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教师作家

教师作家毛香菊:师者中,有你的青春,有你的梦想,有你的执著

发布日期:2022-01-22  点击量: 907

作者简介:

毛香菊,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衢州第一中学语文教师,中学高级教师,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江南》《天池》《中国青年作家报》《中国老年报》《联谊报》《浙江教育报》《浙江工人报》《衢州日报》《衢州晚报》等报刊上发表过文学作品近百万字,著有长篇小说《师者》、短篇小说集《膜衣》以及《无法不温柔》《回望故园》《往事》等散文著作。2021年10月获第五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

 从事中学语文教学34年,担任班主任工作十年,先后担任年级组长、语文教研组长、校文学社社长,文学社写作指导老师等职,曾获“教坛新秀”“十佳青年教师”“新时期好形象教师”“优秀班主任”“教育系统先进个人”“教育系统优秀通讯员”等荣誉,又获“浙江省先进盟员”“中国民主同盟浙江省思想宣传工作优秀撰稿员”“衢州民盟榜样人物”“衢州市优秀盟员”等荣誉。

 

作品简介:

这是一部教师和教育题材的长篇小说。围绕女主人公林如蝶从一名学生走向三尺讲台,历经各种锤炼,最终坚守岗位,成长为优秀教师并影响和带动身边一批人的故事,表现教师对职业的探寻和坚守。按照时间顺序和人物命运变迁,分为起程、跋涉、磨砺和新生四个部分。小说表现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江南某一区域教育教学的概貌,折射了改革开放之后一个时期内一个区域教育状况,表现了几代教育人为理想的拼搏和对教育梦想的坚守。小说通过具有时代性的元素来表现当下教育的特征:竞争、压力、抑郁、单亲家庭、素质教育、有偿家教等等,对人性也做了一定程度上的揭露。整部作品试图启发读者展开思考: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受教育者对教育需要的不断提升,怎样做老师才能与时俱进,培养出真正有益于国家和社会发展的优秀人才。

 

作品欣赏

  林如蝶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发现自己没死,并且头没那么晕了,嘴巴里也没那么多血冒出来了。她无力爬起来,拿扫把和拖把把地把地面打扫干净,又为自己倒了点白开水,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

在昏昏沉沉中一天又过去了,夜幕再一次降临。她虚弱地躺在床上,满脑子不停地在胡思乱想:虽然,他是那么冷酷和可恶,可是为什么我依然要想着他?我每天晚上都在听着楼下的摩托车的声音,希望他什么时候忽然早早地回来了,又阳光帅气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们又好好地过着平凡却踏实的日子。我不要什么钱,也不要他做什么官,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和和睦睦,人不孤单,家不冷清。为什么这样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一切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如果真是因为我的原因,那你告诉我,我一定改了,如果是你的不对,也

希望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可是,你没有给我们交流的时间。我连见你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如蝶觉得自己每天都被淹没在无边无际的忧伤的幻觉里。那天晚上,林如蝶决定整夜不睡觉也要等到童大俊回来,她要向他问个明白,不然总有一天她会在不明不白的焦虑中死去。

终于等到了童大俊回来了。但童大俊并不看她,径自走进属于他的那个卧室。

林如蝶跟着进去。童大俊回过头,眼睛里射出鹰隼一般寒光:

“进来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进来?”林如蝶虚弱地反驳到。

“你觉得有意思吗?”阴冷的声音。

“那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林如蝶开始愤怒。

“你到底想怎么样?”极其凶狠的语气。

“我想问问你,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对我?一年多了,你不见我面,不问我的死活,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完全视我为空气。这到底是为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林如蝶说着说着就哭了,她一想到当初违背父母心意、义无反顾地跟着童大俊去金川,历尽艰难,辛劳持家育儿,换来的竟是这样的结果,就会不由自主地要歇斯底里起来,她隐隐地觉自己又要像上次摔抽屉一样地发疯了。

“不要在这里装委屈,装疯卖傻,没人会可怜你的。”眼泪和哭喊丝毫没有打动他。

“我没装,是你把我逼疯了!我不要你可怜,我只要你告诉我,我究竟犯了什么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林如蝶觉得自己的心里如有一头被关押了很久的猛虎,它要挣脱铁笼子到外面的世界,因为笼子的铁丝已经把它的肉身勒成一条一条,它饱胀的皮肉已经开始破裂,被挤压着的心脏像一个被吹足了气的球。此刻,这个小宇宙马上要爆炸了。

“你还要吼吗?你这么委屈,为什么不直接跳楼啊?”声音阴森冷漠得像从十八层地狱里发出来的,蕴藏着可怕的杀机。

“你真的要把我逼死吗?”林如蝶声嘶力竭。

只见童大俊迅速转身到厨房,很快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来吧,你如果想死的话,没有人会拦着你。”

“这究竟是为什么——啊——啊”厉鬼般的号叫从林如蝶膨胀已久的胸腔里迸发出来,那声音里仿佛聚积了千百年的忧郁和哀怨,像从旷世无人的黑夜的深渊里发出来一样,尖利而刺耳,孤独而沉重,悲怆而绝望,像一把长长的闪着令人心惊的寒光的利剑,穿越壁垒,

冲出楼宇,飞向遥远的天际。

这是从一副柔弱女子的身体发出来的最后的号叫,是用爆炸整个身体和心脏换取的能量来展示尊严的最后方式,是对生命中所遭遇的巨大的委屈无法获得申诉的悲愤抗议,是对人生无助的悲伤和因为坚守了很久的希望招致破灭的绝望释放。

…………

…………

林如蝶僵硬的身体忽然颤动了一下,身子渐渐弯曲伛偻,不一会儿便瘫倒在了地上。

阿红和戴姐赶紧将林如蝶扶到床上。

接下去的日子,林如蝶则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机械地去学校上课。她已经不再担任班主任了,但仍然经常往牙科跑。她仍然要照顾女儿,正常上班。没人的时候,她就关上门窗,放开喉咙大哭一场,然后擦干眼泪,收拾装束,该干啥还干啥去。

林如蝶努力在别人面前表现得一切如常。她觉得自己像一个身上背着巨大的包袱,走在陡峭的高山的半山腰的人,累到了极点,却不能停下脚步,她知道,一旦停下,她将立刻滚下山坡,身体会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的深渊。

她不得不拼尽全力继续向上攀爬。

…………

林如蝶停下笔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眼眶里又贮满了泪水。她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一个爱流泪的怨妇了,只要说到这事,写到这事,甚至想到这事,她的泪腺似乎就受到了刺激,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溢出眼眶,不停地从脸颊上滑落。

她赶紧擦干眼泪,把信笺折成一只纸鸟,然后把它放在童大俊的床头。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在家里,童大俊坐在餐桌的这边,林如蝶坐在那边。餐桌上是童大俊起草的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

“你真的想好了吗?”他平静地问。

“是的。”她很果断地回答。

“好吧,那我们开始签字吧。”童大俊拿起两张离婚协议,率先分别在上面签下名字,然后把协议递给林如蝶。林如蝶漠然接过,看着协议书,沉默了片刻,然后拿起笔,在两张纸的落款处挥笔飞舞,将草体“林如蝶”三个字似举重若轻又像轻描淡写地画了下去。

那夜,金山城的夜格外的死寂,远处金水河两岸楼房的灯光忽明忽暗地闪烁着,金水河面上泛着红黑色的光,仿佛注入了一大股不明来路的血水,让人联想到远古时代屠戮万千的血腥场面,那些从刀光剑影中流淌出来的血,从那时就开始汇入金水河,一直流淌延绵到

今天。

 

赏析:

此片段是林如蝶和童大俊感情矛盾冲突激化的燃烧点,其写作上的特点首先表现在以下三点:

细腻传神的心理描写。从林如蝶因为拔牙夜里大吐血进而神志昏迷到最后对童大俊的期望彻底破灭,这种重要的情感转折通过大量的心理描写来完成。写到林如蝶对童大俊依然怀有梦想和期待,细腻的心理描写表现出了林如蝶虽然情感千苍百孔,但内心依然满怀少女的温情,但这种带着依恋的纯净的感情,却被童大俊肆意践踏,让读者忍不住内心产生悲戚和同情,人物的跌宕命运由此奠定。

尖锐露骨的语言表述。写童大俊因为移情别恋,对林如蝶恶语相向的情况,通过几组对话描写,便得到大幅度的呈现。林如蝶常年累月等不到丈夫的归家和归心,身体和心灵长久地被搁置在无人问津的沙漠中,思恋和爱得不到回应,心灵得不到倚靠,她无尽的悲戚和幽怨只能通过对丈夫小心翼翼的询问获得一点点释放,但是,等待她的是更加让她窒息的恶语。这些语言都是林如蝶命运悲戚的铺垫。

悲戚压抑的景物描写。

“那夜,金山城的夜格外的死寂,远处金水河两岸楼房的灯光忽明忽暗地闪烁着,金水河面上泛着红黑色的光,仿佛注入了一大股不明来路的血水,让人联想到远古时代屠戮万千的血腥场面,那些从刀光剑影中流淌出来的血,从那时就开始汇入金水河,一直流淌延绵到今天。”这是一段具有悠远的时光想象的景物描写,其中红黑色的光、来路不明的雪水、远古时代屠戮场等意象代表的都是肃杀和死亡的氛围,这正是主人公当时的内心基调,这种悲壮的情感已经无法用词语来描述,所以改用一段场面昏暗血腥的景物描述,把主人公的内心绝望情感表达出来,这种效果是独特的。

 

创作评价:

写了本好书!写得很踏实、诚恳、用心、自然,充分调用了生活积累,叙述血肉饱满,节奏控制很不错。人物,真实得让人揪心,或挣扎或沉沦在生活的深水中,给人一种不张扬的、坚忍的力量,一边是骄傲,一边是悲凉。

——中国作协李生卫

 

“确实不错,尤其是磨砺、新生这两章节情节跌宕多彩,波浪迭起,阅读兴奋点多。几个主要人物的结局处理自然妥帖,符合客观规;主人公林如蝶的心理描写细腻生动,彰显她儒弱中有骨气、善良中有担当,结尾呼应书名师者……建议全国教师阅读。”

——江山作协戴明桂

 

“文笔清丽,感情细腻,情节曲折,颇为感人。师者中,有你的青春,你的善良、你的坚守,有你的梦想,有你的执著。”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毛芦芦

 

“小说语言纯净质朴,笔触生动细腻,心理描写丰富传神,情感体验真切独到,主人公形象匠心别具,主题表达意蕴丰厚,是一部具有独特风格的教育题材的长篇小说。”

——中国作协连中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