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教师作家

郑晓君: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提名奖获得者

发布日期:2019-09-27  点击量: 759

自由及其他(诗集选粹)

 

郑晓君

 

作者简介:郑晓君,本名郑孝军,湖北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叶圣陶教师文学奖”“提名奖”获得者,已在《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中国校园文学》《芳草》《短篇小说》《小小说选刊》等发表诗歌、散文、小说3000余篇(首),20多次获全国文学大赛奖,出版诗集《乐声响起》《自由及其他》(均被“艾青诗歌馆”永久珍藏,其中,《自由及其他》获“叶圣陶教师文学奖”“提名奖”)和小说集《黄头发,黑头发》,作品入选《中国诗歌十年》《〈中国校园文学〉十年精粹·小说卷》《当代青年诗人十二家》等多种选集;并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与研究》《班主任之友》等发表论文100余篇,编著出版《作文修改技巧》《永远的康乃馨》等教学专著18部;参加过中央教科所《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和《德育》教材的修订及省编教材的编写工作;曾被评为全国德育科研先进实验教师、湖北省教育科研100佳先进个人等。

微信图片_20190927151100_副本.jpg

内容提要诗集《自由及其他》收录诗人郑晓君近些年创作发表的诗歌150余首,分4辑:第一辑“岁月拾遗”,是时间老人在诗人记忆深处刻下的印记,有春天的颂歌、季节的赞美、岁月的吟咏和难以忘怀的童年时光的回忆;第二辑“故土梦回”,表达了诗人对故土亲情的深深眷恋,这是一种梦回萦绕的情感,能深深触碰人的痛点;第三辑“哲理短章”,是诗人瞬间灵感或曰智慧火花的闪现,深邃、厚重、简洁的语言富含深深的寓意,令人过目难忘;第四辑“荆楚走笔”,是诗人在游览荆楚遗迹胜景、品尝家乡风味、聆听故土传说时发出的吟咏与赞叹,是一道道赏心悦目、让人胃口大开的“精神大菜”。

纵览郑晓君这部《自由及其他》,主题大部分是家长里短,怀想童年的光阴、感恩父母的操劳、反思女儿的失踪、缅怀亲人的不幸等均有表现,还有游山玩水的感悟、同学聚会的友爱、天伦之乐的欢娱等等,甚至连送气工扛着气坛子上楼也有涉猎——关注平常,关爱朴素!这样的琐碎小事像一粒粒微弱的萤火虫,寒风冷雨的夜晚温暖希冀,照亮我们前行的路途。

在艺术上,郑晓君的诗多数短小精悍、意象奇特而灵动,即使是组诗,也是为了编辑和出版所需,因同一主题而聚集。由于短小,注定其诗不会涂脂抹粉,精心装潢,而是朴素简练。作者善用白描,常常大面积地涉猎,这些诗虽然短小,但不呆板且意象丰满,白描的风韵回味悠长。如《自由》《一生的搬运》等,言之有物,不无病呻吟,低调内敛,恰到好处的留白如余香,使语言的张力达到最大,这是郑晓君诗歌的最显著特点。正如诗评家所言:“郑晓君的《自由及其他》组诗,一经《芳草》(2002年11月号)杂志发表,就被诗歌权威刊物《诗选刊》(2003年1月号)“好诗力荐”栏目重点推荐,自然是力作,是好诗。”

 

●节选目录

1.自由及其他(组诗)

2.梦回家乡(组诗)

3.梦里梦外(组诗)

4.捕捉我们自己的光亮(组诗)

5.有风的夜晚请别说爱(组诗)

 

1.自由及其他(组诗)

 

  

 

天空的自由

在鸟翅上

 

大地的自由

在马蹄上

 

江河的自由

在鱼尾上

 

岁月的自由

在更替上

 

人的自由

在法律上

 

 

一生的搬运

 

像蚂蚁

不停地搬运

一粒粒草籽或骨头

 

用骨灰做肥吧

让草籽

长成一片春天或惊喜

 

但有的  却将一生的搬运

聚集  本想做为靠山

到头来  却成了坟墓

  

 

 

 

漆黑的夜里  总是

一脚高一脚低

风雨连绵的日子  总是

一身水一身泥

 

走得太久了  心

也十分疲惫  总想

找一座山或者一棵树

靠靠

 

蓦然回首

满脸的皱纹

竟是

无比的智慧

 

 

 

 

生命啊  你是否听到了

一阵阵由远及近的秋意

 

高远的天空渐渐阴沉

风  一阵紧似一阵

雨  一场凉比一场

时间的羽毛纷纷飘落

只剩下枯瘦的骨架

 

而头上的雪花啊正纷纷扬扬

飘撒寒冷

 

 

笼子里的鹰

 

一把小小的铁锁

锁住了

一尊灰色的铁骨

一方窄窄的笼子

囚禁了

一片自由的天空

 

搏击只在梦中生动

一声凄怆的长唳

让天空布满阴云

 

 

和狗的一次交往

 

本以为你会热情地打个招呼

谁知  竟冷不丁想咬我一口

 

情急中  我蹲下身子

想用双手护住我的屁股

你一退几丈  却叫得更加疯狂

 

拾一块石头狠命砸去

你冲上去恶狠狠地咬住

一副胜利者的姿势

 

 

水流高处

 

谁说水不能流向高处

我曾见过一滴一滴的雨水

在落下的一瞬又疾速奔向高处

忘记了自身的重量和地球的引力

对某种习惯的思维

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冲击

 

不甘落下

那么就上升吧

用一条条艰难的印迹

告诉安座车内的人

别忽略了咱们

 

 

 

2.梦回家乡(组诗)

 

 

昨夜  我又回了趟家乡

在村口  我见到了那棵老槐树

她拉着我的手

说什么也不让我走

 

后来  我到了家门口

昔日的灶台  老远

就用炊烟跟我打招呼

直到我走进屋里  她的热情

还浓浓地呛了我一口

 

 

弓与箭

 

76岁的母亲

越来越像一张弓

握在岁月的手中

 

我们

是母亲射出去的箭

有的飞得又高又远

有的落在母亲的眼前

 

箭  一旦射出去

就再难收回

弓  在浓重的思念中

难免  被岁月折断

 

 

 

母亲坐在禾场上摘花生

那些成熟的花生

就要离开养育它们的根

然后各奔东西

 

母亲佝偻的腰身

掩没在花生藤中

只露出她满头灰白的头发

远远望去  那多像

多像花生的根

 

 

 

在我的记忆里  母亲

一直没有放下过锄头

为了那几亩庄稼和我们七姊妹

不与草混在一起

 

如今  母亲老了

还常常握着个拖把

在我的地板砖上仔细寻找

怕万一长出的荒草

绊倒了她的孙子

 

 

开荒的母亲

 

母亲在坡上开荒

一下一下  弯腰

像是虔诚地

给土地叩头

 

母亲的头上冬天云集

她的心里却想着春天的事情

母亲种了一辈子的地

最不能容忍的

就是让春天荒芜

 

 

3.梦里梦外(组诗)

 

 

 

明明走在我前面

一忽儿

就落在我后边

 

一只端庄秀丽的长辫

在我赶上并超过的一瞬

忽然变成了一头霜雪

 

从一个画面到另一个画面

母亲  把最好的年华

给了我们

 

 

 

 

冬天  那高挽着袖子

在塘边淘菜的是谁

她满头的白发漂在水里

佝偻的身影像一只冻僵的虾米

 

水是刀子

水是芒刺

刺红了她的膀子

划伤了她的手指

 

一滴血落进塘里

染红了一双眼睛

 

 

 

 

夕阳落下

暮色渐浓  让我

最难将息的

是谁

 

双休日

牵动我的脚步  让我

走上那条乡路的

是谁

 

梦里梦外

让我深爱

并且永远牵挂的

又是谁

 

其实  什么都别问

我所能做的

就是用心

去还债

 

 

锁在门内的母亲

 

在我们上班的时候

母亲  想打开一道门

结果  把自己锁在了门内

并让我们的钥匙丧失记忆

 

最先发现的是妻子

母亲竟说  我不认识你

妻子有些气急地找回我

母亲却说  你有事找我媳妇去

 

我的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本想种些天伦  让一颗心

多些绿荫  可是

一道我自己安装的门

却隔开了我与母亲

 

 

 

 

像父亲  披一身蓑衣

泥里水里  撑一片晴空

土墙四壁透风  剜几团泥巴

医好浑身的伤痛

 

一只缺腿的神柜供奉威严

一张破旧的八仙桌摆着饥饿

一只鸡跳上跳下不肯蹲窝

一个孩子抹着鼻涕眼泪扯紧妈妈的衣角

 

一盏油灯赶走黑暗

一笼柴火围着温暖

妈妈在灯下纺着棉花

爸爸在火前搓着牛绳

一只鸡爪  烤出了满屋香味

 

一棵树站在屋后

一座山站在树后

一弯月牙踮着脚尖

在山巅  久久地

久久地瞩望一个人的梦

 

 

4.捕捉我们自己的光亮(组诗)

——为年少时的同学聚会而作

 

回到从前

 

一阵爽朗的笑声,我们

就回到了从前,桌上的三八线

神圣不可侵犯,一只橡皮

曾让我们,闹得很不愉快

其实,那时我已开始喜欢你

只是表达的方式,让人看起来

我们  好像是敌人

 

假若真的能够回到从前,我愿

把我的桌子再让出一半

别说一只橡皮,就连我那视为宝贝的

日记  我也愿意

一不小心   让你捡去

 

 

 

 

不管来自大河,还是小溪

现在,我们聚在一起,我们

都是水!澄澈,透明,平等

连那阵阵笑声,都像

浪花一般晶莹

 

水在这时渗透到我们的骨子

把连日的烦恼和疲劳

连同平时端起的架子

像沙子一样,一起澄掉

<p style="margin-left: 24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