酒,今晚就别去了。”“不碍事,这个月就要结工钱了,再去这一次就不再去了。”男人刚要走,又转过头轻轻叮嘱了句“别跟妮妮说!”我猜外婆写到这里应该是带着笑的,这么多年过去,这字里行间还是满满的爱意,但不幸的是,日子没有童话故事书中有着那样美好的结局。那夜,男人喝了太多的酒导致旧疾复发,中风而亡。

外婆的生活从那以后就只剩下填不完的空白,时光就如定格一般停滞不前,花开花败,日升日落,是否明月真能寄托相思,是否在那个世界里望着月亮,目光就相遇在天上。外婆在信上说她要去寻找自己的海,我想她这株即将枯竭的海草终于归还了大海,让她的眼泪浸泡了来时的路,变成风帆飘到了有家人的小岛上,去寻她的少年,母亲,儿时的伙伴,寻她因岁月蹉跎而流失的花样年华。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你看,太阳落山了。

 

 

树读

蒋诗雅

  

“像透过清澈的天,看昏天黑地的暗,他透过清澈的眼,看记忆模糊的脸。”

——郭顶《不明下落》

 

……

“我是个将军,一个四处征战的将军。人们称其为勇猛,我却只觉得没劲。残杀妇孺、抢劫村庄……这从不是我想要的正义,奈何身后是我最爱的国。”

“后来我遇到了他,一个我在屠城时几次碰见的小男孩。他踉跄着走向我,将怀里的草药敷上我伤口。他问我痛不痛。我突然觉得该为自己心中的正义活一回。”

“从此之后,我不是什么将军,而是一个带着弟弟的难民。顶着军队的通缉,我们四处流浪,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但他那对澄澈透亮的眼睛告诉我:值得。”

“乱世难求平安。我这辈子,已见过心中最美好的时光了,可小孩还没有。所以在他十六岁生辰那天,我找到了通灵师,用我三十余后的寿命换他一生顺遂。若再有什么的话,让小孩忘了我吧。”

“可到底,我还是想贪心地陪他走过余生,哪怕作为一缕魂。”

……

云梦村山顶有一株树,叫作“哑”。人们不知道它是棵什么树,只记得无论寒冬酷暑,它都枝繁叶茂,不曾凋零。而它周围,是片草不生的荒芜。云梦村像是仙境,氤氲云雾隔绝世俗纷扰,村民们安居乐业、自给自足;他们信奉万物有灵,任由其肆意生长,赋予它们独特的意义,即便是暮间一朵野花。

偶然有位老人来村中小憩,见过哑后便疯了一般,逢人就说哑不是树,是魂,是一缕活生生的魂。大家不以为意,在他们眼中万物有魂,却也从未没见过什么祥瑞降临,故这魂也就是个信仰罢了,没什么好奇怪。

寂收留了这位老人。半年前,宋大伯在挑柴路上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寂。青年浑身是血,一村子人愣是守了三天两夜才将他从阎王手里抢回来。可惜寂人如其名,静默,什么问题都用二字带过:“忘了”。寂也说不清为何想收留老人,大抵是心软,又或是觉得老人并未疯了。

是夜,寂感到依旧头痛。他清楚自己的来历,也的确忘了些什么。十岁那年,父母丢下他各奔东西。接着,是无尽的炮火声、撕裂的哭喊声……世界在红色中燃烧。数年战乱,寂居然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熬了过来。再然后,他被当作敌人的余孽,遭受酷刑后被驱逐至此。寂本不愿一次次回想这些经历,这些犹如深潮般吞噬他、令他窒息的经历。可有太多的不合常理的地方,且记忆中都有同一个模糊的身影,一个直觉很重要的身影。寂仿佛记得这个身影,千千万万次,回首牵住他;仿佛记得一对坚定的眸,在纷乱战火中无数次给予他心定。无奈半年过去,除了发作起来撕心裂肺的头疾,寂并无其他收获。

“还在想?”看似沉睡的老人突然开口。

寂并不意外。他看得出来这位先生不简单,只不过既然对方不主动开口,那也无需过问。

“去找哑吧,或许他能给你答案。”

择日清晨,寂第一次见到了哑。他莫名对哑有些熟悉,感觉哑透过筑起的一道道高墙,像阳光般照向自己心底荒草丛生的深渊。走进,寂发现哑的背后有弯空树洞。寂感到有什么在吸引他,仔细想想,树洞里的味道竟是母亲的味道——一种木质清香,伴随着他从牙牙学语的孩提长为意气风发的少年。童年零碎的回忆冲进寂的脑海,他蜷缩在树洞中贪恋地呼吸着,睡着了,再醒来时太阳已挂在头顶,寂感到一身轻松,蹦跳着朝家走去。

“想起来了?”一到家,寂被老人家这样问道。

“什么?”

“没什么,去找些吃的吧。”老人家轻笑了一声,意料之中的回答。

等寂端好饭菜出来 ,老人已不知去向。“大概是歇够了,又继续走了吧”,对于老人一贯的神秘,寂没多想,就当他孤独的生活中多了一日过客罢了。  

一年后。

寂不再头痛,甚至忘了当初头痛的原因,只觉得大概是哑治好了自己的多年的心病。此后,哑背后那弯树洞成了寂的第二个家。十九岁那年,游历的商队经过云梦村歇脚,琳琅满目的稀奇玩意儿令寂动了出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念头。随行前一晚,寂靠在哑上,最后凝视着这月朗星稀的夜空。

他说:“你呢,你觉得我这么做对吗?”

几片落叶随着晚风飘到了寂身上。

“也是,世道固险恶,可大男儿志在四方,我不该埋没了自己。”


寂跟着商队,一走便是十余年。遥遥十余年,寂踏遍山河辽阔,领略世间风光,可他心底一直有片小小的地方,装着远方云梦村的那颗灵树;每每犹豫抉择时,脑海里便浮现这灵树的身影,给予寂相信自己的肯定——行商、婚配、育子……光阴荏苒过后,寂又回到了树前。当再次看到哑时,寂才明白,原来哑从未给予过自己什么动力,而是当自己想起哑时,心里便有了勇气。  

时间悄无声息,慢慢流逝。想来,寂染上肺痨也有一年半载,不剩多少时日了。这天,寂无端总是想起哑。“或许是命中注定吧”,寂想,“这一生与哑都断不开了”。他前去看哑,眼前的景象却叫他大吃一惊——一滩枯黄的烂叶。寂蹲下去翻这些叶,发现每一片叶子突起上不是叶脉,而是一串串文字,记录着哑的平常琐事,从数十年前到现在,一件不落。心仿佛被藤蔓缠住般纠痛,寂不知道自己为何哭红了双眼,只是漫无目的地一片片翻着,从日暮到清晨。突然,他找见一片青绿的叶子,叶上并无其他记录,只留了一字“寂”和一副画:画中那十八九岁的青年正面带笑意,眉眼弯弯。

择日,人们发现冰凉的老人躺在枯叶中,紧握着一片绿叶;阳光熙熙攘攘地洒在老人蹉跎的脸上,洒在老人浅浅的泪痕上,洒在老人微笑的嘴角上。    

“原来你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小太阳啊,从之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野望

李承霖

「不是逃避,不是幻想。我只是想去看看传说中葱郁静谧的森林,波澜壮阔的海洋和巍峨陡峭的高山,或者说,是千年前的地球。」

 

起、

她在一阵流水声中醒来。

不耐烦的抓了抓睡成鸡窝的短发,闭着眼睛摸索到闹钟,一巴掌拍下去,水声停止,缩回了被窝。

可惜还不等她眯上几分钟,人工智能的声音就响了。

“尊敬的李上校,早上好。系统检测到您从公元3087年9月15日20时0分进入睡眠,现在是9月16日8时5分,总睡眠时间为十二小时零五分,已经超过人类健康时间。若您未在两分钟内离开床铺,系统将会施行强制措施。”

“冰冷的机器,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她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嘟囔着,一边下地寻找着不知道扔在哪里去的拖鞋。

等她到了卫生间,机械手早已为她挤好牙膏,接完了水。刷牙刷到一半,才想起来那个电子管家。嘴里都是泡沫,只好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对着机械手道:

“阿玉,报告今天行程。”

“收到,今日行程数量,一。行程目标,见林主席,需谈话,谈话内容不详。时间为下午17时,已为您配好出行工具,提前祝您今日愉快。”

“愉快什么愉快,这老头找我就没愉快的事,要是希望我愉快你可以送我壶茶,现在茶叶老贵了。”大概是因为好不容易抢来的假期被占用,肚子里一团火气没地方撒,竟然去敲诈起了机器。

虽是这么说,却还是跑到更衣室翻出了军装。两杠三星在肩膀上熠熠生辉,一看就是被主人精心爱护,不过到底是洗衣机还是李上校,这就不得而知了。

“这军装都几年没发了,军部军费是被炮弹打了?”

“阿玉,神经元导入,咱们去会会那个老头。”

李上校这个人说起来也怪,明明是个军官,放着那么多高科技不用,偏偏要跟着一群穷人开小破飞车,身边唯一一个能与时俱进也就那个电子管家,还总是和机器吵架。

小破飞车也是真的累赘,开了六个小时才到。期间差点和别人的下降高度想吃罚单的豪华飞艇来个亲吻。跌跌撞撞飞到了司令总部。

走进熟悉的大门,直奔主席室而去,偏偏快要到了的时候,机械声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次不是阿玉,是总部的公用管家。

“李上校,林主席临时改变地点,麻烦您到司令总部后山山顶,谢谢。”

总部的后山算是如今地球上少有的原生态地区,平日里被设为禁区,由林主席管理,保护的自然不错,山清水秀的,比那些的投影真实多了。

她也不着急,慢悠悠的溜达,毕竟来这的机会可不多。天色渐暗,还是到了山顶,瞧见了一座亭子,和亭子边上的老人。

那老人看见了她,招招手示意她上来,然后转身回到了亭子里。

她鼻子挺灵,走过来便闻到了白茶的味道,眼睛一亮,快步走上前去。

“林主席在百忙之中叫我这小小的上校来禁区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她靠着亭子的柱子,打趣道。

“呦,小野来啦。咱先不谈正事,赶紧尝尝我这收藏的好茶。”

“不着急,我这兵也练了,任务也做了,您是有多大的事非得我休假的时候找我?这么大的事我不听我可蹋不下心啊。”

  

 林主席听了这话,没抬头,拿起杯茶,悠哉悠哉地吹着。

“这个事嘛,可大可小,看你怎么理解。”

“愿闻其详。”她也懒得和这老头打哑谜,只想赶紧应付过去回家睡觉。

老人放下茶杯,站起身走到了阳光下。夕阳洒在叶片上,穿上了金色的黄衣,落日留下长长的影子,天边染得一片血红。老人的话不轻不重,却让她瞬间愣了神,他说:

“小野,战争来了。”

 

承、

她再一次见到林主席时,是在三天后的动员大会。这时,她正在训一群新兵。

“记住,我们二部是尖刀,是利刃,是发射战场上第一枚炮弹的人。如果你怕死,现在就马上离开,我不要懦夫,更不要软蛋,我们要去打仗!”清冷的声音配上深蓝的军装,军装穿在身上还挺有样,没有往常的散漫,多了几分严肃。

“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声音洪亮,一个个用尽全力吼道。

身后有人拍她的肩膀,她没回头,反而向新兵方向喊了一句。

“现在所有人上舰!”

新兵们闻令,齐刷刷的朝几架运兵舰跑去。

她这才转身,见是林主席,双脚一并,敬了个礼。

“主席。”

林主席点了点头,她才把手放下,接着便道

“主席有什么吩咐吗?”

“没什么大事,带队经验你也有,就是嘱咐你稳重行事,切莫着急。”

“我明白。”

“去吧。”老人又拍了拍她的肩。

她再次敬了个军礼,转身向一架战舰跑去。

老人浑浊的眼睛朝着夕阳望去,缓缓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她跑到了她的战舰面前,从衣服兜内掏出一片从后山捡到的树叶,把它放在了舰头上,这是她每次出战前都会做的。

时间有点久了,叶片有些变黄,边缘也微微卷起,不过纹路清晰可见。她将树叶撕成小片,放在手掌心上,突然一阵微风吹过,将碎叶刮起,飘落在地。

她笑了,转身上了战舰。

后山的山岭上,披着落日的余光。

“阿玉,航速二,方向一九五,目标土星堡垒。”

“收到。”

“李上校,等打完这仗您想去哪啊。”战舰内,她的副官问道。

“我说我想去深山老林里你信吗?”在都是自己人的地方,她也放开了,半开玩笑道。

副官听了也不惊讶,还打趣道

“每次我都问您,您也总答这一句。要我说,您去那鬼地方干什么啊,难不成您找着啥好玩的?”

“好玩的多啊,去喝喝茶,赏赏月,哪个不比打仗好。”

他听了这话,摇了摇头

“这种东西也就您这种雅致人玩的来,我还是老老实实打仗吧,这多爽。”

她也不想多说了,话题一转

“我可听说这次危险啊,你就不怕爽着爽着命没了?”

 副官嘿嘿一笑,旋即正色道

“怕死还上什么天?”

她刚想接话,却被一段机械音打断。

“李上校,土星堡垒已到达。”

  

转、

令人惊奇的是,敌人竟然没有在他们刚到的那几日进攻,消停的诡异。不过也正好给了休整时间。

事实证明敌人的消停不是没有理由的,第一波的攻击就如此猛烈。

“报告长官,雷达发现五百个射程单位外发现大量敌舰,远超我军军舰数量。”

通讯器中,一个下级士兵问她:“长官,封锁堡垒吗?”

通讯器里随着这声发问,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不。”她的眼皮轻微颤动了几下,电光石火间做了一个决定。

“全体进入S级戒备状态,开启最大功率防护罩,堡垒安全范围设在二百射程单位外,侦察舰密集巡逻。安全范围内一旦发现敌情,不予警报,不予请示,直接击毙。”

“第一、第二大队地球时间五分钟内集合完毕,随我迎敌。”说罢,走出了指挥室。

她又来到了她的战舰旁,拍了拍舰翼,翻身坐进了驾驶舱。

“阿玉,打开三四联络频道,弹射甲板打开,准备出仓。

“一队二队所有人听令,此战不论方式,不论后果,没有战术。就算是撞,也得给我撑到援军过来,听见没有?”

“一队明白。”

“二队明白。”

几个小时后。

“一队主舰报告情况。”她一面躲着打过来的炮弹,一面对着通讯器问道。

通讯器里断断续续传来副官的声音:“舰体损伤百分之二十,防护罩消耗百分之七十,弹药储量低于警戒线。”

“二队呢?”

“舰体损伤百分之五十,防护罩消耗百分之九十,弹药储量严重低于警戒线。”

突然,身边的一架侦察舰被击中,炸成了一团碎片。而后,又一架补上。

“主舰开启曲率驱动预热。阿玉,援军还有什么时候到?”

“预计三十分钟到达。”

话音刚落,一枚炮弹就砸在了防护罩上,舰体猛的抖动,她砸在了一旁的显示器上。

一抬手,摸到了一片温热的液体。

“警报,警报,右侧发动机受损。警报,警报……”

 

合、

“呵,就这么一群垃圾,还妄想冲过来?”

她咧开嘴笑了,发出了最后一道指令。

“所有人听令,开启曲率驱动,防护罩开到最大,目标,敌军主舰。”

“收到。”

与此同时,副官的声音再次传来。

“长官,您还好吗?”

她看了一眼通讯器,没回答,笑着问道

“要交代在这里了,怕吗?”

“我还是那句话,怕死还上什么天?”

 同一时间,援军舰内。

“连接李上校战舰频道。”林主席站在控制屏前,冲着机械手道。

 她听到了通讯请求,挑了挑眉,倒是没拒绝。

“喂,丫头。我们马上到了啊,你再坚持一会儿。”

“等你回来了,我就把司令部那后山送你。”

她按下了启动按钮,舰身往前一冲,她被压在驾驶椅上。

“老头,来晚了,我们能自己解决。还有啊,我可不要你那破山,我早就找着更好的了。”

老人松了口气,可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朝着通讯器吼道

“李野!李野!你要干什么!”

“李野你想清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老头,地都没了,还怎么有青山。”

敌军主舰越来越大,她伸出一根手指压住嘴唇。

“嘘。”

“你听。“

“三。”

“二。”

“李野!”

“一。”

她张了张嘴,发出了最后的声音

“再见。”

  

·短记

李可莹

春天太美, 甚至不知从哪里说起…只是这一切都美的不真实,一切都太

应景...

只一眼便觉得,岁月悠长,山河无恙。

满树的忍冬花爬满了树丛,三两游人漫步在小径;偶尔能听到孩童嬉戏的声音。上午下过雨,外面的空气很新鲜;我是不好出去散步的人,但凡出来便会走上一两小时,累了便坐在河边晒太阳,其实很少有这样清闲自在的时候,可以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和手机,换上轻装在河边走一走。晚上六点多,本该下山的太阳还停留在半空中;浮光跃金 锦鳞游泳,风还是冷,迎面吹过来便能掀起水波;上下天光、一碧万顷:云彩被日光衬托出金色和晚霞独属的淡淡的粉,水光潋滟,波光灵动,北方的运河此时却如同西湖的娇美;一曲江南小调伴着细雨霏霏,幻想着面颊透粉的美人打着油纸伞走过桥头,仿佛七月的清水芙蓉羞涩的含着笑..想起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莫奈的日出再现人世,只不过是日落时分,那胭脂粉夹带着金色,如丝绸落幕铺展在河面上。我看这绝色,兴许艺术就是生活,兴许天堂就是人间。

 

春太短暂,昙花一现的美。其他的季节与春相比,就像人的情绪;摇摆不定,总是太热烈抑或是太低沉;人如同沙漏 ,每天都找不到平衡,痛苦焦虑的奔波着生计..很少有人如春天一样安静悄然的保留美好,只是静谧的从容的顽强生长着。就如同每天平淡无味的日子 ,但我们不断地长大,回头看平淡的日子往往却最珍重 ...往往我们会记得轰轰烈烈的情绪起伏 ,那些疯狂的日子总是被铭记 ,反而这样悠然的日子总是被忘却。我们太少时间去听自己的心,只是哭着笑着睡着忘着,你去感受,去仔细听窗外的鸟语、桥上呼啸而过的列车 、绿叶交错被风吹过沙沙的响声;看河堤边鱼儿扑腾一下荡起的涟漪...我们感受万物生灵的气息;春让大地复苏 ,春光的暖包裹着你 ,帆影森林的绿 ,繁星点点的花让你忘却苦痛悲伤 。尽情去感受春吧!记住转瞬即逝的春吧...

昔日万舟骈集,今日两岸增彩;来年春花再烂漫,伊在丛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