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教师作家

教师作家涛声:凸显爱的力量

发布日期:2022-07-14  点击量: 278

截图20220714173436.png

作者简介:

涛声,原名包卢珍,男,生于1965年10月,甘肃岷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定西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中短篇小说集《远山白云》,长篇小说《七八个星天外》(获定西市第一届五个一工程奖),《落幕的悲情》(获定西市第一届马家窑文艺奖)。在《青年文学》《长江文艺》《天津文学》《飞天》《延河》《朔方》等刊物发表过多篇小说。创作拍摄电影《说好不流泪》《民心》,曾获第三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

作品简介:

《江水悠悠》是涛声的中篇小说集,由五个中篇小说组成。作品内部主要反映校园生活、师生情感记录,同时反映新时代下,各色人物与旧时代告别,向新生活迈进的情感交织。爱的力量,人性的力量是作品的基调,也是作品的灵魂,小说主要揭示堕落与逃亡,恐惧与焦虑,毁灭与救赎。

《新年雪》谱写了一曲乡村教师玉兰献身教育事业的感人赞歌。乡村女孩崔芳是个不幸的单亲女孩,玉兰老师用温暖的手掌擦干了她脸上的泪水,让她走出了生活的阴影。

《县长》中的尤民心是个勤政为民,廉洁奉公的好县长。他急百姓所急,想百姓所引导,是党员、干部的楷模。

《香火》是一篇乡土小说,作品有浓郁的乡村气息,真实再现了新时代下西部农民的所感所想所为。
  《江水悠悠》是一部大容量的都市小说,作品有温度、有深度、有筋骨。成功塑造了白佳瑶、白佳音、何浒、章怡、章怀远等诸多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真实再现了新时代下五彩斑斓、欣欣向荣的社会画卷。

涛声教学照片.jpg 

作品欣赏:

校里校外

涛声

莫薇的目光在会议室扫了一圈,会议室的气氛凝重而严肃。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召开紧急会议,就我们学校发生的严重的教学事故,我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对秦拂尘老师,上报教育局、人事局,建议开除公职。作为当事人,秦老师,你来谈谈自己的看法。”

秦拂尘站起来面色凝重地说:“我是焦鸣的班主任,在会议开始之前,我向大家简单汇报一下焦鸣的情况。焦鸣是上学期进九(3)班的,他给我的印象是性格孤僻、不合群、脾气暴躁,在学习上不努力,老是不能按时完成作业,时有打架现象发生。上学期第十周,与同班同学李红兵发生争吵,大打出手,用石头将李红兵的头部砸破。经我协调,由焦鸣家长付李红兵236元药费而平息。事后我多次找他谈话,进行多方面教育,他的思想有好转,但时好时坏,极不稳定。在上一周,因为多次不完成作业,又与班干部发生冲突,扬言要干掉班长。23日上午,在课堂上与李克海老师产生摩擦,我怕把事情闹大,便请来了他的家长,让家长领回家教育三天。家长答应我的要求,便领他回家。到家的第三天他去河边玩耍被水冲走……”

会议室里一片凝重的寂静。

秦拂尘坐下来,脸色被动而窘迫。

与会的中层领导和科任教师个个低头沉默,没有人主动发言。

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作为班主任,遇上焦鸣这样的学生就倒了八辈子霉。从教多年,大大小小的事情谁都出过,即使没出过,也保不准以后不出。

李克海老师站起来说:“作为焦鸣的科任教师,我简单说一下他在课堂上的表现。他很少认真听过课,作业基本照抄,23日上午第四节课,我讲完了内容让学生做课堂作业,焦鸣干什么?他在听mp3的歌曲,声音大得全班同学都能听得见。他已经两次没交作业了。我让他关掉机子做作业,他不听,我无奈,只好说,你能不能拿到教室外听。他仍无动于衷,我强行从他手中夺机子,他便和我撕打在一起……就在这时候,班主任秦拂尘进来了。他把焦鸣叫到教师办公室。在教师办公室里,焦鸣不但不承认错误,还顶撞秦拂尘老师,我和秦拂尘便请了家长……悲剧是焦鸣离校后发生的。 学生离校之后,监护人就是家长,所以家长应负全部责任。如果追究秦拂尘老师的责任,那谁还敢当班主任?”

王虹老师站起来,“我同意李克海老师的意见,这件事不能追究秦拂尘老师的责任,焦鸣原本就是个问题学生,他曾被张家堡中学勒令退学,作为班主任秦拂尘完全可以不接纳这个学生,不承担这个责任,但秦拂尘接纳了,并且态度又非常积极,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又非常富有耐心。现在出了事情,以教学事故为由处理秦拂尘老师于情于理都不通。”她朝秦拂尘老师投去同情的目光,坐下时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政教处副主任,两个人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光。

政教处副主任站起来,“焦鸣同学是我走关系转进来的,我当时对他是抱有希望的,从张家堡中学出来之后,他父亲找到我。我犹豫了好长时间,还是决定帮他。作为一个教育者,总不能把一个有毛病的学生推向社会。推向社会,对社会的危害性岂不是更大?当时好几个班主任怕惹麻烦不敢接纳他。秦拂尘老师凭着一腔热血接纳了。他的这种精神难道不值得肯定吗?焦鸣同学多次违反校纪校规后,我和秦拂尘老师找过他的家长。这个不称职的家长表面上表示配合我们的工作。可我们回来之后,他仍打自己的麻将,仍喝自己的酒,对自己的孩子放任自流。现在出了事情反过来找老师麻烦。又是找领导又是上法院,企图在学校和班主任身上大捞一把。我认为焦鸣悲剧的发生,是他咎由自取,与秦拂尘老师一点关系也没有。学校应站在秦拂尘老师一边,为秦拂尘撑腰,否则会影响教师工作的热情和积极性。”

政教处副主任发言之后,没有人再要求发言,会议室出现了片刻的压抑和沉闷。

一位老师从座位上动了动,想站起来,踌躇了片刻又坐下了。

莫薇看了看大家。

莫薇,“谁还想谈谈看法?”

会议室沉默。

莫薇:“既然没有人再谈,那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这是一次严重的教学事故,尽管大家认为这种定性不合理,但我还是要坚持自己的观点。”

秦拂尘一愣,五官扭曲;李克海脸色大变;政教处副主任眨巴眼睛茫然;王虹睁圆眼睛,愕然……

其他老师把眼睛盯注在莫薇脸上。

 “这是几年来发生在我校最严重的教学事故,还有比死人更严重的吗?没有。事故发生后,作为当事人应该从良知出发,勇于承担责任,实事求是地分析发生悲剧的原因。而不应该掩盖事实真相、推卸责任。作为秦拂尘的同事,应该冷静地分析发生悲剧的原因,而不应该为他的工作失误辩护。要知道,焦鸣同学和他的家长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作为造成这一后果的当事人却患得患失、叫苦连天。他的同事为他求情辩护,这不是师德师风恶劣的表现吗?

当学生家长把自己孩子送到学校时,一种公认的社会契约关系就产生了。

连生命都没有了。现在再做努力都是徒劳的,我们无法分担家长的痛苦,至少应该以真诚的态度总结事故发生的原因,吸取教训,不再让第二个、第三个焦鸣的悲剧在我校发生。”

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热烈而紧张。秦拂尘被激怒了,这些日子受的委屈、羞辱,让他浑身颤抖,直到这时,他才知道他以前所做的努力都化成了流水,什么荣誉,什么职称全完了。一无所有的人是没有顾忌的,他豁出去了。

秦拂尘站起来,把愤怒的目光刺向莫薇。

秦拂尘,“请问校长,我掩盖什么真相了?”

会议室里一阵窃窃私语。

莫薇眼里闪过一丝恼怒,继而换成了笑脸。

莫薇,“秦老师提问非常及时,据我了解。”莫薇冲秦拂尘笑笑,“那天你把焦鸣的家长请来,不是和他商量而是威胁。不把你儿子带回家反省三天,就上报学校开除你儿子。你说过这话吗?”

秦拂尘看看大家又看看莫薇。

秦拂尘,“我说过,这还不是你逼的。”

莫薇生气,但极力控制自己,“我怎么逼你了?”

秦拂尘,“你向教师要成绩,你规定末位淘汰制。如果这学期我班上的成绩倒数第一,我就要被调出这个学校,被发配到乡下的山村小学。

莫校长,你设身处地为教师想过吗?你知道每个教师身上的压力有多大吗?你站着说话腰不疼。向教师要成绩,还不准体罚学生。给教师的处罚条例一条又一条多如牛毛,给学生的处罚条例在哪里?一条也没有。为什么只给教师定而不给学生定?这合理吗?关于焦鸣同学的事,我向你反映过多次。你每次都是以几句官话套话搪塞我。好好教育嘛,拿出点耐心来嘛。好,我秦拂尘好好教育,可焦鸣还是发生意外了,作为一线教师,我们像牛像马一样,耗尽了我们的心血,可最终却落得一个开除公职的下场,对于你的处理,我不服气,我决定上书国家教育部,让教育部给我一个说法。”

这件事折腾得莫薇焦头烂额。那天会议室的情景时时在莫薇耳边响起。不是她不同情秦拂尘的处境,她是身不由己呀!整个中国教育的大气候不允许莫薇同情秦拂尘。翻遍教育部的所有文件和资料,找不出一篇关于学生违犯校纪校规的处罚条例。倒是因为处罚学生导致的严重后果的报道屡见不鲜。一些心理不健康的家长甚至盼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出事,一出事可以乘机弄个几万甚至几十万。面对这样的现实,谁还敢轻举妄动?再说,学校不能不向老师要成绩,如果不向老师要成绩,谁还愿意认真干工作?不考核教师成绩的学校还成什么学校?

秦拂尘是怀着沉痛的心情给教育部长写信的,教了大半辈子书的秦拂尘心里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一段时间内,秦拂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焦鸣的死,彻底摧垮了他,开除工职他不作任何辩解,但他要给全中国像他一样处境的教师说一句公道话。高高在上的教育界的领导们,全社会的家长们,你们是不是觉得向教师要得太多了?一句不准体罚学生就能让教育积极健康地向上发展吗?你们给教师定不准体罚学生的铁的纪律,为什么不给学生定违反校纪校规的处理细则?这合理吗?

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教育部长收到了来自西北的一个叫秦拂尘的中学教师的来信。看罢这位西北教师的来信,教育部长心潮澎湃。这位教师反映的问题敏感而现实,他不知道收到过多少封这样的来信了,他早就想出台一项新政策,重新定位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只是下不了决心。这位西北教师给了他勇气。他要尽快把文件发下去,发到全国各地。

让莫薇意想不到的是,教育部长回信了,看了教育部长的回信,泪水模糊了莫薇的视线。莫薇自言自语地说,秦老师,对不起,当初委屈你了。朦胧中,莫薇看见秦拂尘向她走来,脸上写着欣慰的笑……

“秦老师,当初我是身不由己,现在终于可以还你一个清白了。”

“莫校长,教育的春天到了。”

二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面带微笑,把心中的喜悦传递给对方。

 

社会反响:

  《江水悠悠》出版后,在文学界引起广泛好评,是近年来难得的好小说。网红歌手爱种菜的小仙女、丽姐,演员唱响大西北露露等做了宣传,点击量高达70多万次,让作品由业内走向社会各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