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金榜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太原市第五中学校流火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1-06-02  点击量: 155

流火文学社第38期社刊出版合影(2019.09.16).jpg

社团介绍


    《诗经》有云:“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流火”流动着的是青春之火。青春之火不灭,“流火”便生生不息。1996年太原五中建校90周年之际,校团委、学生会创办了校刊《流火》,后交由《流火》编辑部负责编辑出版。出版周期为每学期一期。至今已出版38期。《流火》杂志曾荣获山西省“十佳社团”称号。

如今,新一期的《流火》分为13个栏目,各具特色。《纵横》聚焦每期主题,《本刊专访》关注于校园内的发生的大事件,《翻转90°》为特色另类的立意提供了平台;《言寺》是精美诗歌的集合,《碧海潮声》激荡着校园内的潮流;《流光萤火》是刊中刊,前卫的青春小说在这里上演;《边走边说》收罗万象,将好书、好音乐,好电影一网打尽;《登堂》是名家名作的常驻地,为你带来不一样的作品解读……


太原五中校长 杨向东.png

校长寄语

《流火》杂志作为我校校刊,创办25年来,始终秉承“文化育人、文化兴校”的办刊理念,发挥着思想宣传、教育引导、弘扬正气的正确导向作用。她是学校发展历史的见证,是学生自由成长的土壤,也是我校文化交流中的一张闪亮名片。笔酣墨饱书青春,昂首阔步向未来!相信《流火》一定会坚守初心,砥砺前行,成为求新求变、精益求精的校园精品文化平台。

 

——太原五中校长  杨向东


指导教师

张嘉伟,太原五中团委委员、高二地理组教师,太原五中“优秀教育工作者”。荣获“第十三届“地球小博士”全国地理科普知识大赛指导教师一等奖”、“全国优秀科技辅导员”称号。现为山西省太原五中流火文学社指导教师,担任社刊主编。

 

教师经验

在社团活动中,我们特别重视社员们基本文学素养的培养,我们的重点不是把每位社员培养成首屈一指的作家,而是为每位社员提供培养作家的土壤,以文会友,着力于提高学生的文学素养乃至人文情怀。从选稿到审稿,从校对到印刷。《流火》社刊设计的每个环节无不是对社员们的锻炼,编辑的过程同时也会引导他们多阅读、多练笔,让他们从自己的角度去感受这个世界,抒发自己的情感,提高个人的写作水平。现代社会趋于多元化、电子化,一部分学生开始退化甚至失去文学写作的基本能力。《流火》采取电子版本与纸质版本共同发行,开创具有中学生兴趣点的栏目设置,可以说充分调动了学生的投稿积极性,也造就了一批经典文学作品。

 

 

社员佳作

 

 

从归途漫漫到朝发夕至

路知遥 高二


我们背对着窗户,昏黄的微光越过肩膀,视线停滞于某处,看尘埃飞腾与光线变幻。不大的仓库挤满了我和我的同伴,刺鼻的机油味涌出,干瘪,再涌出,再干瘪。眼前充斥着股股浓烟,我不禁闭上眼。一切静谧。风声呼啸,人声鼎沸都与之隔了层岁月的膜……

还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上岗……

车声小了,车声息了。人声大了,人声沸了。咣哧,铁门打开了,一个胖胖的女列车员正用家乡话指挥着乘客们的上下。方言与旱烟、汗味相融,既刺激,又亲切。“没有地方了,没有地方了。到别的车厢去吧……”而对急于归乡的旅客来说却如耳旁风。上车的乘客正在涌上来,熙熙攘攘。从候车室的入口开始,那些奔跑的身影,挈妇将雏的紧的双手——在我的眼前展开,这注定是一场浩大的旅程,姑娘们在爬车窗的时候,并不在乎她们的裙子是否高高卷起;先登上车门的小伙子则站在入口处大声叫着同伴的名字,伸出长手去接递过来的包裹。我静静地看着他们,夹杂着复杂的滋味,我多想带他们去大城市看看,可惜他们的目光高不过车皮,在车厢内回归自己的身份。车开了,几十个小时的硬座长途,车厢里的乘客们酣沉,无数个村落从眼角余光间飞驰而过,模糊得尤似一具具远逝的骨架伫立在荒地里。群山、密林、村落,天地间余下一条绵长的波浪线,万物如幻灯般反复。忽见不远处一棵桃树晃过,我目光紧随而去,桃花清丽飞溅于眼角。而后由枯绿转黄,紧接着列车便驶入隧道,除了恒定的“哐哐”声伴着轻微的晃动,世间漆黑一片。车轮摩擦着粘稠的铁轨,就这样开了几十年……

有一天,一群叫做高铁的家伙,驶上了铁轨和谐号、复兴号如约而至,我们有过短暂的相遇,然后,奔走相告。我最终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依靠内燃机的我,时速只有70公里,要咣当咣当很久才能到站,真替一车人着急。而现如今,坐高铁已成为了一种享受,温馨的环境让乘客如沐春风。这是历史的选择。今年是中国进入高铁时代的第十一个年头,从“四纵四横”到“八纵八横”,从国内走向海外,从归途漫漫到朝发夕至,中国高铁的大发展开启了人类交通史的新纪元,也频频刷新世界纪录。人们已经习惯了快节奏的生活方式,高铁无限缩短了旅客的旅行时间和城市之间的距离,对沿线地区经济发展起到了推进和均衡作用。梦想成为现实,“速度与激情”点燃了每一个国民奋发向上的决心。我们都在飞速奔跑,但也要时时回望。无论是我还是高铁,都将开往家的方向。几十载风与雪,尘埃未定,我信,国人必以素履往之。

我曾跨越几万里青草黄沙,背了几层日月星辰,方得挥别一车羁旅。如今尘埃飞腾里,那雪白色的机身朝夕之间便圆了一车人回家的梦。再睁开眼,洋洋洒洒泄进来的昏黄的光,扯成一道道金色的丝线,将每一颗行将落定的尘埃倏地弹起。四十年的使命终将被新时代的科技肩负起,他们身后扬起尘埃所化作的光幕,是我昨日仍未燃尽的希望。


 

龙城的雨

刘思言 高二

 

清明的龙城,笼罩在雨中。雨携着轻寒汇入运河,一如既往地滋润着家乡的黄土地,早春的桃花晕染开潮湿的香气。街头,眼眸深邃忧伤的艺人用小提琴诉说着他的浪漫和颠沛流离,商店的橱窗映出人们的身影行色匆匆。

北方的四季太过犀利,温度的界限棱角分明,只有春来得悄无声息。老人常言“春捂秋冻”,于是到了三月中旬仍是穿着厚厚的秋裤,露个脖子还要时刻提防大人是否在身边,只有某个瞬间的抬眸,发现道路两旁的柳树已染上若有若无的绿意,眼前全是绿色,可却找不到芽,你才恍然道:哦!已经是春天了。

龙城的春雨有这样的特色,从不藕断丝连,从不优柔寡断,落在身上很有质感。偶有一滴两滴冰冷的雨珠敲打在脖颈后面,使你浑身一颤,快速拂去那抹雨水。

我忽然很想用“独立”二字形容它。它爱着你,它亲吻着你,但它从不眷恋你,却从不与你缠绵,它拿得起放得下,在短暂的触碰中小心翼翼,拿捏着分寸。你清楚地感受到它,但你留不住它。

我领略过江南的烟雨,因为龙城的雨太使人疏远了,永远不苟言笑,永远压抑着爱与欲望。但江南的雨细腻温柔,它连绵不绝地抚慰你,不刻意去想便无法感受到它的存在,但它总在不经意间弄湿你的衣衫,粘黏在你的身上,久久不愿离去。它潜移默化地感化你,让你一步步陷入它的温柔乡,让你深深被困与它精心设计的陷阱,但你无法逃脱。也不愿逃脱,很多人喜欢这样的温柔,需要这样的温柔,沉溺于这温柔中。江南的雨不爱伞,伞也束缚不了它的脚步。它喜欢迷了你的眼,堵塞你的毛孔,让你感受到粘腻,感受到炙热,我希望在这湿雨的小巷中邂逅结着忧愁的丁香姑娘,或许仍能有幸听到天地间回旋飘荡的,那是一曲《霓裳雨衣》?在南国的江上泛舟,趴在船边愣愣地看着水中涟漪一圈圈荡开,尘世的蜉游也看不见,浩瀚的江上只有我一叶扁舟,江上飘着连绵的苦雨,依稀能够听得见空灵的浅笑,像是从很远传来的,划过平静的水面,举杯歌滥觞,用朦胧的眼辨认隔纱的世界,斜倚着梨树沉沉睡去,梦中,四月的暖阳笑着跌落了一地。

我最终还是回到龙城。又一次沐浴着龙城的雨,江南的雨是小家碧玉,而龙城的雨是大家闺秀,它没有闺房中倚着窗的伊人灼灼的目光,不似遇事只会用手帕拭泪的林妹妹,更不像青楼中优雅、诱人的姑娘。江南的雨擅长将你润于无声,而龙城的雨却偏爱令你酣畅淋漓。
  靠着窗,将身子埋入沙发,添一盏新茶,凝视着干枯的茶叶重新焕发生命的光彩,在水的浸泡中舒展开身体,一缕缕深色的液体弥漫沉淀。杯中茶叶旋转地飘上飘下,“皆若空游无所依”眼镜片被热气包围,白色雾气模糊了我的眼,从窗缝渗入的寒气粗暴地侵占我的安乐窝,漫天大雨隔断了我与世界,耳边只有雨珠敲击窗户的声音,细细辩听还有流水潺潺,只好握紧手中的茶杯,渴盼从中得到一丝温暖。

龙城的雨,轻易刷洗去了心中仅存的一点诗意。

如果说江南的雨是国画,侵沾洵染,在纸上晕开淡雅的颜色,将江南的紫竹伞,离人渡桥,小桥流水,勾得明艳湿润,惹人爱怜,那么龙城的雨,便是带着泥水的刷子,所及之处,一片黑白,一片阴沉,一片压抑。我躲在高度不够的雨伞下面,扭头也成了不便,我看见柏油路面反射着白光,建筑大楼的颜色褪去,行人都穿暗色调衣服,一片灰蒙蒙的世界,偶有鲜明亮丽的雨披雨伞,竟有些扎眼。

龙城的雨,为什么会使人伤神?或许是自古以来,人们会把愁思强加于事物身上,轻描淡写地诉说着残酷,诉说着离愁别绪。它从不掩饰,咄咄逼人地击打你,难道不是为了让龙城子女经历风雨,在风雨的历练中成长?

——我的内心禁不住蒙生出莫名的情愫……我爱家乡龙城的雨,感恩它予我的伤感与历练,感谢它予我的情思与怀想。

 

 

  

刘唐江秀 高一


那是一扇足以遮蔽世界的门,不见一丝阳光,不露天空一角。仅有黯淡的灰色环绕着门的周身,没有光,也无色彩。

忽地,它磨蹭着地面却未发出半点声响,一道狭窄昏暗的缝隙出现。

透过缝隙而来的有风,但依旧没有光线。天空阴沉沉的,明明是日出的时间却不见太阳踪迹,甚至是阴云背后也不见丝毫光芒。

阴云压下,是一片灰扑扑的花海。很奇怪,不是灰色的花朵,而是像被谁强硬的剥夺去颜色,显得晦暗无色。一丛花束晃动,里面突然出现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孩。

他弯腰细细寻找着,我不知他寻何物,只是他猛地抬头看向我,似乎早就知道我在那里窥视他,不见丝毫意外神色。

我看到那张沾染灰尘的脸上突然出现怪异的喜悦,我知道那喜悦发自内心,他笑得很灿烂,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我找到朝晷了,可以见到太阳了!”

他高高举起手中的花,朝阳一跃出现在地平线上,是满天朝霞。就像是一把熊熊烈火舔舐过大地,光明、温度与颜色突然回归。

他向门跑来,几次膝盖一软几乎扑倒在地,却一骨碌爬起来,连手上脸上灰尘都来不及拍拍,捡起花又继续跑。我看到他一点一点接近我,一点一点褪去颜色,与身后的世界格格不入。

我退后一步,说不出话,慌乱摇着头想要他回去,但他只顾着兴奋地跑来,要将花递入门内。他的手已经伸进来了,门却“砰”地一声被重重撞上,血液飞溅在门上,逐渐变得晦暗,最终变成不祥的灰色。

那被他始终攥在手中的花也成粉末,一瞬间太阳便又失去踪影。

我在门闭合的一瞬间又看到朝霞,隔着灰暗的世界和狭窄的缝隙,窥视一刹那的光。那灰暗突然就消失,外面的世界不见天日,可就在那个孩子将花递进的同时,绚烂的霞光和流云充斥整个缝隙。

我看,见流云浮动,霞光流转,只是那惊心动魄的美转瞬即逝。却足以让人疯狂,让人顺着那微不可见的缝隙走向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