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春天的温度(组诗 山东莫非)

春天的温度(组诗)

█ 莫 非(山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2017级新闻一班)

 

 

一盏灯

 

一盏灯,在料峭的寒风里

飘摇。时日多坚,提灯人总是先行一步

于无边的黑夜中,踉踉跄跄

一盏灯在寂静的城镇上

民户紧闭,如咬住的牙关

唇齿间缭绕着一个誓言。

一盏灯在长河落日的孤城中

城廓如棋盘,对弈的人

落子如擂鼓。

一盏灯在茫茫大野中

滚烫的火苗向风而舞,缓缓谢幕

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点余烬

落入千家万户,尘世间

星火燎原,黎明可期

 

春天的温度

 

憋足劲,深深地吸一口

新鲜的氧气,带着草木的体香

冲进喉咙,遇上玻璃状的肺,又支离破碎

不知名的仪器默然运作,偶尔也有小声的议论

微弱的阳光蜷缩在角落

试图和病毒交流

“愿人世安稳,春暖花开”

好心人的祝福,是抗疫这剂中药的药引

新冠病毒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还需要一场春天的大风,需要逆行者的勇气

需要众志成城这帖猛药——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预备着下一口气

“一切都快好了”  她说

护目镜片的水雾蒙住了眼睛,他看的模糊

却奇迹般感受到,她,一个白衣天使的眼神中

春天的温度

 

一个声音

 

摁下忐忑的心跳

一个声音沿着网线小心地游移

山雨欲来本无声,无奈孤城闭——

湖北大地太过安静

低下头,沉默的人

耳畔风声浩荡,撕扯着

一个声音,汇聚了千万人的声音

他说希望——,她说春天——

他们说春江水暖……

淅淅沥沥,一场春雨

他们泪流满面

 

春天,在破土生长

 

受难的哀恸,远方儿女无助的呻吟

从南方平原上传来

声声悲伤,如啼血的杜鹃

乍起双翅。泪未干,已被拥入温暖的怀抱

穿梭千年风雨,母亲的声音绵柔如初

娃儿莫怕——”

五湖四海奔涌而来,在古老的九州通衢

在尘封的泥泞里,希望在酝酿

如同塑料盔甲里绽放的美丽灵魂

目光所及

母亲的力量,托举着一条条生命通道

春天,在破土生长

 

热干面唤醒的清晨

 

特殊的日子,时光总是分外敏感

我在西岭,与落日并肩

隔江眺望,热干面唤醒的清晨

温暖的曦光无数次勾勒的

钟鸣鼎食的南国的清晨

 

水汽氤氲,碱水面忙着出锅

徜徉在芝麻酱里,熟练地翻腾

三两块萝卜丁,惬意点缀

入口弹牙,味蕾也迷醉

一碗热干面,一个崭新的清晨

 

举国祈祷

不远了,武汉久违的清晨

谙练地吆喝,默契的问候

酸甜苦辣悉数吞下

别急,来杯米酒润喉

和着几缕樱花香

时光的针脚缝缝补补

像一个神圣的仪式

唤醒每一个赶工的武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