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李文泽:来年以后(叶圣陶杯初赛获奖佳作)

发布日期:2023-05-05  点击量: 870

来年以后

李文泽(山东省潍坊文华学校高三)

 

“上班吗?”

“理发?张叔!”

“理发。”

“稍微等会。”蓄着长头发的男人扣上饭盒,把手机塞到桌子上所剩不多的空处。他在桌子上翻找了几下——钱包、旧账本、快递纸箱,还有几个满是烟灰的易拉罐。那个被叫作张叔的胖男人并不催促,只是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抬头打量这个三十来平方米的小店。他有的是时间。

终于,长发男人翻出几张纸巾,擦了擦嘴,又翻了翻口袋,找出口罩戴好,这才站定了身子,准备工作。

“我把空调打开了,过一会就暖和了,衣服放沙发上就行。哦,口罩不用摘,不影响。”他一面说着,一面调着热水器的水温。

来理发的胖男人也不作答,只是顺手脱下那件领口处磨得光亮的夹克,丢到沙发上,然后到冲水椅上躺好——冲水椅有两个,不过胖男人没纠结太久,其中一个是新的,还没装好,上面浮着一层灰尘。

“怎么没见丽萍,平时不都跟你一起?”

“她回老家去找了个工作,顺便陪陪孩子,这里我自己就行,忙得过来。水热吗?”

“差不多就行,不讲究!”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挺久不见您来了,最近都忙什么呢?”

“本来是没有什么好忙的,疫情嘛,大家都窝在家里,街上清闲。”他又话锋一转,“我早就想来啦,你看看我这头发,这像什么话!”

不错,他斑白的鬓角像杂草似的往外乱窜,看起来的确有失长者的体面。

“本来是没什么好忙的,”胖男人忽地摆出一副骄傲而又责任重大的表情,“不过各种零零散散的小事实在是不少,都是邻里之间的,互相帮衬着……”

长发男人只是听着,没把话题接下去。这时胖男人才注意到,他似乎是瘦了很多。

等到头发理了一半,房间才终于暖和起来。胖男人又接着自己一个人喋喋不休下去:“现在马路边上的人没比之前多多少,有也不会打车,我油钱都挣不回来,等转过年来我就把车卖了,去干点别的什么。”

镜子里长头发的男人扬了扬嘴角,但是依旧没说什么。又过了片刻,才评论道:“我看等来年回村里,去村里包下几亩地种粮食,种粮食最稳妥,我家里有个亲戚就是这么发了家……老百姓总要吃饭,您说是不是?”

“那可不成!”

“怎么不成?”

“你们城里的孩子可不懂,”他摆摆手,示意长发男人停下,“我花了大半辈子才从农村走出来,哪能因为一两年光景不好就跑回去。话又说回来,当年可比现在倒霉多了,盖了好几年的房子,就快落成了,结果那年发了一场大水,全没了,庄稼也都没了,之后日子还得接着过下去。”

沉默又一次接管了昏暗的小店。单调的嗡嗡声很识趣地应着沉默再次响起。

这一次是他先开口:“您今年什么时候回去过年?我打算下周就回长春去看看,留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做,早点回去还能给家里帮点忙。”

“人得有韧劲!叫我说,店里的事情你要多上点心才行。”张叔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且声音里分明是有一丝愠怒了。“等来年,等你回来。我帮你把那个新椅子装起来,总会用得到的。桌子上也是,要收拾一下,怎么说都正对着店面。”

长头发的男人点了点头,颓然地笑了笑,最后完善了一下头发。

“还是15?你看看卡里还有钱吗?”胖男人一边穿外套,一边迈步向门廊跨去。

“涨价了,现在25了,卡里还有15,给十块钱结清了就行……”

“这是什么话!再存三百块钱吧,以后还得常来。”胖男人用力摆摆手,阻断了长发男人没说的话

“耽误你吃饭了,”他最后瞥了一眼杂乱桌面上的电饭煲和饭盒,“下回我早点来,走了。”便推门离开。

阳光透过厚重的玻璃门斜打进屋内,借着浮在空气中的灰尘显出形来。蓄着长发的男人盯着阳光看了许久。

 

(指导老师:姜媛媛)

 

【点评描写市井小事,展现世态人情,所反映的往往是最真实的生活。这篇小小说只写了一个“三十来平方米”的小理发店,一个“胖男人”顾客和一个“长头发的男人”理发师,一次短暂的理发过程,寻常细节,家常对话,却让读者感受到疫情背景下人们的状况和心理。其中有对困境的苦恼,有邻里间的“互相帮衬”,有对“来年”对“阳光”的期望和信心,表现出普通百姓所具有的“人得有韧劲”的精神,主题富有积极意义。本文获省级一等奖。(钟湘麟  特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