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散文随笔

我们是特殊的文艺工作者

发布日期:2019-08-30  点击量: 205

蟹岛八号会议室铺着绿色的桌布,和我高中时的教室里一样。中午趴在桌上睡了一觉,醒来后越发觉得回到了十几年前的课堂,专注而贪婪地汲取着知识。不同的是,这次坐在我周围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语文骨干教师,满满当当的四天课程全是文学阅读与写作。

7月25日上午,众多文学大咖悉数登场,给语文老师们以鼓舞。文学特长生培养基地的老师们上台领取证书,洋溢着欣慰的笑容。摄影师们穿梭在课堂中,给每一个人留下了特写,仿佛我们都是课堂中的明星。

后面的授课形式大部分还是满堂灌。这种古老而经久不衰的授课方式,我已经久违了。现今流行翻转课堂、小组讨论、游戏化教学、项目制教学……然而对于一个明确了自己目标的成年人,满堂灌是十分高效的。首先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内心里自有一个宏大的建筑,信息拿过来就放进房间里,自行架构。作为一名语文老师,我每天在思考的都是如何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如何细化目标,用什么内容和形式,如何进行评价。四天高强度的学习让我又找到了很多答案。

白烨说:“语文老师是特殊的文艺工作者”。我想,文学、文化、艺术是“语文”这场戏中的场景和服化道,我们可以把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放在舞台的中央,也可以让学生们成为真正的主角。如何编排和导演这场戏,需要语文老师不断思考和精进,今日追随了一种流行趋势,明日可能又有奇思。

听了讲座和示范课,我嗅到了现在语文教学的一种明显趋势——非常重视学生学习成果的多元化呈现。学生可以写一首现代诗,来表达自己阅读散文的感悟;也可以写一首现代诗,来展示自己对古诗词的理解;若能探究作者的心理,与他对话或辩论,那更是妙不可言;再进一步,若是把自己的发现通过虚构的故事呈现,那便成了一个小说作家!

我感到当下的文学活动是非常丰富多彩的,与文学相关的活动本就应是语文课的主体,而语文新课标更是明确了这一点。照着课标讲课,照着课本讲课,这无可厚非。可新课标对语文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定要以学生为中心开展活动,语文老师便更应该放开手脚,用文学相关的活动调动起学生们的积极性。

从古到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是文人的理想;”曲水流觞”、“诗酒花茶”、“红袖添香”是文人的情趣。文人要听,要看,要感知,要读,要写,要表达。一说到这些,便想撒了欢地带着学生去玩耍,或像彭程所说,让学生尽情抒发生命感悟。然而,学生也未必都有这样的理想,这样的情趣。于是,又要理性地去思考每一个核心素养的落实和提高。

示范课非常有启发性。在近400人的示范大课中,很多学生展现出了惊人的才华。这些文心雕龙研学营的学生们身怀绝技,令人羡慕。而对大部分学生而言呢,一步一步的引导显得更加重要。《老王》中的“不幸”,被王君老师一段以“哎……“开头的情景对话展现得淋漓尽致;《窗》中的“欲望”,被程翔老师一连串基于现实社会生活的追问揭露得体无完肤;杜甫的诗,被何郁老师重新创作成现代诗,学生们也都跃跃欲试。

讲座中也学到一些具体的教学方法。王蕊老师凭借十九年的活动课堂经验,把整本书阅读活动安排得有条有理。了解了同学们的兴趣,掌握了组织阅读和展示的方法,整本书阅读便变得容易实现。

理论上的探讨更烧脑一些。四天之中,授课老师们知无不言,坦诚面对文学和游戏的斗争、外国诗翻译的精髓缺失、学生课外阅读量下降、学生作文文不从字不顺等问题,也非常直接地指出了很多中学语文教师教学中的问题。“同学们“也提出了很好的问题,比如借景抒情算不算情感表达的特点,如何看待古风诗,如何借鉴西方诗歌资源……

尽管我心中还有很多疑问尚未解决,更大版图的文学教学世界已呈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再也无法做孤芳自赏的“墙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