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写作宝库 >
  3. 作家经验

张金凤:选择典型事例突出主题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 | 张金凤 发布日期:2021-01-07  点击量: 110

我曾经在一次讲座中说,写作与绘画的架构极相似。比如要画一幅牡丹图,最好的结构是画面中只有一朵正面的主角花,是正面展示,另外三朵或五朵是配角,它们不应该是完全正面展示了,有的要稍侧一点,有的要遮掩一点,而且要有新绽、半开的和未开的花骨朵。这样的结构原则下,把花分布在不同点位,这幅画才有层次和生机。写作如是,你选取几个事件来服务主题,它们最忌讳的是平行出现。我写《抬头看将花》时就遇见过素材取舍。我的初稿曾经写了多个“抬头看见花”的场景,如我在一个租住的9层楼飘窗上读书,楼下不远处是公园,我每次从书上抬起头来,就看见公园里姹紫嫣红的花开。还写一个在商海中沉浮的朋友,艰难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他阴暗狭小的办公室窗前有一棵巨大的樱花树,但是树常年在楼房的阴影里,花开也很难被更多人看到。但是,樱花每年都缤纷地开。朋友每次抬头看这树花就充满力量。但是后来我把这两个素材删掉了,因为它们不够典型。

来看一下《抬头看见花》定稿的版块结构:买花——看花(引出主题)——乡下的红帖(变相的花)——女友看花,自己开成花——老人的纸花——病人的木花。这几个版块各有其代表性。

1.乡下的小红贴简短,就像绘画中的花骨朵,但是它有普遍性,在过去的贫穷岁月里,这“花”代表着希冀。

2.女友的花是一种双向的线条,她的病被“花”医治,她又把自己变成“花”去生动别人的生活。

3.低层老人的花表达一种乐观向上的心态。这些纸花比高档花更有照亮意义。

4.病人的花突出了花的治疗意义,花就是信念。

以上四个版块从不同侧面展示“开花”, “……让寒冬开花,让枯枝开花,让石头开花……”这几个素材各有侧重,对于突出《抬头看见花》的主题已经足够,所以上面提到的“飘窗看花”“楼阴里看樱花”就显得重复而不具备典型意义,所以删去不用。之所以删去的原因还在于,公园里的花和樱花都是真实的花,与前文已经讲过“长寿梅”都是写实,写法和表达上都雷同。而乡下的“小红帖”,低层老人的纸花,女友把自己打扮成一朵花,以及残病老人的“木花”。这些“花”都是“虚花”,各有其特殊意义,它们就像钻石的不同切面,从各个角度来反映人生。这样处理,文章就显得丰满而精致。

 

佳作欣赏

抬头看见花

 

早晨上班经过护城河岸,在花木交易区,看见大棚培育的鲜花散布在土里土气的旧物之间,甚是生动,我便买来几盆。小巧的花盆里,盛开着毛茸茸的红色小花,这种花在童年时的乡村很多见,它们叶子碧绿、花开红艳且日久不凋。乡下人管这种花叫“长寿梅”。“长寿”是说这花好养活、花期长,“梅”的来意大约是它开在冬天吧。这花并无枝干,如一墩菠菜样贴地而长,花朵的形状如同一个小绒球,与“梅”的外形其实并不相干。

我兴冲冲地把几盆长寿梅带到办公室,每个同事的桌角放一盆。已是寒冬,小城万物萧瑟,这一簇簇鲜艳的“梅花”,在桌案上火焰一般跳跃,同事们都很高兴。王老师大赞曰:“以前是抬头看见一堆资料,现在好啊,抬头看见花!”抬头看见花,多么好的意境,当我们俯案劳作,忙到头眼昏花、筋疲力尽时,一抬头,见桌案上一盆小小的长寿梅生机盎然地开着,多么令人欢喜!这长寿梅叶子碧绿浓密,几朵花鲜润地高出叶浪,像一些小手臂在跟你打招呼;数朵花参差地插在叶子间,有环佩叮当般的美感。看到此,心情怎能不澄澈、明朗、欣悦?肩疼、颈酸、眼累、心乏等等,都被这一盆小花儿给疏解了。

乡下人在过年时,都要贴对联和红帖,那些小红帖就像寻找窝巢的燕子,落脚在农家屋檐下不同的角落,它们都写着相同的四个字:抬头见喜。一抬头,是红艳艳的希望,看见它,就是愉悦,就是欢欣,就是希冀,就是撞进门来的春天。

我的一位女性好友,每次出门必然化妆并衣着讲究,尤其是在冬天,她穿着色彩艳丽的大衣,裹着飘逸的丝巾,戴着考究的帽子。她笑着说,我要给生活开朵花!其实,她是被花治愈的人。几年前,她生病在家,大家都很担心她。有一天,她走到窗前,突然看见光秃着枝丫的玉兰开花了,那玉兰将一柄花枝探进她的窗框,像画一样美好,那初绽的玉兰花点燃了她,她的内心一点点融化,从那天开始,她迅速康复。她还告诉我一个细节,当看见玉兰花开的那个上午,她推开窗子,楼下一个女孩正在仰头看花,目光对视时,给了她一个真诚甜美的微笑,这笑和花都是治疗她的药引子。所以,她现在也想做一枝花,开在严寒的冬天里,把别人心里的冰融化。

一日,孩子在阳台喊:“快看,‘黑森林’开花了!” “黑森林”是我家旁边的原生态植物园,里面有很多落叶植物,到冬天全都褪去叶子,赤裸着黑乎乎的粗裂枝干,风景单调得很。眼下隆冬天气,“黑森林”怎么会开花?我从阳台看过去,那些黑乎乎的树枝上,还真是闪闪烁烁地“开”着不少“花”,有的像桃花般粉红,有的像石榴花般鲜艳,也有迎春花一样金灿灿的,花朵间还有些绿色叶子,看起来春光灿烂。我忍不住好奇,就去看个究竟。远远见一个老人手里拿着花往树枝上绑。见我看她,便笑着解释:攒下些鲜花、礼品盒包装纸,都那么新、那么鲜艳,不如做成花儿,叫它们再开一次。让我惊异的是,这个老人竟然是植物园大门口卫生间的看护人。她和老伴一起来我们小城打工,就住在卫生间旁边的小储物间里。卫生间周围都被她栽满了花,娇艳的凤仙花和高大的蜀葵、美人蕉开得春光流泻,惹人注目。我曾看到在小储物间里,她那穿环卫工作服的老伴坐在马扎上喝酒、吃饺子,两个老人都幸福满满的样子。我帮着老人往树枝上绑花儿时想,这些包装纸大约是她老伴捡来的吧,但是它们做出的花儿却一样的光彩绚丽。

再从阳台上眺望,那一树树花让我心情莞尔、无比温暖,那个往树上绑花的老人似乎也成了一朵花,她和那些花儿像一轮月亮,照着我和更多人的梦。

我还曾走进一个孤寡老人的家,他的腿病使他行走艰难,病发时下不了炕、出不了屋子。他的屋子狭暗,但窗台上摆满各种各样的木花。他将树枝削掉外皮,削出一层层木屑,木屑不落,卷起来像层层花瓣。他拿颜料将那些“花儿”染成各种鲜艳的颜色,然后“栽”在窗台那一块长满孔洞的皱麻石上。坐在木花旁边的他乐呵呵的,不见困顿之情。现在想来,那些生动的色彩是他为自己制造的阳光和火焰,他用来温暖、照耀自己。当他被病痛折磨的时候,他从苦闷里抬起头的刹那,看见的是鲜艳的花,是人人期待的春天。

抬头看见花!这非常值得期待。在喧嚣忙碌的生活里,累了、乏了、倦了的时候,猛然一抬头,与一树花对视,这是多大的幸福啊!但四时有序,花开有时,那一束花开常常被辽阔的苍茫代替,被嘈杂的市声淹没。在没有花开的时节,乐观的人们从不等待,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用纯洁而向美的心灵去创造,让寒冬开花,让枯枝开花,让石头开花……有些花不是开在枝头,而是开在心灵深处,它们坚强而鲜艳,它们并非来自季节的恩赐,而是来自强大的内心。

我们可以一边做幸福的看花人,一边把自己活成一朵花,开成一种风景,成全“抬头看见花”的景致和人生。


张金凤山东省胶州市第七中学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岛市文联签约作家,作品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北京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曾获鄂尔多斯文学奖、《北京文学》年度优秀作品奖(原老舍散文奖)、孙犁散文奖、叶圣陶教师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中国校园文学》教师组一等奖等多项大奖。有十余篇散文作品被设计成高考、中考考题。出版专著《空碗朝天》《草岁月,花年华》《踏雪归乡》等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