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金榜 >
  3. 高中文学社团

全国优秀校园文学社团巡礼: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麓社文学社

发布日期:2019-09-27  点击量: 246

学校大门.jpg

校长寄语:

“阅读、写作、演讲,培育人文素养;反思、批判、创造,树立科学精神。”愿每位同学都能将高雅的品位浸透在优美的篇章里,将卓越的精神镌刻在个人的生命中!愿所有对生活与未来充满赤诚与激情的孩子都能在文学的辽阔世界里,“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

                 ——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校长 肖明华

 2013:麓社 雅集 第一卷封面.jpg

社团介绍:

文学社“麓社”创建于2011年1月。

迄今,该社成员在《诗刊》《四川文学》《中国校园文学》《诗潮》等刊物发表习作百余篇,内容涵盖诗歌、散文、小说及演讲稿;该社陆续被《全国优秀作文选》《优秀作文选评》《语文世界》等多家刊物列为全国重点社团推荐;30余人获得各类写作竞赛的全国特等奖和一等奖;部分作品入选《年度优秀初中生作文》《全国中学生优秀诗歌作品选》等选本。2015年7月,“麓社”被北京大学中文系、《课堂内外》杂志社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中小学文学社团高峰论坛评为“全国优秀文学社团”;2017年9月,“麓社”被团中央学生部、全国学联秘书处和全国少工委办公室联合评为“2017年度全国优秀中学生国学社团”。

 

指导教师:

罗铖,成都市优秀青年教师,成都市优秀班主任,《教师月刊》2015年度教师,第二届川派名班主任,曾获北京大学创新作文十周年十佳卓越成就教师奖。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第29届青春诗会,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2013—2015),出版诗集《黑夜与雪》(2013,漓江出版社),《橘黄色的生日》(2015,四川文艺出版社)。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中国诗歌》《天涯》等刊物,部分作品被《读者》《青年文摘》等转载,入选《中国<星星>五十年诗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中国新诗年鉴十年精选》《21世纪中国诗歌排行榜》等数十种选本,并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韩文、法文等。


教师经验:

怎样来平衡创作性作文和考试性作文呢?我把作文教学分成了过程写作和自由写作,过程写作就是依托对教材的分析,以所解析的文本为范例,要求学生按照老师所给的题目和规定的写作手法来作文;自由写作就是不定题目、不限文体、不定时间的纯粹的个性写作。

“带着镣铐跳舞”固然艰难,过程却使人印象深刻;自由写作虽然可以放飞性灵,却也容易毫无章法。当学生完成了作文,最好的方式是面批面改,这个地方为何这样写——理清思路;这一处能否删除或更改——合乎题旨;这个句子如何更恰当——锤炼语言……与学生做细致的交流和细腻的分析,并筛选出几个典型的例子来讲解,作文就不会轻易沦为学生写与不写一个样、老师改不改没区别的尴尬境地。

 和学生在一起_副本.jpg

社员新作:

 

英雄,只比我们大五岁……

张翼牧阳

 

今天是清明节,这个清明节,是个特别的清明节。

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一群大哥哥:他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英勇捐躯,他们平凡,又伟大。

 

3月30日17时,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境内发生森林火灾。3月31日下午,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凉山州支队指战员和地方扑火队员共689人,在海拔4000余米的原始森林展开扑火行动。

扑火行动中,受风力突变的影响,突发林火爆燃,森林里瞬间形成巨大火球,在现场的扑火人员紧急避险,但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却壮烈牺牲。

五六十米高的火柱直冲山顶,不到10秒钟时间,就把几千米高的山林包裹了起来,瞬间,火海就吞噬了整片森林。

他们,就这样,为国捐躯了。

 

27名消防员中,队长是80后,24名队员是90后,还有两名消防员,竟然是00后。他们中间最年轻的那位烈士,仅仅比我们年长5岁!

他们还有大好的人生画卷没有展开,他们现在本该像我们一样,在父母膝下承欢,享受自己的美好生活,可他们在关键时刻,选择自我牺牲,奉献人民。

其实,英雄都是平凡人。他们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情有感。

这是刚刚结婚不久就牺牲的中队长张浩的朋友圈的最后几条消息:

“这个点儿出发,又是木里!心中五味杂陈,呵呵!”

“这手又得洗几次才能干净。”

“昨天晚上上山,现在才下山,手机……”

看,英雄,不是生来就是英雄。英雄,只是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了国家和人民利益,抛弃了自己的利益,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殉难的英雄们的事迹,感动了全国亿万人民,大家突然意识到:世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我们身边的消防官兵,就是平凡的英雄,就是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

不约而同地,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股为驻地消防官兵送水果、送牛奶、送鲜花的热潮。送礼的人们,还写下了很多温暖人心、催人泪下的话语:

“我命令你们——必须平安归来!”

“请保护好自己,谢谢你们!”

“希望你们一身本事,永无用武之地!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都要小心,注意安全,一个都不能少!”

……

英雄是什么?英雄,就是为人民利益英勇斗争的人!英雄,来自平凡,却在平凡中成就伟大!

当然,我们还要记住:英雄,只比我们大五岁!

 

 

卖烤红薯的大妈

桂婕茗

 

暮春时节,天气格外炎热。躁动的东风挑弄着行人的脸颊,我也有些焦躁不安。行到一处,耳畔隐约拂过大妈的叫卖声:“甜红薯哟!红薯甜哟!”空气中似乎满溢香甜。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不禁喃喃自语。

 

小区向来是不允许小摊贩进入的,出乎意料地,这位大妈却分明站在大院里,扶着小三轮车吆喝:“红薯,红薯。”许多邻居漠然地从她身旁走过,我也不例外。

那大妈有时急冲冲地伸出大手死死地抓住我说:“买一个红薯吧,又香又糯。”我愤然,怒火如滚动着喷涌着的熔岩,“买?好,我买呀!”我极力瞪大眼睛,双手叉腰。大妈吓得呆若木鸡,半响才吞吞吐吐地说道:“好吧,好吧。”

她长着一张麻子脸,脸颊上浮着一层薄薄的泥灰,泥灰中似乎掺杂几滴汗珠。她的眼睛不仅小,且肿,似乎刚才哭过。我的视线又爬上了她的工作台,监视着她的举手投足,唯恐她露出什么“阴谋诡计”。

我要的红薯,市场价都是五元。我递给她十元,她眼珠一转,微微扬起嘴角,开始翻找零钱。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零钱,反复地数:“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我心想,小孩的钱可不好骗。

她递过来一个烤红薯。红薯格外地大,那可是一般红薯的两倍还要大呢,红薯烤得焦糖般的黄,喷出的香气宛如蜜蜂新酿出的蜜,拂过鼻翼,滋润心田,简直让人垂涎三尺。可愧怍也拍击着热血激红我的耳根,以致于面颊发烫。我哑口无言,只好逃之夭夭。

那一年,我八岁。

 

  幼小的心被这憨厚、质朴的大妈触动了。从此,大妈只要出现,我就买一两个又香又糯的烤红薯。同时,我也知道了,她在一楼储藏室租了间屋子,就住那。

夏日,滚滚热浪缠绕着人软绵绵的四肢。卖烤红薯的大妈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四处张望。太阳直勾勾地烘烤着我,大妈见我头顶着烈阳,慌张跑来,拍拍我的肩,又急忙拉着我去阴凉处。她俯下身来、煞有介事,又郑重地说:“你家没人,你妈托我带你一中午。”我当然知道。

大妈领着我走过大院,穿过树影斑驳的林荫小道,清脆的脚步骤然停在了一张深黑色的破木门前,老旧的油漆肆无忌惮地外翻,静穆的空气从门缝的锈迹上蔓延开来,屋子是廉价玻璃做的墙,但光洁明亮。

十多平米的屋内甚是寒掺,除了一张床,一只碗,一双筷子,还有她的小三轮车,什么也没有。我心中有难以言喻的伤感,戚眉苦脸地说:“大妈,你真可怜。”大妈如拨浪鼓般地摇头,和颜悦色地说:“人要知足常乐,要自食其力,才活得自在。”我似懂非懂地点头,那一中午有很多的感触。

那一年,我九岁。

 

  十一岁那年,我在大妈家磨破了脚,殷红的血从伤口渗出。大妈简单的处理后便背着我爬上五楼,把我送回家。我听见大妈沉重的喘息,摸着她沾满黏糊糊的汗液的肩膀。听她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最后一次相见,我送了大妈一包鲜香爽口的辣猪耳。她勉为其难地收下,随后又取出三个大烤红薯给我。红薯暖乎乎,甜丝丝的,像蜂蜜新酿的蜜般滋润心头。那年我十二岁,亦不知这竟是永久的别离。

清明回去,那间小屋还在,只是房门显得更加矮小,玻璃上早已爬满污渍和各种小广告。房间空荡荡的,除了一片静穆的空气,什么也没有。

“大妈去哪儿了?”我像是在问自己,也是在问空气。这曾经充盈着我欢乐的小屋,如此空荡落寞了。

可她还在!我似乎又听见了她的吆喝:“红薯,烤红薯。”似乎也嗅到那一缕缕甜丝丝的,如蜂蜜般香甜的烤红薯的香味。

 

 

 

廖樊宇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冬天。

我早上一起床,就快速地洗完脸,然后上学去。在上学的路上我想起明天是我的生日,便打算告诉我的朋友。但是,当我试探着问:“小张、小李……你们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他们争先恐后地说:“愚人节,劳动节?”“不是,你们再猜猜!”“不知道,你说呀!”“你们再想想,下午再告诉我。”于是,我就到教室去上课了。

平日里,课上完了,他们都会来找我一起放学回家的,可是今天他们径直往校门外走去,一点儿也没有要等我的意思。于是我大喊:“小张,你们怎么不等我。”“为什么要等你?”说罢,他们匆匆忙忙地走了,我的心简直被伤透了。

  中午回到家,我垂头丧气的,母亲问我:“儿子,你今天怎么了?”

  “同学们都不理我,也不知道明天是我的生日。”于是妈妈用手摸着我的脸对我说:“儿子,要真诚地对待朋友,朋友才会真诚地对待你。”

  听完这句话,我顿时又重拾信心,于是又开心地上学去了。

  到学校后,我像今早一样,去问他们明天是什么日子,可是他们还是那样回答,“我不知道!”但是想起母亲说的话,我只好回到座位,继续无精打采地上课。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们正在谈论学习,我很想参与其中,可他们都一脸不屑地对我说:“你要干什么!”我伤心极了,直到放学,我都沉默不语。

到回家后,打开门,黑漆漆的,我向母亲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她告诉我说:“儿子,今晚停电了,只有我陪你过生日了。”想到这一天的遭遇,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为了表现出我的坚强,我把泪水快速抹掉,走到客厅去。

刚走进客厅,突然感觉到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我。但当警惕地我坐下时,许多人一下子冲了出来,着实吓了我一大跳。他们大喊着说:“生日快乐!”接着,灯就奇妙地亮了起来!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小张、小李,原来你们……”小张说:“快许个愿吧。”我张开双臂拥抱着他们说:“有朋友,真好!”

那是一个令人终生难忘的美好夜晚。

 

 

感谢有你

靳庚达

 

那是一个乌云压顶的上午,进了学校,我才发现自己忘记拿水杯了,我不停地敲击着我的这颗愚笨脑袋,心里也暗暗叫苦:“没水杯,怎么办?难道一天不喝水吗?”

在课堂上,我无心听课,一直为这件事烦恼着。“嘿!”突然我听见有人叫我名字,抬头一看,站在门口的人竟是父亲,父亲手中拿着我的水杯。走到父亲面前,父亲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笑着说道:“回来再收拾你。”说罢便走了,我慢悠悠地回到座位,心中甚是吃惊,这怎么可能?父亲最近的工作很是繁忙,怎么会给我送水杯呢,难道……

我恍然大悟,感谢有你,我的父亲。

 

那是一个宁静而寒冷的夜晚,四周一片漆黑,风“嗖嗖”地刮着,身体冷得不住地颤抖。我正在回家的路上骑着自行车,突然,一股莫名的撞击力将我连人带车撞翻在地。顿时,全身没了知觉。

过了一会儿,全身慢慢疼痛起来,眼泪不住地往外流。那肇事者询问我父母的电话,原来是他开车门时将我撞倒在地。不一会儿,只见远处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向我飞奔而来,离我近了,才知道正是父亲。他二话没说就拦了一辆三轮车将我送进医院。治疗的时候,父亲坐在我的身旁,握住我的手,不停地说:“忍住,忍住。”

霎时,我感觉伤口并没有那么疼了,感谢有你,我的父亲。

 

那是一个寂静无声的深夜,虽然很是困倦,我却仍然不能休息,正在紧张地写作业。还差最后一道题了,加油,加油,我不断地自我鼓励。一道“压轴题”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父亲走了过来,温和地说:“孩子,不要心慌,先静下心来,再好好想一想。”父亲的话语似乎带着魔力,慢慢地,我静下心来,再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思路,最终发现了出错的原因。父亲笑道:“这不就好了?要记住,无论做什么,静心方能成事。”

是的,静心方能成事,感谢有你,我的父亲。

 

 

清晨的篮球声

唐嘉璐

 

刚搬到新家时,四周空空荡荡,且静悄悄的。后来旁边搬来一家人,那地方就逐渐变得喧闹了。

每天六点,总会有一阵阵乒乒乓乓声传来。打开窗子向隔壁望去,只看见邻居林林又在那里练习篮球了。他爸爸站在一旁,“拍球,拍球,拍得再快一点!很好,不要停,再低一点!”拍球练习完了,他们开始投篮。篮框其实就是在实心的墙上用粉笔画的一个圆圈,只要篮球投到圆圈里就算进球。

每到这个时候,就都会听到林叔叔在那里大吼“怎么搞的?起跳再快一点……”有几次,林林和他爸爸杠上了,他爸爸就罚他蛙跳,院子这头跳到那头,又从那头跳到这头,林林总是咬牙切齿地哭着叫着。双手在脑袋后面紧紧的相互抓扣着,脸因太过用力而胀的通红,就这样,林林在院子里一直跳着。

我有时候想,林叔叔也太严厉了吧!大清早的,还如此残酷,想到林林那咬牙切齿的表情,我想他应该是恨他的父亲吧!

偶然的一次机会,林林请我去他家做客,我也正好想找到机会问问他,“你爸爸天天如此凶恶,你很讨厌他吧?”我回头一瞥,正好看见他练习的地方,我在等待他的回答。

我依然期待着他的答案,他却只是用手指了指前面,示意我过去,我疑惑的走了过去,到了客厅,原来客厅的一整面墙上全是他的奖状,从篮球兴趣班的第一名到小学中的篮球比赛第一名,再到天府新区的冠军。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这一大片的奖状、奖牌和奖杯,淡淡地说:“我也想恨,但这些让我恨不起来。”

“那那些蛙跳呢?你的表情可是……”

他笑了笑,对着墙中央的那张最大的奖状,平静地说:“知道吗?在打那一场决赛时,我的队友和对手们都体力不支了,只有我觉得脚上充满了力气,最终我们赢了比赛。”我定睛一看,那张奖状是天府新区颁发的一等奖,谁说不是苦尽甘来呢?那一刻,我对他和他父亲充满了敬佩之情。

又是早晨六点钟,我再次被篮球声吵醒了,拉开窗帘,这次我看见了一个父亲对孩子的期望以及孩子对父亲的理解和爱。

 

 

卖糖人

刘展宏

 

在人行道上,总有这么个声音,成天响着、闹着、吵着。

炎炎夏日,酷暑难熬。我和母亲刚接到放学的弟弟,没走几步,弟弟就吵着闹着肚子饿了,仿佛被”饿”魔缠身,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牵着、抱着、拖着、背着,无论怎样,就是使劲地蛮横。阳光猛烈,却无法照透我和妈妈心中的无奈。总有路人投来不解的目光,我们很是尴尬。

“叮叮咚……叮叮咚……”又是那喧闹的声音。卖糖人主动走了过来,我一抬头,大吃一惊,在我的印象里,卖麻糖的都是衣衫褴褛的老头儿,而他,却与众不同,黑瘦的身材,旧衣裤干净整洁。

“嘿,小伙子,吃麻糖吗?”弟弟顿时停住了哭声,一边抽噎着,一边望着他的筐子。“不……不,不了,谢谢!”母亲向旁边让了让,结结巴巴地说。他也快速后退了一小步,我这才发现他的旧裤子上补了几块大棕布。

“我也快卖完了,给孩子买点吧!”“我……没带钱……”母亲支支吾吾地说,露出一副无奈的模样。这样一来,弟弟又一次放声大哭。

汗水从头上滚落下来,阳光更加炽热了。

我焦急地望着母亲,母亲拖着弟弟,却终是迈不出第一步。卖糖人伸出一只粗糙的大手,在麻袋里摸索着,掏出一小袋修得方方正正的麻糖递给弟弟,仿佛所有的沧桑都映在那只手和这麦芽糖上。

“没事,我就剩最后一袋麻糖了,给你,小朋友,不要钱。”弟弟一望,果断地接过了糖,边抹眼泪边抽噎着。

夕阳用那最后的光亮,炙烤着大地。母亲看了看弟弟,又望了望那老人,想说些什么,却被老人的话堵了回去。“你要相信我”,那声音沙哑却不失温柔,“很卫生的,小朋友放心吃。”他转过身去,擦了一把汗,扭头看了看正坐在地上吃麻糖的弟弟,笑了笑,留给了我们一个干净的背影。

云层终于挡住了夕阳,我们快乐地走向家的方向。

第二天早晨,那叫卖声再度响起。

清晨,他映着朝阳;黄昏,他穿过暮色。每次望见那提着袋子,拿着小锤,踽踽独行的卖糖老人,我都会在心里说: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