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陈福民教授新作《北纬四十度》出版

1.jpg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名学者、批评家陈福民首部文化大散文集《北纬四十度》日前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北纬四十度》是陈福民教授围绕北纬四十度进行深度探究的文化大散文,作者以漫长的华夏历史为经,以北纬四十度地理带为纬,为读者绘制出了一幅雄浑的千古江山图。目前致力于边疆史地研读、写作的作者认为,“北纬四十度” 首先是一个穿过整个北中国的地理概念,它穿过整个北中国,那是中国最壮丽的山河,这条地理带与万里长城生死相依成就了彼此,同时,它还牵扯出了“一个文化历史概念”,那里有盘旋千年时空中的愁云和不解,有诸多有价值、有说服力和隐秘的历史细节未被发现或提及。以长城为标志,北纬四十度地理带在历史演进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不同的族群与生活方式——在它的南方,定居民族修城筑寨掘土开渠,男耕女织安居乐业,却也将息得辛苦恣睢小富即安;而它的北方,游牧民族辽远开阔骏马驰骋,寒风劲凛雨雪交加,却也砥砺出坚忍豪强自由奔放。


《北纬四十度》大部分内容曾作为专栏文章2021年在《收获》杂志陆续刊出,广受关注。


1.jpg


◎ 作者介绍与自述


陈福民,学者、批评家。

先后就读于河北师范学院中文系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学位。1996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代文学研究室工作。

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作家协会小说专业委员会委员;

北京作协理事,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文学委员会副秘书长;

多届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评委;

著有文学评论集《阅读与批评的力量》、历史文化随笔集《北纬四十度》等。

目前致力于边疆史地研读与写作。


      我所处理的题材,历史范围跨度很大,从公元前300 年的赵武灵王直至十七世纪尾声的康熙皇帝,每一个具体的话题都牵涉到繁巨的历史容量。为此,我尽自己可能把‘二十四史’中与本书论题和人物故事相关的材料又摸了一遍,还包括各种断代史、专业史、历史理论及古人的笔记。我希望通过这次写作打开一种被遮蔽的历史面相,从而在不同民族互相学习互相塑造的大背景下,呈现出自己的历史观。我还希望通过这种写作,在历史学领域为文学赢取她应有的光荣与尊重。

……

以“跨界”的姿态处理北纬40度问题,是我个人的一次文学历险,也是对历史学的致敬,更是对长城和中国北方的致敬。其中包含着我对文学写作与历史关系一些不成熟的思考。我希望将来有机会能把这些想法推进到一个新的向度。


1.jpg


◎ 目录与书摘


自序    / 1
未能抵达终点的骑手    / 1
汉家皇帝的滑铁卢    / 27
失败者之歌    / 59
青春帝国少年行    / 93
在战争的另一边    / 129
从幽州到兰亭    / 167
那么,让我们去洛阳吧    / 209
渔阳鼙鼓何处来    / 259
燕台一去客心惊    / 321
“土木之变”及皇帝和他的王先生    / 377
遥想右北平    / 437

 


遥想右北平

    一


右北平与北平,亲密无间,唇齿相依。但它们是不能混淆的。

右北平是一个伟大的地名,与北平的联系千丝万缕。但它比北平大得多,更古老得多。右北平像一个经历过无数世纪风霜雨雪而心胸宽广的父亲,贫困艰辛又豪迈粗犷。它把自己朴素坚忍和乐善好施的性格全部遗传给了北平。它包围并庇护着北平,世世代代从生到死。没有右北平,今天的北京就无立足之地。

沿着华北平原北部的边缘地区,北平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她守在长城内侧,把一切都托付给了右北平。在古代中国历史上,右北平大约是第一个被官方命名的拥有“北”这个方位词的地方,因此可以将它视为中国的北方之源。虽然现代地理学告诉我们,北纬40度以外大致都是北方了,但是在河西走廊以北,在巴丹吉林沙漠以北,在阴山山脉以北,广袤的沙海、戈壁与深厚的黄土限制了绿色,也限制了人们的脚步与目光。对于中原文明来说,上述地方经常是可以想象的美丽“绝域”,却难成为热土。正如王维在《使至塞上》中所描述的那样,壮美,苍茫而孤寂: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大地的魔法师掌管了这一切,让瀚海横绝,关山难越。这里的塞上,是隔阻了信息的场景,是难以企及的生命之旅的边缘。难怪诗人们的眼中和笔下那么多对“西出阳关”的感慨与愁思。如果极而言之,则是“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然而同样是塞上,右北平却是有温度的,它向着华北大平原敞开了自己。在被华北人民亲切地称为“坝上”的那些地方,随处可见驰骋与忙碌的身影。因为“坝上”并不是单纯的游牧区域,农业耕种很早就在那里扎下了自己的深根,滋养着草原和土地上的人。在“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世代劳作里,在“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的辛勤欢乐中,从北纬40度南下的凛冽寒风与得得马蹄,都渐渐被和煦轻盈所感动所熏染。先民们“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这是伟大的足迹,也是北方向南方致敬的注目礼。它诉说分离之苦,也无悔于跋涉艰辛。于是我总是很狭隘地想,如果认真追究起来,当我们在说“北方”的时候,其实都是在说右北平吧。

右北平,是中国最早的北方。它是我亲爱的故乡,是我的精神乐土。我一直想写一写右北平,写一写它的辽远与博大,也写一些它的清贫与忍耐。但它太朴实无华了,既不喧哗也不张扬,一直以来它都是沉默不语的。在历史的雨雪风霜中面貌沧桑表情淡定,它的贫苦与荒凉,铸就了它天性中的坚忍与平淡。它一如既往毫无存在感地存在着,到了后来,它连它那让人骄傲的称呼都失去了。它没有激动也没有抗议,像天道循环一样,安静有序。因此,它似乎是以自己的姿态昭示人们,它是不适合大声说出的。

它适合遥想。  

……  


1.jpg


名家推荐


关于这个伟大的纬度,牵扯出来的何止是悠长的时空,同时还有“一个文化历史概念”,那里还有盘旋千年时空中的愁云和不解,还有诸多有价值、有说服力和隐秘的历史细节未被发现或提及。面对想象中的几千年,他(陈福民)满怀深情和敬意探究的,是他历史的关切,并且要用文学的方式再现它——这才是他郁郁独行在北纬四十度的真实目的。

——著名学者、批评家 孟繁华


在“北纬四十度”的地理框架之下,是历史的钩沉和文学的唤醒,但又何止于此。文明的割裂与交融,是一个恒久话题,无论何时何地。陈福民借于种种分合、变故,做出一种当下反思。

——美术评论家、作家 冉伟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