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学生佳作|俞嘉文:千里江山,千载青绿

发布日期:2023-11-20  点击量: 802


千里江山,千载青绿

俞嘉文(南京市大厂高级中学高三)


坊间有这样的说法,北宋有两篇鸿篇巨制,一幅是《清明上河图》,另一幅就是《千里江山图》,如果说《清明上河图》是北宋现实主义的巨作,那么《千里江山图》则是充分表达了北宋文人世界的理想情怀。而千年后的我们以舞剧为载体,让古老的《千里江山图》在新时代以另一种方式新生。

“无名款款,只此一卷;青绿千载,山河无垠。”舞剧《只此青绿》以雅致清丽的中式美学,营造了一场跨越千年的梦境。舞者以绚烂之身勾勒出如诗如幻的无限山河,将古典式传奇娓娓道来。

星火熠熠,行之如画,越过千年山河,与少年咫尺青绿。舞蹈演员张翰身着一席白纱演出了世人心中的少年王希孟。前期的意气风发,后期的沉郁痴狂,沿着他的脉络,我们看见了宋盛极的山河,群峰错落,青绿婉转,少年玉树执笔,绘千里江山的壮阔。那一刻我们仿佛透过了舞剧,同展卷人一起,跨越千年,一次次尝试去窥见正在下笔绘山河的王希孟的一角心田。少年的身躯里,藏着大宋群峰的壮阔。

《只此青绿》中的,舞者身姿绰约,好似在不断变化的重峦叠嶂,踏水望月而来。这样的震撼画面离不开服装的巧妙设计。阳东霖道:“衣服是穿在身上的文化”,而服装与色彩的完美结合是舞剧成功的关键。

且看,纤纤女子身着素衣,青绿便化动为静。何为“青绿”?这要追至宋朝,青绿色调在宋朝时期几乎达到了艺术巅峰,它体现在了十八岁少年绘就的《千里江山图》中,也体现在了“舞余裙带绿双垂”的宋词中。在那时“雨过天晴云破处”的青色不仅极具写意魅力,同时也是将主流儒家思想与讲求“格物致知”的理性尊崇相结合的美学体现。而舞剧服装恰好吸收了宋代的艺术养分,使写意与写实相互拉扯。随着古筝声响,原是一个个舞者,忽而化作了大宋的千里江山,孔雀蓝的袖子叠搭在一起,犹如山峦起伏,层叠的蓝铜色群乳,有山峦层叠之势。

看这样一场极具宋代美学雅致感的舞剧,我们在恍惚中,眼前浮现出宋徽宗坐在大殿之上,看着这画了的《千里江山图》,心中澎湃汹涌。上天曾给予大宋以夏花般绚烂的幸福,也曾给予大宋秋叶般凋零的痛苦。舞剧最后定格于山河相依之时,然而历史还在继续,这舞也并未舞完。倘若继续,那青绿之间便要添上一抹朱红。终是靖康之耻破了宋徽宗的书画梦,也正如张翰的最后一跃,衣纱抚过王希梦的脸颊,这千里江山终是大梦一场空。

历史未曾湮没那抹青绿,也未曾湮没过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就正如展卷人探寻画中的那一瞬间,感觉到的除了惊艳和对前人的探索,还有文化艺术的传承。舞剧《只此青绿》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资源中提炼素材,萃取灵感。以国宝画卷到舞蹈诗剧的跨越,展现了传统艺术与宋代审美的创新性表达,实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塑造,使传统文化之美与时代内蕴之美水乳交融,同时也使让古老的艺术在新时代以另一种形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