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教师作家

教师作家毕然:以儿童的独特视角来刻画那些生活中美好又温情的瞬间

毕然 发布日期:2021-11-24  点击量: 86

毕然老师在讲座.jpg

作者简介:

毕然。中国作协会员;文学创作二级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 主儿童文学,兼写历史散文。已出版个人图书专著53部,作品被译为英、维吾尔、哈萨克、蒙文等在国内外杂志、报刊、网站、出版社发表文学作品约计500万字。2013年获“首届新疆儿童文学奖”。叶圣陶杯全国作文大赛专家评委、稻草人杯全国童话大赛专家评委。重庆合川区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社科智库专家成员。高校与地方文化项目钓鱼城文丛》书系(计30本)执行副主编。

2015年获远景百万基金”优秀教师奖2019年获创意写作重大贡献奖连年被评为“优秀社团指导老师”;主编通识教材《经典演讲》(重庆大学出版社,2018.12)

历史文化散文楼兰密码作为中宣部“走出去”翻译工程读物,被美国出版社在美翻译出版全球发行。部分儿童文学作品入选中国儿童文学大系,其中童话集《树林消夏音乐会》在2012年被列为“青少年最受欢迎图书推荐榜”。《树叶合唱团》《草原石人》等作品被选入中小学语文阅读教材《树林消夏音乐会》及长篇童话《雅玛里克山的雪绒树》被改编为广播剧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喇叭节目和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播出。非虚构儿童文学作品《雏鹰飞过帕米尔》获2016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项目、2020国家出版基金项目2021年度“童阅中国”原创好童书主笔撰写5集纪录片《马的时光》在中电视台纪录片频道(CCTV9)播出,获2016年四川国际电视节金熊猫国际纪录片自然类最佳纪录片提名奖

曾于2010年9月“第九届北京图书节”、2010年11月“新疆第五届天山读书节”、2012年4月第十七个世界读书日、2012年5月火车头出版交易中心名作家现场签售活动和新疆人民广播电台5周年庆特别行动等活动中举办图书首发仪式和签名售书活动。曾在青海西宁民族语言会、重庆邮电大学文化移通名师大讲堂山西晋中科技学院、山东泰山科技学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都市消费晨报》花季小记者站、新疆大学附中、乌鲁木齐市十一中学、乌鲁木齐市三十九小学等地,多次成功举办儿童文学讲座和少儿文学启蒙教育讲座。连续多年上《中国妇女》杂志人物专访。

 

内容简介:

非虚构纪实儿童文学作品《雏鹰飞过帕米尔》是作家毕然倾力描绘“一带一路”必经之地——帕米尔高原塔吉克族少年儿童成长生活的真实状态,展现高原独特的民族风情和传统文化入选2020年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2016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项目,入选首届“童阅中国”百部原创好童书

作家深入海拔30005000米的帕米尔高原,通过支教老师在高原的工作经历,描绘塔吉克族少年儿童的生活、精神现状,塑造了一批生动形象的少年儿童:拥有天籁般嗓音曾去香港演出却终放弃音乐梦想的香港•库里,走出大山酷爱画画想以玉雕为生的马克布夏,拥有明媚笑容而又略带精明的眉石的广告少女苏菲亚……还有在悬崖峭壁和滔滔洪流间奔跑求学的孩子,在帕米尔高原单纯又艰难成长着。在“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下,塔吉克族孩子不断地磨砺自己,如雏鹰练翅一次次地飞帕米尔,终有一天他们会蜕变成雄鹰翱翔,守护家园,守护梦想。

 

作品欣赏:

 

伊萨克与猫

 

 

你看,伊萨克的猫被他宠成了国王。那只小猫在他怀里一直向外张望着,却迟迟不敢跳下来。它惶急地在小主人身上探寻,从肩膀爬到头顶,而伊萨克始终好脾气地任由它在身上头上抓扯攀爬。

在皮勒,猫们在村子里显得非常从容,它们优雅地拖着尾巴从你面前经过,既不好奇也不拘谨,俨然是这片领地的主人。这里的猫个头都不大,几乎没有看到体态臃肿的胖猫。金黄带着暗纹的毛色,眼睛闪着冰蓝色的猫,经常谜一般的出没在村子的任意地方。似乎家家户户都有猫,猫在花毡上戏耍,在被褥上跳来跳去,饿了喉咙里会发出咕噜的声响,和人们一起吃馕吃肉,还喜欢睡在小孩子之间,呼噜呼噜地睡得天昏地暗。

而这只小猫更为金贵,被少年顶在头上,爬在肩上,抱在怀里,甚至猫爪摁在伊萨克的脸上。

伊萨克从小就喜欢猫,从记事起,身边就有一只又一只的猫,猫是和他在一个炕上长大的,可是它们比人老得快。有些猫感到自己大限将至时,往往会离家出走,找一个隐秘的地方了却残生,真让人悲伤心痛,又令人肃然起敬。

伊萨克记不清楚家里曾经有过多少只猫。总之,从他有记忆起,家里就有一只跟在奶奶左右,仿佛和她一样苍老的猫。它总是安静地卧在奶奶身边,有时蜷缩成一团睡觉,有时一动不动地卧在那儿闭目养神,有时睁着一双咕噜咕噜转的眼睛打量一切。

 

 

伊萨克发现猫的眼睛很怪,不同的时候形状都不一样。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看见在黑暗中的猫,眼睛瞳孔是圆的,像月亮银盘。到了中午,太阳光最强的时候,猫的眼睛瞳孔又变成了一条竖起的细月牙。在其他时间,它的眼睛有不一样的椭圆形。他还发现猫的眼睛与月亮有些联系,月亮从大山上升起的时候,是一个弯弯的小钩子,之后每天的形状都不太一样,小钩子会慢慢变大,慢慢的长成一个银灿灿的大圆饼。每当天上出现大银饼的时候,似乎是猫的节日,尤其是晚上,很多猫会聚在一起。

伊萨克注意这个现象已经有很好久了,当冰块从河里消失的时候,当燕子跳上屋檐筑巢的时候,当山谷里的风变暖的时候,在“大银饼”到来的晚上,之前一直无精打采的猫会突然变得躁动起来。

夜像一块黑绸布,重重地压下来,压在他的眼皮下,一到晚上就哈欠不断,他的眼睛也沉得睁不开。晚上,猫总是挤在伊萨克和弟弟之间睡,当它们呼噜呼噜酣睡的时候,他也跟着睡过去。而那样的晚上,梦里总会有一只猫或者好几只猫,那些猫和平时不一样,有些平常特别温顺的猫会变得非常凶悍,它们一会儿温顺的彼此舔舔对方的皮毛,一会儿又撕咬在一起,身体旋转着、格斗着,气势汹汹……

他总是被一声高过一声的猫叫在夜里惊醒,醒来,发现床上的猫都不见了。它们到底去哪儿了呢?他和弟弟约好了要去看看猫的秘密聚会。

为了探究这个秘密,在一个月圆的春夜,伊萨克故意不让自己睡。特别困得时候,就用手指头用力撑着眼睛。而弟弟却推不醒,说好的要一起去看猫的,可他却睡得像个死人一样。

当外面响起一声猫叫,伊萨克看见身边的猫抖抖发亮的皮毛,从炕上跳下去,悄无声息地越过木头窗户,身姿敏捷地跃上院墙。他连忙悄悄地走出家门,一路蹑手蹑脚地跟在猫的后面。

漆黑的树影下,月亮把青稞田铺成银白色。在田埂上,竟然有数十只猫聚在一起。它们就像自己梦见的那样,彼此舔着身上的皮毛,或者两三只追逐戏耍,滚在一起,不时发出刺耳的声音。树下有窸窸窣窣的声响,还有一声接一声凄厉而快活的嚎叫,那叫声此起彼伏,听起来让人心慌。伊萨克还看到无数只银灯样的眼睛,在黑暗的碎影中闪闪发着冷光。他不由得有些害怕了,急忙悄悄地溜回家,回到炕上,钻进被子里,紧紧地抱住呼呼大睡的弟弟。他还听到其他的声响混在那高一声低一声的猫叫中,有喘气声,有重重的叹气声,还有奶奶的咳嗽声。原来,这个晚上很多人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伊萨克在迷迷糊糊中被弟弟推醒,他看见弟弟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着什么,还看见猫像往常一样,依偎在脚下正缩成一团,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昨天晚上的一切好像是一个恍恍惚惚的梦。他用力想,也想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整整一天,他都昏昏沉沉的,直到奶奶把他叫起来,才清醒了。他一边喝着奶茶,吃着馕,一边打量奶奶身边的那只老猫。

奶奶问伊萨克:“孩子,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你看起来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了?”

伊萨克抬起头看着奶奶,头顶上的一道光恰好打下来,落在奶奶花白的头发上。她的眼睛瞳孔是圆的,像月亮圆盘,是闪闪发亮的冰蓝色,很像猫的眼睛。那只猫几乎一动不动地依偎在奶奶身边,闭着眼睛,似乎外面发生任何事情都与它丝毫无关。

奶奶爱猫,所以家里的猫多得数不清。她说猫也是她的孩子,猫在家里是我们的亲戚。小时候,家里有一只特殊的白猫,它的一只眼睛瞎了,一条腿是瘸的,反应迟钝。奶奶对它格外照顾,说它是个聋子,听不到。它和家猫长得一点儿也不一样,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污迹。奶奶说这是一只名贵的波斯猫,在大河边上发现的,它受伤了,它的主人已经死了。奶奶捡回了它,说这只猫不一样。这只猫的确格外聪明,走路的时候,都要蹭着奶奶的脚跟。虽然一只眼睛瞎了,可是奶奶只要从外面走进来,它就会跳下炕,在门前迎接。奶奶对它格外关照,总是抱在怀里不停地抚摸着它的后背。但是没过多久它还是死了。死的时候,家人把它埋在杏树下面,伯伯还给它念经了,伊萨克看见奶奶掌心向上不停地祷告着,家人也跟着奶奶一起祷告。

伊萨克捧着奶茶,说:“奶奶,这只猫几岁了?”奶奶笑了,她的脸像展开了的褐色核桃皮。“你问这个干嘛?”

这只猫虽然不说话,可是它在家的地位和奶奶一样,就像奶奶的影子,没有人对它不尊敬。伊萨克开始对猫感兴趣的时候,发现猫像一个谜,总有让人想不明白的地方。

“这只猫,是它妈妈的孩子,它妈妈也有妈妈。从小它们的妈妈就和我在一起,我看着它们出生,又死了。那棵杏树下埋着很多猫。小时候,我总问我奶奶,死去的猫去哪里了?奶奶说,它们去天堂了,它们的灵魂会跟着它们的孩子一起来,所以你看见的始终是一只猫。”奶奶的话,让伊萨克更听不懂了。

奶奶说着,一边喝奶茶,一边用满是青筋的手抚摸着猫背。那只猫顺从地闭着眼睛,伸出爪子,后腿蹬直,整个身体平铺着,任由奶奶的手在它的背上游走。

“这只猫老了,它活不了多久,它要去天堂了,很快就会有另一只猫来替它陪伴我。我也会去天堂,在不久的某一天。你出生的时候,它还没有来,现在它要走了。”奶奶说着,老猫突然睁开眼睛,那眼睛和奶奶很像。奶奶的话,伊萨克怎么也听不懂,可能是晚上没睡好觉吧。他着急地紧紧抓住她的说:“奶奶,不去,我不想让你离开我们。”

“傻孩子,天堂里我们迟早都会见,在那里我又可以见到我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你将来了也可以在那儿见到我。我们一家人迟早会团聚在一起。”奶奶抱着伊萨克,在他的额头上亲吻着。接着她又说:“这只猫很能生孩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它隔不久就会生下一窝小崽子,有一次最多的时候,居然生下了13个小猫。当时可把我们高兴坏了,因为还没有听说谁家的猫能一下子生这么多的小猫。很多亲戚都来看它,米斯空的姐姐来了之后带走了几只,其他的亲戚也拿走了几只,也就是说,现在村子里的很多猫都是它的孩子。”奶奶的话,让伊萨克对眼前的这只老猫充满了敬意。

这时,一只小猫摇摇晃晃地跑进屋,伊萨克把小猫抱在怀里,另一只小猫也爬在他的身上。奶奶笑着看着他,说:“我就喜欢你这样,你那么喜欢猫,猫也会喜欢你的。去天堂,猫神会保佑你的。”

“奶奶,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猫?”伊萨克的问题总是不断出现。

“猫是我的朋友,从小,猫就和我睡在一个被窝里。那时候家里穷,抱着猫睡觉,会觉得很暖和。猫是家里的守护神,有了猫在家,老鼠和蛇都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奶奶继续说:“我的爷爷告诉我们,猫是神,是妈妈的象征,它爱干净,很聪明,它喝过的水我们可以喝,它不喜欢的人我们也不喜欢。不喜欢猫的人,我们都不喜欢。”

 

 

老猫在“铁合木祖瓦斯提”节那天死了,它死了的时候,还是卧在那儿一动不动,像睡着了一样。族人在过节的忙碌中,把它埋在杏树下。

“铁合木祖瓦斯提”是“播种”或“开始播种”的意思,是高原上的“耕种节”。那几天,妈妈和婶婶每天忙碌着烤馕,她们还要做一种叫做“代力亚”的饭,用大麦碾碎煮熟和压碎的干酪混合在一起。过节的时候,邻里们要相互拜节,当亲戚们出门时,妈妈会跟随在她们后面洒水,奶奶在一旁念念有词,说是在祈求丰收。

妈妈把喂牛的面团捏成耕牛及犁具形状去喂牛,在爸爸和叔叔衣服的两个口袋装上种子,让他们向地里撒种。在这个高原上最重要的节日,全家都要围在田边。撒种时要燃起一堆烟,伴着干草的焦糊味,族人看着一家之长子的爸爸把种子抛向空中,所有人都要将衣襟撩起,意思是让种子落进怀内,并要将这种子带回去。

奶奶作为村里最有福气的老人,端坐在田地中间。老猫死了,老猫的孩子成了奶奶的影子,它在奶奶的怀里,它一点儿也不害怕,一双眼睛闪着冰蓝色的光。爸爸一边围绕着奶奶转着圈,一边翻挖着正在解冻的土地。大人们相互分发剩在口袋里的种子,然后一起聚餐。家里已经宰好了羊,所有人聚在炕上,等待着饱餐,必不可少的“代力亚”端上来,香喷喷。人聚餐的时候,猫也是有福的。

伊萨克怀里的这只小猫,特别乖,他走到那儿它都要跟着。有一次,上课去,伊萨克把它装在书包里带进学校,可是它在上课时,竟然跳出来了。它一出现,就引起了一片骚动,所有的同学都喜欢它。不过老师生气了,用力拍着讲桌,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小猫身上,没人听课了。伊萨克只好向老师道歉,保证再也不把猫带进教室。

很多人喜欢猫,说不出什么理由,只是觉得和猫在一起就很开心。伊萨克不是这样,当那只老猫去了天堂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懂得猫了,相信猫也一定懂得他。

 

创作评价:

毕然的《雏鹰飞过帕米尔》是中国第一次书写塔吉克族少年儿童的作品,题材独特,是儿童文学史上的新发现和新突破。同时作者毕然通过深入生活、实践采访,是一部扎扎实实地“走”出来的儿童文学作品。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学者王泉根教授

 

“文学作品,尤其是儿童文学作品,涉及到塔吉克族孩子的少之又少,对那些可爱的高原孩子而言,不得不说是个遗憾。《雏鹰飞过帕米尔》则弥补了这一空白。毕然用她的脚步丈量体验了帕米尔高原的高远,用她的笔为我们展现了当今帕米尔高原上的儿童群像,让我们看到了在现代科技、文化冲击下的高原现状,以及现代文明给边远地区孩子带来的影响。”

——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邱华栋评论文章《雏鹰亮翅》

 

毕然是教师,她总会选择在教书之余,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始终是她对于写作和生活的基本坐标……《雏鹰飞过帕米尔》是在路上的珍宝,为了一个支教老师和孩子,她冒着洪水冲段道路的危险,翻山越岭,攀岩爬壁,用一天的时间抵达锁在深山里的小山村。在当下,多数写作者缺乏对生活的深究和探寻,尤其是面对边疆、农村及条件恶劣的地区,极少有作家能够扎下身子走下去体验生活,而毕然做到了,这是让我佩服的品质。她像妈妈一样爱着那些可爱的塔吉克孩子们,任何孩子都能受到尊重和鼓励,那些孩子争着给毕然老师当翻译,这些孩子成为打开帕米尔和塔吉克人的通道。《雏鹰飞过帕米尔》也成了世界接近帕米尔和塔吉克的通道。

——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邱华栋评论文章《雏鹰亮翅》

 

作家毕然的《雏鹰飞过帕米尔》,讲述生活在帕米尔高原上的塔吉克族孩子们独特的人生,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的感受、生活的方式都十分新鲜特别。作者是在到帕米尔高原支教,和孩子们打成一片的过程中了解和采集到这些素材的。作品的在场感和真实性突出,令人过目难忘。

——摘自李朝全《时代.英雄.孩子》刊于2021.9.27《文艺报》

 (李朝全,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主任、研究员、中国作协报告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

 

《雏鹰飞过帕米尔》描写的是少数民族地区孩子的梦想,作者在帕米尔高原深入生活、体验生活的支教生活体验值得,认为这是一个报告文学写作者必须的写作姿态。作品题材独特、新鲜,情感真切,是一部有品质的纪实性文学作品。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

 

随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重要论述的不断贯彻落实,儿童文学中具有“人民情怀”的佳作也从市场价值边缘回归到文学价值的中心,一批各具特色,别具魅力的儿童文学作品陆续涌现……讲述塔吉克族生活的《雏鹰飞过帕米尔》(毕然著),青少年儿童从一己悲欢中跳出,用更加开阔的视野去关照发生在广阔大地上的丰富、精彩、动人的成长故事,去感受来自于不同地域、不同生活状态、不同文化习俗的广大群众的生活历程,从而获得可贵的同理心与共情力,培养一种能在内心扎根的“人民情怀”。另一方面,独特的选材还能使作品具有强烈的“陌生化”吸引力,使作品获得更高的文学艺术价值。

——摘自左昡《新时代儿童文学的责任》刊于2019.3.21《文艺报》、中国作家网

(左昡,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师大儿童文学博士,作家出版社少儿编辑部主任)

 

谈得上“意义”的,更在于毕然对“以人民为中心”的文艺思想的忠实践行。攀上海拔七千多米的帕米尔高原,走进背倚慕士塔格雪峰的草原小屋,探悉民歌鹰舞都会、塔语汉话兼通的稚幼心底,全仗着作家两只脚的行走——对于一位青年女作家来说,行走中的不惧荒凉、不怕苦累、不畏艰险,显然是人生旅程中的严峻考验。何况,她还要全身心地融入这个民族的儿童群体,还要很自然地潜入不同家庭不同年龄儿童的心灵;应该说,这也是自身心路中的童年回归和童心欢跃。能做到这一点,才能成为真正的儿童文学作家。毕然做到了。她所写下的,都是儿童目光所及、心灵所感,不仅那些风景人物、风情人事是他们的所见所闻、所触所悟;而且,连毕然自己的那些文字,也都淹没在塔吉克儿童们的心思心情里。儿童性,就这样天然地化进民族性之中,就这样自然地成为儿童文学中生动具体的民族特色和地域特点。

  ——摘自张锦贻《别样的陌生,意外的丰富——读毕然的纪实儿童文学集《雏鹰飞过帕米尔》》刊于《文艺报》2021.6.2

 

(张锦贻,儿童文学评论家,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内蒙古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

 

毕然对艺术创新孜孜以求。她所写的每一个塔吉克儿童的故事,虽都比较简单明了,但她却巧妙地运用了现实事件和想象空间的交织点,营造了一个个适合儿童思维的、穿越时空的文学空间,而这空间的形成和发展又都有其深厚的历史和民族渊源……尤其值得称道的是,毕然把这些大西北、小村寨独具的自然、人文的味道都洇进了每一个故事的语言里,使每一个故事都因其浓浓的民族性、时代性,都因其强强的儿童性、趣味性,而形成一种情理相汇、情趣交融的艺术魅力,令读者非一口气读完不可。

      ——张锦贻《帕米尔高原上的塔吉克族儿童群像》刊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21.5.28

 (张锦贻,儿童文学评论家,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内蒙古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

 

对于万物表象的终极思考,贯穿于毕然的创作理念与实践中,因而她的作品呈现了哲学上的深邃,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儿童文学文本,巧妙地传达了这块高地上的民族精神世界和独特风采。

毕然重视对人物灵魂的描摹,体现了她对世界的哲学认知以及民族古老文化的尊重与传衍。

——于立极、于凤仪《毕然《雏鹰飞向帕米尔》:来自帕米尔的星空》刊于《文艺报》2020.12.14

(于立极,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大连外国语大学儿童文学译介与创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凤仪,作家)

 

毕然呈现给我们的这部作品,不同于东部的繁华和稠密,而是立足于西部世界的苍凉和博大,编织着遥远与切近、真实与虚幻艺术世界。这里既有我们的场景,也有我们不甚了解的文化,这种差异感造就了一个空间。而这个空间,就是作家尽情展现曼妙身姿与情感的舞台。

——于立极、于凤仪《毕然《雏鹰飞向帕米尔》:来自帕米尔的星空》刊于大外儿童文学译介与创作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2020.12.16

(于立极,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大连外国语大学儿童文学译介与创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凤仪,作家)

 

在我看来,毕然的作品也如这只鹰笛,在阳光下闪现出独有的莹白色彩和光泽。其中发出的声音,时而像冰川细微开裂的声响,时而像飞鹰相互召唤时的鸣叫;尖锐而不失婉转,低沉而不失悠扬。这笛音博大而具有穿透力,如同天籁,可以上达九天。从而使作品铸就了穿越时空的光芒,安然妥帖地镶嵌在儿童文学蔚蓝色的天幕之上。

——于立极、于凤仪《毕然《雏鹰飞向帕米尔》:来自帕米尔的星空》刊于2020年第4期《吐鲁番》杂志

(于立极,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大连外国语大学儿童文学译介与创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凤仪,作家)

 

《雏鹰飞过帕米尔》题材独特,吸睛,有匠心,写法上有特点,二十个不同的塔吉克儿童形象,生动易趣,篇篇出彩。

——北师大博导、儿童文学作家 张国龙  

 

以儿童的独特视角来刻画那些生活中美好又温情的瞬间,是作家毕然儿童文学书写的特色。在一个个短篇之中,毕然为我们揭露了孩童成长的秘密,细腻的心理刻画呈现着孩童对于世界的感知。故事中传递着亲情的守护与友情的温馨,折射着人性温暖又夺目的微光。

作家以内心的虔诚明净书写着爱与梦想的力量,将帕米尔高原的清风带到我们身边的同时,还将孩童纯净的心灵展现在我们眼前。温婉清丽的语言极具感染力,既符合儿童的审美趣味又能够引起灵魂上的共鸣与震颤。毕然的儿童文学作品中融入了作者对于生命和生活的热爱和赞颂,体现了作家对美好人性的渴望与呼唤。这部凝聚了作家真实生命体验的《雏鹰飞向帕米尔》是作家心灵深处的交响乐章,等待着我们去欣赏、去和鸣。

  —— 摘自冯晓雪《梦想的交响乐——读毕然非虚构儿童文学作品《雏鹰飞向帕米尔》》刊于2021年3月13日《安庆日报》副刊

(冯晓雪,大连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9级中华文化国际传播专业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