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教师作家

教师作家厉周吉小小说欣赏

厉周吉 发布日期:  点击量: 604

20210313142001_916.png



【简介】

厉周吉,山东省莒县实验高中语文教师,日照市政协委员,山东省作协会员。100余万字作品散见于《山东文学》《四川文学》《佛山文艺》等200多种报刊,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意林》《特别关注》《青年博览》等100多家报刊转载,有作品被全国数千所中学选用于中高考模拟试题。出版过小小说集《最时尚的猪》《呼啸而过》《特殊的考试》《开在废墟上的花》《泪光里的微笑》《爱是梦想的翅膀》等11本。曾获刘勰文艺奖、日照文艺奖、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等。

 

【评价】

让小小说更凝练、更深刻

乔正芳

厉周吉是一位颇有质感的小小说作家,他的小小说语言清新凝练,内容丰富蕴藉,在继承和发扬传统小小说的特点上,努力探索新的表现形式和技巧。除作家之外,厉周吉的另一个身份是教师。莒国厚重古老的文化滋养了他的性灵,他的文风醇厚质朴,语言干净洗练,他善于运用平和舒缓的语调去讲述生活中的普通人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在捉摸不定的命运和复杂的人生中去发现人性的美好和感动、悲哀和无奈,在看似平淡的文本中蕴藏着对生活独到的认知和感悟。

他深深懂得,小小说不能满足于只讲一个故事,她更是一种文学艺术,灵活万变包罗万象,从选材到语言、结构以及主旨立意故事细节等等,就像织一张网,不能有一丝一扣的马虎;就像建一座花园,规模虽小,但馨香依然。他说,他力求让他的每一篇小小说让读者在读完后能有一点心灵的颤动和共鸣,能有一点思索和回味。

《求援》是一篇反映当下农村人与人之间复杂而微妙关系的成功之作。儿子大宝考上研究生了,这是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人。老张欢欢喜喜摆下宴席请来老少爷们特别是自己的大恩人老赵。在大宝上大学困难时,老赵用儿子石头打工挣来的钱慷慨相助,为了让老张安心收下他的资助费,他谎称儿子在城里挣钱容易。但在大宝考上研究生后他内心却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和失落,起初他一再推脱不来,后来终于来了却当着众人编出了“儿子开着大公司并挂上小秘”的神话。两次撒谎,出发点不同,目的更不同,之前老赵掩盖事实是为了做善事帮助别人,而当他真的面对被帮助的人成功的事实时,当初那颗曾经平和善良的心却变了味道……——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世道人心! 在《最保险的婚姻》中,母亲面对既漂亮,素质又高的女儿找对象问题上,要求过于苛刻,结果适得其反。作品揭示出,现实生活中,任何事情都难达到完美,如若一味固执,失落的可能就是自己。这对为人父母来说,具有极大的启迪意义。    

厉周吉作品总是与生活息息相关,与时代同行,把握着现实的脉搏,即使那些看似荒诞的作品,也无不折射着现实。作为教育工作者的特定身份,使他的视角独特,有一种审视社会的目光,使他有一种超然和洒脱,能敏锐地发现与社会不和谐的成分,不只是人云亦云一味歌功颂德,一味喷漆吹喇叭抬轿子,体现出他的功力、良知和责任。

“夫《文心》者,言为文之用心也。”责任、学识、良知、谦逊、执着,形成了厉周吉作品和人格的魅力。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相信,在这充满艰辛也充满希望的文学之路上,厉周吉必定会走得更远走得更长。

 

【欣赏】

玉碗金莲

厉周吉


俗话说“有钱难买金镶玉”。纯手工金镶玉制作工艺精细复杂,会这种技艺的多在宫中,乾隆皇帝甚至规定金镶玉为宫中独有。清代末期,皇族没落,金镶玉技艺也近乎失传。

莒东冯家有一金镶玉制作世家,其技艺世代相传,至今已有200多年。

据说冯家祖上曾在宫内制作金镶玉,离开皇宫后,一直淡泊名利,低调处世,技艺虽世代相传,却鲜为人知。

至冯淳这一代,制作技艺已炉火纯青,但对他来说,制作金镶玉只能算业余爱好,在世人眼里,他就是从土里刨食的地道农民。

冯淳制作金镶玉很用心,作品多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当地很多名流都渴望拥有冯淳制作的金镶玉,无奈他的作品甚少,再加上其为人怪异,多数人难以如愿以偿。冯淳这样,世人多有微词,然而他照旧我行我素。

莒地历史悠久,民间多有老物件流传。这日,好友老孙拿来一只玉碗,这碗做工精细,造型古雅,美中不足的是里面有两处碰伤,碗口处有一半指甲盖大小的破损,下面连着一道差点到达碗底的裂纹。

冯淳拿到玉碗后先是感慨一番,然后慢慢斟酌镶嵌方案。冯淳知道,修好了,玉碗的价值甚至会超过从前,修不好,这碗就彻底毁掉。因为自己对这种玉的硬度把握不准,在开槽与嵌入金丝等环节都可能把玉碗弄坏。

为了修复玉碗,冯淳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前十多天他一直在把玩琢磨,中间十多天又在思考所用图案,最后十几天,他一直在仔细镶嵌、处理。

当老孙再次见到玉碗后,顿时惊呆,碗里有两条栩栩如生的金鱼,从碗侧生出一只莲花,花朵含苞欲放,正好盖住了玉碗的破损之处。因做工精细,图案生动逼真,一般人难以看出这碗曾是件残品。

一年后,冯淳突然接到了获奖通知,他这才知道“玉碗金莲”获市文艺奖民间艺术类唯一的一等奖。这时他才想起来,此前老孙和儿子都曾劝其报名参加评选,他却拒绝了。拿这件作品报名是老孙和儿子一起商定的。

冯淳获奖后声名鹊起,前来求他镶嵌玉器的人与日俱增,有些人甚至故意把玉器弄坏了来找他修补。

冯淳哪有这么多的精力,他只能拒绝。越拒绝,人家越求他。至于求他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有天天呆在他的家门口企图让其感动的,有从他的家人身上做工作以求曲线救国的,有财大气粗表示要多少钱随便的……当然,也有不少人打算买冯淳已经制好的物品,可是除了一些小物件,上档次的大作品,他一件都不舍得卖。

这日邻居笑问冯淳,面对发财机会,他何以能如此淡定。冯淳淡淡地说:“制作金镶玉,玩的是金玉,最大的忌讳就是掉进钱眼里。那样,就不是人玩金玉,而是人被金玉所玩了!”

其后,几件难事让老冯一筹莫展。一是近30岁的儿子因为没在城里买房而一直没找到媳妇,二是岳父因冠心病住院自己却没钱帮助治疗,三是村里就要进行旧村改造,冯淳家至少需要投入20万才能购入改造后的楼房……

因为一直拒绝沾染铜臭,冯淳家有限的收入只能维持日常生计,几乎没有盈余。面对困境,冯淳颇感迷茫。

有无数人找老孙求购“玉碗金莲”,老孙一开始坚决拒绝,最后还是悄悄卖掉了,据说卖了30多万。后来冯淳才知道玉碗是老孙花两千元从古玩市场上淘来的。要不是经过镶嵌,2000元怕已经是最高价位了。冯淳心里颇感不平。

这年下半年,老冯一直深居简出。有一个多月时间,干脆闭门谢客,即便与家人也很少交流,多数时间独自呆在制作间,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这天,冯淳突然向家人宣布了一项重大决定,那就是筹钱在县城繁华地段开一家金店,经营金玉制品,并同时承揽定制各种金镶玉。

“冯家金店”开业之际,前来祝贺者络绎不绝。老孙带来一个神秘的礼盒,冯淳打开后顿时惊呆。

“你不是早把这宝贝出手了吗?”冯淳惊问。

“是有无数人打算买,可我能卖吗?即便卖,那也得你卖呀!买这碗时,我就打算送给你!至于以前为什么故意说卖掉了,那可得靠你自己琢磨!”说这话时,老孙笑得高深莫测。

冯淳定定地看了老孙好一会后脸色大变,继而朝老孙深深地作了一个揖,老孙也急忙作揖回礼。那时,人们看见两位老人的眼里都有泪光闪动。

 

本文发表于《山东文学》后被处转载,全国数千所高中多种书籍、网站用本文制作中高考模拟试题。百度搜索“玉碗金莲 厉周吉 试题”搜索结果2800多个。

 

 

 

当事人

厉周吉


母喜鹊


    母喜鹊回巢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又干什么去了?孩子这么小,不好好打食,没看见孩子都饿坏了吗?早已回巢的公喜鹊略带愠色地问。

    还说呢,我差点就回不来了,我飞进了一所宽敞明亮的房子,可是一点食物都没找到。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窗子明明是透明的,我竟然飞不出去。我一次次地撞击着,撞得头晕眼花,也没找到出路。

就在我筋疲力尽的时候,忽然从屋子里出来一个人。他看见我之后,就一步步朝我靠近,我知道自己已经命悬一线了,但只要还有机会,我肯定就不会放弃,于是继续拼命朝窗子飞去。

可是努力几次之后,不但没有飞出去,还滑掉在窗台上。那人趁机抓住了我,我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放弃挣扎,还是奋起反抗?我在思索。经过短暂的犹豫之后,我决定奋起一搏。于是在那人准备用手掐死我的时候,我狠狠地往那人手上啄了一口。

我甚至啄得他流血了,那人明显是被我啄怕了,就在我准备再啄他一次的时候,他急忙把我扔掉了,于是我就脱险了。

    真惊险!公喜鹊说。

    妈妈真勇敢!小喜鹊们异口同声地说。

    妈妈和你们说这些,不是为了向你们宣扬妈妈勇敢,而是想对你们说,不管身处怎样的困境,都不要放弃求生的努力。即便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也要勇敢地反抗。只要不放弃,生命就会有希望。孩子们,永远不要忘了妈妈今晚说的话。母喜鹊说。

    小喜鹊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李晓明


    新闻!特大新闻!你们猜下课后我看到了什么?李晓明上完厕所回到教室后说。

    看到了什么?同学们呼啦一下围了上来问。

    我看到我们的老师抓到了一只喜鹊,你猜老师抓到喜鹊后又干了什么?李晓明说。

    折磨它了?把它弄死了?把它带走了……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

    同学们不住地说着,李晓明不住地摇着头。

    老师到底把喜鹊怎么了?一个同学着急地问道。

要不是被我看到了,这只喜鹊的命运,肯定是这些情况中的一种。可是呀,这只喜鹊非常幸运,老师刚抓住喜鹊,就被我看到了。

被我看到后,老师的脸顿时变得通红。不过,老师就是老师,他稍作犹豫后就把喜鹊放飞了。李晓明说。

    也许老师本来就没打算伤害喜鹊。一个同学说。

要是没打算伤害喜鹊,他何苦费那么大的力气去抓它,你不知道他抓喜鹊时挪动着笨拙的样子有多么可笑!

嘿嘿,更可笑的是老师似乎被喜鹊啄了一口,我看见老师疼得龇牙咧嘴,真是过瘾呀!李晓明说。

    我觉得李晓明分析得对,我早就怀疑老师的为人,别看他整天教育我们这样那样,其实呀,那都是骗人的谎言,他自己都不那样做!另一个同学说。

    所以呀,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只听他的语言,而是要看他的实际行动。李晓明接着说。

    同学们纷纷点头称是。

张老师


    你的手怎么了?张老师回家后,和他已冷战多日的妻子看到他的手被纱布包着,就问道。

    唉!一不小心,被人咬了一口!张老师说。

    肯定干坏事了,不然人家还咬你!妻子愤愤地说。

    张老师不再说话,而是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进沙发里。

    快说,到底怎么了?真被人咬了估计也不会和我说!过了一会,妻子不冷不热地说道。

今天下课后,我看见楼道里有一只喜鹊,看样子它被困在楼道里已经好长时间了,喜鹊看到我后,着急地一次次朝外飞。我如果不管它,它肯定很难飞出去。

再说了,等学生都从教室里出来,它不得更着急,万一撞坏了,或者被那群皮孩子抓住,怎么办?

我本来想敞开窗子它就能够飞出去,可是我刚敞窗子,它就飞到另一个地方去了,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它再把它放出去。

看见我企图靠近它,它更加着急地往玻璃上撞,没几下就顺着玻璃掉在了窗台上,于是我一把抓住了它。

第一次与一只喜鹊如此亲密地接触,我禁不住想去抚摸一下它那黑白分明的油亮的羽毛。可是我刚伸出手,它就狠狠地啄了我一口,可把我疼坏了,于是我急忙拉开窗子,朝斜上方一扔,喜鹊就展翅飞走了。

不过,虽然被啄,心里还是挺幸福的,就是有些感慨呀!张老师说。

    感慨什么呀?妻子皱了皱眉头问道。

    有时候呀,付出爱是危险的,因为你是在真诚地爱,所以不设防,也就更容易受到伤害。张老师说完,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我看还是啄轻了,再重些,估计就不会回家发神经了!妻子说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地一声把房门重重地上。 

此文发表于《小说月刊》,后被多家报刊转载。

 

万家灯火

厉周吉


老赵熟练地按开开关,煞白的灯光便充满了楼房。

房子面积很大,虽然尚未装修,也能看出这房子很上档次,他在房间内转了一圈,看了下手中的表格,然后闭上门,下楼,朝另一个单元走去,他现在要去的旁边楼洞的五楼。

老赵今年已经65岁了,论说这个年龄不该出来打工了,但是农村都这样,只要身体允许,哪怕70多的都还在打工赚钱,要是闲在家里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当然,打工对他来说应该是不错的选择,自从三年前老伴弃他而去,他一直没有走出老伴去世的阴影。他害怕孤独,不打工,自己独自呆在家里,日子岂不更加难熬。

老赵的身体不错,这不,五层楼,蹭蹭蹭就爬上来了,上楼前,他已经找好了钥匙,来到门前,他熟练地敞开门,打开灯,同样煞白的灯光便充满了同样的楼房。

他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正好。老赵年轻时当过一段时间的民办教师,养成了严格遵守时间的习惯,时间他一般是准确到分钟的。

这家的户型和刚才那家完全一样,但他还是看出了不同,就像一位母亲能够轻而易举地辨认出别人很难区分开的多胞胎儿子一样。

至此,他已经用一个小时断断续续地打开25家的灯了。现在,他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接着,他将有一段每晚最忙碌的时间,他要连续不断地工作3个小时,陆续打开62家并关掉96家的灯。

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像是司令,他的兵是这座刚建起不久却没有一户入住的楼房的灯。有时,他觉得自己像个音乐家,在明明暗暗的闪烁中,他在这座周围尙是旷野的小区演奏着属于自己的灯光音乐,在一派空阔中营造着万家灯火式的温暖。

有时,他异常烦躁,觉得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打开,关上。关上,打开。灯光照亮的只有自己的无边孤独。他希望通过打工寻找热闹,最终他却干了这种活。对他而言,每个夜晚都是从黑暗复归黑暗的过程,那明亮的万家灯火,像极了了无痕迹的梦。白天和深夜的很多时间,他都是静静地呆在自己的小屋内,品味属于自己的无奈与迷惘。

当然,迷惘归迷惘,他其实是很负责任的。他觉得既然自己拿了老板的钱,就得按照老板的安排去做,至于这样干的作用和意义,那不是他应该思考和关注的。

我们仔细考察过,你一直严格按照我们的规定操作。一年来,我们的楼盘价格与周围楼盘相比上升幅度是最大的,每平方米超过3000元。公司认为,这与你们几个人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公司决定给你发一份3000元的年终奖金。希望你在春节期间更认真地工作,年后继续跟我们签订合同。腊月二十那天,公司张副总来小区视察,给老赵送来春节福利并额外奖给他一个红包。

每平方米涨价超过3000元,原来自己的劳动这么有意义!他甚至觉得公司奖不奖给他红包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了自己劳动的价值。公司对自己工作的肯定,让老赵非常感动,他表示要好好考虑一下。

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在上海工作,平日几乎不回家,只在春节期间回来,他不想失去这难得的相聚时光。经过综合考虑,他跟领导表示只在春节期间休息三天,节后尽快上班。

儿女们是腊月二十五回来的,虽说回来了,但是都有多家亲戚需要走,有多处关系需要疏通,有多种事情需要办理,真正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是大年夜。

一年一次的相聚,喜庆中带着一份无奈与感慨。每年聚在一起,大家都是要回顾一下过去一年的收获,展望一下新年的生活。今年也是如此。

爸爸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打工充实了自己的生活,还得到了一个大大的红包。他相信新一年自己一定会干得更好并能得到更大的奖励。

姐姐的最大喜事莫过于工资每月涨了近千元,她相信,新一年工作环境会变得更好,工资也一定会继续涨。

弟弟的最大喜事莫过于跟人开的小饭店生意红火,自己有十几万的年终分红。他相信,饭店明年生意会更好,父亲也能够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为了给父亲一个惊喜,他最后才说出自己和姐姐送给父亲的新年礼物。他们拿出打拼这么多年的积蓄,悄悄在城里买了一套新房。他们希望尽快把房子装修好了,让操劳了一辈子的父亲搬过去,过上城里人的幸福生活。

因为担心父亲孤独,他们两人特意在县城考察了两个晚上,最后确定了一个入住率最高的楼盘。那家楼盘比附近任何一家楼盘每平方米都要贵接近4000元,那套125平方米的房子虽然让他们多花了接近50万,他们也觉得值。

当儿子拿着新楼钥匙在老赵眼前晃呀晃的时候,老赵着急地问小区的名字。

盛世朝阳。姐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那不正是自己打工的那个小区吗!老赵目瞪口呆。

 

(此文发表于《小说月刊》2019年第六期,后被《小小说选刊》(2019年17期)转发。并入选《2019中国微型小说年选 》《2019中国年度小小说》,曾被湖北省十堰市用作2020-2021学年度上学期期末调研考试高一语文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