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俞歆宸:二十四城芙蓉花(第十八界叶圣陶杯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发布日期:2021-03-02  点击量: 689

编按由教育部审批、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主办、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有限公司《中学生》杂志社承办的第十八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评奖工作已按照大赛章程与计划方案顺利完成,获奖结果于1月15日在大赛官网发布。

近期“校园文学研究”微信公众号和大赛微信公众号分别推送获奖佳作,既展示大赛成果,又为爱好写作的同学提供学习的范文,以期帮助更多的同学提高写作能力。

请关注鉴赏。


二十四城芙蓉花

俞歆宸(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星海实验中学高三)

 

费氏,蜀之青城人,以才色入蜀宫,后主嬖之,号花蕊夫人

——题记

欢声笑语,觥筹交错。

她低着头,拭去泪水。

“久闻花蕊夫人诗名,如此盛宴,夫人可展露一二,以助众兴。”

如此盛宴上,她端端正正地行礼,恭恭敬敬地开口。

“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今日谁知是谶言。”声如珠玉般圆润,佩玦相鸣。

大殿上的人沉默良久,连饮数杯。

“不佳,不佳。”

她对上那人深邃的眼睛,恨意与不甘几乎喷薄而出。

但那双眼睛,竟有些像蜀主的双眸,有着柔顺的满腔爱意。

蜀主在哪里等她?在芙蓉花海中?

在芙蓉花海中,琴瑟相鼓,他将数位工匠精心打造的芙蓉簪赐予她。“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他说。那时,酒宴奢靡,珠玉点翠,她在花海里流连,却未曾想过燃烧的锦城,会是亡国之兆。

直到那一天,城下黑云压阵,她在重重宫墙内,祈祷鏖战凯旋,等来的却是他脱下战甲,一身素服,哑着声音,握紧她的手,“我父子以丰衣足食养士四十年,一旦遇敌,竟不能东向发一矢!”

蜀主为她褪下芙蓉簪,散下青丝。

“君上?”她不解地握住他的手。

蜀主目光躲闪,沉默良久,终是低声呢喃了,“我已向大宋递交降书。我们要去面见大宋皇帝。”

倏而落下泪来,冰冷与失望蔓延。她想过天人永隔,想过以身祭社稷,却未曾想过一国君主,要成为他人奴仆!她骤然松开蜀主的手,拿起芙蓉簪,抵在脖颈上,她想要用力刺下,却越发无力颤抖,恐惧突然漫上心间,她犹豫着,最终放下了簪子。也许还有机会。至少蜀主还在。

走出宫门,原来降旗已竖起,十四万将士尽卸袍甲,蜀主在流泪,大宋的兵士欢呼万岁,伤兵的哭嚎,鼓掌相庆的笑声,重重叠叠,恍恍惚惚,余下的芙蓉盛季,便是异敌的阶下囚了。

“花蕊夫人,可愿再献词一首?”

悔意与不甘涌上心头,她微微颤抖,将紧握的双拳藏于衣袖里,“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一字一句,从猩红的血珠里酝酿出,从屈辱的岁月里孕育出,从不可说的委屈中倾泄出!她恨那十四万男儿,竟抵不过几万宋军;恨蜀主软弱无德,将她带到大宋任她受辱;她更恨大殿上的那个人,是他灭了蜀国!

但她只能低下头,拭去泪水。

“世人之言不虚!亡蜀花蕊夫人果真才貌双全!”

亡蜀二字如利剑,刺进心胸。

记得那日入宋宫,蜀主还在她的身边。

“妖妃!”

“是花蕊夫人!”

“红颜祸水,蜀之亡国,大半系于此女!”

她听着身边宫人窃窃私语,茫然望向蜀主,他骤然停步,附耳轻言,却是一字一顿,“不是你,是我无能。

她看着他的背影,鸦睫轻眨,便落下泪来。

后来她与原太后李氏一同被囚禁在方隅宫室内。不过短短十日,再见他,已是阴阳两隔,生死茫茫。

大宋的宫人冷硬地告诉她,蜀主突发急症,无力回天。

李氏泪如雨下,她却滴泪未落,薄暮般的光亮被吞噬,她觉眼前一片漆黑,只静静地坐着。

李氏冲过来,攥紧她的双手,目眦欲裂,将她握得生疼,字字携恨,句句含泪,“你要活下去,把蜀国经历的一切,还给大宋。”

数天后,李氏绝食而亡,只有她陪在灵堂,跪在牌位下。

她微微行礼,退回座位。大殿上那个人的目光跟着流转,她明白,自己的第一仗,胜了。

从此再贴翠钿,再梳云鬟,再饰华服。

红颜可为祸水,更可为刀剑。蜀国的花蕊夫人,那个爱芙蓉而无知鸿蒙的女子,随着蜀主一同死去,但大宋的花蕊夫人仍旧是人们口中的红颜祸水,祸国妖妃。

珠钗玉玦,相鸣成乐。

她托着食盘,莲步轻移。

“花蕊夫人,君上在与大臣议事。”

手指轻蜷,握紧食盘边。“我去偏殿等待。

她将宫人支开,摇动着酒杯,弥漫神思。

酒叫醉芙蓉,毒名画春景。

今日,她仍是蜀国的花蕊夫人,不仅是花蕊夫人,不仅是费氏,更是蜀国故人。在城门外的小庙里,有蜀国的旧部在等她。

帷幕后传来隐隐约约的交谈声,心思一转,她轻步至帷幕后,凝神细听。

“北地出军之事暂且先放一放,蜀地洪涝泛滥,百姓流离,先救百姓为上。”

那人威严的声音,连带着蜀地洪涝的消息,揪紧了她的心。

她前两日见到蜀国旧部时,他们开口便是求她,先救救蜀国的百姓。但她当时并未应允。

“杀了宋帝,才是救了他们。”她狠下心。

但垂下墨眸,眼前仿佛又映现出离蜀路上,士兵哀嚎,百姓痛哭。

“皇上可是对蜀地洪涝有所打算?”

“派钦差大臣去蜀国之地,拨万两白银作为赈灾之资,那些无家可归的难民,让各州县接收,安顿好他们。”

“皇上圣明,爱民如子,是百姓之福。”

她的手不自觉抓紧了帷幕,泪水夺眶而出。

她还以为,宋帝将蜀国百姓视为虎患,又正值北境军事,必定不会救助他们。

那么杀了宋帝,真的能救了他们?

若祸事再起,洪涝不停,蜀国的百姓,又将如何?

她垂眸,望着一杯清酒与一杯画春景,心中浪潮翻涌。

 

恍惚间,食盘碰上了帷幕上的珠链,叮当作响。

那人的声音严厉起来,帷幕遮挡下,只见模糊高大的身影,向她走来。

一步错,已入穷巷。

“是妾,花蕊夫人。今日妾入宫一年,特来邀君上饮酒。”

她饰上笑颜,从帷幕后袅娜而出,那人招退了大臣,与她行至殿外。

正是夜凉如水,月色清透。

“月色美人,无酒不欢,花蕊夫人有心了。”

说着,他伸手去拿酒。

望着眼前人,心中酸涩翻涌。她伸手拿过了那人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妾,先饮为敬。愿君上,盛世千秋。”

那人开怀,抿了一口酒,转身要回殿中。

她并未跟随,只凝视着他的背影,泪流满面。

温热的腥甜将唇染成血色。

“妾最爱芙蓉。”

“君上要为妾,让芙蓉燃遍蜀国大地。”

——《永乐大典》记载,伪蜀孟昶爱姬,青城费氏女,幼能属文,长于诗,宫词尤有思致。蜀平,以俘输织室,后有罪赐死。

指导老师:夏月婷)

【点评】

本文为初赛一等奖。这是一篇历史题材的小小说,塑造了一位心怀家国的女子形象。主人公花蕊夫人经历了蜀国的灭国,到了大宋后蜀主离世,花蕊夫人本想为蜀主、为故国报仇而毒杀宋帝。在发现宋帝爱民如子,是一代明君后服毒自尽。小说线索清晰,情节曲折,描写细腻,运用了插叙的手法,使人物形象更加立体,令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