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散文随笔

战疫征文选:向光而行 (内蒙古 李青玲)

内蒙古 李青玲 发布日期:2020-03-14  点击量: 398

向光而行  

李青玲(清灵)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第一中学教师)

 

在全民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阻击战中,每天一睁开眼,就被铺天盖地的信息所裹挟。那一波又一波数据与文字的浪潮,辗压着冲击着我忐忑不安的心脏。痛心,感动,交替消磨;信心,焦虑,轮番上场。四通八达的信息公路向互联网输送着数不胜数的文章,讴歌逆行者的大爱,探究病毒的“前生今世”,低智的谣言与科学的辟谣——在这场“大合唱”中,我有必要加入气氛的营造吗?只要一开口,就有克隆的嫌疑;只要开始敲打键盘,就是对别人思想的复制。在“疫”临城下的严峻形势下,我只能以“禁足”的方式来履行一个公民的职责吗?事实上,思考的结果可能是相似的,但是思考和表达的路径却是个人化的。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是警笛,是止欲阀,也是窥视地狱的窗口。每一个国人都是亲历者,都或深或浅地感受到切肤之痛。

年少时,不懂老子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含义,以为是对天地即统治阶层的斥责。年长方知,这是在讲述自然法则。天地公平,看待万物是一样的,不会将它的子民分为三六九等,更不会捧高踩低。所谓万物灵长宇宙精华,不过是人类的骄矜与自大。人高踞食物链的顶端,以为天下之物可以任意取夺。虎狼之兽驯化为宠,鹰隼之禽熬之为具。山林平原所蓄养者,高天云霄所飞翔者,江河湖海所深藏者,无一不可成为人类的盘中餐,掌中玩以及腰间钱囊的献祭品。甚至于丑陋的异类蝙蝠,憨头憨脑毫无进攻性的穿山甲,都没有逃脱人类的罗网。

我不喜蝙蝠,却对之有所敬畏。它非禽非兽,昼伏夜出,尽量不与人类有所交集,是特立独行不甘与禽兽为伍的一种人格写照。在大自然的角色安排中,它安分守己司尽其职,它不是新冠病毒的罪魁祸首。它固然是病毒的基因库,但是打开潘多拉盒子的却是人类自身。我一直相信,自然界的万物各得其法,当病毒宿主穿山甲面临灭种危机时,自然界启动了它的制衡开关,给膨胀的人类以迎面痛击当头棒喝,促使人们痛未定而思痛。

当人类为了果腹为了温饱,而猎取野生动物,那是无可非议的。可是在我们的食物品类极度丰富,尽享政策福荫与文明之光的当下,仅仅为了猎奇,炫耀和难填的贪欲,就对它们痛下杀手,那是模糊了边界的犯罪行为。你为了喂养你的牛去割草,毁坏了一千茎草,会得到上天的宽恕;你只是为了一时之兴而折断并蹂躏了一茎草,就是犯下了一桩罪。自然界重拳惩罚,于我们而言,代价无疑是惨重的。生命的陨落令人痛心,蝴蝶效应导致的国民经济损失无法估量。是该紧急刹车,审视并改变行为的时候了。

在灾难发生以前,我们不可能真切地体会到庞大国家机器的运转。各个齿轮咬合传动,传送带旋转往复,任何一个环节的纰漏,都可能导致设备的瘫痪。没有白衣卫士的逆行冲锋,公务人员社区干部清洁工人的秩序维持与后勤保障,这场战役就会输在原点。替换残损零件,润滑滞涩部位,输送短缺物资。我们也是这一流水线或另一流水线微小的零部件,任何逾矩失责,都会局部卡顿,影响全盘。个人在宇宙中是尘埃中的尘埃,在社会中各有各的定位与价值。平凡渺小如我辈者,在抗疫非常时期,也会因个人意愿支配的任性行为影响局部的疫情发展,譬如那些逃避隔离的“行走的病毒”,加快了某一区某一处的沦陷,加重了我们的忧虑和惶恐,加大了阻击的压力与难度。庞大机器的运行与我们休戚相关。没有人会是旁观者,我们都是局中人。

有些人格外关注体制之短板,无论社会有什么样的动态,总要以民众代言人的身份,义正辞严地揭露时弊。如果他们本着治病救世的热忱,我们钦佩他的忧患意识和诚实的批判精神;如果仅仅是讪上卖直哗众取宠蹭热度,那么他们远不如那些虽不能做到尽善尽美却亲躬第一阵地的实干者。躲在家中敲敲键盘总是轻松的,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冲向没有硝烟的战场却是艰难的。灾难是一面照临四方的明镜,我们看到了官僚作派,形式主义;我们更看到了果敢担当,以及纠偏修正完善体系的诚意。当我们时时处处以显微镜洞幽察微,我们看到的是被放大了的瑕疵,可当我们举起望远镜,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因为望远镜宽容了细节的不完美,乐观地昭示了光明的前景。

疫情的阴霾终将散去,我们也将在泥泞与坦途中继续蹀躞。人生,是一条漫长的修行之路,生命个体的坐标不同,因而也无须强求价值观的一致。但是生而为人,需要清楚我们与自然与社会的关联。当心存敬畏,心怀善意与感恩,向着光源的方向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