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新闻资讯 >
  3. 文艺之窗

李木马:拥有一颗童心

发布日期:2024-06-19  点击量: 312

拥有一颗童心

李木马

 

1113.jpg

符会娟是一位铁路诗人,在连续出版散文集《雨后海棠》和诗集《风笛飘过》之后,又创作出童话集《火车时光机》,让我们看到可喜的创作状态,更让人不由得由衷点赞。

对爱读书的人来说,读得最早的书,莫过于历史与童话故事。或者说,我们很难在读过书的人当中找出一位压根没有读过童话的人。我们小时候读《安徒生童话》《伊索寓言》,多少小伙伴为卖火柴的小女孩默默流泪,特别希望烛光中走来的祖母和喷香的烤鹅是真的。我们通过学习小学课本中的《皇帝的新衣》,懂得了虚假与虚伪的可笑。我们通过《农夫与蛇》的故事,懂得了善与恶的边界和惩恶扬善迫切需要的果敢与决断。很多小朋友说当他们写作业遇到难题的时候,很想闭上眼睛,变成聪明的一休哥哥。如今想到小学时代烂熟于胸的叶永烈先生笔下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很多当时的遐想已然变成了今天的现实。

的确,如果我们转换一下角度,穿山入海,九天揽月,人类生活本身就是一部童话。

对一位童话作家而言,首先要拥有一颗童心。而童心的最大特点就是“相信”。相信一朵花的羞涩,相信一只小狗的善良,相信一块石头懂得思考会发呆,相信云朵游移不定的思绪和感伤时的泪雨,相信大海从不疲倦的呼吸与歌唱……如今,在生活节奏不断加快和压力不断累加的今天,每一个人,拥有一颗自由、浪漫、天真的童心是多么重要。

人之初,孩子的视角与心灵,是一个纯净得没有细菌的天地,在这个天地中无比自由地畅游、嬉戏,是多么令人神往与眷恋的事情。而童话作家,就是这个天地沙盘的设计师与建造者。我所理解的童话,大致有着这样几种本领。一是童话可以穿越时空与物质。可以让人类的想法穿越不同的时间、场域与生命状态。譬如说,在童话中,我们可以和古人及未来人对话,一棵树可以与一只鸟、一片云、一只昆虫、一条蚯蚓说话,一棵树更可以与另一棵树说话,与走过的、打开窗户的、梦中的人说话。在童话创作无限宽阔的舞台上,几乎所有的名词都可以充任不同的角色。

童话的主题,殊途同归,基本主题是阐释真善美的意义与价值,以及搭设通向真善美的道路。因为一个人最初的意念与意识中,善念与杂念,自私与奉献,往往是杂糅交织,而文化与文学的某些功用,就是帮助我们梳理、辨析、抉择。而这种表达与讲述,用人们熟悉的人与其他的那些意象,引领、替代、帮助我们去试错、去分辨、去行动,然后大家一起,走在通向世界与身心,更为美好与光明的道路上。

但想想可能还不仅仅是这些。譬如自由,譬如顽皮,譬如在向美而行的道路上,突破某些规定性的“另外的范式”。进而让通向真善美的路径丰富起来,有趣起来,给每个生命个体以最大的自主空间等等。

童话故事还有一个基本路径,叫做由浅入深地体现出一些能让孩子们和普通读者读进去的、有所得所悟的哲思与寓言性。故事的线索走向与逻辑关系,既要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还力求要有思而后得的会心一笑。

我曾经在几年前和女儿合作写过一套八本的《火车宝宝历险记》,就是抓住儿童喜爱高铁这个心理,以孩子的视角把高铁这个新事物尝试着做了一次童话式的表述。这种感觉像吃了一枚新鲜的没有品尝过的水果,有一种舒爽的快意。

从符会娟的童话创作中不难看出,她已经有了一个较好的基础与可能性,如同一片草地和花园,有了一个孕育奇珍异卉的环境。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如何选择、提取和淬炼,让篇章更为简练,让语言更有契合儿童审美的那种稚朴诗意,让故事的逻辑结构更为出奇有趣。我相信她会越写越好,越写越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