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邬昀烨:如是我人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 发布日期:2020-09-16  点击量: 45

邬昀烨(北京市通州区潞河中学高年级钱学森班)

 

每当看到身边或是某某报道上的优秀成功人士,我总是憧憬自己未来是否能成为那样的人,但却说不清自己的人生十六年究竟活成了什么姿态。“如是我人”,看到这个文题,不觉一阵头皮发麻——也许完完全全源自内心深处的抵触感——我一向不愿将一个鲜活的人物置于纸面上描摹一番。因为,如此诞生的只是文学创作的产物,仅此而已。但是,既然得了任务,只当从命了。

我喜欢内观,用日记描绘自己的情绪,不断认识和了解自身特点;更喜欢通过他人认识自我,得到的评价大多客观清晰,偶有溢美之语大抵也能够辨别得出。不久前收到了几位好友的长信,里面有些对我的评论实在过于真实,竟与我想法竟如出一辙。以下姑且择来那些部分完成这篇自述。

我是一个“非主流”的人。我习惯并喜欢胡思乱想很多被人认为杞人忧天的事,虽然这被很多长辈定义为“善良束缚了你的手脚”“还是太年轻”。要是白天我不经意的言行让人皱了一下眉头,那么今夜“守望星辰的双眼”说的可能就是本人了。我不喜欢琢磨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让大家都点头赞许,觉得就算做自己也会有志同道合之人欣赏吧。我不愿意按部就班沿着前人规定的道路行走,倘若雨后的泥地上有一串深深的脚印,那么我一定要踩出一串新的才算满足。因为如此,常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学习的高效性——明明请老师三言两语点拨就能解开的问题,我偏要“决战到天明”。

我有我的爱好,哪怕十分小众。我喜欢北欧神话,爱听凯尔特音乐,没事写写画画,看些稗官野史只觉津津有味。偶尔也会突然少女心爆棚,停在宠物店的落地窗前不肯移步。不过大多数时候“中午吃啥”还是最值得关心的问题。

我是一个孜孜不倦的求学者。“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但我还是因为前一句的“知无涯”而勤奋不辍,使我唾弃“读书无用论”的恰是读书本身。儿时的我安静得出奇,想来对文字的痴迷也是从那时起培养的,用手不释卷形容大概毫不为过。书中确有黄金屋啊,大约是书让我一贯直视自己的渺小,对世界充满敬畏,难存浮躁之心。当下课业繁重时间紧张,生怕流走一分一秒,被灌输“学理才是王道”的学生们很难享受阅读。诚然,做出一道数理化难题的感觉是欣喜的,我也同样沉迷于沉思时大脑高速运转,周边一切都如“空山凝云颓不流”的感觉。这种极致思考过后,感受结论抽枝发芽,又开花结果的成就感,千金都不换。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能发现永远保持活力、永远有无限可能的自己。我也同样喜欢分享,影响感染周围的人共同提升,共同进步。

我是一个节奏明确的人。我不是那种不完成作业绝不睡觉的乖学生,我也有时因为踩着铃声跑进班门险些被值周生拦下。我不纠结多睡半小时而亏待学习,我不反对被人家说是条快乐的咸鱼。我就是我,早早坐在教室背单词、刷题是我做不到的事,多睡的时间是我一天效率的保证。只是活在自己的时区里,踏实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进。

我还欣喜地发现,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在我成长的路上遇到了很多贵人,有长辈也有同龄人。他们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我指引和力量,让我变得愈发强大。

如是我人,我便如是。我究竟怎样,也请诸君自行感受。


邬昀烨,北京市通州区潞河中学高二年级钱学森班学生,潞园文学社社长。她品学兼优,爱好广泛,屡次在北京市高中数学、物理力学竞赛中名列前茅;多次走进中科院等高端科研院所参与课题研究,其团队论文在金鹏科技论坛、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中均取得优秀成绩。本是理科女一枚,却满身诗意和艺术细胞,喜欢读书、写作、绘画和摄影,在小说、诗歌、散文、戏剧写作方面均有涉猎,多篇习作荣获国家、市区级奖项,被多家报刊收录选登。在这个特殊的寒假,她带领文学社社员发起“抗疫”征文,满腔热情地宣传防疫知识,赞美平凡英雄,为全民抗疫贡献一份力量,以实际行动诠释着“主动发展,追求卓越”的潞河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