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第二十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启动

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成功举办
本会专家
本会网媒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网
校园文学研究
叶圣陶杯大赛
友情链接
社团巡礼:山东省营口开发区第一高级中学辽河文学社
  1. 首页 >
  2. 社团巡礼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山东省营口开发区第一高级中学辽河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3-01-06  点击量: 150


 王蔚校长.jpg

校长寄语

辽河文学社是我校特色教育的亮点之一。文学社点亮诗心,传递热爱。希望指导老师和全体社员再接再厉,厚植文学基因,广播文学种子,继续为校园文学打造精品,为书香校园贡献力量。希望辽河文学社在营开一高开枝散叶,浓荫遍地。

——校长王蔚

 截图20230106170706.png

社团简介

辽河文学社,成立于2019年4月,是伴随“雷锋文化,营口有礼”,助力营口打造“文化音乐港城”的契机兴起于营口市范围内的第一批文学社团之一。文学社目前有社员20名。社团自成立以来,从全校范围内择优选入有浓郁文学爱好及较高文学素养的社员入社,致力于书香校园的打造,积极为学生搭建学习交流的平台,组织学生参加各类作文比赛以及演讲等文化宣传活动。曾组织过“阅读丈量世界,读书点亮人生”等大型读书汇报活动,深受校内外好评。

 徐敬文老师.jpg

教师经验

徐敬文,语文教师,文学功底厚实,文学素养较高,热爱读书,有很好的写作技巧与能力。自工作以来,尤其是担任社长期间,积极指导学生作文创作,组织学生开展社团活动,联络社群,工作得到多方面的认可。

 

社员习作

西 晒

潘嵩霖

 

第一个独属于我的屋子是一间狭长的西向卧室。每过中午,炽热的阳光从蓝色的玻璃窗穿进来,能直接照射到我的卧室门,把白橡木的木门映成阳光的颜色,空气里常常能闻见阳光烘烤过的木头香气。我在这种气味里,在这间充满阳光的房间里,度过了人生第一个十年。

我很难喜欢这间屋子,自我懂事起,每年夏天都要向爸妈申请换一个朝向的卧室,从没成功过。冬天,最冷的时节里,会有西北风死命地敲击我的窗,让我无法安眠;夏天,最热的时节里,会有热辣的阳光烘烤我的床,让午睡的我常常梦见自己置身火海。即便是最舒适的春天,我房间的表现依旧难以让人满意。当其他人的窗台被娇艳的鲜花挤满,我的西晒阳台,维持着它的光秃秃,再昂扬的花草也会因过长过烈的阳光留下一片焦黄。

矮牵牛是个例外!有年春天,为了抵御西阳台的暴晒,我们弄来了一些矮牵牛的种子,又拆了两个旧板凳,为它搭了一个简易的攀爬架子,希冀着这颗小小的种子能帮我度过漫长的夏天。也许是水肥得当,也可能是这仿佛永远落不下去的大太阳正好顺了它的意,不到两个月,矮牵牛就爬满了架子。

于是我有了一小片绿荫。我在那里放了一把小躺椅,常窝在里边看书,看小说也看散文、诗歌的集子,还有两套百科全书,一套是植物的,一套是世界城市的。可以说我对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最初的认识,是在它的庇护下完成的。作为阳光守卫,矮牵牛是称职的,但作为花卉,它却极不合格,只偶尔挤出零星几只白色小花藏于绿色瀑布里,和城市夜空里的星星一样难找。

除了矮牵牛,我这沙漠一样的卧室环境还有另一种植物在生长,那是一株又细又矮的橘子树。这树比我的猫还要矮,枝条几乎与猫的胡子一样细软,但是它能在我的西阳台活下来,可见其生命力。它是某年冬天意外长出来的,当时我弄不明白为什么乘法倒过来就变成了除法,西晒的阳光太烤人,爸爸给我讲得鼻尖冒汗,嘴唇干裂,为了防止他让我手心开裂,眼睛冒泪,我赶紧给他剥了个橘子。我的懒爸爸趁我不注意,把橘子籽吐进了矮牵牛的花盆里,于是第二年,一株小幼苗就这样颤颤巍巍地冒了出来。冬天,矮牵牛死掉了,橘子树鸠占鹊巢,占据了它的花盆,到现在已经有十岁了。

虽然我爱植物,但我的卧室最舒适的季节却是万物休眠的冬天。在冬天,这里是整个家里最温暖的地方。从一点开始,阳光可以铺满整个房间的地板砖,随着时间一点点偏移,直到傍晚太阳落进地平线,阳光才会离开我的单人床。我的猫在冬天几乎与阳光同作息,中午阳光来它也来,晚上阳光走它也走,每次都是头也不回地晃着尾巴离开,虽然它很讨厌我,但这并不耽误这团高贵的绒毛来蹭我的阳光。很多时候我只能遥遥地看着它被阳光染红的金色皮毛,与它共度这漫长又闲适的下午。

我的猫不喜欢我,因为我几乎没怎么喂过它,甚至没给它取过名字。于是种下矮牵牛后的第一个冬天,它逃走了,晃着它的尾巴,带着它的不屑一顾。我意识到我高中毕业前,应该不会再养猫了,不是因为新搬的房子没有猫咪喜欢的西晒房间,而是因为我还没有对另一个生命负责的能力。

我们的新家,坐北朝南,夏天有凉爽的风,冬天有和煦的阳光,不再有西晒的问题。西晒是房屋的一个大问题。我以前屋子里所有的家具都严重老化,原木色的地板被阳光晒得泛出破旧的白色,米色的墙纸卷着边,摆在书架上的所有书的书脊与封面都不是一个颜色……仿佛我那小小的屋子被阳光按下了加速键,以十倍的速度向衰败奔赴。我在这样的屋子里,好像我也被西斜的阳光按下了加速键,在慢悠悠的时光里边快速成长。

(指导教师:杨冬梅) 

海天之间

陈科谕

 

我将长久地,长久地,倾听你在黄昏时分的轰鸣,我整个心灵充满了你,我要把你的峭岩,你的海湾,你的闪光,你的阴影,还有絮语的波浪,带进森林,带到那静寂的荒漠之乡。

——题记

                                                                      

我成长在海天之间的这座渤海边的小城里。

对大海的印象始于四岁时一个雾气缭绕的清晨,爷爷牵着我走到一片布满大大小小的水坑的沙石地上,周围交错着色彩驳杂的渔船,三三两两的人扯着大网从船上走下。我问爷爷:“他们是什么时候出海的?”“半夜就出海了。”那时我脑海中竟突然涌现一个从未见过的画面:天上没有一颗星子,大海黢黑一片。忽的,远处隐隐现了灯光,汇成了一排风灯明灭着。风骤然紧了,只见一股巨浪如巨蟒张开血盆大口朝为首那船扑去,却又见一人“嚯”地钻入浪中,拽出一条大鱼来……我又问爷爷:“那他们一定很勇敢了?”爷爷用老水手那干瘪的大手摸了摸我的头,“他们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时至今日,当我联想起大海时,脑中最先浮现出的仍是这样英勇的人,在生活幽昧的时候,他们的风灯总会一如既往地照亮前方汹涌的波涛。

打上了初中起,我竟开始恐惧时光的流逝:那五彩斑斓的童年,就好像落入时空的罅隙,被丝毫不剩地吸了去,我望向西颓的落日,多想伸出手止住羲和的马车,最终却徒然慨叹从来系日乏长绳。也是在那时,我第一次思考“死亡”这个概念,恍然间,我感觉它离我那么近,在这几十载光阴里,我又能留下什么痕迹呢?那是一段沉沦、消极的岁月,而把我从这漩涡中拉出来的,则是一次雪夜的海边散步。

这里阒寂无人,清冷的月光洒在冰封的大海上。我像泰戈尔一样在海天之间追寻永恒。看那苍穹上的北极星,时序侵寻,它始终闪耀;这浩淼的大海,纵使岁月更迭,它依旧波涛不息。海面上断断续续地响起如玻璃破碎般清脆的音响,我知道,那是冰面下的暗流开始消融浮冰了。而这时,我感受到一种新生的、持久的力量。

后来,观海成了我的爱好。海浪前后相接,无止息地拍在岸上,若是其间为礁石所阻,断然要在礁石上撞得粉身碎骨,惊起滔天白沫。碧海青天,白鸥点缀其间,无比自由。这时便顿悟,为什么纪伯伦一定要去寻觅更浩瀚的海洋,生命本身不正是要进行这种无止境的追求吗!徜徉于海天之间,我找到了生命的无尽动力所在。只见那白马千群浪涌,银山万叠天高!

作为一个海边长大的孩子,我会去思量,这广袤的海天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其实这大抵是分辨不清的,这一切早已如吸入体内的海风一样,内化于身心。如今,小城市中也布满了钢筋水泥之林,出门几步就是喧嚣的市井,但内心永远都是澄澈空明,不会迷惘,也不会沉郁,因为我始终行走在海天之间。

(指导教师:徐敬文) 

愿生命从容

钱玺文

世界太过喧嚣,哪里都很热闹。我辈俱是凡夫俗子,但我仍幻想活得脱俗而从容。

我只二八,胸无点墨,眼界狭窄,见识浅薄。但我有自己的人生观,即“活得从容,活得淡然”。可我往往做出与之相悖的事,为了蝇头小利斤斤计较,为了永远学不会的物理而苦恼,因转瞬而逝的假期而哀怨,或口出狂言、或心生芥蒂、或小肚鸡肠、或暗自算计。但这都是人之常情,对于一个正值碧玉年华的少女,实在无需过分苛责。太阳东升西落,人生谁能无错?

可是,我常常感觉正在浪费我的人生:追星、看肥皂剧、打游戏、发呆……该做的正经事一拖再拖,并总能为自己的不务正业找到一个完美的借口,其实不过是我愚蠢罢了。“玩”乃天地间学问的根本,这是龙应台女士的看法。沈从文小时候逃学,到街上看杀鸡屠狗、打铁磨刀的小贩,看革命军杀人、农民头颅滚地的人生百态,在街上撒野玩乐给予他的智慧与成熟比学堂里学到的多。而我盲目玩乐,忽视了许多,时光在流逝,我不想活得如此平庸窝囊,如此轻如鸿毛,我的恣意妄为,让我活得如此慌张。

人是一个矛盾体。有时我会觉得自己清高淡泊,但有时却又觉得俗不可耐;我告诉自己让这个喧嚣世界还我一个清静,却经常沉溺于花花世界;有时活得很明白,有时却倍感疲惫,不知为何而活;我盼望未来的美好生活,却没有人生目标,甚至不清楚大学是怎样的一个世界,让我为它这样盲目地付出?日子就这样糊涂地过,我被它拖着走,慢慢地,就好像死在它阴冷的影子里。

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的成熟,我学会察言观色,凡事都要留几分,但殊不知,自以为成熟练达精明,觉得从前太幼稚,总算看清了,然而“现在”未必不是将来的你口中的“从前”。你或许因你的外表而苦恼,谨小慎微地为他人的评价而活着,但你的容貌只是基因自由组合定律的结果,又何苦为之哀怨?记得清末有两个才女姊妹“德龄”与“容龄”,德和容,这两字极妙,世人多求之不得,难以两全。若只能二选一,比起绝色倾城却愚妄无知,我更愿做一个相貌平平却满腹经纶、高风亮节的人。人与人不同,没必要仰羡模仿,说长道短,攀比计较。荷马是盲人,贝多芬耳聋 ,拜伦是跛子,人生逆境常九八,过去了,放下了,便无谓了。

世事变迁,从前极其看重的现在都不在乎了,我学会释然,不再郁结于怀;学会体谅,不再求全责备;学会容忍,不再意气用事。我的心不再浮躁,不再为琐事而倦,因为,我明白,待我化入虚空,或许会有人突然想起我来,脚步慢下来,然后又匆匆赶往会议,没有人会永远记得我。人群熙来攘往地流动,全部都是过客,从未留下丝毫痕迹,也就无需伤怀。

我只愿能“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我未必能够看淡,或许仍是个俗人,但会试着从容,缓缓徐行,走完我的人生路。

(指导教师:孙平)

微信图片_20221117111632.jpg

头条

第二十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启动

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成功举办
本会专家
本会网媒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网
校园文学研究
叶圣陶杯大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