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陈云帆:浮光掠影

中国校园文学网 发布日期:2023-02-22  点击量: 186


浮光掠影

陈云帆(湖南省长沙市第一中学高二

郑英仔细看着眼前几张涂满奇怪符号的试卷,并用答案对了又对。                        

当他确认老师的批改正确无疑后,在心中早已准备好的防线再一次崩溃了。没错,你只值这样的分数。猩红字迹写就的评语让那节班会课的尴尬场面浮现在眼前。每次月考后班主任总会当众各自的得分,这是他的一贯作风。“宋亮年级第一,总分680……”前面的话郑英大都不记得了,暴风骤雨般的掌声是献给前三的。正当他被这些声音弄得晕头转向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如末日宣判般响了起来,那是他创造的低人一等的分数。同时进入耳中的还有同学们的嘘声,听起来真辣呀,一直辣到他的心底。

   郑英曾怀疑是否是试卷改错了,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又忽然觉得很可笑,老师怎么会错呢?错的是自己这颗猪脑子。或许班主任对自己的讨厌是有道理的。自从被分到这个班上来,尽管认真学习却依然跟不上进度,还会去问一些老师们懒得搭理的幼稚问题,被宋亮等大佬远远甩在后面,成了名副其实的倒数第一。

   提到宋亮,郑英说不清楚是羡慕还是嫉妒。人家可是冲刺名校的种子选手,朋友如云,哪是他所能望及的呢。单凭他的存在,郑英就笼罩在一排阴影之下,而宋亮自己肯定浑然不知,该潇洒就潇洒。想到这里,郑英忽然感到一丝安慰,因为他肯定不会察觉自身微小的存在。

只是,几个月的努力又白费了,难受程度远远超过了承受能力。

郑英忽然猛地冲出了教室,初夏的夕阳在他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他不知道自己将去往哪里,他只知道跑步会让心里好受一些。转过角落,踩过草坪,他发现双脚把他带到了学校的活水池塘前。

活水池塘其实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湖,名曰池塘。名字取自朱熹“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诗句。的确,里面的水可以一眼看见底部的卵石,真是不一般的清澈。不知不觉中,郑英凝视着池水出了神,仿佛天地间只剩他俩,任凭照耀自己的余晖转化为清冷的月光。

郑英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已在此处蹲坐了好几个小时晚自习早已开始了。直觉告诉他应该马上回去接受班主任的痛斥,可他依然不想动弹。其实郑英早就注意到了水面上跳动的月色。那浮光在随着粼粼的水波翩翩起舞,一闪一闪的,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在一瞬间,郑英没有任何迟疑,飞快地脱掉衣服:这里很隐蔽,不会被人发现。随后他就跃入了活水的怀抱,他要抓住那浮光。

湖里的月光顿时碎了。

经过炙热阳光的照射,水还不是很凉。这下他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个澡啦。不用怕因水花四溅被宿管训斥,也不用怕因洗澡时间过长耽误了时间。伸展握笔握得酸疼的手指,伸展整日蜷缩在座位那一块小角落里的身躯,郑英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快乐。

身后的池水突然变得墨一般黑,好像还呈一定的形状在游动,这是……人形,几乎和郑英的身躯一模一样!他慌乱地爬上岸,在月光的洗礼下惊恐地盯着那一团迅速游动的黑影,却没有发现自己周围的地面上都亮堂堂一片——他没有了影子。难道说,是浮光洗去了他的影子?郑英忽然明白了,恐惧感消失得一干二净,而游泳的清爽仍然刻在了脑里。郑英没有顾及还在游动的影子,甩干了身上的水,穿戴好往教室跑去。

班主任没有对郑英的旷课表现出惊讶,似乎他旷课是应有之事。班主任也没有注意到郑英成了无影之人。一顿惩罚后,郑英顶着一头湿发回到了堆满卷子的座位上。

郑英没有想到的是,晚自习下课后,宋亮也来到了他曾来到的地方。

现在是晚上9:15,距放学只有一刻钟了可自己还有几道题没有做出来呢。

宋亮思考着,直到班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发觉有人站在身边。“跟我来一下。”一句话就让宋亮乖乖放下笔出了门。

“小宋啊,最近学校实行的全封闭管理生活过得习惯吗?”班主任面露和善的笑容问道,“想不想父母?需不需要我给你一些生活费?”

宋亮的确挺思念家人的。母亲的关怀,父亲铿锵有力的话语,都是激励他勇往直前的动力。可大考在即,让全体走读生寄宿以提高学习效率也是老师的无奈之举呀,自己又怎能为他再添难处呢。毕竟,班主任是除了父母之外为自己付出最多,最多的人。宋亮想到这些,便要开口谢绝班主任的好意,但他抢先一步,轻描淡写地问道:“小宋,上次月考你得了多少分?”

“大约……683分的样子吧。”

“少了3分。”说完,他陷入了沉思,办公室内也坠入了寂静中,使得突如其来的下课铃听起来格外刺耳。“下次要加油呀。”班主任语重心长地对宋亮说这也是谈话的最后一句。宋亮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大门的。

他感到很惭愧——不是因为他少了3分,而是他让亲爱的老师失望了。他把很多资源投在自己身上,我怎么能辜负他的好心?宋亮也不想去思考没做完的那几道题了,只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可该找谁呢?他的同学和朋友可不行。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没准会笑话他哩。

没办法,只好一人到僻静地方走一走,但别晚回寝。

活水池塘是个好去处,他能向清澈的池水倾吐哀伤。月光照在湖面上,浮光也在随水波上下起伏,一闪一闪的,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宋亮忽然也涌起一阵强烈的冲动,这冲动驱使着他跃入水面。它来自非常遥远的时期,也许是初中,也许是小学,甚至幼儿园。宋亮竭力想遏制住自己:万一被别人看见且不说,就算没人知晓,他又怎么敢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宋亮必须始终是个好学生,不能做出野小子才干的事。踌躇了半天,对水的渴望还是战胜了小心和谨慎,他决定下水了。

只准脱掉袜子,用腿感受下水的清凉。他想。

在月亮的注视下他站在了浮光之中,一股久违的舒适感如电流般贯穿全身,而在腿部与水面的交界处,同样的事情正在上演:浮动的光芒斩断了宋亮与影子的联系,宋亮的影子终于得到了解放,以一种令人窒息的黑色在水中游动,再加上先前郑英的影子,清澈的池水中出现了两块人形阴影。

宋亮自然很快发现了它们,也意识到其中一条曾经属于自己,但他不清楚另一条的来源。比起这个问题,宋亮更担心的是:如果它们仍留在此处,明早肯定会被发现,到时候免不了一场风波。左思右想,他决定把两条影子都捞上来。

影子还不是特别好捉,它们在水中仿佛有强大的生命力,灵活地躲闪着宋亮的双手。宋亮费了好大劲儿才成功。影子在手上仍拼命动弹,有些黏糊糊的。虽然很累,可是宋亮心里依然充盈着舒适,好像学习的压力、对老师的愧怍,都被带走了一样。

时间不早了,宋亮遵守对自己的承诺,把影子塞进两个口袋准备回寝。失去了影子,走路都轻快多了。他想,要不把晚上来此洗腿当作每天唯一的休闲时光吧。

当然,这决不是让自身懈怠,而是能让学习更有效率,宋亮很清楚这一点。

寝室里的任何人同样也没注意到宋亮的异常之处,于是他开始思索如何处理口袋里的东西。对了,影子在黑暗中不就消失了吗?宋亮正好有个密闭的大柜子。他像存放物品似的把影子装了进去。果然,原本乱动的影子立刻一声不吭了。可是宋亮还是害怕别人发现自己影子的缺失,就钻进了被子。这是他上高中以来睡得最早的一次。

第二天,当阳光洒进宿舍时郑英和宋亮都有了一个不约而同的发现:两人的影子又回到了各自身上。

宋亮连忙打开柜门检查,阳光也乘虚而入,将昨晚产生的两个东西展示在他眼前,形状、大小丝毫不差——两个影子依然好端端地呆在里面。

    也就是说,不是浮光掠走的影子回到了他们身上,而是他们重新长出了影子。

想到这里,宋亮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不用担心人家把他当成怪物了,因为他重新拥有了一个黑漆漆的自己。

    而隔壁的郑英却老大不乐意。自己虽然变回了正常人,但那股难受劲儿却好像跟着回来了,和影子粘在脚上一样粘在身上,走路都倍显沉重,昨天洗完澡的轻松和舒适如泡沫般破灭了。于是他做了决定:今晚还要去洗。

    其实宋亮也有这种感觉,可现在已经顾不得了,单调重复又紧张的一天即将开始。

    就这样,俩人在互不知情的状况下开启了一种循环:晚上先是郑英去到活水池塘,紧跟着的是宋亮;宋亮在洗完后会把两个影子抓回放到自己的柜子里;第二天郑英和宋亮又长出一个影子,等等。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都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首先是郑英。每次他都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教室参加仅剩的一节晚自习。人有的时候真是很奇怪,经过浮光洗去了郑英头脑里老师不堪入耳的辱骂后,现在他一节课的效果可以大大超过以往的整个晚上。虽然第二天杂念又钻入脑袋来干扰他,但好像只要有那一个半小时就足够。在最近如潮水般涌来的小测、课测、周测中,郑英都取得了进步。

    宋亮却退步了,“退步”是由班主任来定义的,大约每次少个两三分。他也热衷于去活水池塘,但每天学习时总是拖着影子及上面的困扰,而影子刚解放就睡去了。各科老师都督促他,他也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可每次考试成绩几乎都无可奈何地缓慢下降。就好像老师们越催他,他的状态就越糟糕。

终于,班主任作出决定:为了挽救宋亮这棵好苗子,他必须在教室学到22:30。

月考前最后一次,宋亮来遇见浮光时,他意外碰见了已清洗掉影子的郑英。郑英今晚有事,所以来晚了点——这是俩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单独相处。

站在地上的两位少年在月光的抚摸下四周都闪烁着引人注目的光芒,这光芒也确实只有一人注视——迄今为止,他们是唯一发现对方没有影子的人。

  看,对方正生活在阳光下,连影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双方都这样认为:郑英以为宋亮成绩优秀,没有学习上的烦恼,因此很自在;宋亮以为郑英虽然成绩差一点,但不必担心辜负老师过于强烈的期望,因此很快乐。

  其实他们都应该领悟到除了自己,校园里还有另一个人晚上做着同样的事,特别是宋亮。可是他们都沉浸在各自的感触中,都忽略了这一点。

    宋亮动了动嘴唇,想对郑英说些什么,但终究没能开口,只好挤出个动人的笑容,在郑英心里留下温暖的一幕。从前郑英对宋亮的种种误解冰雪消融,也回报以微笑。两人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见证这一切的只有活水池塘。

  他从考场走出来,双腿发抖,心里忐忑不安。

  在距月考只有一个星期的时光里,宋亮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他和班主任取消了自己的一切娱乐,剩下的是刷题,刷题,再刷题,以求激发出重返巅峰的潜能。他脚下的影子一天比一天黑,远处望去仿佛陷入了泥沼。

  宋亮确信所谓的潜能已被挖掘出来,这只不过是他对自己的安慰,安慰之下隐藏着巨大的恐惧:万一数学计算错误了呢?万一作文偏题了呢?又或者答题卡填错了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唉,曾经叱咤风云的王者怎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失眠几个晚上后终于等到了答案。宋亮疯狂地抓过物理卷子和一张解答就对,还没对完选择题他的心就彻底凉了——郑英经历过的事情无情地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不必再拘泥于自己的形象,反正他作为好学生的历史已经结束,无颜面对老师和同学了。眼泪决堤涌出,宋亮冲出教室,奔向宿舍,他要趴在床上好好大哭一场。

  刚推开门,宋亮眼前一黑,看见了噩梦般的场景——

  今天成了宿管突击检查的日子,目的是没收违禁物品。他的柜门大幅度敞开,憋了很久的影子们便呼啸而出。宋亮曾以为它们早已消逝在黑暗中,殊不知它们的颜色比夜晚还要浓,生命力比夜神还要顽强。它们在等待时机,等待着一天重见天日,现在便是愿望成真的时刻。地板上、墙角里,甚至是天花板,都有影子在爬动。它们又仿佛化作了一头硕大无比的怪兽,张牙舞爪地向宋亮袭来!

  宋亮又转身逃走了,这次他很清楚自己要去哪里。活水池塘。

  他要把身体好好洗一洗,他要去会一会那久违的浮光,他要让影子带走一切悲伤和恐惧。过去宋亮只敢在池塘边缘漫步,现在再也不用顾及什么了。立在岸边俯视着水面,浮光俨然如第一天般灵动光亮,从中映射出无限的希望,多么美丽,多么丰饶……宋亮浅浅地笑了,他在幻想中向活水跃去。栽去。

  湖里的月光顿时碎了。

  在一片炫目红光的笼罩下,郑英望向最左上角那个名字,心里涌上一股悲痛。在红榜上他从未离宋亮的名字像如今那么近,他也从未离真实的他像如今那么远。

    清晨,有人发现宋亮漂浮在池塘的水面上,早已断了气。昔日的活水也全部被影子染成了墨水,或许叫死水更为贴切。把他打捞上来后,人们第一次惊奇地发现,这个没有影子的少年脸上居然挂着笑容。而影子,则成为了死水中唯一活的快快乐乐的生物。

  郑英是从老师和同学们谈论最近学校发生的种种怪事中得知这个消息的。当他向宋亮现在空空如也的座位上望去时,只见桌上摆着一张揉皱的物理答卷和一张化学解答。

  这么多天过去了似乎只有郑英还记得已故的年级第一,别人看上去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何必那么伤感?郑英想。毕竟自己和宋亮之间只发生过一次浮光掠影般的交际,连一句话也没有说,更谈不上什么朋友。

  可谁又能保证没有第二个宋亮呢。可能是他,可能是她,甚至是不断进步的自己。

  郑英沉默着,最后一次将目光掠过榜单,随后形单影只地步入了灯光明亮的教室。

                                                                

教师评语:

高中生活离不开的永恒话题就是考试,我们看过很多振奋人心的青春故事,但是却也不能不忽略考试背后一个个鲜活个体的伤痕。这篇小说真实而大胆地直面了高中生的痛点。小说心理描写之细腻真实,将人引入了高中生真实的心灵世界。小说由水、光这些意象构成了一个泛着冷意的世界,与人物的内心世界互为表里,有种神秘而又寒冷的氛围。小说的语言略有诗的味道。“栽去,湖里的月光顿时碎了。”这样的说话节奏,简洁又有无穷的意味。诚然,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是迎上阴影的那一刻,也是阴影被照亮的时刻。(湖南省长沙市一中湘苑文学社推荐  指导老师徐雪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