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初中生作品

诵百年,心向党|红船在长征(抒情长诗)

发布日期:2021-06-25  点击量: 697

黄海(海南省海口中学初一2班)


题记:从小到大,我一直被红军的故事和精神感动。这些红色的气息总是在我们身边流转,从电视、电影里,从课本中我和同学们都在一遍遍重温红军故事,在写作的时候,也同样如此,我有时会查阅网上的资料,融入自己在生活中的感受,就有了想要为红军创作的想法。于是,斗胆一试,但我并不能代表红军战士们,有的时候,写的某些诗句,脑海里想象出他们艰难前行的场景,继而去表达心中的敬佩,红军那种为信念而奉献拼搏的精神,值得每一个人去传承发扬,我无法亲身体会,也只能把心中的景仰,都容纳到每一行文字中。


微信图片_20210625142359.jpg


1.上海石库门

 

上海,一条里弄

在卧虎藏龙,白色的门

用圣洁,又一次复苏生命

 

巨石,抖落黑暗的的羁绊

从光明之上

又一次复苏在人间

 

火焰焚烧石灰的雕刻

坚毅地搏斗着

光阴,透过每一缕时光

 

在岁月的锻造之中

化为每一把革命的锤子

铸造每一块钢铁

 

过往,有多少人

雕刻大门上的镂空

石库门,战神坚守的大门

 

总有忠诚化作代码

命运,再一次开始推磨

用共产主义开始了社会的第一次探讨

 

石门之内,热血沸腾

重新掀开了一次人生

新的命运,开始了奔腾

 

2.南湖红船

 

一只红船,载着希望

正在湖面之上轻轻飘荡

每一缕红色都是喜悦

给追随者,带着无限遐思

 

热血,让中国踏过了数千年文明

日月,重新轮回

把光明变成期盼

带着多少努力继续奔跑

 

共产主义宣言从这里启航

新篇章没有被挫折击败

光明,已经冲天而起

革命的船票,承载着一个新生的国家

 

党章的每一个字,像每一杆

枪口,对准了所有的黑暗

使命,带着坚毅

红船,载着澎湃的热血

 

看一艘小船,荡漾在南湖的烟波里

烟雨汇聚了山河的秘密

红船划动了新生的命运

每一丝波澜,都在向新中国前进

 

3.镰刀与锤子

 

一把镰刀和大锤

交织了锻铁强大的声音

和镰刀收割着的麦香

 

火焰已经变成了铁块

那一片片铁变成了红色

镰刀,收割了一缕缕激情和梦想

 

铁锤,把光明开启了

打铁,连绵不断的声音

有太多的猜测

 

将无力的月色又一次挽救

变成清晨明媚的万丈阳光

镰刀闪身,把不断萌芽的大地照亮

 

中国,神灵已经在心底苏醒了

大地上,一把把长刀一把把红缨枪

拥簇的苏维埃开始了复苏

 

锤子和镰刀已经复活

把那千百年失败的努力

一次次校正,旗帜终将光明唤醒

 

4.曙光李大钊

 

革命先烈的英魂

会在墓志铭中永不消失

有多少人依旧奔腾他的血液

 

他心中,革命的信念

加强了后来人,心中不变的

小米加步枪

 

刚硬的胡须,有时光奔腾的音律

坚硬的额头,有太多岁月

正在一次次重新跃动着

 

欧洲带来的绞刑架

刽子手来回绞刑了三次

用鲜血一次次挥洒大地

 

生命,总嫌太短

一次次重新站起

绞刑十指连心,鲜血染成党旗

 

烈焰,燃烧在心中

雷光渐渐浮现,有多少信念

重新在未竟之路复活

 

 

5.党旗红遍井冈山

 

两军开始了会师

毛泽东的油纸伞和朱德的扁担

让漫天黄沙变成绿海

麻布制成了粗布衣

每一抹云彩都在闪闪红星里奔腾

 

表嫂在红军鞋底上绣出祝福

老表在瑞金的井水里寻找到了光明

井冈翠竹繁茂了十万雄兵

二万五千里长征从山脚延伸

开辟了整个人间新天地

 

徘徊依旧是未知的死敌

每一杆枪都在瞄准

红军用心灵里的繁华

汇聚了新中国的一砖一瓦

压力来源于心中的纯情

 

红军撤出井冈山

心中有多少留念

一次次回望大地上这神圣的领土

肝肠都留在了井冈山山顶

 

6.雪山的呼唤

 

光明照耀一整个雪山

有太多的寒冷

已经封印了血液

 

痕迹留下了太多

来源于地狱的元素

大雪,已经封印了冰霜

 

怯懦,永远不会复苏

总有许多火焰,烛照夜空

融化了路途上的一切冰雪

 

时光已经改变了

锋芒,每一缕前进的游丝

带着红军的草鞋,踏过了雪山

 

总有雪花,在无限分散

从大山的岩缝中

寻找到血统的传承

 

在光阴的锋芒之中

党旗冲锋号,让八角帽和单薄衣裳

解开抵御雪山极寒的奥秘

 

山谷之中,干瘪的粮袋

抓满了时光,随着死亡一路前行

一直到达了山峰之巅

 

7.草地的洪流

 

属于这个时代的英灵

已经在雪山的后面重新复苏

化为马的洪流,继续奔腾

 

有多少春机化为过往

瞬息之间,奔腾到彼岸

草地起伏,一碧千里

 

世界上,雪和水的落差

从光明之中开启

划出覆盖黑暗的领地

 

总有太多猜不到的勇气

草地荒芜,已经略过

让希望在蓝天之下觉醒

 

总有证据口说无凭

野牦牛和枯草接受蓝天

蓝天不会将草地提拔

 

时间总需要保护

茫茫原野,用每一根草的积累

看见光明接二连三的贯穿

 

8.鲜血淬炼泸定桥

 

鲜血与铁索绞在一起,铺成道路

机关枪伤害了的人

一次次反击着

用身躯挡住了子弹

用尽全力地奔腾着

 

已经有人战胜了铁索

河水被鲜血染红了

带着铁锈的铁色

把木板钉在了崖壁之上

忠诚,是红军无法解开的节

 

总有一种人不惧死亡

被泸定桥吞没了太多

山崖,睁开了双眼

悄悄地窥探这个世界

 

在那一天,已经塞满了子弹

用鲜血重新浇铸钢铁

时光,正在不停地跳动着

把死去的英雄

纪念在墓碑之中

 

9.金色鱼钩钓起梦想

 

鱼钩,浑身的金色

生命换来了重生

在每一个战士的心中

一次次重新轮回着

 

用缝衣针烧成的鱼钩

钓醒了多少个饥饿的梦

在贫瘠的草地,金色弯钩

在水中弯满彩红

 

一抹寒意,穿透了心脏

力量,来源于时光

一个炊事员的疲惫劳作

到达了诗意岁月之中

 

血液,在草原之上冷却

鱼钩,钓起了梦想

渐渐跨越了吴钩

比刀枪还要锋利

 

远古已经开始了复苏

鱼钩,长征路上的一个节

解开为愿者上钩的针

忠诚打通了那名炊事员的智慧

 

10.牛皮也成佳肴

 

有多少饥饿的征途,汇聚了

无限抗争,在每一个人的手上

贺龙,也空着腹

一张牛皮,手捧着嚼了三天

 

牛皮,收容了一整个天空

透析心口的肋骨,照亮雪山草地

皮毛无法养护生命

但能用生命换来生存

 

太多的人间苦难

生死自古势不两立

食物转换成温暖

皮肤,渐渐变得坚韧

阳光升起夯筑的火焰

 

坚韧不拔,再一次复苏

每一条牛筋在拉长

牛皮的太多腥味

已经点燃了胃的空虚

 

11.草地路标

 

草地留下了太多生命

反抗的力量来源于天上的星星

一整个草地上的粗布衣

正吟唱着红军前进的歌曲

 

草地掠夺了多少生命

尸体化为路标

渐渐变成了同工异曲

和死亡无法改变的盲音

 

这些指路标

是草原自己守护的标本

有多少猜测和未知

让死亡忙着标记领土

 

过去,是祭奠

面对死亡的恐惧

正在草地上无限蔓延

一次次被后来者踏过

 

尸体渐渐到达泥土之中

在草地,亡灵复活了一条安全通道

八角帽红五星带着无限忠诚

让灵魂再次安息在这路标下

 

12.披过袈裟的红军战士

 

红军,穷人的队伍

枪剑的队伍里召唤了僧人

有一名高僧披着袈裟加入长城

生命开始了新的沸腾

 

时光,倒流的速度更快

像是朝圣者的三步一跪拜

脱离了去往圣地的队伍

重新开始拥抱家乡

 

梵文,从不书写战场

烈日到达和平之上

那是无比强大的圣光

面对岁月充满了灵感

 

袈裟,每一片红格

布满大爱的人生

黑发再一次浮现

接通世间的恩怨情仇

进入生命的沙场

 

13.小红军的灵魂

 

在草地之上的奔马

骑着马的人,人困马乏

还有一个背着牛膝骨的小孩

破旧的绿色帆布包

一点点浮现了

 

陈赓骑着骏马走过

马蹄随着夕阳渐渐变斜

小鬼要等着他的伙伴

要啃着烧焦的骨头等待死亡

马匹承载着一整个黑夜的重量

 

孩子在陈赓的怀里死去

死亡不会分辨年龄

倒计时在每个人身上上演

野草,杜撰荒芜

死亡是一场场正剧

 

孩子跟着太多的战友走了

如山岳一般沉重

梦里将队伍再一次唤醒

天地正在汇聚着无数气息

化作青云,向远天带走孩子的灵魂

 

14.草鞋最有发言权

 

红军石化的脚

踩过了多少荆棘

突破了多少艰难险阻

脚下的草鞋最有发言权

 

有多少双脚不在了

就有多少双草鞋在等待

正如分叉路无法改变的选择

草鞋的队伍,正在疾奔

 

有多少的人生强颜欢笑

在胜利之后

才是永不言败的狂欢

生命一点点变得繁荣

 

二万五千里长征

天和地之间的距离

依旧保持着始于足下

抵达的悲欢,全部装在一双草鞋里

   

敌军的包围

渐渐开始了缩小

如何突破这个禁锢生命的圈子

全靠这双草鞋一路通往胜利

 

15.巍峨在老山界上

 

这座不能被时光所忘却的山

高高地矗立着

高山上,树木不言不语

 

山峰上,百米石崖

用两条瘦弱的腿走过

在此安眠过的战士

将会继续背起小米

拿起步枪,在悬崖峭壁上继续前进

 

山峰上,百米的石崖

用一次脆弱的生命走过

在此处安眠的战士

将会站在高山上吹起冲锋的号角

红军不曾忘记他

不曾忘记这危难的国土

 

他们长眠于此

也永生于此

在这老山界中

用高山般巍峨的身躯

去铸成山上的山

 

16.军心越过

 

草地,血神

大渡河,金沙江

多少条生命

卑微而伟大

军人心中不变的意志

正在这万水千山接力传扬

 

军人心中不改的坚毅

越过高山和梦

一次次反复循环的故事

是生存与死亡间的抉择

食物总是超脱肉体

艰苦总是超越极限

 

有多少人

依然能够继续坚守

有钢铁雄狮

他们在这天地之下

用永恒的自信心

在延伸的长征路上走着

军心保持着永恒的坚毅与任性

 

17.岁月的黑发重生

 

将军与士兵

士兵与平民

有多少种关怀依然存在

曾经,士兵的英魂

在战场上端着枪

不变的格调

从历史来看今朝

 

没有任何一位士兵

缺生命的元宝

他们已经将藏在心中的梦想

回馈到了土地中

卑微的一颗颗尘埃

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

 

枪声的香味

至今还未散去

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在每一声枪响中

看着岁月的黑发重生

 

18.长翅膀的红军故事

 

有多少次艰难险阻

他们都用草鞋跨过

以血肉之躯

扛起重任

用意志破灭

金石

 

有无数次的翘首以盼

在飞越千山万水后成功

衣衫褴褛,破釜沉舟

命运变更的脚步

比时代更快

在路上埋下了无数枯骨

 

被土地所怀念的英雄儿女

都在疆场上守候着

用心灵的沃土

去滋润每一方田野

家乡的味道还是没有改变

曾经为故土而奔波的游子

已经归来

 

19.党旗引领的长征

 

红军渐渐临近终点

军旗之上布满了夕阳光

军人,天生的祭奠

让纹路继续寻找征途

小米加步枪,已经化为胜利

 

红军一次次用脚步,追赶马匹

和车轮,在极限加速中

继续加速

红军已经踏破了无数草鞋

带着风雪,奔越在春天之上

 

二万五千里的距离

不到长城非好汉

红军已经到达了征陕北

每一个人的精神

拼接成了真理的巨人

 

再一次开始了克隆

猜测着红军的前进路线

红军从光明之中

已经寻找到了胜利的出口

 

20.历史火焰

 

最高的温度

穿透了蛟龙

将一整个中国统一

 

总有阵阵龙吟

重新开始了长征

荣光,永远无法忘却

 

那些无法改变的突围

力量无限放大

火焰再一次蔓延

 

用生命的火焰挽救一切

总有无限的忠心

宁死不屈的精神

 

总有生命在继续传承

岁月里,留下了那么多人的生命

化为那些难被遗忘的历史

 

忘不了毛主席的诗句

让中国沉睡的雄狮复苏

换来革命的成功

 

21.战曲洞开的光明

 

每一种音乐,用赤橙点播

用黑色白色交织

用光明和烈焰覆盖

 

一次性找到了弥漫在乌云之中

战争的歌,曾经响彻天际

如今已经停止了乐声

 

战歌已经浮现而出

在乐曲声中无限放大

战曲,不会破灭的锋芒

 

曾经红军的征程开启

一路面对大山披荆斩棘

枪孔,从暗月之中苏醒了

 

将岁月盗走之后

面对战歌的奏乐队

一次次面向战火

 

时光重新绽开了锋芒

悲伤,总是开始无限放大

那些过往云烟

重新将血液冲到了身体各处

 

神州大陆一次次复苏

每一把刀刃的白光

让一整个大地剧烈抖动

乐声,再一次让战争躲开生灵涂炭

 

总有战曲重新开演

远方,是胜利洞开的光明

由橄榄枝沾染墨水

为未来谱写和平乐章

 

22.信念燃烧的长征

 

两万多公里长征

在脚下,一步一步地走着

缩短的距离

仿佛铸就成了一生

 

大路分为两道

人生分为两边

却总有人在最危险的跨度上

走一遍,又一遍

 

在这条路上走着的人们

漫漫征途,变为

激扬世界的舞步

在战火交响乐的环绕中跳跃着

 

神龙的鳞片层层叠叠

那一道道山丘缓缓形成

任重而道远

 

长征路上喷涌的红色血液

正在一点点地流淌着

在长征的道路上

去无限延长

 

23.信念被无限放大

 

远征,永不放弃的诺言

在灵魂的承诺之上

是奔波的脚步

用胸膛抵挡着敌人的子弹

 

没有谁能够猜到子弹的想法

也没有谁知道

被子弹的想法

所包围的红军的梦想

 

战壕架上长枪

被无限放大的梦想

如河流蜿蜒而过

愿意用生命

去换来中国每一个人的平安

 

他们在炮火中

将平安送给了别人

却没有留给自己

把骨头播在了荒山野岭

 

他们的信念依然在燃烧着

用漫山遍野的

绿色呐喊声

向世界诉说和平

 

24.东方红太阳升

 

过去,戴着闪闪红星的人

在往事之上,带有多少豪情

多少革命者消失后

后来者接过接力棒

正在一次次重生

 

总有太多牵挂

过往,已经变成火焰

有着太多沧桑

在征途之中,组成前进的延河

组成咆哮的黄河

 

多少求索,正在无限回荡

无数个曾经的烽火岁月

危险让心灵变得敏锐

勇气之剑刺破了万千威胁

 

成功克制了多少艰难险阻

怀疑的迷雾又一次消散

心中的灯塔,早已开始觉醒了

多少忠诚的枪口

正在用生命重新复苏正义

 

那一段旅途决择路线

过往的朦胧远去,东方红

渐渐成了传递诺言的

光辉使者

 

25.光明的宝塔山

 

党旗,一座宝塔里的圣光

铁锤和镰刀,擒住了宝塔

 

闪闪的红星,住进窑洞

宝塔再一次露出锋芒

 

钢铁的洪流,带着多少豪情

踏上成功的路

 

塔尖之上,有龙在盘绕

太久的梦想,一一追随

 

那一头到达大地的神牛

被宝塔牵住了鼻子

 

浩荡的小米,一路跟随宝塔山

枪口对准了武装到牙齿的敌人

 

时光不会回头像白云一样

在高山上弥漫

 

高高的塔尖,胜利的目标

一次次倒映在滚滚喊着前进的延河

 

梦进入高山之中,思想的

烈焰,化作光明的灯塔

 

 

26.杨家岭的灯光

 

杨家岭中彻夜的灯火

在熄灭前,映照黑夜

熄灭后迎接白天

 

灯光点燃了黑暗的空气

将笔的影子

投掷到桌子上

在星辰的注视下

不断拉长

 

为真理拼搏的黑夜

变成不曾疲倦的白天

没有终点的长征路途

任重道远

 

桌上的笔

与纸张摩擦的声音

奏响黑夜中

亘古不变的旋律

 

纪念曾经的伟人

在此彻夜不眠

灯火的道路

从黑夜延伸到白天

 

崇山峻岭之中

曾经的一户人家家里

为千万户人家

派发了安家的梦想

 

而拼搏的人不见了

但灯火依然还在燃烧

烛火之光

在黑暗中微不可察

 

却在努力高举

为世界照明

唯独是脚下的那片影子

在纪念着光明的通宵

用燃烧的灯油

回忆一个个不眠不休的夜晚

 

27.宝塔山

 

红军革命的勋章

长征路上的宝塔

高山仰止

坚不可摧

 

在梦中回到延安的人们

用双手打通

前往宝塔山的漫漫路途

无比艰险的长征

用宝塔为象征

用双手撑起天空

 

回忆长征的目光

从宝塔之中,欣赏盛世

珍惜寸土寸金的繁华

 

乱世中,寻求

救国救命的学子

纷纷汇集延安

修建心中的宝塔

记录下长征的不朽诗篇

 

宝塔矗立在胜利的开端

也在终点等待

革命的圣地

灵魂在此地出征

变成万千倔强的吼声

纪念风雨中精神的永恒

 

28.瓦窑堡

 

大山之上的窑洞

震荡着长征中

钢铁回荡的声音

城堡之中,革命的回声

和红色的电波

在这座大山的耳畔

挥之不去

 

堡里承载了中华的威严

曾经在此整顿的军队

永远不会

在任何一处停下脚步

向前进军的脚步

生生世世

不灭的交响

在这座城堡中回荡着

 

它曾经聆听黄河大合唱

小米喂养的乐声

远眺长征行军的路途

大山对人间烟火的虔诚

汇集在瓦窑堡之中

去窑洞内探索

寻找到生命的光辉

 

瓦窑堡中

头发边分的伟人

曾经指点江山的气派

都化为延河

滚滚喊着前进的

奔腾的流水

顺着长征的方向

继续从千山间

流成万水

 

29.王家湾

 

长征路上的小村子

为了人类的命运

承载了无数战火

背着小米

带着步枪上战场

用生命与敌人搏杀

 

带着油纸伞的人在窑洞中住下

在黯淡中发现光明

用无畏的精神远航

开辟生命的道路

村中绵延的战火

不曾伤害到一户人家

 

用生命筑成的

铜墙铁壁

守护了中国

所有黑夜里的村庄

 

窑洞内定下的战略

与苦难中的黎明一起

施展到蓝天之下

到大地上品析厚重

仰望蓝天

让万物拥抱和平的到来

 

30.枣园

 

幸福渠从园中穿过

带来年年丰收

枣园中掀起革命的风暴

散入风中远行

融入代代传扬

 

白羊肚手巾红腰带

将红色革命的故事

从这里撒播到四方

一只大手号召

每一个沸腾的青春

越过无数艰难险阻

为了家国以命相搏

换来国泰民安

 

闻闻枣花淡薄的香

两万五千里

有多少人能将生命留下

定格在这陕北黄土中

化为尘埃

在祖国的圣土上安眠

 

哼着曲子前进的长征道路

将红色革命的意志

分散到各处

化为雨水滋润土地

变成土地养育枣树

再将用生命播种的枣子摘下

去滋润天下意志和灵魂

 

31.南泥湾

 

南泥湾的精神

沁入慌土地

民歌在这里自强不息

小米在这里自力更生

南瓜汤在这里纵横决荡

 

曾经,这里野草丛生

猛兽横行

如今,觉醒的雄狮

在南泥湾发展的家大业大

正用红色火炬迎接胜利

 

穷乡辟岭之中

革命生存的道路

永远是用汗水和双手开辟

这片不曾缺少勤奋的土地

培养了多少丰饶

塞北的小江南

化为中国土地上的美景

去聆听历史吹过的微风

 

南泥湾中响彻的号子

化为中华的龙吟

带领花儿响彻天地

吼出歌谣声震九霄

延安的南泥湾

荡漾的无形波涛

承载着南湖红船的精神

在这个湾里停泊纵横

 

黄海简介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口中学初一2班学生。海南作协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华语诗学会会员,中诗网第六届签约作家,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小学生作家分会主席。有5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扬子江、绿风、台湾秋水、西湖、海燕、千高原、青年文学家、重庆诗刊、中文自修、海外文摘、作家天地、科幻画报、小溪流等文学报刊和中国作家网等发表诗文千余篇首。已发表长篇《慕辰游》、《我是猫》。《文艺报》半版组诗、《西湖》两期四篇小说、《振风》推出6篇小说、《当代教育》发700行长诗、《华星诗谈报》和《世界日报》等整版诗歌。入选《中国散文诗选》等数十个选本。参加诗歌、文学创作大赛获多项一等奖。《海华都市报》连载长篇《我是猫》、《慕辰游》、长诗《释迦摩尼》百万字作品。


微信图片_2021062514244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