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写作宝库 >
  3. 作家经验

王朝群:热爱生活从阅读和运动开始

发布日期:2021-02-22  点击量: 73

我是一个小学体育老师,阳光下的操场上和孩子们在一起游戏,欢快的笑声和哨声、呐喊声、加油声混合在一起。我是那么喜欢做一个体育老师,也是那么喜欢书写和阅读。说起来这和我小时候的一段经历有关。

初一那年我已经是全年级个子最高的女生了,尽管喜欢阅读,作文写得很不错,学习成绩很好,还是去了县上排球队。原因很简单,才十三岁,已经一米六三,身体条件好呀!天知道我当时怎么想,也许向往村庄以外的世界吧,一个身高突出却并不爱运动的人就进了县业体校。

打了一年排球,学业受到很大的影响,就准备放弃体育专心学习的时候,市业体校的田径队又选中了我,就这样我和体育结缘了。陕西省第九届运动会上,我拿了三个项目的奖牌,又被选入陕西省田径队,还保持了一项省记录十二年。最后,从省队退役,毕业后分配到小学从事体育教学工作。

                                   

我的阅读是从识字开始的。母亲过年糊墙用的《文汇报》是我最早的读物,总是被我一张挨着一张读。每次读完低处的,还踩着凳子仰头往高处读。有的内容读过多遍,熟读成颂,常常念念有词,不会读的字就指着问人。自从读开报纸,就喜欢上了阅读,那些字里描述的事情多有趣呀!于是,乡村小学里能借到的和看到的书都拿来读。

做了运动员之后,仍旧不放过书,杂志、漫画,来者不拒。杂志看得最多的是大队员们的《女友》《读者》《青年文摘》。记得那时零花钱不多,自己还不能购书,而女子篮球队的一位队员却很富有,床头上经常有书。我看过她的《蔡志忠漫画全集》和几本《努尔哈赤》《丁丁历险记》连环画。

打完陕西省第九届运动会,我又到了省队训练和学习。图书室是个好去处,晚饭后常常带上摘抄本,一直读写到图书室关门。队友们都知道我爱看书,找不着我就去图书室。他们有书也会慷慨借给我。所以,我成了田径队最爱看书的一个女生。

读多了书,就想写下来,除了自己的作文,还常常帮班里的同学写作文。看到同学拿着我写的获得优等的作文,总是会自我表扬一番。除了写作文,还写日记,运动员的酸甜苦辣和远离家乡、亲人的孤独,尽数写进里面。受《女友》和《读者》文风的影响,还开始仿写散文,就这样我在省体校小有名气。那时学校有校报,我的那些仿写的,还有些稚嫩的散文就登在校报上。省体育系统的作文竞赛,我又是唯一获奖的女生。所以,大家都知道有个爱写文章的田径队女生王朝群,每每出现在校园和田径场上被人夸奖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大概是虚荣心驱使,加上爱阅读的习惯,我又陆续读了《三国演义》《红楼梦》《平凡的世界》《路遥短篇小说集》《战争与和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等书。虽然也有囫囵吞枣的意味,但是路遥的小说对我影响很大,每每读到动情处常常泪流满面。

那时训练很辛苦,看书和书写却可以慰藉心灵。所以,在训练和阅读书写之间,我有了自己的平衡,也常常动静有致,闹静结合。

                                 

工作后,我远离家人孤身在省城,上体育课和学生在一起享受工作之余也有了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宿舍在二楼上,学校图书室也在二楼上,我们仅隔了两间房,不到十米的距离。图书室的老师性情温和,由着我在一排又一排的书架间搜罗。三毛的散文系列被我全数抱走,过不了几天读完,又换成了人物传记和小说。同事的新版《简爱》《呼啸山庄》《萧红文集》等也被我“啃美食”一样地全部“啃光光”。

小学里的体育老师,要带训练队、要赛教、要组织大型运动会、要排练学校演出的方阵。但是,阅读和写日记却坚持了下来。

自修完大专那一年,我看到了同事自考汉语言文学的几本书,那上面关于文学的内容竟让我着迷。本来可以保送上西安体院的函授本科班,我却最终选择了自考西北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

自考很辛苦,还要带孩子、上课、当优秀教师。但是,这场长跑,我顺利跑到了重点,如愿以偿拿到了我想要的学历和我想要的知识。

                                    

写作上有质的飞跃是从《华商报》招聘本土写手开始的。我把大量的博客文章发给编辑后,除了那一年在《华商报》发表了九篇散文,还成了首批签约作者。那时候,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我又试着写小说,运动员的经历常常使我有写下来的冲动,就写下第一篇运动题材小说《奔跑的少年》,没想到获得了2012年冰心新作奖。

那一年,我开始思考自己,也开始更广泛地阅读,加上在学校与运动相伴、与孩子们相伴,就开始写作。写孩子们的颖悟与良善,追求与梦想、勇敢与真诚。而我的运动员生涯和我的体育教学成了我写小说、童话、散文,取之不竭的源泉。

我爱体育教学、爱运动,也爱阅读与书写。为了更好的工作和书写,我自己又学习心理学,并取得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为了提升体育教学业务水平,我又于2017年获得了陕西省骨干教师称号。

如今,我已经过了四十岁,每年发表十几万字的作品,还将陆续出版童话集《一条领带的梦想》、运动题材长篇小说《田径队的男生们》、短篇小说集《黑丫头》,是为数不多的写小说、童话、散文的体育老师。人们常常调侃说,“你的语文(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我想说目前好多少儿刊物上的小说和童话是一个体育老师写的。

                                

每一天的生活是从运动和体育教学开始的,和孩子们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充实而快乐的。阅读是种子,从看墙上的报纸开始,到现在已经发芽开花。而一个运动员出身的体育老师,热爱运动也热爱生活,更愿意继续阅读与书写。做体育教师和儿童文学作家不矛盾,而两个角色就像我自己的左右手,与我共存,与生命共存。

《快乐新读写》2018年3月

 王朝群作品欣赏:

冠军绳

当王泽宇将他那条战功赫赫的跳绳交到徐浩洋手上时,队员们都投来了十分羡慕的目光。马瑞杰还忍不住嘴里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来。

要知道王泽宇可是市级三跳比赛单人竞速和单人二摇项目小学组的双料冠军,是学校迄今为止参加市级比赛三跳成绩最好的一位,学校大会上校长亲自颁发奖状,还有合影留念的机会。学校门口的LED大屏幕上将王泽宇训练、比赛和颁奖的视频循环播放了一个月啦!再说,评选学校小明星,王泽宇也是唯一入选的三跳队运动员,大幅的照片就挂在教学楼荣誉走廊上。可真是帅气威风呢!

徐浩洋是今年的男子组单人竞速和单人二摇选手。三跳集训动员会上,王泽宇作为老队员,被体育老师李老师请来给大家加油鼓劲也顺便分享训练经验,没想到他还带来了礼物,——一些花花绿绿的棒棒糖和他得冠军用过的绳子。

王泽宇已经上初一了,初中组和小学组一样一般都是学校最高年级的同学承担三跳比赛任务。既然自己不能参赛,就把曾经给自己带来荣耀的跳绳赠送给自己的小师弟吧!

所以,王泽宇讲完话,给各位小师弟、小师妹每人发了一个棒棒糖之后,才郑重其事地将绳子送给了徐浩洋。

“哦,哦——”徐浩洋受宠若惊,竟然不知要说什么了。

“快说,快说谢谢呀!”马瑞杰大声提醒。

体育老师看着一大一小自己的两名队员,会心地笑着,并朝徐浩阳努了努嘴示意他收下跳绳。

“啊,谢谢,谢谢王泽宇哥哥啦!”恍过神来的徐浩洋大声致谢。那表情真诚极了,仿佛是接受了一部武林秘笈一样地激动。

“不用谢,希望你取得好成绩!”王泽宇微笑着说。

“那条绳子要是送给我该多好呀!”马上就有人小声嘀咕开了。那不是别人,正是和徐浩洋同一个项目的女子组选手赵紫月。

“绳子只有一条,你可别眼红啊!”挽花选手马瑞杰听到了,嘴里劝着赵紫月,眼睛却还是盯着徐浩洋手里的那条绳子看。

其实不光是马瑞杰和赵紫月在看徐浩洋手里的那条冠军绳,在场的三跳单人项目运动员们都在看,还都眼红心热。王泽宇上初中了,他和他的冠军故事却留在了母校,冠军的绳子谁不想要呢?在小师弟小师妹眼里,冠军的绳子那可就是获得冠军的利器。能选拔并加入学校三跳训练队、能参赛的谁不想获得冠军呢?

徐浩洋是多么幸运呀!

不久,三跳队的训练动员会就开了,这就意味着参赛的队员已经确定下来,需要强化集训了。

三跳,就是指跳皮筋、踢毽子、跳绳,是三大项的总称。这些年由于皮筋比赛的表演性,已经退出了本地三跳比赛的竟赛场地。而踢毽子和跳绳的比赛被延续了下来,而且又分化成了许多学生们喜欢的小项目,比如单人项目:一分钟竞速、一分钟二摇、正反挽花、毽子等。双人项目:双人单摇竞速、双人二摇、一钻一带等。通过比赛的形式来促进锻炼水平,也推广我们的传统体育项目。

“要获奖,技术就要个个过关,每天都要坚持频率和耐力练习,每天都要进步才行。”体育老师李老师已经很有经验,每次训练都对队员们说。

频率和耐力都提升之后就是模拟比赛和测试了。通常老师手握秒表看着队员们,一声哨响就开始了,队员们就仿佛上足发条似的,每人手中的绳子嗡嗡作响,争分夺秒地跳。

“时间只有一分钟,越快越好,我们要的是次数和频率。”在无数次的练习中,李老师已经将他的训练理念成功输入给每个队员。每当开始模拟比赛,每个人都是双手执跳绳半弯着腿全力以赴的样子。但是,当大家都不断提升技术和身体能力以后,就开始对跳绳的鞋和服装重视起来。

“我觉得底子薄的鞋有感觉。”马瑞杰说,还专门穿了双薄地子的鞋来现身说法。

“我看呀,衣服也不能穿得太厚,还得穿紧腿裤才利落、轻快。”赵紫月也说。

这种想法和做法还有传染性,有了带头的,立即就有人效仿。为了不断提升成绩,好多队员已经在背着老师更换装备了。女生们甚至交流起头发是扎马尾还是辫辫子的问题了。

跳绳比赛除了人的因素,绳也很重要。最先想到换绳的是马瑞杰。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绳子也很重要哟!比如三国名将吕布和他的赤兔马,蜀国君主刘备和他的的卢马,英雄配良驹,我们练到这个程度,也要配条好绳才行呀!”马瑞杰在大家训练完放松的时候,发表他的获胜感言时说。早晨的模拟测试上,换了新绳子的马瑞杰以超过去年挽花冠军1次的好成绩,得到了李老师热情洋溢地表扬。所以,有人就向他取经,没想到他一点也不谦虚,还卖弄了一番三国知识。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到了第二天第三天,单人项目的队员们竟然都陆陆续续换了手里训练的绳子。仔细一点的女生还有拿三条绳子来的,老师模拟测试,就三条绳子换着来,想从中选出一条最能出成绩的绳子来。

赵紫月让妈妈在网上买了条大家都认为可以大幅度提高成绩的钢丝绳。赵紫月可是个心里有数的人,先不盲目乱买,而是看效果,看谁拿的新绳子最能提升成绩,她才下定决心买。

男子单跳的徐浩洋虽然一直是种子选手,可他也有从众心理呀!看见大家除了在技术上下功夫,都还在鞋子和绳子上动脑筋,他也蠢蠢欲动了,回家换了双薄地鞋不说,还专门拿了一直舍不得用,准备比赛才用的王泽宇送给他的那条冠军绳。

再训练,徐浩洋不再担心模拟测试中输给队友了,手里有了利器,眼光笃定,沉着冷静。李老师批评几个队员慌手慌脚,失误太多,而对徐浩洋却投去赞赏的目光。

“我知道徐浩洋成绩好的原因了。”

“是什么?”

“瞧,他手里的那条绳子。”

“哦,那不是冠军王泽宇送他的吗?”

“对对对,是冠军王泽宇送他的那条绳子。”

“难怪,他成绩那么稳定,也那么好。”

……

队员们小声议论着,满是羡慕,仿佛徐浩阳的好成绩不是他跳出来的,而是冠军名将的绳子帮他跳的一样。

比赛一天天临近,队员们却越来越八卦,都把徐浩洋稳定的表现归因为,——他有一条神奇的冠军绳。

“想想,一起训练的,谁和谁能差多少呢?就算你徐浩洋比我们强,成绩也不能这样稳定呀。我看他现在的成绩好,全是因为手里的那根冠军绳了。”

“有道理,我看也是,要不然我的成绩怎么这样不稳定呢!”

有人议论就有人听,赵紫月就一直尖着耳朵听,一边听还一边思考,要是能借徐浩洋的冠军绳试试多好!

有了这个想法,赵紫月关心起徐浩洋来。帮徐浩洋背书包、抄作业,赵紫月利用和徐浩洋在一个班的天然优势是想要借用一下队友们口中的冠军绳。——因为,她和大家都知道,徐浩洋爱惜那条绳子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

    徐浩洋给冠军绳配了个红色布袋不说,每次测试完还要反复检查绳子的手把儿以及绳子打地的那部分。还准备了一块抹布要将绳子擦干净才装起来。要是发现绳子有新的磨损痕迹,他就心疼得不得了。

“就是一条绳子,不用那么仔细的。”李老师看见了,就笑着对徐浩洋说。可徐浩洋只是笑笑,该怎么办,还怎么办。

记得马瑞杰趁徐浩洋上厕所的机会偷用了一下冠军绳。据他自己说,“那真是太棒了,是别的绳子所不具有的感觉,简直又轻又快,超好用。”大家记住了马瑞杰对那条绳子的描述,也记住了徐浩洋看见马瑞杰拿着冠军绳时的那种怒发冲冠的夸张表情。

看见徐浩洋那样仔细,谁也不好意思说要借用一下那条冠军绳了。

赵紫月自己的新绳子已经让她如虎添翼,成绩提升了不少,却还虎视眈眈盯着冠军的那条传奇绳子。

我一定要借那条神奇的绳子用一下,最好是比赛的时候,那样的话,我就一定能取得好名次的。取得好名次,多光荣呀!

“……小学比赛顺序是先男生组,再女生组,我们必须在赛前检查好自己的鞋带、跳绳和毽子,确保赛出好成绩。赛出好成绩,也是给自己辛苦付出的回报……”赛前动员会上,李老师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讲话,讲话涉及比赛的方方面面,队员们都听得很认真。

赵紫月一听,男生先比赛然后是女生,和徐浩洋项目相同的她就决定说服徐浩洋,在他比赛完后把冠军绳借给自己用。

赵紫月想借冠军绳,马瑞杰也想借冠军绳,尽管难度不小,他还是决定要尽力借到冠军绳。马瑞杰是挽花项目和徐浩洋不冲突的。

比赛这天到了,徐浩洋揣着做了好久的冠军梦先用冠军绳参加了单摇竞速的比赛,竟然真的夺得了冠军。徐浩洋只比第二名多跳了2次,简直太神奇了!

男子单摇竞速结束就是女子单摇竞速,许是徐浩洋单摇比得不错,他一直不肯松口给不给赵紫月绳子的事情居然有了转机。徐浩洋一下赛场,就看见马上要入场的赵紫月,犹豫了一下竟然把冠军绳交到了赵紫月手上。

对赵紫月来说,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可是,谁也没想到冠军绳在赵紫月的比赛进行到四十秒钟的时候,居然从中间断掉了。慌乱的赵紫月只好向场外求援,队友们把绳子扔给进赛场,赵紫月刚一捡起,比赛结束的哨声就响了。

沮丧的赵紫月一下场就扒到一位女队员的肩头哭泣。她的最拿手的单摇竞速项目,就这样被冠军绳终结了。

吃惊的还有冠军绳的主人徐浩洋,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知道要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接下来的单人二摇项目,没有了冠军绳他还能那么幸运吗?徐浩洋真是心里没有底。

还有马瑞杰。

啊,冠军绳居然断掉了,我的挽花比赛还想借用呢!一早我就给了徐浩洋一个士力架,还指望那条冠军绳得冠军呢!看来自己的冠军要泡汤了。

发现几个比赛队员有异样的是李老师,先看到了赵紫月不该有的失误,又及时进行了调查,才知道了大家都迷信冠军绳的事情。

“只要绳子顺手,不断,频率快发挥正常,都是好成绩。不要迷信冠军绳,冠军绳再神奇也已经断掉了,而比赛还要继续,不能悲观失望要有勇气和信心!”

李老师铿锵有力的一番话惊醒了迷信冠军绳的队员们,大家再一次检查手中的绳子,焦灼的、紧张的情绪也有所缓解。特别是徐浩洋和赵紫月,以及还没有使用冠军绳的马瑞杰,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比赛靠的一直都是实力,怎么能迷信冠军绳?能获得冠军的是人的神奇,不是绳的神奇。

再比赛,队员们各人拿了自己最趁手的绳子,从容不迫地进入赛场。

所以,从那天起冠军每年都有,对于冠军绳的神奇和迷恋再也没有人说起过。

原载《少年文艺》2019年1.2月合刊

王朝群(笔名:风铃儿),小学体育高级教师,陕西省教学能手,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儿童文学作家,作品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读友》《花火》《意林》等杂志刊发,多篇作品入选小学和初中阅读教材。长篇体育故事《我们爱上体育课》在《少年儿童故事报》连载。出版有童话集《一条领带的梦想》。曾获冰心少儿新作奖、《中国校园文学》杂志首届文学奖、《意林.少年版》年度作品奖、“读友杯”优秀作品奖。体育题材小说《小个子的荣耀》入选《2019年中国儿童文学精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