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青山一道同云雨(深圳 林灿宇)

深圳 林灿宇 发布日期:  点击量: 765


青山一道同云雨

林灿宇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学高中部高二

(一)

中国遭受疫情期间日本舞鹤市

静子作为一家民间医院的院长,这几天她实在头疼。

随着新闻每时每刻地不断传来,静子知道,中国正在遭受一场劫难,疫情在迅速地侵蚀着这个国家。而日本,病例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一束阳光透过窗户照进这个面积并不大的小房间,静子望着面前院里储备的物资,一箱一箱的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入眼帘,眼神游离,似乎在什么。

“坂田,我们还有多少口罩和防护服?”静子突然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这个穿着简单、长相老练的小伙子——她的副手。

“报告院长,我院有大量的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按照日本当前的疫情发展形势来看,完全足够!”坂田迅速站直、挺起胸脯,笑嘻嘻地回答。

“完全足够吗?啊,是啊,按照日本现在的形势来看,确实足够……”静子转过头来,自言自语,眼神停留在面前的物资上。

坂田发现了静子的异样,上前一步道:“放心好了,院长。就算不够,我国医疗物资储备充足,一定会有办法的。再说了,舞鹤又不是中国武汉!”坂田边说,边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刀划开了一箱口罩。随着箱子裂缝的不断张大,里面白花花的口罩露了出来。静子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表情更加地沉重起来。

坂田一边取出一个口罩,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院长,我们的口罩都是优质的N95,我们的防护服当然也是专业的杜邦,依我看,我们没有必要把关注点放在抗疫的物资上,有了中国的前车之鉴,我们应当做好预防才是。”说完,他熟练地戴上了口罩,转了个身,静子示意。

“你说得……没有错,我们应当做好预防才是,中国就是因为没有做好前期的防控才会导致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只是……只是中国应该比我们更加需要这些物资……我想抽调一些物资捐赠给中国……正好最近市政府组织运输船只……再晚可就到不了中国了。

一瞬间,坂田的手在空中停住了,那张随着手递出去的纸巾在空中摇晃了几下,落到了那一箱口罩上。坂田的身体开始颤抖,他已经完全不顾他和静子的身份,冲着静子大声地吼道:“为什么要捐赠口罩给中国人?我们的前辈曾在中国发过动战争,他们对我们恨之入骨,两国之间早已有了不可击破的隔阂,静子!为什么要把宝贵的口罩拿去给这个不懂礼貌、没有道德的民族?”坂田的怒吼让旁边的不少病人、医护人员都围了过来,有的人开始附和坂田的言论。

静子再没有说话,似乎她早已预料到今日会发生的一切压在她胸口上的那一块大石以及周围抗议的喊叫声让她喘不过气。但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地说:“战争本来就是我们的错,都过去了,也得到了中国的原谅。而近些年,我们遭遇地震、海啸,福岛核电站泄漏,中国总是第一时间向我们捐款捐物。我们有难的时候,别人总是伸出援手,如今别人有难了,难道我们就袖手旁观吗?”众人沉默。她也不再说话,只是一字一句地吟诵出“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然后拨开人群,毅然离开。

回到家以后,静子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她再次点开那条关于捐赠的信息,今天是最后的截止日期,“预计9日能到达中国大连港”。中国现在急需物资,9日到达就意味着可帮中国解燃眉之急。坂田一定不会按照我的安排去捐物资,不行,我必须马上回去,亲自处理。她想。

傍晚,正当医生们都下班,护士们都去吃便当,只有少数的护士在值班,静子一个人向物资储备室走去。正当她把钥匙插进门孔中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并没有上锁。难道为了阻止我把物资都发放了吗?她用力地一把推开门。

“咚”的一声,走廊里回荡着门撞击到墙壁的声音。储备室里空空如也。早上还静静地待在那里的一箱箱口罩和防护服,都消失无影无踪。

这些物资究竟去了哪里?静子有些茫然地望向窗外。今的夜幕上只有孤零零的月亮,周围看不到一颗星莫名地流下眼泪……

忽然,静子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她解锁屏幕,是坂田发来的:“已按照您的吩咐,做好捐赠工作。是您的话感动了我,也感动了大家。请原谅……”

静子的心豁然开朗,她仿佛看到坂田目送着一艘艘满载着捐赠的物资驶向大洋彼岸。这个臭小子……

正想着,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尊敬的静子女士,感谢您本次对中国的武汉的物资捐赠!您的爱心,将会随物资于9日一同抵达中国大连……”

 

(二)

2月9日中国辽宁大连港 

阿盖是港口的工作人员,他每天都要对来来往往成千上万的货物进行搬运和检查,成天在海边的工作使他的皮肤晒得黝黑。在船还没到的时候,他们一群工作人员通常会聚在一起聊天、吹着海风、望向海的尽头。

“阿盖,我听说待会日本人的捐赠物资就会到,你可千万别再整老一套了。”他的同伴阿信突然说。

阿盖当然知道这是在开他的玩笑,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小鬼子对他家祖辈上做过的事儿,他可一辈子不敢忘。

“你就小鬼子牛吧,小鬼子要能给我们捐赠物资,那真是太阳出西边出来”阿盖骂了一句道。

大家都笑了。在这里工作的人们哪个不知道阿盖的脾气,也多少知道他家历史上的故事,大家不愿触及他的痛处,就换了个话题有说有笑可阿盖,他一句也没听进去,独自找了块空地坐下抽着闷烟。

小鬼子还会给们送物资,不可能。我们和小鬼子有不共戴天之仇,小鬼子他们也知道,绝对不可能给我们送物资。小鬼子也就那副德性,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呸!但阿盖又很快转念一想:阿信这小子消息灵通,港口上面有他的亲戚,按道理他应该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当众撒谎啊,而且那小子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管了不管了”阿盖一把把烟头摁灭,自言自语地朝着突然响起的广播的声音处走去。远处,几艘船的轮廓在海雾中依稀可见,似乎还装饰着红色的斑点。

随着离广播的越来越近,播的内容,阿盖也听得越来越清楚。“全体工作人员紧急集合,有几艘日本来的捐赠物资船马上靠岸,请各位做好准备!由于物资紧缺,我们要马上卸货并转运支援武汉……”阿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船,越来越近了,阿盖看得到他平生最讨厌的“红日旗”,但是在它的旁边,又是他平生最挚爱的五星红旗。他在所有同事和伙伴的寻找和注视中茫然无措。 不知过了多久,靠岸的号角一响,在梯子被放下来的那一瞬间,阿盖一马当先地冲上船。当他看到满满的物资,上面印着日本的国旗和五星红旗,写着“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呜呜地哭了大家都知道阿盖是个流血流汗不流泪的汉子,如今不知道有多少复杂的情感充斥着的内心,是给他了些许时间,默默地看着流泪。大家并不知道,这其实是他一生中第二次流泪,上一次流泪,还是小的时候,听前辈们讲日本鬼子的种种罪行的时候……

“日本人竟然给我们捐赠物资……”他哽咽着。

阿盖加入到了物资搬运的大军中去只是从此以后,人们总能在有他的地方找到“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这句诗——他说,他余生最喜欢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