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教师作家

廖四平:作家应该始终是一个清醒的理想主义者

发布日期:2022-06-23  点击量: 62

作者简介

廖四平,1963年生,湖北天门人,文学博士;现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会员、中国茅盾研究会理事。主要作品有系列散文《亲友琐忆》,诗《诗和远方》,长篇小说《招生办主任》《教授变形记》《大学校长》《青春合伙人》,学术著作《中国现代诗论十四家》《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解析》《当代长篇小说的星座》《中国现代文学作品解析》《袁可嘉研究》《当代长篇小说的桂冠:莫言长篇小说研究》《莫言长篇小说与中外文学》《外国文学经典解析》。《当代长篇小说的星座》《当代长篇小说的桂冠:莫言长篇小说研究》先后荣获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颁发的第14、17届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优秀成果奖。

 3.png

作品简介

《青春合伙人》是一部关于当代大学生创业与爱情的长篇小说。小说既描写了牛瑧昱等时代弄潮儿勇立潮头、大气磅礴的创业经历,又描写了牛瑧昱先后与杨雪莲、周瑾、孟爽等女孩的爱情纠葛。牛瑧昱等大学生大气磅礴的创业经历,年轻人之间动人的爱情和繁复的感情纠葛,构成了小说的独特经纬。广阔的社会生活、全景式的时代风貌下,是涌动着的青春气息和澎湃着的正能量。同时,既描写了大都市的繁华,又描写了乡村的落后;既描写了大学生的“意气风发”,又描写了农村留守老人和儿童的“困守”。骋笔写创业,绣口说爱情。未尽之意,未了之情,纷纭其中。

 1.png

获奖感言

我在投身于文学活动之后,经历了从文学教授到业余作家的身份转换,也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绩,这次还荣获叶圣陶教师文学奖——能获此殊荣,我深感荣幸,但也诚惶诚恐:因为我清醒地意识到,作为中国当代小说创作者的一份子,我个人还有很大的急需提升的空间。如果说创作小说是我好多年前的一个偶然,那么此后几十年与小说及文学的相伴,则是我生活和心理上的一个必然。一直以来,我从不敢以作家身份自居——因为在我看来,文学创作是神圣和高贵的,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创作是一个不断否定和超越自我的精神劳动过程,作品的突破是作者自身整体突破的结果,所以,作者的修养是至关重要的,需要一生的修为和努力;只有这种修为和努力“到家”了的作者,才称得上是一个作家。

我的人生可以说是一种与文学相伴的人生,这让我感到十分的愉悦。无论是作为大学教授从事文学研究,亦或是作为业余作家投身于文学创作,都让我在一次次的时代洪流中,仿佛抓住了一棵永恒的生命稻草。创作文学作品就是写人,写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探究如何在喧嚣的社会中自处,如何摒弃污浊而前往自己的理想国,因此,作家应该始终是一个清醒的理想主义者。

大学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在身为大学教师的数十载里,通过大学,我见证了社会的“潮起潮落”。任何小说都绝非凭空虚构——都有原型,有批判,更有希冀。在小说中,我将我接触到的当代大学生及相关人群的风貌形诸纸上,其中,也饱含了我对于当下大学生建构新人格的深深期许。从创作“反思教育三部曲”到创作《青春合伙人》,我一直安于一隅,以大学中平凡的教书匠这一小窗口,去观望更大、更丰富同时也更复杂的社会人生——在此后的人生中,我仍将会如此。

获得叶圣陶教师文学奖,对我来说,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激励。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将秉承文学的精神,招引更多的人加入到文学创作的队伍中来,为我们文学事业的发展和辉煌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2.png

作品欣赏

第三章:“物是人非”的蛟龙湾

牛汉卿家的鸭场依蛟龙湾大堤的南坡而建,离村里大约有一千五百米。从村里去鸭场,沿途坑坑洼洼、时干时湿的。杨雪莲在村里生活的时间长了,知道徒步去的最佳路段,便在出大门后折进自家的巷道,准备走一段第三排房屋的前台阶再走一段第四排的前台阶,最后走牛汉卿出资修的一条通往鸭场的水泥路。

杨雪莲小时候是徒步上学,而且因为学校近在隔壁,总想掐着点去,可很多时候点掐得并不准,于是上学时总是连走带跑的,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步行速度总是很快的习惯;加上最近一段时间来,既要上学又要做家务,所以,干什么都速度偏快。于是,她一会儿就穿过巷道来到了第二排房屋与第三排之间的街道,正折向第三排房屋的台阶时,发现牛瑧昱落在自己身后好几米,便放慢了脚步。

“雪莲,你走得好快呀!”牛瑧昱走近杨雪莲后,笑着说,“我真笨,还得你等我,真不好意思!”

“哪里是你笨呀,哥!”杨雪莲颇为善解人意地说,“你是太累了--你刚参加完高考,昨晚又坐了一夜火车,今天忙乎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休息一下,应该真够累的了!”

“呵呵--累,我确实有点儿累!但归根结底还是我笨了一点儿!”牛瑧昱再次笑道,“奶奶说,这几个月,你既要上学又要侍候祖爷爷,里里外外一把手,实际上你比我更累哟!”

“我平时是有点儿累,但今天不累--今天没上学,既没起早,又没有耗力气骑自行车,所以嘛,不累!”杨雪莲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说,“更何况,今天早餐是三妈做的——奶奶、三伯、三妈去接你前,三妈就把早餐做好送给我和祖爷爷了。”

“啊!三妈够累的!”

“是的!三妈很累!三伯、奶奶也很累!啊!我们得抓紧点儿--去迟了,三伯、三妈就把鸭场的事做完了!”杨雪莲一副忽然醒悟的样子说,接着便加快了脚步。

“好!”牛瑧昱应声道,随即也加快了脚步。

一会儿,牛臻昱便随着杨雪莲走上了牛汉卿私家出资修建的水泥路、眼前豁然出现了一片堪可用“辽阔”一词来形容的藕塘:藕塘里荷叶田田,密密麻麻,远看像一张硕大无朋的绿毯悬在半人高的空中;在视线的尽头,荷叶与绿树相连,绿色便变成了一片飘浮在半空的绿雾;清风吹拂荷叶,荷叶泛动,露出朵朵红白夹杂的荷花,荷塘霎时好似出现了无数身着绿装、婆娑起舞时步调一致地显露隐藏着的花朵的舞女......乍见此情此景,牛瑧昱情不自禁地说:

“啊--真美!真壮观!”说话间牛臻昱无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哥哥,我们先去鸭场吧!”见牛瑧昱停住脚步而忘情地凝望着荷塘,杨雪莲轻轻地扯了扯牛瑧昱的衣角,轻声地说,“把鸭场的事做完了,我们再来看荷叶荷花。”

“嗨!我有点儿'忘乎所以’呀!”牛臻昱如梦初醒地说,接着又好似自我解嘲地说,“我真是太多情了--真是'多情应笑我’哟!”边说边随杨雪莲往前走。

“不只是你多情-好多人经过这儿时都会停下来观赏!”杨雪莲好似安慰牛瑧昱地说,“那些人也有的会摘荷叶、莲蓬--摘荷叶是为了遮雨或遮太阳,摘莲蓬是为了吃莲子。如果你喜欢,等一会儿我们也来摘几片荷叶、几个莲蓬吧!”

“那好!”牛瑧昱认同地说,接着又给杨雪莲做了个手势,说,“走!咱们抓紧一点儿去鸭场!”

“你们怎么还是来了?”牛臻昱和杨雪莲还没走进鸭场,艾玉洁就走出鸭屋,高声冲他们说,“快回去这里太脏!快回去--我们已经把活干完了!”

“我们还是来晚了!”杨雪莲语带遗憾地说。

“都怪我!”牛臻昱很懊恼地说,“要不是我磨磨蹭蹭的,我们早就到了!”

接着又冲艾玉洁说:“没事!”边说边随杨雪莲走进了鸭场。

鸭场由鸭屋、鸭食场、水塘等组成。鸭屋是一排平房,房顶为水泥板,水泥板上覆盖着厚厚的稻草。鸭屋的上空是一根根从鸭屋后面树上伸出的树枝,树枝绿叶繁密,像一只只平伸出的硕大的猿猴胳膊,荫蔽着鸭屋。鸭屋的正前方是鸭食场。鸭食场为露天场地,长度与鸭屋相等,宽约一二十米。鸭食场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排食槽,有的食槽里放的是鸭食,有的放的是鸭子的饮用水。水塘是鸭子的游泳池,与鸭食场的南边毗邻,由一块窄长的水田改成,面积有十多亩。池水半浑浊,水面散布着一些水草,青蛙常常跳上叶片较大的水草上蹲着;有的水面也会出现鱼群。

牛臻昱与杨雪莲走过水塘时,水塘边沿睡莲上蹲着的青蛙,好像欢迎他们似的叫着;成群结队的刁子鱼或鲫鱼在没有水草的水面时而浮出、时而潜沉;蜻蜓在水面上快速掠过......要是小时或者闲时,牛臻昱肯定会驻足赏玩,但此时此刻,他无暇此顾。

“还真是有点儿臭!”走近鸭食场时,一股浓烈的鸭粪臭味飘然而至,牛瑧昱笑着说,边说边捂着鼻子。

这个时候肯定会臭的--”杨雪莲朝鸭屋方向指了指说,“你看,三伯、三妈正在从鸭屋清除鸭粪,我们现在过去还可以帮他们一下。”

杨雪莲边说边加快脚步,牛瑧昱也自然而然地加快脚步跟上。

“唉!这么臭--你们来做什么呢?”艾玉洁嗔怪道,“快回去!”

牛汉卿正抖着一捆塑料,拟散开把鸭粪覆盖着,边抖边说:“已经弄完了--你们到那屋里休息吧!”牛汉卿边说边用嘴努了努鸭屋西边二三十米处的一间小屋。

艾玉洁扯住塑料的一端,将塑料拉着展开。杨雪莲迅速走向艾玉洁,自然而又娴熟地帮着艾玉洁,牛瑧昱也想帮一下牛汉卿,但插不上手,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杨雪莲冲他努努嘴说:“把那几颗鸭粪撮到粪堆上来。”

牛瑧昱还没太明白杨雪莲说的话,杨雪莲便把塑料的一角固定在鸭粪堆上,拿起近旁的一把锹,朝鸭屋门口的几颗散粪走去。

“现在真的没什么事了。”艾玉洁也把塑料的一角固定在鸭粪堆上后冲牛瑧昱、杨雪莲说,“你们回去照料一下祖爷爷吧!”

“我们来时照料祖爷爷的事就都做好了。”杨雪莲说,“奶奶在祖爷爷那儿--我们回去也做不了什么。”

“那你带瑧昱哥哥到别的地方转转。”艾玉洁说,“这儿太脏,空气也很不好!”

“那好!”杨雪莲满脸高兴地说,随后,转向牛臻昱说:“哥,我们去荷塘边玩一下吧--刚才你不是恋恋不舍吗?”

“哥,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吧?”见牛瑧昱脸色凝重,不言不语,杨雪莲关切地问,“天气这么热,要不我们先回去休息,明天再去荷塘边玩。”

“啊!没有哪里不舒服!”听杨雪莲这么问,牛瑧昱强颜欢笑地说,“我很好--只是看到三伯、三妈这么辛苦,工作的环境这么恶劣,心里有点儿不舒服......”

“嗨!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你是哪里不舒服呢!”杨雪莲笑道,“没有哪里不舒服,那我们就到荷塘边玩玩,放松放松-我前段时间很累了,或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就到荷塘边溜达;轻风送来的阵阵清香,沁入心脾,疲劳或烦恼被一扫而光!”

“真的吗?”牛瑧昱也笑道,“荷塘还有如此功效?”

“当然是真的!”杨雪莲一脸认真的神情说,“荷叶、荷花、莲蓬都会散发出清香,都有药用功能--奶奶说,它们都能清热、解暑、解毒,去年夏天,我发烧时,奶奶还用荷叶煮水给我喝呢!”

“那太好了!”听到杨雪莲的这些话,牛瑧昱精神为之一振,喜形于色地说,“那我们赶快去,好好地玩玩,以后再一心一意做其他事......”

牛瑧昱和杨雪莲边说边走,很快就走到了荷塘边。见几个花蕾上都歇着蜻蜓,同时还有几只彩蝶在荷叶丛中翩翩穿飞,牛瑧昱忽然来神,边掏出手机拟拍照边说:

“雪莲,你别动,让我先拍张照!”

刚拍下一张照,一阵轻风袭来,荷叶翻动,花蕾摇曳,歇在花蕾上的蜻蜓像荡秋千似的时上时下,牛瑧昱抓拍了一张,随后又冲杨雪莲道:“快--雪莲!站过去,我也给你拍一张!”

牛臻昱说着,给杨雪莲拍了一张以翠绿欲滴的荷叶、泛着晶亮光彩的蜻蜓和色彩斑斓的蝴蝶为背景的照片,在抓拍的刹那间,牛瑧昱在脑海里忽然闪现了“绿波仙子”这一个词语,也忽然觉得已经在荷塘边看到自己最想看到的东西,一股充分的满足感流贯全身,随即下意识地收起手机。

“别,别收手机--哥!”杨雪莲带着有点儿着急的样子说,“我给你也拍一张吧!”

杨雪莲说着,把手伸向牛瑧昱。

“也好!”牛瑧昱笑道,“在锦都是找不到这么'别致’的景色的!”

“在我们这儿像这种景色也不多--这莲藕也从来没挖过,是'原生态’的!”

“为什么不挖?”

“奶奶说,这藕塘是杨志、杨财两兄弟承包的,他们懒得连饭都不做,所以这莲藕也从来没挖过!”

“别人可以挖呀--总不挖出来那岂不浪费了,多可惜!”“他们那么凶,别人谁敢挖?!”“那他们可以卖给别人挖嘛!”

“这儿到处都是莲藕,谁会买来挖?再说,挖出来也没人要--也是浪费!”

“唉!锦都要是有这么多莲藕就好了--那儿的莲藕可贵了!”

“贵吗?你买过吗?”

“肯定贵--我喜欢吃莲藕,可如果不是特别要求,妈妈是不买的!”“那这次你多带点儿回去,吃完之后,我再给你邮过去!”“邮过去--那岂不更贵了!”

这莲藕不花钱或花钱很少--就一点儿邮费,能贵到哪里?”

“锦都的东西贵,主要是贵在运输费上,再说,不贵,也不用邮--开学了,我住学校,不在家里吃饭。”

那你以后一放假就回来,回来后专吃莲藕。走,咱们找个水浅的地方,我去弄一节嫩藕你吃--脆脆甜甜的,非常好吃!”

“我知道--过去,爷爷伯伯都弄给我吃过!但今天就不弄了--我刚才说好了,把鸭场的事做了,就去陪祖爷爷;再说,奶奶今天从早忙到这个时候,我们现在回去,可替替她,让她休息一会儿!”

“对!对......我们只顾自己玩,忘了奶奶和祖爷爷,真不该!”杨雪莲突然醒悟似的说:接着又说:“你从昨晚到现在也没好好休息,也得休息一下了!”说着,便起步回家。

一路上,牛臻昱与杨雪莲边走边聊-奶奶、祖爷爷、三伯、三妈、学习、理想......聊到什么就是什么。但两人好像还没聊够就到家了,见杨显珍孤坐着,牛瑧昱和杨雪莲异口同声地道:“祖爷爷!”

随后,杨雪莲接着问道:“奶奶呢?”“去后屋了。”杨显珍回答道,“刚去。”

“奶奶肯定在收拾后屋。”杨雪莲猜想着说,“我刚才只收拾了祖爷爷的卧室,还没来得及收拾后屋--本想从鸭场回来后再收拾的。”

“哥,来!”杨雪莲接着又说,“咱们一起把祖爷爷搀到轮椅上,然后,你把祖爷爷推到巷道口那儿--那儿既有荫又通风,很凉爽的;我去收拾后屋!”

杨雪莲边说边打开轮椅,并两手握着轮椅使之固定不滑动,牛瑧昱则把杨显珍搀扶到轮椅上,随后将杨显珍推向巷道口,与杨显珍闲聊......

第二天吃完早餐后,牛臻昱与杨雪莲去鸭场“支援”牛汉卿和艾玉洁;忙完鸭场的事后,杨雪莲便回家收拾屋子、洗衣服......牛瑧昱则如前一天一样与杨显珍闲聊。之后,牛瑧昱虽然仍然会与杨雪莲到汉江沙滩、护堤林或蛟龙湾岸、藕塘田野等地闲逛,但是,与杨雪莲一起去鸭场“支援”牛汉卿与艾玉洁、与杨显珍或杨金环聊天基本上是每天都会做的两件事。在与杨显珍或杨金环闲聊的过程中牛臻昱知道了好多过去不知道的事情,也弄清了许多过去没有清楚的事情-一个暑假就在这种周而复始的活动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创作评价:

四平先生的《青春合伙人》书写校园里的青春梦想,那些爱情与奋斗、追求与信念、失落与挫败,都写得跌宕起伏、峰回路转,却又清纯可人、妙趣横生。同时,小说能抓住人生、抓住人心、抓住人性,读来感人至深,阳光俊朗。

——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导、系主任  陈晓明

 

学业志业,情爱兼爱;悲欢离合,生死忧患;故事曲折,启悟人生;《青春合伙人》,值得好好读。

——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导、原系主任  陈跃红

 

小说艺术上的显著特征一是切中时代脉搏,具有当下性、时代性;二是文本具有浓郁的学者小说、教授小说的神韵。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导、现当代文学学科带头人  张志忠

 

同学在歧路,多故少年时。当代大学里的悲喜故事,社会剧变中的青春挽歌。

——南开大学文学院博导、院长  沈立岩

 

从抽象思维到形象思维的转换始终是一个好的小说家千古之困惑,我始终认为从形下到形上再到形下,才是高手的笔法,才能抵达人性的深处,而《青春合伙人》作为学者小说,正是用这种二度循环的方法抵达人性的深处的。

——南京大学文学院博导和原院长、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丁帆

 

《青春合伙人》所反映的生活是中国当下社会的一个缩影,其中有总总的人生和对世态炎凉的感悟,更有励志向上和对未来的憧憬,读来温暖而有力量。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特聘教授、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博导 赵京华

 

这是一部主题复杂的文本。沉重的现实背后隐含着诡异的历史,欲望化的生活图景上映现着人性的善和美,细致的话语描写下面蕴蓄着作者冷静的观察和热情的态度。我们可以从廖四平的叙述中,看到过渡时代的幽昧而清晰的面影。耐心和细致,是这部小说在描写上的一个突出特点。当然,还有温暖的诗意,这是心灵之光,像暗夜的烛光,照亮了文本内外的生活场景。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博导、文学批评家  李建军

 

这是一部《青春之歌》式的小说——小说以青春四溢的笔调,描写了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学子的奋斗与爱情,感人至深;这是一部“才子佳人”类小说——小说里的人物有才有貌,属典型的帅哥美女、才子佳人,但又阳光向上、有作有为,不仅令人爱慕,而且令人钦佩,属典型的时代青年;这是一部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结合的小说——小说弘扬了主旋律,充满着正能量。同时,人物鲜活,可感可触;情节曲折,跌宕起伏;结构完整缜密;语言纯正流畅。

——茅盾文学奖得主、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业务) 柳建伟

 

作者兼教授与作家于一身,理论与想象并举。《青春合伙人》延续了作者此前《招生办主任》等小说的风格,故事情节环环紧扣,语言准确生动,实为不可多得之佳作!

——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邓九刚

《青春合伙人》所描写的大学生创业生活独特、真实、鲜活而又具有诗情画意!

——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原湖南理工学院校长  余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