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大赛佳作解密:临考作文怎样扬自己长板避自己短板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网 | 徐道宸 发布日期:2020-12-18  点击量: 232

作者自述

不知不觉,距离在叶圣陶杯决赛获奖,已经一年多了。得大赛培养,我现在已读大学。再次回首当时,许多细节仍历历在目,不禁让人慨叹。

参赛之前我并没有准备太多预备作品,因为如果强行套作反而显得生硬;我要的是那种把思维凝在笔尖上,一气呵成的作文——它肯定有不合适的地方,但是又自带一种自然、不加雕饰的流畅美。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只是还不能够充分表达出我想阐述的东西。

决赛那天接过题目,我选择了第一个作文题——XX如诗。这是个半命题作文,规定较多但好在范围很广。诗,是美极了的语言的结晶。相应的“诗性”也蕴含着清丽又隐晦的美。当然是快意洒脱的,可谁说街市里的市井生活不够迷人呢?关于市井,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夜市、烧烤、纷乱的路口、暗黄的路灯、下班的人们。在平淡的日子里保持热爱生活和理想,就像洄游的鱼溯迎而上,只是我们有时候连河水的流向都摸不清楚;人们温钝又无力的抗争本身就流露出巨大的美学色彩。所以我最终敲定,选择了街市如诗这个标题。

我们还需要知道,竞赛作文与自己随意的创作不同,另辟蹊径是很重要的。因此题目和文体要适当地避开大多数人的选择,我选择了小说这种体裁,因为讲事故是我的最爱。小说只是一个载体,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主题上来。

 

佳作欣赏

 

街市如诗

□ 徐道宸(山东省临沂第一中学高三)

 

当严正和多年未见的朋友老李的目光交会之时,他并不知道几小时后白炽灯下的挥手告别,会和萦绕他许久的梦境连为一体,赐他新生。

傍晚时分,严正在咖啡厅里瞥见了窗外的老李,一阵叫喊和寒暄后,严正发现这位大学的朋友已然苍老了许多。老李高兴得很,连忙不迭地邀请严正:

“去我那边聚聚嘛,老街,热闹得很!”

严正点了点头,心里却泛着波澜。

十年之前了吧,严正和老李曾骑行去青海。年轻人满是快要溢出的活力,周边的世界太小,不够填入他们诗歌的一句。远行,远行,只有走远了,才能看清自我,才能释放压抑的诗情。

严正对此坚信不疑。他也曾以为老李和他是同一种想法,是同一种追求诗意的人。

严正看见他油光满面的脸,听见他并不文雅的话,不知为何想起了老李写过的一句诗

“多久前的秋天 / 我躺在田垄上 / 盼望着下一个秋天。”

搭着老李的车,严正很快到了目的地。这是老城区一条狭窄的街巷,两边满是小吃店,小贩们叫喊着,人群嘈杂着,严正摇上了车窗。店铺上各色的招牌,在夜晚发出大红大绿的光;有的不住闪烁,显出了混乱的格局。一群男人光着膀子坐下吃饭,桌上桌下堆着或立或倒的啤酒瓶。

最终他们在一个露天烧烤店边停了车。店的门面上有一颗巨大的白炽灯,像个月亮,严正想起了他和老李在青海,老李在月亮下冲他挥手致意,后来,这个场景常在严正梦中出现。

点了餐,买了酒,他们在一处座位上坐下。

“近些年干吗呢?”老李问。

“小记者,跑新闻的。”严正轻叹口气。

“呀!你没当专职作家!”老李顿了顿, “好嘛,后来我也没做出啥名堂,就教个书,初中,挺自在。”

“没写几本诗集出来?”

老李没接话,笑了笑。

他们吃着烧烤,聊聊家常。严正有些不自在,油烟味和人声让他感觉陷入大地,让他离月亮远了。旁边又坐来一家三口,小孩子不停地哭,着实令严正烦闷。

老李看了看那一家人,投去了一个和善的微笑,轻声笑着说 “小朋友,别哭,叔叔给你唱歌。”转头冲前台大吼,“老板!吉他!”

老李拿了吉他,一扫弦开始唱歌。小孩子渐渐停止哭泣,周围人说话声小了,都转头向严正这桌看去,严正微笑了,他想起了大学时老李在晚会上的表演。

人群又开始了骚动。一个小伙子走过来,惊喜地说: “李老师……没想到在这儿能见到您……”

“你学生?”严正问老李。

“我读者。”老李冲严正一眨眼,又朝小伙子笑笑。

“秋天哪,我等着下一轮秋天。中年呀,谁说诗情输与少年。”老李唱着他自己的歌,动情地唱,洒脱地唱。严正犹如浑身过电一般,他轻轻地战栗着,努力抑制着快要溢出的眼泪。

吃饭的人们都看着老李,轻声议论着,有的用手打着拍子,或拿着手机录像。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隔壁的一群大汉喝着酒饶有趣味地听,小孩子们嬉笑着跑来,摸摸老李吉他的音箱,又叽喳着跑走。直到一位年轻姑娘替下了老李,他把吉他递给那姑娘,老街里冲撞的沙哑男声就变为回荡着的清澈女声。

“看,这里果然热闹吧。”老李红着脸大声说。

“不错……跟我想的不一样……”

“你看那烧烤的小伙,人家钢琴可棒呢,路边那卖包子的胖子,看见没,光头那个,哎——我最爱跟他唱歌,老街虽老,可也挺有味道。”

严正再头昏脑涨环顾四周,的确,街市虽小,可每个人都是真实的,并不整洁的街市好像——更像我们生活的样子吧。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努力生活着,市井之中的人情味才是生活的本真。

吃完烧烤后已经晚上十点了。他们正准备离开时店老板喊道 “车先放我这儿,你们俩喝了酒,都走回去吧。”

路上人已经很少了。走着走着老李说: “别觉得这地方俗。嗨!你就不能觉得俗!俗人才总觉得这儿俗那儿俗。以前,咱俩都错了。真正有诗意的地方就在脚下,就在每个平淡的日子里。”

严正若有所思地点头。店铺开始准备关门。风从远处吹来,是那种柔软的风,严正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他从未感到生活如此宏大,如此细密,每时每刻都像平凡的史诗。

严正转过头,老李正站在灯下,那灯大得像个月亮。老李说 “年轻像远方的山河。中年像普通的街市 ;多少年了,有梦就做啊,别等了,就在这儿。”

诗意的风从远方的山海吹向街市,抚过严正的脸。这风挟来的烟火气让严正重新相信诗和诗意。

老李在灯发出的白色亮光中冲严正挥手致意,十年前的场景同当下交织,老李笑着。严正在本不该哭泣的年龄大哭了起来,他坐在寂静的街市的地面上,又躺了下去。

广阔的大地上一处小小的街市,严正伏在地面想赞美如诗的街市,歌哭孕育诗意的每一刻生活。

(指导老师:王娟)

 

专家解密

选择写这个题目一般都写成了记叙抒情议论类文章,但作者独辟蹊径,以小说文体成功地完成了命题,选材新颖独特,构思精巧,情节自然,语言得体,通过人物描写很好地表现了主题,可谓出手不凡。小说开篇直接从两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严正和老李街头偶遇入题,简明扼要,直截了当,很好地吸引读者阅读兴趣。文章接着开始追述十年前两人一起骑行去青海寻求诗意生活的情景,如今他们只能感叹理想与现实生活的差距巨大,身处在嘈杂环境极为不适应的严正在老李的感染下,终于在尘世的烟火中发现诗意的生活原来就蕴藏在每一个平淡的日子、每一种平凡的生活中。至此,小说不仅恰到好处地完成了“街市如诗”这一写作命题,而且更深一层挖掘出了生活的内涵,展现了作者文学表达的驾驭能力和深入思考生活的能力。本文荣获现场决赛特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