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巡礼 >
  3. 初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贵州省凯里市第十四中学新帆船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1-08-27  点击量: 755

 我校校长张明祥.png


【校长寄语】

 

文学,是一个人最高尚优雅的梦想,也是照亮我们心灵的明灯,是一段自我修养的过程,也是一门健康生活的艺术。

  同学们,让我们伸出手来,捧一束阳光,写出梦想;让我们阅览群书吧!在文学的蓝天下,写出我们青春的的光芒。

——张明祥


2017年6月,我校文学社组织全校性的现场作文比赛,这是比赛现场的部分剪影之一。.png

     

 

文学社简介

 

我校新帆船文学社成立于2016年,最早名于新时代新征程新起航之意顾涛老师作为负责人,主要负责新帆船社的审稿和编辑工作。在顾老师的负责下,新帆船文学社体现出成熟之美以其独特魅力吸引了学生文学爱好者加入,提高了影响力。

主要活动:

1、不定期举办朗读者活动、文学讲座等活动。

2、文学社定期组织会员集体学习各种文学文体知识,探索写作,扩大视野。

3、文学定期出好社联系黔东南州各的文学社团,交流刊,互通有无,共同进步。

主要成就:

1、文学社2016年组织我校学生参加第四届“飞龙雨杯”黔东南州校园征文大赛,学生获征文活动一等奖等多项奖次,学校被授予组织奖。

2、文学社2017年组织部分学生参加《中国校园文学》第五届“小作家杯”全国中小学生征文比赛,大部分学生获奖,我校被授予组织奖。

3、文学社2018年组织学生记者对国内著名民刊微光主编进行采访,并其采访稿发在省内一家期刊上。

主要指导老师:

顾涛,笔名秦芜,作家,诗人。凯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黔东南州文联作家协会副秘书长,2006年出版中短小说集《两河》。其短篇小说《坪里牛事》获200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祖国颂’征文大奖赛二等奖。2007年诗歌《咒语或者嚎叫:中国西部的预言(外一首)》获第二届中华校园诗歌节教师组二等奖。

 

 

我校的指导老师吴泰荣以讲座的形式对文学社的学生进行诗词鉴赏的辅导,并现场回答了部分学生的提问。.png  

 

【教师经验】

 

我校的文学社老师自从担任文学社指导老师以来,负责指导社《新帆船》编辑工作,本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责任感,兢兢业业,为学生做好作文辅导和文学引领工作。

一、学校重视,老师重视。

二、指导老师低调谦卑,敢于担当,意在提升学生的文学素养,不管文学社办公条件多么困难,都想方设法定期出好社,不管教学多么繁忙,也要挤时间辅导好学生文章。

三、学生勇于担当,老师敢于放权。在校园里,指导老师狠抓文学社的自身制度建设,规范文学社的管理措施,优化文学社的组织机构,及时效地指导文学社的具体工作,而文学社的同学则发挥个人专长,大胆计划,开拓创新,敢于组织,让每一次活动都有专人跟进专人负责。

四、文学社充分利用文学社负责人的文学资源,形成文学社发展动力的抓手。

 

我校定时出的校刊,除了2017年第6-7期(合辑)在管理时不慎遗失外,其余的都有着它们本来的样子。.png


【社员佳作】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

王燕(八年级)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越,也没有一个天不会到来今天过得很但也要极地面对,因为明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题记


  我静静躺在上,双眼凝视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偶尔有车灯窗外闪过,给空荡的房间了一丝生机,窗外的蝉叫着,显得格外地闷热,就这样安详地呆了长一段时间
  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学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每天过着与往常一样不断重复的生活妈妈时常嘱咐要用心和努力,让自己优秀,比哥哥还要优秀,不要像她那样辛苦。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可并没往深的领域去思考,反而变得更迷茫,就像进入了一条漆黑的道路,看不到任何的一点亮光。也不知道为什么,还经常在生活中羡慕别人,慕别人所拥有的一切。
  人们常说:黑猫不吉。”记得小时候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了一只被人抛弃的小黑猫,因为同情所以把它带回了家,家里人并不赞同这个小家伙的加,但最找不到愿意收留它的人,所以最终还是把它收留了下来,除了我时常会它玩之外,其余的时间它都趴在窗户上凝望着远方的风景,或趴在地上睡觉。它很乖,没有乱跑,也没有咬人之类的事发生接下来的日子渐渐我和它成为朋友,就像《小王子》书上所说的那“对你来说,我无非是只狐狸,和其他成上万只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如果你驯化了我,那我们就会彼此需要。你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我对你说也是独无二的……”随着时间的逝,我们逐渐成为彼此的依靠,成为对方生活中“必需品”再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它跑出了家,那天我把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它,这个候,窗外下着雨,打着雷,我不一切拿着伞冲出家寻找,不断地向人寻问,呼喊它的名字,然而没什么作用,但却不知为什么并没有选择放弃,仍寻找它途中,我丢弃开始奔跑着寻找,我站在十字路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绝望。雨滴在我的上,从我的脸上滑落。我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痛苦蹲着看着城市里的繁忙景象,这可能是我从未感受到的无助,最终我还是选择放弃了……这种感觉你的生活中照了一束阳光,当你去抚摩温暖时,它却早已消失不见了
  回到家妈妈见我成了落鸡汤,随后,妈妈便一边帮我吹干头发一边批评的不对。从那天开始我对生活好像失去兴趣,每天都在行尸走肉无所事事地过着,仿佛我早被这个世界所遗弃。失去了小黑猫的陪伴,快乐对我说还有什么意义呢?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件事去了很长时间,成我心里一道跨不去的坎,每当我伤心难过候,想起这件事。
  “喂,醒醒别睡了。”
  王燕,醒醒!”
  趴在桌上睡觉的我无奈地抬起了头,疑惑地看着她,因为我并没有和谁有过亲密交往,正当我想问她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说了出来:“周末空吗?能?”我了摇头,没有回答,继续趴在桌子上,用手在桌上画圆圈,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打发时间。 
  下午放学,回到家我听着歌写作业,如今爸妈的工作比往常更加忙碌,我也少了很多与他们相处的机会,尽管生活是十分枯燥的,但也希望每天能够开心。写完作业,我下在小区闲逛手中拿着一袋猫粮,当发现流浪猫时,便撒下一些猫粮,但我的目的地是一个偏僻的角落,那里有一丛矮小的灌木丛,在那里,5只失去母亲的小黑猫出现了,这些猫让我不禁想起以前的小黑猫,我蹲在它们的面前喂它们猫粮,我的心事,一瞬间,我仿佛找到了一个依靠。
   第二,我来的时候,发现小区的小孩正欺负5只小黑猫顿时怒火中烧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小孩推开,我蹲来,小黑猫一只一只抱起,它们趴在我的怀上,不断叫着,我大声对那些小孩喊“你们做什么?难道可怜的动物不值得怜悯吗?”他们听了我的,只是灰溜溜地我看着怀中受伤的小黑猫一瞬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能就是把它们放回去,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给它们吃。
   回到家,天已很晚了,我心里明白妈妈看我回家晚,肯定要训我什么。然而今不寻常,我没有如往常一样,忐忑不安地怕妈妈我。因为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急促地走向房间趴在床上,拿出手机上网查询,手指不断在屏幕上滑动和敲击,后来实在找不到好法子于是我呆呆看着天花板,回想起与小黑猫有关的点滴滴事情,眼泪不禁从眼里掉落,失去的东西不可能再回来了,有些东西当你想找却怎么也不到。

前面出现的第一只黑猫和后面出现的5只小黑猫有没有联系?我不知道。
    其实,有许多事情我是不知道的。但有很情会影响的情沉淀在我心头,让我很多时候感觉已经走进了开着分岔的小径。否定是自己在否定自己,肯定也是自己在肯定自己,每一个人走的每一步都有其可回忆之处。事物的表相总是隐藏着一个道理——万物皆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窗口——虽然有时候回忆起来很痛苦很浑浊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想起这句话,我抬起了头,惊喜地叫了一声,看着窗外被树遮挡了的世界,笑了

 

 

外婆,你知道我也累了吗

李欣怡(八年级)

 

  一阵阵清风吹过我的脸颊,抬间,那颗高大挺拔的无名大树,那一片片已经泛黄了的树叶,似乎是不忍心离开它们的母亲怀抱吧,在树枝上摇摇晃晃即将飘下,最终还是抵不过风雨对他们的摧残,又一阵风,它不自愿缓缓从“母亲”的怀抱中脱离,打着旋落下来,飘了我的脚下,好像所有的发生都是那么安静。

秋,不知不觉已我走来。

  回外婆家也有一段日子了,闲来无事的我走在田间的小路。两边尽是稻海,金灿灿的,不时有几只叫不上来的雀鸟从我的头顶掠过。在夕阳下,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呼吸那一阵阵被秋风送来的稻香,令人深深吸一口气,不忍离去。

  我的脚步没有停,前面美景还在等着我,我可不想错过。毕竟,夕阳是那么短暂。

  外婆家的房屋有一排排翘起的瓦片,很纯正的江南风,这让我有种住在江南小镇的感觉

  外婆家的正门口,左右两边,栽有两棵歪着脖子的老树,听外公讲,他小的时候,这树似乎就是这个年纪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岁月,似乎还是那个样子。这两棵树像是有了。他们的枝丫都向着外婆长着。所以,夏天的时候,外婆门口总是很凉爽。门口对面就是一个池塘,大小刚刚好。外婆总是在那洗衣服,洗菜,意想不到的是——用这水洗的菜吃起来都特别香,没有人生过病哦!边上有几只鸭子着头打量着水中的倒影。我沉在这幅叫《塘中景》的夕阳画了,几家农舍的烟囱已飘起了白烟,勤劳的农们正准备晚餐。这样的景可能只有在外婆的才能看到吧。

  我的目光不经意放在了自己身上,向自己的脚边去,这是什么啊,原来是影,它拱我的脚,似乎在提醒我什么转身,发现了外婆,她做完农活,在夕阳下披着一件外衣,喘着粗气在塘边不停地咳嗽。忙上去帮忙,拿起了外婆手中的锄头。在夕阳的光芒中,我与外婆沿着塘边的小路回家了。

  我自己生活在一个城市,那没有落日的余晖,没有稻田,更没有像外婆家这边这么矮的瓦房。那里的天不像外婆家边蓝得通透,全是高楼大厦,建在小区的人造池塘,没有外婆家池塘流淌着地气的自然外婆家的没有城市的喧,没有车水马龙的汽车尾气,也没有为丁点利益全身心勾心斗角的算计。这儿是安逸的栖息地,是甜蜜的安祥地

这种感觉只有外婆才感受到。

  外婆家,是我灵魂的补给站,是我夜梦索绕的地方,那里有我最牵挂的人,有我最欢快的笑容。

外婆,你是你们家门口那两棵歪脖子树的其中一棵吗?你握着我的手笑,你知道我也累了吗?

 

 

 

妈妈对我的爱,从未停过

卢习群(七年级)

 

那份爱,我因为不懂而错过,因为伤害了它才痛苦,因为不珍惜而悔恨,原来我是那么冷漠地忽略她对我满满的爱。

——题记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便离异了,是母亲一个人将我拉扯大,可我没有丝毫感恩之心,甚至全是埋怨。我讨厌她喋喋不休唠叨,讨厌她织得土里土气的毛衣,讨厌她一直打探我的私人世界,讨厌她没有将我的童年照亮光彩,更讨厌她没有给我一个完整的家。我认为她从未爱过我,一直把我当成分数机器,后来才发现对我的爱全在细节里。
    我坐在木桌前,抬头便看到街上的行人来去匆匆行人裹紧了衣服撑着伞,走向自己的归属地——家。远处的几座小山在烟雨中若隐若现,几簇小花点缀着这个只有绿色的春天,可惜没有家人陪伴的春天再美也有些寂寞;这个春天竟显得如此凄冷。我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窗外的小风吹来,我感到一丝清凉可是鼻子却很不争气打了两个喷嚏。在厨房忙碌的妈妈闻声赶来,急急忙忙询问:“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你可不能感冒啊,过两个月就小升初考试了,你要是感冒了,到时候就考不了试了,考不了试,你这几年的努力可就全白费了,考不上好中学就接受不了好的教育,接受不了好的教育……”“哎呀,别了,每天都重复这些话你烦不烦?我出去一趟你别管我了,我不喜欢你管着我!”
    “你去哪啊?”对于妈妈的询问,我并未搭理,而是重重把门一关,就出门了,但妈妈又开门问:“你去哪?回来把衣服穿上再出去,你带伞了没有?”我假装没有听到,加快了脚步冲进了大雨中。
    大雨中,不少行人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我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去。心中膨胀着许多怨气未散。我记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行走的脚步,心也痛到了极点。
    “爸爸,您不是说好了,等我小升初考完试后,就带我去上海看看吗?您都三年没回来了……”想到这里,雨水与泪水,一个划过我的脸颊,一个淋到我的全身;可它们都没有洗去我心底悲凉的伤痕。我用手擦去泪水,却又擦不去,用手抹去雨水,却抹不尽。我对爸爸的思念还在心底无限蔓延。

“习群!”后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悲痛

“习群,我不是说了吗?叫你多穿点衣服,伞也不带就出门,到时候你感冒了,就不好了,你不知道你身子很弱吗?快跟我回家!”“你不要拉我,我都说了不要你管,要不是因为你,爸爸他早就回来了!”忽然,妈妈看我的眼神变了,眼里尽是委屈与失望,妈妈的雨伞从手中滑落,泪水占满了眼眶,周围的人看着我们,指责着我的不对,我跑出了人群,留下妈妈一人。
    第二天早上,妈妈早早起床,为我做好早餐,可我的眼神依旧那么冰冷,妈妈的笑容却如此真诚,好像昨天的事从未发生,我们也像普通家庭一样,没有那么多冰冷的对话,没有那么多争吵。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不吃了!”说完,背起书包摔门而出。
    到我学校,学校的同学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的心里不禁打了个哆嗦。没错——她们一定是知道了我昨天对妈妈的所做的事情。“卢习群!”一个手里拿着鸡腿的小胖子叫了我一声,他的手上全是油,嘴里还嚼着半个鸡腿肉,嘴上也全是油,让人看了就反感;他就是我们学校的吃货大王,人称“饭桶”。
   “卢习群,你这个没有爸爸的人,没想到这么不孝顺,哎,大家快来看看啊!”“李小胖,你说谁没有爸爸呢,我们习群可好了,不像你,一天尽想着吃!”陈可欣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气势汹汹。李小胖反怼道:“哎,老虎,你一天到晚管什么闲事,还有,我那叫能吃是福,不像他爸爸都不知道死哪去了!”陈可欣又叫嚣道:“能吃是福?我呸,胖成这样还好意思显摆!”旁边的男女生,看得津津有味,甚至有的在鼓掌。突然李小胖发了狂,动起了手,陈可欣见状,也不甘示弱,旁边的同学知道大事不妙,马上把他们拉开,可惜两人都有帮手,所以无济于事,一旁的我说道:“可欣,可欣,别打了,别打了,可欣!”陈可欣并没有理会我,一些同学还被李小胖抓伤了,便生气道:“打到我了,跟你拼了!”于是更多人加入了“战争”。班长见状,立马去把老师叫来。
  陈可欣一见到老师,就说道:“曹老师,我举报,是李小胖先骂卢习群的,后来也是李小胖先动手打的我!”曹老师是位漂亮又年轻的女老师。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当然,也包括我。“好了,陈可欣,卢习群,李小胖,你们三个跟我去办公室,其他人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准备上课!”我们三个到了曹老师办公室,陈可欣没有停下对李小胖的谩骂,依旧对李小胖说:“你为什么说她没有父亲,她父亲很厉害的,哪像你,跟一头猪似的,吃了睡,睡了吃!”“你才是猪呢,这么爱睡,你家住哪里”陈可欣刚准备接话,曹老师进来了,她:“你们都别吵了,可欣,你告诉老师是怎么回事!”“老师,是小胖先骂卢习群的,他骂卢习群没有爸爸还不孝顺,我一时生气就骂了他,他回骂了几句还动手打人!”“这个是真的?李小胖”“是,是的老师!”李小胖的脸嗖一下红了起了。“你们两个回教室吧!八百字检讨交到我的办公室,卢习群你留下来,老师有话告诉你!”“好的,老师!”我们三个齐声说。老师突然温柔地说道:“卢习群,我问你,你家里是什么情况?”我吞吞吐吐回答:“没……没……没什么!”“你跟我说,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默不作声,老师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叹了一口气,说:“哎,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为难你,你回去吧!”我说了句“好的老师”,就落荒而逃。(我走后,老师便打电话问我的母亲,母亲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老师,老师明白了,为什么我不说的原因)而此时,教室的“火药味”又升了起来,李小胖喊到:“都怪你们,干嘛要去告老师嘛!都是一群告状婆!”陈可欣立刻说道:“滚!你才是告状婆,你全家都是告状婆,说我们告状你有什么证据嘛?”“我……”李小胖正要说下去,我回来了,见状便说:“好了,别吵了!”“可是她……”我摇摇头,意思是说“没事。”但小胖却讽刺:“哟,这不是不孝女嘛,被老师骂回来了,还有,我对你说卢习群,别让你和你旁边这死猪婆出现在我面前,晦气!”我发怒了,说:“李小胖,我告诉你,你骂就骂我,别带上可欣!”“呵!还知道护友,怎么不知道孝妈了!”“我警告你一次,别动她,别说她,要不然你要倒霉的!”“我偏不,你能拿我怎么样!”“给卢习群道歉!”一旁的陈可欣说:“算了,我们不理他了!”我愤怒的情绪平静了下来,陈可欣带我回了座位上,李小胖正要说什么,上课铃声却打断了他,他无奈,只能回到他的座位乖乖等待老师走进教室上课! 
  下午放学回到家,看到妈妈拿着我的日记本,神色仿佛有点生气,她说到:“习群!现在是学习的时候,你怎么能有喜欢的人呢!你可不能有喜欢的人啊!”“你为什么要看我的日记?”我的眼神充满了愤怒,一把抢过日记本,发了疯似的把日记本撕的粉碎,嘴里还念着“我让你看我让你看!”空飘洒白色碎片,一些落在了地上,一些落在了我和妈妈的头上。“习群,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你不仅没有好好学习,你还……!”“你那么喜欢学习你自己去学啊!把压力全放在我的身上,你当初就不该把我生下来,我讨厌这个世界,更讨厌你!”说完,跑出了家门,那一晚我都没回去,我在可欣家过了一晚,可欣的父母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打电话跟妈妈说了情况
  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下午放学,天下起了暴雨,由于昨天出门太急,没有带伞,焦急的我正烦恼如何回家时,校门口出现了熟悉的身影,那是妈妈。
  我走到校门口,妈妈将伞递给我,可是我会。
  “习群,拿伞!等淋雨感冒了!”“你别跟着我!”说着,跑出了校门。雾很大,雨也很大,天色晚了,路也看不见了。
  我走了许久才到家,回到家,静坐了一会,就写作业了,可心里一直难以平静,总有许多不祥的预感。那时候天全黑了,妈妈还没回来。忽然门口响起了一阵紧急的敲门声,我赶紧到门口查看,从猫眼望过去是邻居,我开了门,邻居焦急喊道:“习群,你快跟我走……!”“怎么了?阿姨?”阿姨跟我说:“习群,你妈妈被车撞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颤抖了一下,不知怎就上了阿姨打的车。
  车上我一直沉默不语,虽然很担心,但还是在脸上看不出来。我的眼神如此冰冷,心却疼得厉害,一直忐忑不安,眼泪似乎不听话般快要流下来,可我强忍住了。
  “习群,你是不是还在为你妈和你爸离婚的事生气啊!习群啊,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听到这话我立马有了神,阿姨说:以前的爸爸是个赌鬼,爸爸把家里的东西都败光了,还拖欠了十一万的巨款没还清,妈妈给了他那么多机会,你爸爸没改掉恶习,无奈离婚的,妈妈为了不毁掉心中爸爸的美好形象才没告诉你的”听完后,忽然想这三年我把气全撒到妈妈身上,这真地太过分想到这里,我的泪水就掉了下来。
  到了医院,妈妈已经逃离了危险,我几乎是冲到了妈妈的病床前,痛哭流涕!看着妈妈戴着呼吸机,我更加难受了,周围的人看着我哭,都过来安慰我。“妈,我来看你了,对不起,之前是我的不对,我知道了,您没告诉我真相,是为我好,对不起,是我误会您了……”我的声音哭沙哑,心也痛到了极点。
  几天后,小升初考完试了,我的录取书发下来了,还好,我没有辜负妈妈的期望,考了一个很好的中学。
  一天中午,我为妈妈做好了饭菜,因为那天是妈妈出院的日子,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做菜的日子。
  我拉住妈妈的手,说道:“妈妈,您爱了我太深太久,我懂事了,现在该轮到我来爱您了!”自从爸爸离开后,我再也没有叫过一声妈,而这次妈妈躺在床上,却高兴地抱住了我,泪水划过她的脸颊,滴落在我的手上,说了声“好!”
  那天,夕阳西下,景色很美,我牵着妈妈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微风习习,温柔我的心窝,也让时光温暖了起来。妈妈抚摸我的头发,一脸灿烂地笑了
  那天的微风很温柔,就像妈妈对我的那份爱一,从未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