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写作宝库 >
  3. 同学体会

赵怡君:学正道文学,作风骨文章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 发布日期:2020-09-16  点击量: 145

赵怡君(山西省华阳双语学校)


我故乡三晋大地,尧禹旧都。精卫填海,夸父逐日,皆于此发,娲皇桂宫,河津龙门,尽是其源。太行左立,上同九天为党,黄河东奔,下有冯夷司事。溯至盘古开天,宇宙方成,后羿射日,万民得生,华夏之文明自晋东南而升。而后文人辈出,荀卿周密,司空超然。乐天通俗,子安雄放。昌龄摩诘,白朴子端。唐诗宋词,杂剧元曲,才子涌济,各有千秋。见我晋文化荣华。

华夏之文明,中国之文化。是以文人风骨而支。昔有屈子,文如高星斗布,忠言不用,自鉴投江汩罗。后闻稼轩,志似重霄天云,英雄无觅,望中放胆扬州。文山囚北庭,安养浩然之气。子美俘灵武,犹记国破之悲。易安悲宋,愁字难了,秋瑾忧国,青衫湿尽。孔明忠,作《出师》之篇,李密孝,书《陈情》之文。文人风骨,身死而不改其志,利诱而不叛其心。

而我辈今日聚之冀洲,皆才高八斗,谢庭兰玉,假圣陶先生之名,效兰亭滕阁之宴,奏流水曲,吟长风辞。摹文章而知音相交,作长诗而先达教治。天时地利,良师益友,当赴机在速。

惜兰亭已矣,逸少长眠,滕阁空寂,子安辞世。方知古之文采者皆已故。才晓当时文忠者尽作古。

但谓古贤虽逝,高风犹存。正如五四已去,精神尚在。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叶老诗言,花开固欣,谢也无损。赵翼留句,李杜俱去,再接风骚。今有在座之学子,尔后发奋图强,文定乾坤。学正道之文学,为进步之青年,作风骨之文章,建文化之中国。兴中华之文学,延华夏之文明,我辈之明日,即中华之明日。我辈之未来,即中国文坛之未来。万里长风,扶遥青云。一点笔墨,指点江山。望诸同学,有文昌神助,文如清溪泻雪,笔似不系游云。写通达之文,诉爽畅之章。

所谓“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根据赵怡君在第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现场决赛开幕式上的发言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