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写作宝库 >
  3. 作家经验

黄子真:浅谈《红楼梦》中的隐喻、映衬、象征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黄子真 发布日期:2020-11-18  点击量: 108

曹公文字功底十分之深厚,即便是“满纸荒唐言”也极富文采、极具内涵。情节安排上,曹公大量使用“草蛇灰线”的手法。这是现代小说常用的笔法,但在百年前,曹公就已经运用得得心应手了。每一个看似不经意的点,都有可能埋藏着重大的情节线索,比如“十二钗命运版终极预告”,大量暗示、处处挖坑。纵观全篇,更是集结了大量烧脑元素,据说聪明的人都爱看。喜欢悬疑、推理的小伙伴们,还在等什么?

接下来我举几个较有代表性的例子,简单和大家探讨一下《红楼梦》中常见的写作手法——隐喻、映衬、象征。

 

一、通灵宝玉 美玉原来是顽石

 

若要谈起这块玉的出身和童年经历,得追溯到上古时期。那个时候,它还只是块青涩稚嫩的石头。

话说女娲补天时准备了36501块石头,哪知道只用了36500块,很不巧,单单多了一块尴尬的时刻到了。它有幸入围补天工程,抵不过“无才不堪入选”的无奈,于是石头的内心十分凄凉,只能“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噢!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它委屈地待在老家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度过了心酸凄苦的童年生活。“大荒”意为无限无穷的、荒凉的、没有生命的;“无稽”无稽可察的,不入史册,不入地图;“青埂峰”则是情之根。这么一块空有一腔痴情的废石头,多情于无稽与大荒,钟情于荒凉与寂寞听起来应归于大荒、归于永寂。

可是偏偏不,俗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这块石头的运气来了。它偏偏遇上了一僧一道,迎来了人生的第一块跳板,被幻化成一块美玉,携入凡尘,出生于钟鸣鼎食之家、见识过锦衣纨绔之时、历经了饫甘餍肥之日,闺友热闹、情迷痴狂,一样不少地体会了一番人世间的荣华富贵。然而,废石头的春天是有保质期的,繁华热闹皆大梦一场。全剧终,石头依然是当年的石头,枉入红尘,除了岁月的痕迹,什么也没有留下,它又老家青埂峰颐养天年。

仔细推敲,作者是在隐喻:这块玉本身就不是一块什么通灵宝玉,只是一块无材补天的废石头。这个遗憾注定了贾宝玉生活的空虚注定了他“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注定了他“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原来骂人也能如此清新脱俗)。这个故事的浓缩版名为《无材补天枉入红尘 ,美玉原来是顽石》。对于这块石头来说,本来它孤孤单单地待在荒凉的山野,无人问津,倒也没什么。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人用活生生的例子来告诉你,红尘人间,同一个世界还有另一种活法,等这块石头回了自己的不毛之地,心理真的一点落差也没有?我怎么觉得反倒比它永世孤独还要凄惨呢

我想这里边还带着曹公浓重的自嘲——大兄弟,你不是一个人。我和你一样,我也是那个时代的边缘人。听说你挺没出息,,我也挺窝囊的;听说你讨厌读书,巧了,我也不求上进还很喜欢自我陶醉,譬如“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你也用这句作为个性签名?

 

另外,可以幻化的器物有很多,为什么一定要选择玉呢?

传统的文化实际上是和儒家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是中国文化中一个独特的存在。玉发源于新石器时代早期而绵延至今。“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玉在中国不仅仅是一种珠宝首饰,它更是代表了温润如玉、清隽斯文的贵公子形象。国人也把玉看作是天地精气神的结晶,具有不同寻常的宗教象征意义。此外,玉还具有消灾避难、延年益寿之功效,所谓“金银有价玉无价”,古代贵族经常佩戴玉器,死后也喜欢以玉陪葬。一般认为,玉通人性,与主人心意相通,因此有“通灵宝玉”之说。这里将蠢石变为美玉,其实也寓意着用形式上的美好来掩盖实质里的空洞,用宝玉姣好的颜值来掩饰其性格上的懦弱和无能。

 

二、真假宝玉 平行时空虚实生

 

甄宝玉是贾宝玉的镜像人物,二人犹如生活在平行世界,互相映衬,双线并行,一显一隐

这甄宝玉在书中几乎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每一次出场都存在于他人口中正如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诡异的是,这个人的人生轨迹跟宝玉如出一辙:出身富贵,在脂粉堆里长大,遭遇家门变故。甚至有读者怀疑,神瑛侍者的转世是甄宝玉,而非贾宝玉——“唯其真宝玉故无需通灵宝玉护体,唯其假宝玉则必须含玉而生。

然而,经历了生活的坎坷,甄宝玉将一派迂想痴情都淘汰了,脱胎换骨,从此告别废柴,走上正轨。所谓“以假出真”“真事隐去”,甄宝玉和贾宝玉其实是一体两面,甄宝玉是贾宝玉现实的妥协,而贾宝玉则是甄宝玉理想的幻化。宝玉希望自己如理想般顿悟出家,回归大荒;可现实是他很可能压抑了自己的心性,从此读书上进,身体在现实的世界里按部就班,灵魂在梦幻的世界里顿悟回归。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荒谬而放不下,超越理想却超越不了现实。

少年时的荒唐恍如大梦一场,梦醒了,将它锁进心底,留给记忆里那个永远的废柴宝玉。

 

三、黛玉葬花 一朝春尽红颜老

 

小说里黛玉一共两次葬花。第二十三回里,黛玉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着花帚,葬花装备一套齐全地出现在一地落红的小花园里。爱花惜花是人之常情,所谓有花堪折直须折”。但是像黛玉这种爱花资深户,以至于专门为落花建花冢,“寻找一处最干净的安身之所”,实属一朵奇葩,难得一见。像宝玉这种入门级护花使,只能想到“把落花撂在水中”这种听着很俗、缺乏新意、简单粗暴的办法,黛玉却说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遭塌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它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实在是天真可爱,傻傻地为落花们搭建了一个小家,这样的林妹妹,真是温柔至极,蠢萌至极,善良至极。可是,黛玉哀悼的仅仅是这些凋零的花儿吗?——那凋零的不是花,也不是春天,而是我早已脆弱孤寂的心。(后来,正好在这犄角上的花冢边,她无意获知宝玉要娶宝钗的真相,埋葬了她生命中唯一的光亮,埋葬了她视为至真、至纯、至高无上的爱情。)大观园虽好,但终究有一天要离开,外面的世界污浊不堪,终难避免被糟蹋的命运。黛玉甚至可以清楚地预见自己的将来,她悲伤自己的身世,对未来更加不抱有一丝希望。父母故去、寄人篱下,纵使天大地大,离开了大观园,便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而宝玉则想到像林黛玉这般的花容月貌,几十载后亦会无可寻觅,甚至于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到时更不知道是属于谁,不由有一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之感。这是人类存在的根本孤独感,任人世间千万条路,到最后终归是一条寂寞独行路。

 

第二次葬花,堪称《红楼梦》里的经典场景,漫天落英缤纷,伊人把花儿埋葬。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黛玉哀叹自我,而又不仅仅是自怨自艾,更是对美好事物必将衰落的无奈,一种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之感——那凋零的非独吾心,是花,亦是春天。

质本洁来还洁去,黛玉葬花是为了保持花朵的洁净,哪怕花儿凋零了,也不肯让其随流水逝去,生怕漂进了臭水沟里。古人云“花落水流红”“流水落花春去也”其实,落花流水未尝不可,埋在土里也只是暂时的清洁,花朵终会一点点腐烂。

黛玉同样非常在意自己的“洁净”,弥留之际强调的仍然是“自己的身子是干净的”。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握紧紫鹃的手,使劲地说着:“我是不中用的人了,你服侍我几年,我原指望咱们两个总在一处,不想我......妹妹,我这里并没有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到了最后一刻,她想起来的不是嘱托“让外祖母不必过于伤心”不是悲痛欲绝随口吟来几句小诗也没顾上多说几句宝玉的坏话,或是表达一下“来生再爱”的决心,而是特别强调自己的身子是干净的。

黛玉对“洁”的至高追求其实源于她极端的自尊自爱,无父无母、寄人篱下,一直是她心底的痛。加之她天生体弱多病,唯恐别人都将她看作“病秧子”“药罐子”,她为此深深自卑,不愿成为他人眼中的“累赘”。因此她更看重洁净,她的洁净,是她反抗这个污浊世界的唯一武器。

恨这时代,把浓重的忧郁渗入她的灵魂。

梁间燕子,太无情!

 

四、金玉良言 任是“无情”也动人

 

没看过《红楼梦》的同学们,想必也都听说过“金玉良缘”吧,它是整部《红楼梦》里最热门的超级话题。宝玉有通灵宝玉,宝钗有金锁。

“金玉良缘”,代表着古代贵族们的主流婚恋观。“金”和“玉”都象征着权势、富贵,是幸福美满的通行证,牵手成功率极高,因而有“门当户对、天造地设”之意。在这样的背景下,“金玉良缘”在贾府是相当有市场、有观众的。那么,谁是#金玉良缘#超话主持人呢?正是女主角她妈(兼经纪人)——薛姨妈。第二十八回,宝钗内心OS:“往日母亲向王夫人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第三十四回,薛蟠说“从先妈妈和我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配。”看来这“金玉良缘”就是从薛姨妈嘴里“走漏的风声”。但是,这个瓜如果没有引起路人的围观、点赞,也不至于被送上热搜。正是贾府不表态、不拒绝的态度,给了薛姨妈希望,给了“金玉良缘”传播空间。

 

古时候,姨表、姑表亲是非常普遍的,尤其是富贵之家,更需要相互联姻,以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坚固同盟关系。宝钗是宝玉的姨表亲,而黛玉是姑表亲。对于王夫人来说,王熙凤虽是侄女,但终究是大老爷贾赦的儿媳妇,是“那边的人”,自己终究缺个体己人。相比姑表亲黛玉,她的内心当然更偏向于姨表亲宝钗啦。而对于薛姨妈来说,丈夫早逝,家道中落,正需要与豪门联姻以安身立命。如果宝钗能够嫁给宝玉,自己与王夫人姐妹俩“亲上加亲”,那就诸事如意了,家族复兴指日可待。

“金玉良缘”确实是各方利益权衡下最好的选择,但却未必是彼此最好的归宿。宝玉的玉是天生的,上面的字是本来就有的;宝钗的金锁是人工打造的,上面的字是”人给了两句吉利话儿,錾上了“的。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第三十六回,超话男主角宝玉(在睡梦中)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什么金玉良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呼噜噜......”

情比金坚,温润如玉。“金玉良缘”一说,确乃佳话,任是“无情”也动人。

 

五、木石前盟 天若有情天亦老

 

    原来世间所有的相遇,真的都是久别重逢。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暮与朝。一顾,便是两辈子。

    那年三生石畔,他是她前世未完的相遇。从此,柔情深种。

    红尘人间,她看浮沉走一遭,唯愿踏遍天涯海角、山川万里,泪儿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以报他甘露灌溉之恩。

 

#木石前盟#是《红楼梦》里另一个点击量惊人的超级话题。木,指的是绛珠仙草转世——林黛玉,所谓“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石,即那块女娲补天遗弃、幻化为通灵宝玉的石头,也有人说是供绛珠草生长的“三生石”。

玉代表着荣华富贵,是人为打造、没有生命的;石则代表着生命最初的起源,是纯天然的生长。这里的“石”可以理解为土。在五行八卦里,土跟木都是主“生发”的,它们既是生命的起源,又是生命的归宿。到最后,所有的“金玉良缘”都会尘归尘、土归土。由此看来,木石才是生命的本质,木有了土的滋润,才得以成长起来。绛珠草原本是三生石上的一颗仙草,依偎着石头而生,受着神瑛侍者的灌溉渐渐成形,他们相互滋养、相互陪伴,连接他们的是生命能量的传递,而不是锦上添花的般配。

 

但是,当盛世的似锦繁花扑面而来时,还有多少人记得在无量大荒的时间里,那最初的守护呢?所以,滚滚红尘之中,木石前盟终究抵不过金玉良缘。那有着纯天然“奇香”的林妹妹终究输给了人为炮制而得“冷香”的宝姐姐。只有等百花开尽盛曲终结,回归寂寞、回复本初,人们才会记起那木石前盟,那生命最初的来路、最终的归处。

木石前盟没有时间的存在,亦没有空间的限制。一如这世间所有的“有情”,到最终都会归结为“无情”。只有用情至深过,才能懂得无情的真谛。只有无情,才是生命存在的长久状态。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六、旧帕定情 一方素帕寄心知

 

两方旧手帕,系着宝哥哥和林妹妹委婉的心意。

宝玉挨打,黛玉哭肿了眼,宝玉看着,竟觉得比自己身上的伤还疼,当晚就叫晴雯给黛玉送去两条旧绢帕

雯道:“二爷送手帕子来给姑娘。”黛玉听了,心中发闷:做什么送手帕子来给我?因问:“这帕子是谁送他的?必是上好的,叫他留着送别人罢,我这会子不用这个。”晴雯笑道:“不是新的,就是家常旧的。”林黛玉听见,越发闷住,着实细心搜求,思忖一时,方大悟过来,连忙说:“放下,去罢。”晴雯听了,只得放下,抽身回去,一路盘算,不解何意。

 

林妹妹爱哭,一哭起来就十里河、百里流、千里湖、万里海的,最不够用的就是手帕。但这不是宝玉送手帕的关键,关键在于这个“旧”——没人能改变我们,一切照旧。

你可曾有过这般感受?当某个瞬间,忽地悟出某人的心意,大脑嗡地一声空白一片,只剩轰鸣。眼泪忽然涌来,霎时间泪流满面。

黛玉深深明白其中深意,越想越开心不觉神魂驰荡:宝玉这番苦心,能领会我这番苦意,令我可喜;我这番苦意,不知将来如何,又令我可悲;忽然好好的送两块旧帕子来,若不是领我深意,单看了这帕子,又令我可笑;再想令人私相传递与我,又可惧;我自己每每好哭,想来也无味,又令我可愧。如此左思右想,一时五内沸然炙起。

旧帕,“就怕”也。我知道你爱哭,我知道你心疼,所以别哭,我明白你的心意。就怕你总不放心,哭坏了身子!

所谓心灵感应,就是你给我的所有暗示,在看到的那一秒我就懂,因这两心相印,心里扑腾腾一阵小鹿乱撞;因这情比金坚,眼泪噼里啪啦掉个不停。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

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摘自《半壶纱》歌词)

心有灵犀,大概是这世上最曼妙的滋味。

 

七、风月宝鉴 温柔乡里白骨堆

 

贾瑞是贾府义学塾贾代儒的长孙,算是贾府一远房子侄。这个人平日里倒也没干什么坏事,就是喜欢小便宜。说起来,他也是个身世可怜之人:没有父母,只有一个老古董爷爷,遇事不分缘由,全靠打骂体罚。他处于富贵的底层、贵族的边缘,每日看得到荣华富贵,却怎么也触摸不到。其实,还不如看不到呢

命运让他遇到了凤姐,强势、漂亮的天之骄女。当生活的Loser,遇到光环笼罩下的宠儿,犹如长期灰败的生命中,忽然照进一缕耀眼的阳光,那种羡慕嫉妒,夹杂着渴望、向往、追求的心情,你能理解吗?他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却向往更美好的人生。在黑暗中了多久,对阳光的渴望就有多强烈,以至于变态。他鬼迷心窍,对王熙凤动了心,几次三番纠缠她。当凤姐戏弄他时,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甘愿被凤姐玩弄于股掌,孜孜不倦。就这样,贾瑞从一个爱贪便宜的“凤凰男”摇身一变,成了痴心妄想的臭流氓,成了平儿口中“癞蛤蟆想天鹅肉吃、没人伦的混帐东西”。他一次次跳进凤姐的圈套,一次次被放鸽子,乐此不疲。

 

呵,笑,你以为所有妹子都是可以随便撩的?想撩王熙凤?你还年轻了点。结果只能是撩妹不成作死有”,病倒在床。

彼时,路过的道士送了他一把“风月宝鉴”,称“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并一再叮嘱他只照镜子的背面,而切勿照它的正面,方可痊愈。谁知,镜子背面竟是一个骷髅,贾瑞吓得赶紧翻过来看正面,却是一个美人。这里面掺一丝禁欲主义的味道。然而,此时的压抑无异于杯水车薪。他终是沉迷于镜子正面的美人,最后不治而死。

 

一把风月宝鉴,照出了人性最深沉的欲望,亦照出了人生的大悲欢。

世上之事,皆有两面。镜子的正反两面,其实本是同一事物,背面的骷髅就是正面的美人,正面的美人死去后便是那一具骷髅。猥琐的贾瑞是可怜人,精明的凤姐何尝不是可怜人?

红尘世界,一切风月繁华、温柔富贵、儿女情长的背后,都埋藏着白骨斑斑的历史。

 

(本文作者黄子真,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生于二〇〇一年的芒种。喜欢写作,舞蹈,表演,旅行。文笔潇洒,语言灵动,情感细腻。毕业于深圳实验学校高中部,现就读于深圳大学中文系。愿做一个清澈直白的女孩,亦怀拥世间最秾艳丰盛的心。2020年出版《红楼造梦局》,以现代清新逗趣的语言解读这场“红楼大梦”中的人与事,“人民艺术家”王蒙先生倾情推荐,说“子真同学……神交红楼,神游红楼,心领红楼,心通红楼,共振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