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写作宝库 >
  3. 作家经验

屈绍龙:我说“散文味道”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屈绍龙 发布日期:2020-11-18  点击量: 103

时下,我们讲究一种味道,即吃饭,要感觉到饭香的味道;喝酒,要感受酒香的味道;吃肉,要感受到肉香的味道……

读散文也是如此,要读出散文味道。

什么是散文味道呢?我认为,散文就应该具有不同与其他文体的味道。王必胜先生曾说:散文是桂花,不事张扬,却暗香浮动,其气清雅,其味浓郁,其形高洁。由此可见,散文是应该有特异味道。

从我们的阅读史上看,古代散文,尤其是游记散文,更令我们所折服。王勃《滕王阁序》的章节至今能诵读,“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是千古传诵的名句。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小石潭记》、苏轼的《石钟山记》等等都是流传千年的名篇。我们读这些游记散文,仿佛就身临其景,心旷神怡。

现当代散文又是如何呢?许多散文评论家著书立说。《散文百家》常务副主编王聚敏先生曾在他的《散文情感论》中指出:散文家应以‘抒情’为经,以‘叙事’和‘议论’为纬,以‘情趣’和‘理趣’为境界追求来结构或编织自己的散文。”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散文就是要以“情感”为主线,“情趣”和“理趣”为追求的境界。除境界追求外,王先生在散文的风格上,也曾这样说:“在风格上或美的抒情,或真的纪实,或美的说理;或细腻或豪放,或幽默或沉郁……”因而,我认为,散文要以独特的视角,独特的形式,独特的美感,来弘扬真、善、美,鞭挞假、丑、恶。

多年来,我一直阅读《人民日报》《散文》《散文百家》《山东文学》等等报刊杂志上的散文,当然,阅读到一些精美的散文,近日,我在《人民日报》副刊(2014年1月18日)拜读到彭学明主任的散文《美在深闺人未识》,他用独特的语言描写湘西的一个金龙苗寨。洋洋洒洒4000字,从方方面面描写出金龙的美。其中有这样的描写:“金龙的樱桃,红如玛瑙,黄如凝脂,甜如蜜糖。樱桃酒、樱桃汤和樱桃水,更是三绝”,读完这样的语言,我的口水,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像这样的语言,像这样的文字,比某些杂志的啰嗦叙述要强几十倍。全文类似的语言,在多处出现,在此,我不再一一列举。

亲情散文,一直是散文的主旋律。我们能读到眼前一亮的不多。蒋新先生的散文《一双三十年没有握过的手》(2012年5期《散文百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王聚敏先生也给予高度的评价。王先生在他的评价中说:“这篇《一双三十年没握过的手》,是传统写法,作者的文笔始终围绕着那双手——躺在病床上的他弟弟的手而写,以小见大,自简入繁,由单一到复合,写出了情感的深层次和多义性——有自责、自悔、自审,歌颂与批判交织、感性与思索共生。此所谓取材(切入点)也小,所见者大也。因此它不是一篇简单的“亲情散文”,也不是一般的抒情散文,其立意和意蕴具备渗透了丰富的社会历史内涵”在他的评论文章最后,王先生再一次指出:“总之,这篇散文的立意是多义的,意蕴是丰腴的,情感是深层次的,它带给读者的感动也是多重的,是一篇可以传之久远的精品力作!”请看文中的一段:“在时代向一个方向聚焦的时候,弱者的身上都会去承载孕育滋养许多新词汇的诞生。比如下岗,比如待岗,比如改制,比如买断工龄。无数弱者的承受又不能不说是一座丰碑,历史从弱者身上碾过的痕迹,就成为永恒的碑文。像这样的文字、这样的遣词,非名家不能道出!拜读这样的散文,我们就可以从一双手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亲情。随后,蒋新先生的这篇散文,陆续被《新华文摘》《青年文摘》《读者》《海外文摘》《都市文摘》《今日文摘》《散文选刊》等等全国几乎所有选刊类报刊转载,足以说明此文的分量。

我的乡村散文《乡村味道》(2011年1月24日《人民日报·大地》头条),运用“喝—粥”的吆喝声开头,将人引入一个粥香的境界。而后,他运用“羊肉味”、“月饼”、“青草”、“蔬菜”“炊烟”等等乡村的景物,描写出一幅幅乡村美景,描绘出一个个乡村的特有味道。此文刊发后,《思维与智慧》《社区》《新湘评论》等报刊纷纷转载,不难看出此文给我们营造出一个浓郁的真正乡村味道。

张炜主席的散文也给人一种特有的情趣,这就应验王聚敏先生的散文应具有“情趣”,我这里曾记录张主席的美妙文字:“我在渠边躺下,小蚂蚱撞得脸上发痒。一只很小的小野兔被我按住了。不停活动的三瓣小嘴,一起一落的小肚子、颤颤的尾巴……”这样优美的语言,我们读来真的感觉一股股美的味道,这或许是散文的味道。

李木生先生的散文,也同样给予我们特有味道。散文《午夜的阳光》《圣地三女性》等等给予我们美享受。王剑冰先生的散文《水墨周庄》《普者黑的灵魂》,也是一种精美的散文,从字里行间透射出一种美感。

郭保林先生的散文集《苍茫岁月》,他以大手笔描写出历史文化散文,给我们展示出一个时代的缩影。张宏杰的《王莽本纪》给出我们一段兴衰历史思索。

散文,就要像世间的万物一样,就要各有其自身味道。才好!

 

(本文作者:屈绍龙九三学社社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散文》《散文百家》等报纸杂志,著有散文集《月光不锈》《乡音不老》《青瓦庭院是俺家》等。所写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各地中考语文试卷,曾获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