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巡礼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第三中学求索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2-06-01  点击量: 220

社团巡礼: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第三中学求索文学社

校长寄语

 11.png

“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求索让人明理,求索催人奋进,求索令人富有。希望同学们在阅读与写作的过程中,能践行“大气、勤奋、专攻”之校训,不断提高自己的读写水平,打磨和涵养自己的思想,追求和享受高品质的精神生活。

——校长徐文太

社团简介

 8.jpg

求索文学社成立于1998年,到如今已有22年的历史。当时文学社取名为“雏鹰”,2002年正式更名为“求索”。文学社作为学校历史最悠久的社团之一,积累了一定的成果,在学校也有良好的声誉。每年社团都会邀请省内外专家来校讲座,与社员坐谈,指导学生修改作品。近年来文学社多次参与和兄弟社团的交流活动,定期组织学生外出采风,还积极组织学生参加各类作文大赛。自2010年来求索文学社社员荣获国家级金奖108人次,获国家级银奖274人次,省市区级奖项七百余人次。师生在《语文报·青春阅读》《中学语文报》、《西湖文学·少年读本》、《湘湖》等杂志上发表作品百余篇。文学社的活动可谓丰富,成果可谓丰硕。

6.jpg 

指导老师

沈肖燕,从华东师范大学美丽的樱桃湖畔走出的语文教师,走在做温暖的语文教育的路上。从2017年正式参入求索文学社这个团队,并于2020年成为掌门人。期间,既为文学社的发展尽职尽责,也在自己的学术教育之路上坚实迈进。

 1.jpg

许龄允(高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弹指间,繁花开落多少遍。

城西有座不算险峻的小山,蜿蜒的小道无章无序的深入山腹,又从另一端山花烂漫处现出端倪来。

本是人迹罕至的野景,五年前忽然变得热闹,一位高人携子隐于这山间。消息传出,踏平山道的人便多了起来。

有了人,便有了烟火。

几年后,山脚下入山处,不知何时支起了一个小小的茶摊,端茶的妇人忙碌着,面上蒙着纱巾,沉默少语,纤弱的背上背着一个婴孩,婴孩好似只有两三岁,有时啼哭起来,便像极人间一段不欲言说的伤心事。

时间如同指间沙,随风入大漠,又如振翅蝶,随香隐入夜。

一年,又一年。

归隐的高人在山顶建起了楼阁,匆匆打马而过的有心人,在叽叽喳喳间谈论着高人能解答天下一切疑惑的鬼神莫测之能。

“给足了银子,便当真什么都能知道吗?”极少开口的端茶夫人放下茶盏,攥着麻布衣角,突然哑哑的冒出一句,喝茶的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兴奋讨论的声音更大了些。一波一波涌来,将她那渴求的目光迅速抹掉了,连带着湮没了那微末希望。

“你想知道什么?”一个清亮的少年音钻入耳中。妇人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侧身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雪白精致衣衫,身高却不及她高的半大少年,笑嘻嘻地站在树荫下,正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逗弄着她的小女孩。故意轻轻揪着小娃娃的辫子,引得她的娃娃扁嘴要哭,却又不敢哭。

那一日,这是春越过一重又一重山,跨过一片又一片海,给人间细心染上绿意,添补生机的时节。

那小小少年背后的花树恰逢一年一度的花期,前几日才零星开了几朵,稀稀疏疏,转眼间,便成了云霞锦簇般的满冠温情。

再过半月,也许连半月都不会有,她知道的——那些云霞便会一齐落下,像约好了一般,将泥泞的山路一角点上红妆。

然而此时,它们还盛放着,将人间点亮,将那少年如雪的衣衫,也染至微红。妇人忽然间有种恍惚的错觉,这棵她爱极了的花树,竟与这少年莫名的契合,仿佛他就是这棵树的精灵,倏然间出现,不知从何处而来,也不知向何处而去。

她怔怔的看着那问话的人,耳边那些嘈杂的,无章的人声,似乎都被隔开许远,不再扰人。小少年亦不焦急慌张,抬起眼眸定定地看着她,展颜一笑。

妇人的瞳孔骤然一缩,蓦然开口:“归期。”

她的声音依旧是哑的,许是激动,又许是太想知道答案,这一声有些大,甚至有些尖厉。是的,她太想知道答案,归期。

那一年,那个披上战甲,离开她远行的人,如今在何处?又可还安好?他曾拥她入怀许下的誓言,此生还能否再实现?她等了太久,她的等待如同这山间花树,开了又败,盛了又衰,一岁一枯荣,也许早已被遗忘,散落红尘,不会再留下声息与痕迹。

她这一声,终于引起了那些茶客的注意,顺着她泪眼婆娑,投射出的目光,有人发现了树下白衣少年的身影,先是小小的一声惊呼,然后渐渐开始交头接耳,不太确定的,又有些欣喜若狂的,有着神色各异的揣度,还有摇头晃脑的质疑,有人道那位好像就是山上高人的儿子,便有人堆着笑脸上前客气相询。

少年微微笑着,却并不回答。他只眉眼弯弯的看着人群后的满脸希冀的妇人,再低头看看已经不怕他,甚至试图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摸他衣带的女娃娃。回头指了指开得正好的花树,唇齿一张一合,他说:“这是樱花树,而我叫它,久别离。”

三月初发,三月落尽,一夕相会之后,便是一载春秋的别离。

当年意气风发的郎君,已经魂归异乡,留下这一点血脉,一丝愧疚,一个誓言,今生无偿。

长相思,久别离,无归期。

后来,山脚便没了那个茶摊、上山求解的人依然很多,为了得到一个答案,他们当然不会在乎多一点辛苦,风雨兼程。只是有从山上下来的人,说山上的楼阁似乎少了些寡淡,多了些笑声,少了些生来注定的天意,多了些悲喜由人的地气。

十二年后,我寻访此处。三月樱花树开得正盛,秋千架上的豆蔻少女,穿着粉色的长裙,唱着: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岁月间,问今夕又何年。

树下身着翩翩白衣的男子,似是注意到了我,转过头对上了我的目光。

“你想知道什么?”

“春。”

听山河,把春风酿成千言万语,吹过故人旧里。

这又是另一春的故事了。

(指导老师:陈颖)

3 (2).jpg 

雨落起涟漪,残荷听雨声

郑博元高三

夏至未至。

不见李生久,可否与君逢?

天渐渐暗下来。我倚在窗前,并非看夕阳之美丽,并非看压顶乌云之气势,只是静静地等待,等待着一样东西,一样心中期盼已久的东西。
    我嗅到了空气中草和泥土的芬芳,感觉到了空气的潮湿。
    條地,记忆铺天卷地般袭卷而来,齐齐涌上脑海,压抑着我,闷闷的,仿佛喘不过气来。画面如涨潮的海水般一扫而来。
    恍恍惚惚中,我看见了一个女孩。

初逢,惊艳时光

春寒料峭。

缓缓走下楼去。欲在春光下流连,却一无所获。失望的抬头,视线中忽地闯进一枝白玉兰。顺势望去,眼前的白玉兰斜斜地伸开青葱的枝叶,沐浴在初春的晨光中。或聚或散,或高或低,却都洁白无瑕。玉兰就那样傲然,迎风而立,一如坠入凡尘的天仙,一袭白衣,白得炽热,白得决绝,容不得半点污秽。既似无数白蝶,在微风里展开雪白雪白的蝶翅,停于枝头;又像白玉杯盏,在朝辉下高擎玉石做的酒杯,盛满晶莹珠露;亦如一排风铃,在晨风中摇起沙沙的音乐,动人心弦。

在一片桃红柳绿中,我与那抹白邂逅,惊艳了时光。至今玉兰那飘飘袅袅的幽香仍在我心间悠悠传开。因为这样一株玉兰,才有了接下来的故事,才有了接下来的,与那个玉兰般的女孩的初逢。

一袭白色长裙,发间带着栀子花的清香。青色连廊从女孩脚下延伸,伸过湖面,到达彼岸。连廊两边,接天莲叶映日荷花。迷茫间,雾气朦胧,隐隐看到青云下的灰色远山。蓦地,她转头微笑,墨色发丝被风撩起。树叶沙沙作响间,她向不远处朝手。那里静坐着另一位少女,安静地捧着书,凭风肆意吹翻书页。白衣少女向拿着书的伙伴跑来,口一张一合,仿佛在说些什么。
    不知是雨声,亦或是风声,淹没了少女的声音。
    不知不觉中,一颗冰凉的东西打入我的掌心,仿佛是从记忆中涌出的雨。
静下心,抬起眼,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记忆中的雨,还有那真实的雨,一起打进了我心中。我等到了,等到了期盼已久的雨。
    “留得残荷听雨声。”我静听那雨在湖面上敲打出的音符,看融入河道的雨珠漾起的一圈圈涟漪。我又沉浸在记忆中,白衣少女在雨声中轻吟,从她的口型,我辨别出,她说我们一起去听雨。

追忆,往事如烟

曾经的花样年华,都当是一场梦,依稀记得都是儿时的关景。

看着窗前未开的玉兰,不禁想起那株白玉兰所见证的,一次分离。惆怅久久在我心中徘徊,挥之不去。至今我仍记得我那朋友,那玉兰般美丽的朋友。李太白那一句“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到真应了我们的友谊。记得当初,两个爱诗的少女一起咏诗吟词,在古韵悠悠中寻那故人心。李白杜甫间的调侃“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元禛白居易间的思念“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梅尧臣欧阳修间的知交“三月入洛阳,春深花未残。逢君饮水畔,一见已开颜”“春风午桥上,始迎欧阳公”;黄庭坚秦少游的戏秦少游书壁……

迷迷茫茫间,雾气朦胧,我仿佛又看到她转头微笑,墨色发丝被轻风撩起。她唇角微扬,划出好看的弧度,仿佛在说些什么。不知是雨声,亦或是风声,淹没了少女的声音。记得当初,两个花季少女怀着美好的梦想,带着年少的骄傲,意气风发的相约,一生知己永不分离。此去经年,人面不知,桃花依旧。当初的过往,也如烟似云,随风而散了。而留下的,只有那青春的记忆。想着想着,我的泪落下来。纷乱如雨,思绪如麻。窗外,晴空白云,繁花似锦。欢快的鸟鸣由远及近传来,忽高忽低,宛转悠扬,却仍不解我的忧愁。我思“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我叹“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我感“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浮生如梦,流年似水。光阴从指尖淌过,渐行渐远。伸手去抓,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恍惚间,玉兰花下有两个少女相视而笑,温柔了岁月。

雨落起涟漪,入水便无痕。雨声将我隔绝在回忆中,水汽亦弥漫我的双眼。初逢惊艳时光,“感谢生命中那些相遇,在我人生的底色上,抹上一朵粉红,于向晚的风里,微微生香”。追忆往事如烟,“以为已遗忘掉的,却不料,轻轻一触,往昔便如杨紫纷飞,漫山遍野都是”。

向前,绿意盎然

只要你心怀希望,一盆的葱绿,很快会让它重新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朦朦胧胧中,清新淡雅的浅绿幼叶,已缀满了枝头,如一团团浮动的绿色云雾,缥缈梦幻。星星点点的碎花,如星尘般,在雾中泛起点点晶亮,宛若璀璨星光。带给人无限希望。                  

又是花开。玉兰尽情怒放,一如当初,仿佛在暗示着新的相逢。

现实安稳,岁月静好。

十五年光景,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见证着一场场分离与相逢。当然,其中也包括我的。人生的得与失,总是相对而存的,有时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比如一场相逢。时间荏苒,人面桃花。浮云散尽,却不见你。仿佛一场梦,你走过我的青春,却消失在茫茫人海。当时的诺言,已成了水中月,镜中花。一切美好,都像当年卢生遇到吕翁,成就了一场黄粱梦般,醒过便空有无限惆怅。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凭你怎样力挽狂澜,终逃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一诅咒。相逢纵然是美丽的,但分离却也是必然。大家说,聚散随缘,那有何必强求呢?因此,便只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而我,在时间的洪流中向前,看往事沉淀。心怀希望,珍惜当下,以一颗炽热的心面对生活,总会逢着意外的欢喜。不用感叹物是人非,不需悲哀聚散分离。愿我们无论身处何方,都可安之若素。

不觉中,我释然了。人生就是聚散无由的宴席,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聚聚散散,就促成了人的一生。谁知这次的分离,不是为下次的相逢做铺垫呢?人生在世,不应以相逢分离而大喜大悲。怀一颗处变不惊的淡然之心,将逝去的存于心底,将分别的珍藏在回忆中。

我相信,有一场更美丽的邂逅等我们;我相信,有一片更美丽的荷塘,在夜间散着幽香,足以供我新荷听雨,却不忘旧荷。

指导老师:沈肖燕

2.jpg 

与时舒卷,仍是一卷热忱

泮荧荧高三

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

有时在想,我们就是那一粒和光的微尘,随风轻晃,渺小却闪亮;又像敛锋芒的鱼鸟,一待风平雨定,便会展露峥嵘;更似一片云,在光阴打下的碎影中,舒卷最自在的柔软。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不同时代,赋予不同的使命;不同我们,经奋斗呈上不同的答卷。

这便是与时舒卷,便是光与微尘,便是时代和我们。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王国维曾言:“以我观物,则万物皆着我之色彩。”我曾惊叹于西方中世纪神权与教皇的灰暗,黑死病下无数人苟延残喘的苍白。在那黑白交织中,文艺复兴、启蒙运动那一道黎明破晓的曙光,带给人性与自我伟大的觉醒。

但中国是不同的:中国的历史是一卷用血染成的画卷,唐宋元明清,被仓促的时光一页一页翻过去。荒草之下,白骨累累;流水之上,血染成河。那殷红,是不同时代不同答卷上,退隐在岁月帷幕后面的,无数名风流王者,金戈铁马、逐鹿中原的故事,无数折腰英雄,驰骋疆场、碧血黄沙的故事。

那鲜红,是中华民族的东方红!由共产党成立时嘉兴南湖的红船,到井冈山上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到长征途中遵义会议的转危为安,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愈加明亮。那鲜红,是抗日战争中无数中华儿女保家卫国的血,跨过近代屈辱血泪,渐染在圆明园的雪、卢沟桥的霜上;那鲜红,是新中国成立时五星红旗的颜色,象征着民族独立、国家复兴,支撑着每一个中国人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

曾到过上海的东方明珠塔,湛蓝天空下,玻璃在光的折射中呈现深蓝、湛蓝与浅蓝。往下俯瞰,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震撼极了。坐在黄浦江的游船上,碧蓝的江水随风荡漾,一面浦西,一面浦东。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重要讲话,成为开辟新时代道路的宣言书,从此踏进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新时代,见证港澳回归,“一国两制”伟大构想实践的新篇章。从此,蓝色成了改革开放的颜色,在这充满科技感的现代,照亮未来。

改革开放40周年;2019,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2021,中共成立100周年 ……星海横流,岁月成碑,春秋数载,乱云飞渡。时光没有一双饮恨苍天的眼睛,它的心却清澈如净。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进程中,在过往的不同时代下,中国共产党向世界交出了一份又一份骄傲的答卷,中国人民也携起手,砥砺奋进。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2020年,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完成全面脱贫、精准扶贫。”一直觉得以上是苍白直愣的字眼,直到我见到了她——投身脱贫攻坚中巾帼建功的杰出代表、点亮乡村女孩人生梦想的优秀人民教师张桂梅。

自然击你以风雪,你报之以歌唱;命运置你于悬崖,你馈人间以芬芳。她把全部身心投入到边疆民族地区教育事业,创办了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女子高中。她常年坚持家访,行程11万多公里,覆盖学生1300多名,为学生留住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她以坚韧执着的拼搏和无私奉献的大爱,诠释共产党员的初心与使命。

鲸落海底,哺暗界众生十五年。很多人关注的只是所谓脱贫成功的一系列数据材料,却少有人真正关注脱贫过程中那些感人至深的故事。一份简简单单的答卷,却蕴含着无法为人想象的力量,其上每一个字是无数人、无数努力的缩影。一个张桂梅,是一颗明星;千千万万个张桂梅,是一片星河闪耀!与其注重那份提交了的答卷,惊叹其辉煌成就,不如把目光转向那份答卷背后的——不同时代下、不同人们、为不同答卷所做出的努力。

梁启超说:“十年饮冰,难凉热血。”看过星河斗转、光移影动,走过人世浮沉、山河起落,在与时舒卷中,那颗不经世事的心被岁月打磨,多了几分红尘的苍凉。可细看那些无数答卷背后,都可以看到答卷人胸中一点热忱,尚且温热。

等风来,不如追风去

羡慕于近代无数志士仁人,投身于救国的抱负,因为我不曾经历过;感慨于地下工作者在黎明前的黑暗中踽踽独行,因为我不曾经历过;憧憬于改革开放潮流中,经济繁荣、科技发展,因为我不曾经历过。我常在想,我的这个时代,会是怎样一个命题,我又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新冠疫情,让我对自己肩上的使命有着清晰的认识。

因为疫情,在家中上了一个多月的网课。一开始的新奇,早已被多日麻木的疲倦所吞噬。心像是猫,被海草缠住拖入水底,只能压抑地吐出几个泡泡;又像卷毛狗般,饱蘸夕阳,只懒洋洋地打了个滚。

看着今天特别休息的爸爸走过身旁,我伸了伸懒腰,拿起桌边的奶茶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想要使自己振作起来。然而目光仍然无神地游离在平板,显示了一系列动作的无用。

爸爸皱眉,敲了敲桌子:“上课呢,认真点!”

我瞬间挺直了背,胡乱地搪塞几下,过了几分钟又故态复萌。

下课后,我像往常一样顺手扫向了一旁的手机,正打算趁着下课的十分钟好好放松放松,却在爸爸似笑非笑的目光下,讪讪地收回了手。

“看过网上的新闻消息吧!白衣天使都奋战在第一线,我和你妈妈在后方为人名服务,你们这一代被精心保护在家里,还开设了这么好的网络课程,老师们认真上课,你就这么浪费时间?”我哑口无言,只愣愣地垂着头。

爸爸扶起我的脑袋:“好好学!一代人接着一代人,未来的时代,还要靠你们呢!”

我的心颤了颤,似乎有什么渺小的东西在心里种下,慢慢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下一节上课后,我专注地望向平板,看着数学课上的三角函数,似乎原本对其的不解与隔阂渐渐消失。

我想,我知道我的答卷该如何填写了。

生而热忱,终也欢洽

见过繁华,未见你眼里期盼,仍是遗憾。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我们这份所谓的答卷,最终还是要交给人民检阅。而正是为了给人民一份最好的答卷,一代又一代的答卷人不懈奋斗着、顽强拼搏着。

当下,山河依旧,四海清平,我们身为答卷人,可以在答卷上任意涂抹自己想要的色彩。这色彩背后,是我们心底的热忱。英国作家狄更斯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不管时代给我们出了一份怎样的问卷,我们终将用自己的热忱与智慧去书写时代答卷。

无数个时代后,会不会有人伫立在光阴的路口,随历史的风,倒向流淌,翻阅我这个时代的答卷。回望这个时代,风雪有声,心事庄严;再看那个时代,碧海无波,细水长流。

指导老师:王冬

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