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研究论坛 >
  3. 专家论坛

白烨:校园文学是一股清流

发布日期:2019-07-02  点击量: 74 分享

白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校园文学委员会的八次年会、每年的论坛、评价颁奖活动,我基本上都参加,我来的目的就是为研究会摇旗呐喊,为我们校园文学委员会文学事业推波助澜。

我最近做中国文情报告,参加中宣部委托的文学创作现状调研,有了些感受和思考,让我从另一个角度看校园文学,今天的会议很重要。

从去年以来,或者说还要早,社会上出现了一些亵渎历史的现象,比如去年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上,有几个人穿着日本军服、拿着日本军刀,军刀上挂着一面日本小旗,装扮成日军的样子照相。还有的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遗址,穿着日本军服照相。这些现象让大家很震惊,这种行为是对民族感情的最大亵渎,但是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在发照片的同时还在讲他们是怎样躲着别人观看、监视,怎样偷拍、怎样成功,很欣喜。在文艺领域里的也存在一些不良现象,比如恶搞红色经典,一家公司在年终晚会上,以《黄河大合唱》的曲子另编了一套词,这套词是向领导要年终奖的词,而且载歌载舞搞怪,而且据说还不止一个版本。在此之前还发生过恶搞雷锋、《闪闪的红星》等。再往前追就追到有一档卫视的节目,“笑傲江湖”,这个节目上,有一些片段,都是和恶搞红色经典有关,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人认为它不合适,它能播出来就是认为它是被认可的,同时在场的一些评委,都是些有名的主持人或艺术家,他们高度评价这些作品,而且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艺术家,说:“我们现在太需要把严肃的东西给调侃一下,我们太缺少了,这个作品非常好,我非常喜欢,你今天让我非常兴奋。”

现在综合这些现象,我认为,在社会生活中、在文艺欣赏中都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一种泛娱乐化的思潮正在强势崛起。这个现象我从前年开始关注,去年我曾给中宣部写过一个内参,文艺思潮中,文艺倾向中带有政治倾向的问题,好像并不是很多,而更多的问题是不带明显的政治色彩,而是带娱乐性、游戏性的东西,它对我们的一种消解。我们恐怕要改变长期以来的对文学现状的认识,我们长期以来形成一种计划体制,冷战政治下的政治对政治,没想到现在我们完全变了,变成了一个泛娱乐化的时代,有很多现象它不玩政治,不直接地面对面的斗争,它用另外一种方式,兵不血刃把你边缘化、把你消解、把你遮蔽。而且它既是文艺的形式,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还很有市场。几个方面的因素综合起来之后,你要分辨起来、解决起来非常困难。这是目前我们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问题,而且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问题是现在没有人去研究这背后的原因,所以我觉得很难提出一些很好的应对办法。比如在抗战遗址面前照相的精日分子,什么叫精日分子呢?就是精神上的日本人。虽然从民族上、国籍上他不是日本人,但是精神上对日本全面认同,而且是隐性的认同。还有一种人是这样的,他从年轻时候、或者少儿时候开始受日本动漫的影响,长期的阅读对他造成一种印象,形成了一种新的审美习惯,叫二次元审美,就是对生活做变形反应。这样的话,对玄幻、科幻、恶搞习以为常,就会慢慢喜欢起来。从而游戏性、娱乐化有了一个广大的基础,所以问题很严峻。

就整个社会的受众而言,很多东西在起文学教育作用和文学影响作用。我们现在处在一种文化竞争、文化争夺的场域,从这个场域反过来看校园文学,它的重要性就凸现出来了,它面向的是学校和学生,而这个群体,是我们的基础。我认为校园文学是一种天然正能量,它是洁净的、纯净的,是当代文学中的一股清流。我们的任务是做好我们的语文教学、文学教育,使更多的学生从中受益,让更多的学生成为精神素养更丰富、更健康的健全的人。园文学根本的作用是补脑、养心。校园文学越来越重要,虽然我不专门研究校园文学,但我会从别的文学反观看到校园文学的重要性,反证到校园文学的重要性。

秘书长刚才总结了去年校园文学委员会的主要工作,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很多活动是有亮点的,比如去年建立的中国校园文学馆,是有重大意义的一件事,收入《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7年文坛大事记”,在文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校园文学是一个系统工程,我希望我们的工作能够越做越实,越做越有实效和成效,通过我们已经做的这些事情,来引领校园文学的建设,使校园文学健康成长,同时使得整个的当代文学生态能够得到更好的养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