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巡礼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浙江省瓯北第二中学江北岸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1-08-26  点击量: 532

图1:浙江省瓯北第二中学.jpg

 

校长寄语

 

校园文学最为效度地滋养着校园文化的土壤,文学校园最为前瞻地阐释了校园形态的发展;力求校园文学之深耕,创建文学校园之特色,是现代教育发展的新生之路。在全国校园文学研究之新态势的催生与引领下,我校江北岸文学社锐意探索,积极进取,创设文学活动系列,以蓬勃飞扬的姿态展现在瓯北二中创建发展的历程中,为我校校园文化的建设注入了生机。创文学特色,做最美自己,是瓯北二中向着美的方向生长的办学理念的重要阐释。

 ——瓯北校长刘靖

 

图片3:第5期主题写作活动集体照(2018.7.3)_副本.jpg

社团介绍

 

浙江省瓯北第二中学江北岸文学社创办于2009年,在党的文化强国背景和全国校园文学春风的吹拂下,日渐成长茁壮。自2014年以来,我校倾力打造江北岸文学社团,无论在环境空间、硬件设施,还是方案策略、机制评价,无论在人力物力还是精神感召,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杨海燕老师作为文学社指导师,积极探索,大胆开辟,个性化地创设了文学活动系列:绿色阅读、清泉写作、赛场人生、主题写作探究活动等等;建立完整的动力机制,釆用分块管理安排、分层组织展开的方法,把江北岸文学社运行成为一潭文学活动的活水。校刊《江北岸》已办至第12期,它是江北岸文学社年度活动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瓯北二中文化思想的形象体现,它以年度活动主题为主导,以各活动栏目为序列,以美景无限,绿水长存的文化理念为宗旨,深度体现刊物的实质性、思想性与艺术性。瓯北二中以江北岸文学社为支点,展开了校园文学的各类探究交流与宣传展示,2017年3月,开发文学社团课程作为学校的特色课程进行开发利用与申报;2017年5月,名校长组织的特色校园的建设与诊断活动在本校展开,刘靖校长作了以立足书香文化,开发文学社团课程为题的报告;2017年9月,在拓展性课程的开发与利用上,语文组把文学社团课程的开发作为本组的拓展性课程的研究主题。2019年11月,第九届全国校园文学研究高峰论坛上,本校刘靖校长与杨海燕老师合著论文《立足书香文化,开发文学社团课程》被选入2019年《中国校园文学研究》。2020年7月,刘靖校长在温州市名校长交流学习大会上做《创文学特色,做最美自己》的报告。江北岸文学社荣获全国示范校园文学社团等荣誉;社刊《江北岸》荣获全国优秀校园文学报刊等荣誉。自2014年以来,参赛各级各类文学社团评比并获奖不少于20奖次。


 

指导教师

 

杨海燕,永嘉县语文学科青年骨干教师,永嘉县春蚕奖获得者,永嘉县作协会员永嘉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永嘉县山水诗研究会理事,荣获永嘉县校园文学指导师特殊贡献奖,被评为全国校园文学示范社团指导教师全国校园文学社报社刊优秀主编。现为,瓯北第二中学江北岸文学社指导师与《江北岸》主编。

 

教师经验

 

文学社要做到形神兼备里应外合,才能生龙活虎地生存与发展,这是我在创建与发展江北岸文学社的探索里形成的两点深刻认识。

一、形神兼备

  是外在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是一个文学社赖以生存与发展的物质骨架,它包括了文学社组织机构的建立、文学社运行机制的设定、文学社活动的开展、文学社成果的展示、人才培养的举措等。文学社想要发展,它必然要形成自己独特的育人模式,并且要让这种模式有形地存在并贯穿于文学社的创建历程中。江北岸文学社自成立以来,从无到有,从单纯的文字导向到系列活动的开展,从成果展示的单一性到多元化,经历了一个逐步探索与发现、沉淀与完善的过程。而这些的东西能在现实教育文学社尴尬地位处境中实质性地存在,依靠的不仅仅是学校的重视与推动,更需要文学社创建者们对文学社工作的热爱与深厚情怀。

    所谓,就是文学社的思想内涵。文学社的构建与成长若没有自己的思想内涵,就不是一种艺术教育,就不是一种高贵事业,而只是单纯的一项工作,走不远也走不宽。江北岸文学社秉承学校“向着美的方向生长”的办学理念,创建文学育人特色,形成自身文化传承思想“美景无限,绿水长存”,并逐日积淀、丰厚,为文化的瓯北二中奠下基础,打好底色。

     二、里应外合

     所谓里应,就是文学社工作的内部排妥与应照,包括了文学活动的开展与文学氛围的共振、文学社的评比交流与社员间的学习借鉴、文学社指导师的整体牵引与文学特长生的培养,以及文学社工作与校园整体工作之间的联系。文学社只有踏踏实实把自身工作做好,才会产生育人效应,才能讲得了大实话。所谓外合,就是文学社与外界的对接交流,包括积极参与上级或社会举办的各类文学社交流大会活动,积极参加各级各类的文学社评比活动,积极拓展文学社工作的外围发展等。文学社只有迈出家门,才能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形神兼备 里应外合,拓宽了文学社发展的空间,延展了文学社工作行走的时间,让文学社不断走向高远。

 

 

图片4:校刊《江北岸》_副本.jpg

社员佳作

 

告别“如梦年华”

胡梓暄

我进入了初中,压力之大让我似乎有些承受不了。我不想就此沉沦,但是面对现实,绝望了。

我是一名初中生,一名普通的初中生。普通在于,混杂于人群中,没有人一抬眼便可以看到我;普通更在于,我与其他浮浮沉沉的尘埃一样,需要经历那些沮丧、那些纠结、那些苦涩、那些挫折……那段不想回首却抹灭不掉的“如梦年华”。

我一年级的时候,老师对我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我辜负了她。在我逐渐认识了什么是竞争压力与现实残酷的时候,我迟疑着,该不该迈出这奋斗的步伐,我担忧,前面的道路是否依然平坦,如此的迟疑,以致成绩下滑了……我,不得不低头。

从那时起,我开始逃避现实,但毕竟还是个单纯老实的人,没有手机与游戏的世界,我只一味地让自己躲藏在课外书里寻求风平浪静。我越躲越深,无法自拔,我完全沉浸在了书海里,哪怕是走在路上,脑海里也到处是虚幻的故事情节。我的成绩下滑得越来越厉害,搞得陈老师焦头烂额,却毫无办法。

直至三年级,我第一次接触到了玄幻小说。我翻开一看,便被吸引住了:多么神奇的世界呀!刚一开始我是不知道可以通过手机看小说的,我只一味地翻看那三本书,我开始沉沦,书的魔力像一双无形的大手把我扯进了万丈深渊,而我却认为里面是天堂而不是地狱。

四年级的时候,我的父母很忙,留下一个用过的老手机给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当闹钟。一开始,我们不敢在手机上看小说,因为我们认为那些网站不安全。后来,那手机废了。不过,妈妈这时候的手机也得换了,那旧手机虽然打电话有些脑残,但当闹钟还是绰绰有余的。因为第一个旧手机的信任,这个旧手机自然而然地又成了我们的“闹钟”。但就在它身上,我们无意地觅到了玄幻小说的新天地……那时已五年级,我渐渐成了中等生,甚至更差,我越发地不想面对现实,于是,彻底地沉沦……

我每天浑浑噩噩的,靠着小说来支持我的精神,我的成绩不知怎么样了,我不敢去想。某些时刻,我的眼晴也是睁着的,想着要从这个笼子里逃出去,但是,任凭我拼命地挣扎,却总是无济于事。我眼皮渐沉,视野越发模糊……我无数次地这样挣扎,我无数次地以失败为告终,直至毕业。

进入初中,压力如潮水般涌来,我仿佛身处于茫茫大漠,努力奔跑,想跑出这死亡之地。但是翻阅一座又一座沙丘,映入眼帘的,仍然是无尽的黄沙。我绝望了,坐在地上,等着无尽的黄沙吞没。但,有一只手把我从沙堆里拉出来,它的名字叫尊严。我告诉自己说:“你是老师的孩子,你如今来到了妈妈的学校,她离你那么地近,人群中会有很多认识她的眼光投向你!你还想逃到哪儿去?”人们总认为老师是博学的代名词,老师的孩子也必须优秀,同样的错误也许就会遭到更多的质疑,不够优秀可能会被认为不配当老师的儿子。我想当妈妈的儿子!我希望能看到她的笑容,因我而焕发的笑容!我想要站起来!

这五年多的“如梦年华”,如庞大的债务链,已经虚脱了我;今天的黄沙湮埋进一步地侵袭而来……我是个凡人,甚至集懦弱与惰殆于一身,但是,我依然留存的纯正心灵告诫我、激励我:告别“如梦年华”,向着青青美丽进发。

(指导老师:葛晓燕)

 

春眠不觉晓

余燎燎

    这是春天到了的意思吗?学校里的杜鹃花一枝枝地开了,重重花瓣卷成的盛放模样,紫红的娇美,白色的淡雅,从修剪整齐的叶丛中探出头来,互相欣赏。

    最熟悉的地方是这里,我们却总说不准她接下来的模样,四季的景致都是不同的。我是期待着的,我们等待着惊喜。也不知道有几人会为她驻足,认真地欣赏欣赏,果真忙得忘了春的到来了吗?

    很多时候,我们会告诉自己,或是被告知:认真你就输了。在别人大声朗读的时候滥竽充数,在别人静静排队打饭时笑笑他呆,或是在别人不厌其烦地打磨自己的文章时投去一个嘲弄的眼神。大部分人这样做过的,我当过两个角色。有时候真的觉得厌倦了循规蹈矩,会羡慕什么都不去想就走了“捷径”的人,跟跟风什么的,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到底哪儿不对呀?我问自己。

    原来是错过。步履匆匆,故作忙碌的样子,要求自己做“幼稚”的反义词。少年该是不知愁滋味的,何苦呢?我们面对升学的压力,忙里偷些“闲”,作篇温暖的文章只为逗自己开心,看看恣意的花木只为描摹春天的眉眼,读深奥的古文只为留住一种氛围……不“认真”些,不“呆”一些,可能会错过这些再也无法复制的平凡的特定时刻,那时的心境,那时的姿态,甚至那时的光线,都有可能是此生独有的一份了。

    也别太为错过而后悔,泰戈尔说过,“如果你因失去太阳而淌泪,那么你也就失去群星了”。美就是为养眼、养心而生的,它就在那里,任你驻足或擦肩而过。美未必是眼睛才能看到的,即使我们知道人用大脑思考,“心”仍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我相信某些东西会触动它。文学是一方这样动人的景致。

    文学,一场与它自己的辩论赛。要有观点,要有论据,要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本事,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气度。它感性地将你的欢喜与泪水收集,它理智地剖析世界。它是不走“捷径”的。记得原来在书上看到贾岛关于“推敲”的故事,觉得他实在是有些书呆子气,现在才发现,那些执拗的可爱的人多了不起。试问世间能有几人做到这样呢?认真地做一件事,比如说塑造自己接下来的一生或是推敲自己接下来的这篇文章什么的。都是一样的,游戏消遣或是严阵以待,决定权在自己手里已是最大的馈赠。

    一样事物最大的魅力就是让你以消遣开始,以敬佩结束。认真做点什么吧,把这辈子变得令你为它骄傲一点。四季不会等你,它是人以外的力量。

     别想着你错过的杜鹃花了,悄悄告诉你,桥边的栀子的香味能与杜鹃的美貌媲美,请认真等待第一场夏雨!

 

(指导老师:杨海燕)

 

周星杰

   盛夏,一阵微风吹过。阳台上的兰花翩翩舞动,心中却在盼望:兰儿!我的兰儿!你何时能开出花来为夏增添一份生机。我问。心中却知遥遥无期。

    我一直那么等下去,从咿呀学语的蹒跚小儿,到了青葱岁月的流水年华。我不知还要等多久,可我每每与你在梦中相遇,兰儿!我的兰儿!别害羞,开出你嫩嫩的、香香的花苞展现在我与世人的面前,让他们一睹你的风采。怎么了?我的兰儿,为何你还未绽放?是见到了世间的险恶而不敢舒展身子了吗?乖!我的兰儿。

    可不知过了多久,时光带走了一切;他欺瞒着我,将你深藏在了记忆的角落。只能任你在儿时的小院中野蛮生长。我的兰儿!你会怪我吗?相信不会,你是那样的爱我,如同人们爱护自己的眼眸。我便是你眼中的瞳仁,代你去领略风光。就这样静静的,一切都如泡沫般消逝,我的兰儿你今身处何方?有没有人欺凌你。可我早已将你忘却—— 一干二净。不着一丝游丝样的痕迹,直在模糊的记忆中存活的你,应当恨我吧。在世俗的游戏中我是一个贪玩的人,以至于玩得忘了自己是谁?对呀,我是谁;反复疑问,却不知从哪得到答案。在我忘乎所以的去流浪时,你却孤独地呆在了故乡的小院;孤身一人,身旁只有野草陪伴。也许是你生长的太不是地方了,在大树旁,又有谁会停下脚步去细细观赏你呢?

   盛夏,微风吹过。历经痛苦的你终于长出了嫩嫩的、香香的花来。初绽的瓣儿上还带着清晨的露水。显得更加的动人美丽,风中摇摆犹如纤纤少女。只是——庭院深巷太过偏僻寂静。而期待看花的少年却也不知身处何方流浪。

    兰儿开了!身在异乡的我仿佛在梦中闻到这朴实无华的香。一切都太美了!伸手去触摸她那满是细细绒毛、那柔软的身躯。一切都如当初那般。原来一切都没变,一切都如原来。我仿佛还是当年的无知黄毛小儿——可以笑,可以哭。不再为别人的眼色而活,因为——那样太累了,我的心也已经到了垂垂暮年。

    我不敢醒来,怕自己一醒来这一切便都成了过去,成了幻境。我的兰儿也会被再次,遗失在我的记忆中,再也寻不回来了。梦中——我的兰儿是那样的可爱,如同待嫁的女孩,带着特有的羞涩。梦中,是漆漆一片,一个身影却在靠近。细看,唔!爷爷,你可还好。应当不错,看你还如当初那般的刚毅;我便心安了。只要您在,我的兰儿还在;一切——便都还来得及。来得及!真的还来得及吗?我自问,心中却开始发虚;自己变得太多了。不敢再去面对故乡,去面对我的兰儿,要不还是将一切都留在最初的那份纯真、美好吧。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哈哈,笑问客从何处来。我的兰儿你会不会这样问我呢?会不会呢。你会不会好奇地问我:“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耶!”梦中惊醒。无言,愿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不去打扰——我心爱的兰儿。你我都已不再;何不就这样相忘于江湖,彼此留下些美好回忆。既然我已不再是我,那么又何必去强求,不属于我的东西。爱到深处,便应当相互放手——不是吗?

    又是一个夏天。少年心中感叹;心中却空落落的。抬头凝望苍穹,却不知这思念为谁,这份迷茫又为了谁。经过无数个春秋,少年用自己的真诚换来了谎言;用自己的朴实换来了虚伪。一切都已经回不来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兰儿已经不知都少次盛开,但她一直在等待。等待着一个人,一个诺言。

 

(指导老师:黄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