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大学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春天来了,希望还会远吗?(山东 张浩哲)

责编:美兰 发布日期:2020-05-20  点击量: 2114

春天来了,希望还会远吗?

——记疫期第一场春雨

□张浩哲(山东大学威海校区2018级文化传播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02班  

(一)

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风波,已经足足波澜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它赶在一旬收尾之前匆匆地到来,在一个平凡但又不那么寻常的冬天,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猝不及防的“意外惊喜”。

我们本来是要迎接新轮回的呀!

十二年一次的回顾当然值得一回欢欣雀跃,可谁也没有想到,在鼠年的第一天,我们就都变成了“老鼠”,困在自己的窝里,失去了自由。

在这样一段非常的时期里,看窗外面的风和日丽,我总觉得一切如常,可回到网络世界里,又是风雨欲来的世界末日的恐怖景象,我又十足的忌惮了,于是常常在屋子里面来回地走动,烦闷不已。我总是在想,屋里的人到底该去向哪儿呢,又该信些什么?

后来终于想通了:当然要信自己,信自己的眼睛,信自己的心!

于是,我不再烦恼。

这些天里,我读到的最有感触的一句话是:“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现在,春天如约而至地来了,生活也更应该好好地继续下去。不管冬的肆虐带给人间多么大的疮痍,春天总会有春风吹又生的希望存在,它给人以活下去的勇气和力气,生生不息。

所以拾起来搁了好久的笔,我很想写写这个春天,写写这一段特别的生活。

正当我纠结要写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雨来了。

2020年没能如愿被重启,但它迎来自己第一场春雨。春天来了,希望还会远吗?

(二)

到了晚上,雨开始稀里哗啦地大起来了,落在院子里面,很有春天的感觉。密落的雨点接连地砸在地上,像鼓足了力气,要洗净整个冬天的寒气。

春雨是很会酝酿的,开始时滴滴答答着淅沥,还没有成势,有如远来的客在温柔地轻叩那冷坏已久的地门。那时还是白天,人披着柔细的雨丝走在院里倒也觉不出凉,春雨嘛,终究是温柔的,不伤人。

而在晚上,它完全地不一样了。

关了窗子,我坐在书桌前面有一笔没一笔地胡写着东西。冬天还没有走远,所以家里的炉火也还在噼里啪啦地烧着,和着外面已如流瀑的雨声,既像是在较劲,也像是在进行春冬的接力。干炭烈火予人以身上的温暖,春雨击地的声音却总给人心上的暖和。是啊,春天都来了,还有什么寒冷的日子是我们熬不过去的呢?温柔啊,温柔,春天的温柔能打败一切。

我颇爱这雨的声音。这是我在眼睛失灵再也望不清楚钟爱的星河以后,唯一,还可以常常享受到的自然之籁了,虽然掷地有声,但总会使人感到久违的快乐。尤其是在这样艰难的封闭时期,我心里头正烦乱得不行,各种杞人的声音如惊雷一样来回地轰吵,使我难以平静。这下好了,雨水刷走了全部的杂音,和烦恼。

纯粹的人,总会快乐。

写到这里的时候,外面的雨声又开始稀稀拉拉,围炉的夜话似是谈完了,畅不畅快我不知道,但天底下毕竟没有不散的宴席,现在终于是依依惜别的时候了。

雨水重新低声细语,温柔再温柔。放心,在春天里,它不会走远了。

(三)

春雨比夏时的暴雨要可爱多了。沉寂了一整个冬时,当然冬天它也会随着雨夹雪来点小打小闹,但总归是像顽劣的孩童私跑出来捣蛋的,既坏了雪的雅致,又扰了人的心情,不讨人喜欢也算不得数的。春天的雨,含蓄而温暖,比不上夏雨的干脆爽快,但比夏天的雨要更近人一些。夏雨只顾着它自己的痛快,它长成了,酝酿过三个季度的小心翼翼,终于在这并不算有多长的日子里酣畅淋漓了,当然要痛快,当然要自由!可惜它一来,人就很难出门了,更别提交心地温柔以待了。夏天总是这样,爱得热烈,恨也热烈,很难有平静的时候,大闹以后,又是无休止的秋雨连绵,裹挟着鸡毛蒜皮的侵扰一场冷得一场,直到完全地消沉,完全地没了脾气,才算是真的完了,很彻底的完了,人也一样。而冬天,近几个冬天里雪花总是开得姗姗来迟,有时候竟一整个冬天都寻不见一片雪的影子。缺了雪的冬天总是不完整的,下起冷冰冰又接连不止的寒雨的冬天,准没有什么好事发生。瞧!病毒这不是不请自来了,我严重怀疑它是冬雨拉来的盟军,企图追着冬天要来霸占春天。谁会喜欢阴冷的天气呢?温柔也好,热烈也罢,再不济暮气沉沉也是可以勉强接受的,可偷雪且又阴冷的冬雨,是没有人喜欢的。它的阴冷容易伤人,而且很难被焐热。

雨大概是要停了吧,夜里复归了往日的静籁,只余着眼前电脑的风扇还在嗡嗡地抗议着加班。

我很喜欢蒋捷写雨的一首词,他讲:“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人和雨不一样,雨是在四季里夏暖冬凉的轮回,可人会老,而且是一下子就老了。我总觉得人活着也要有回声的,像春雨,不一定要有轰轰烈烈的电闪雷鸣,但一定,要掷地有声!

小时候好动,我尤见不得下雨,三伏天里顶着再烈的太阳也要跑出去和小伙伴们打打闹闹。对那时候的我来说,雨就是束缚,就是无形的锁,总困得人出不来门,使人望而生畏。慢慢长大,我随着年纪的增长,好动的心也慢慢沉淀下去了,却也越来越识得了早时候被古人们落在雨间的各种滋味了。这雨声滴答了上千个年头,沉淀在里面的清脆或浑浊,各有各的耐听,各有各的悲欢离合,润物细无声。

想开一些吧,居家也有居家的好处,难得的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拥着雨声一起入眠,这也未免不失为一种错失已久的幸福了。

看来只是歇阵,雨又哗啦起来了……

(四)

春天来了,希望就不会远了。

这一场雨下过去,人们在冬天纵火烧过的田野上,野草又生出来了。就在它曾经牺牲过的地方:

一岁一枯荣!

记于2月24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