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金榜 >
  3. 初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浙江省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鹅浦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0-09-15  点击量: 192

一、校长寄语

校园文学是校园文化品位的体现,它是语文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作文教学创新的一个重要载体,是课堂教学的开放与延伸,它具有强烈的人文性和广阔的开放性,为拓展师生阅读视野,提高写作水平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忆往昔,多少文学指导师为《鹅浦》不忘初心、呕心沥血,铸就了《鹅浦》今日的辉煌看今朝,多少的城关学子有幸聚在这块积淀厚实的土地上,插上美丽的文学翅膀飞向远方。但愿鹅浦文学社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希望《鹅浦》文学像鹅浦河一样源远流长

                                                    ——韩雪峰

微信图片_20200916163048.jpg

 

二、社团介绍

浙江省永嘉县城关中学鹅浦文学社成立于1995,著名特级语文教师钱梦龙先生为社刊题写名。文化名人余秋雨、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何建明、教育家钱梦龙、教育名师于漪、方仁工、作家白烨、吴思敬、苏立康、顾之川、格非、王世龙等为社刊题词。鹅浦文学社以“优化校园人文环境,净化心灵,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及文学鉴赏能力,培养文学新苗”为宗旨,积极参与校内外各类文化活动,拓展学生阅读视野,努力提高学生写作水平。

如今,鹅浦文学社已具有自己显著的办社特色,并取得可喜成果。在《中学生》《中国校园文学》《美文》等报刊发表学生文章280余篇,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文心雕龙杯全国校园文学艺术大赛等全国性作文大赛获奖文章600余篇。社长应林德、陈墨馨、副社长周玉祥、林子苗、麻宇鹏、社员孙力涵、金京、王舒晴等获得永嘉县“小文学家”荣誉称号,社长陈墨馨获得温州市“小文学家“提名奖。副社长周玉祥参加第七届、第十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均荣获一等奖在第二届全国校园文学成果评比中,被评为“全国校园文学新苗奖”。麻婷婷在第二届“东方少年·中国梦”征文大赛中荣获“银牌小作家奖”。

鹅浦文学社集采风活动2.JPG


鹅浦文学社荣获“全国示范校园文学社”荣誉称号,2017年评为永嘉县首届校园文学奖最佳文学社;社刊荣获“全国示范校园文学社报刊”、“全国优秀文学社刊”、温州市初中优秀社团二等奖、文学社刊一等奖;谷福林、戴德康主编的《鹅浦新绿》获全国校园文学教学成果一等奖

学校荣获全国校园文学研究十二五规划课题2011—2012学年度优秀实验学校;全国校园文学社团示范学校,首批温州市“小文学家”培养工程基地学校;全国示范文学校园、中国校园媒体建设百佳示范学校、全国校园文学特色学校称号;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校园文学委员会理事单位。

指导师团队主要成员:麻杏娥、汤乐娟、陈建伟、柯元凯、胡海琼、戴娇微、尤春芳、鲍晓慧、陈峰、周美花、周微微等,特聘首届全国校园文学十佳指导教师、原鹅浦文学社指导师谷福林老师担任团队导师。


微信图片_20200915115328.jpg

 

三、教师经验

校园文学社团指导工作更是“养心”“育人”功德无量的善事。鹅浦文学社“文学活动室”创办后,我们就把“文学养心,写作育人”作为办社宗旨。“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阅读是人生最美的成长之路。习近平主席说:“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习主席一语道破了读书的深远意义。“夜深人静,孤灯之下,摊开一册喜欢的书,渐觉尘嚣远遁,杂念皆消,忘却了自己也获得了自己。”(周国平语)这说的就是阅读文学使人“澄明心境”,净化了心灵。文学是人的精神食粮,它能滋润你的心灵,使你的心灵平和、洁净,而远离尘嚣,远离浮躁。

写作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思考、不断反省、不断完美的磨练过程;写作的过程更是实现歌颂真善美的美好过程。所以,写作的过程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育人的过程。著名语文特级教师钱梦龙先生为鹅浦文学社题词:读书与写作是人生的两大乐事。我们认为:读书与写作,不但是人生两大乐事,也是人生两大最重要的大事,因为读书和写作是做好人的两件大事。因此,读书和写作利在提高国民素质,功在提升社会文明。

做校园文学社团工作,也是帮助别人,提高自己的双赢事。当学生发表文章拿到样刊时,当学生领到稿费的时,当学生获奖拿到大红证书的时,他们的开心就是我们的最大快乐。当然,在指导学生文章的同时,也是一种自我学习和提高的过程。比如,当我到各中小学校作作文指导、文学社文学创作和创建文学社指导的讲座,为20来家文学社刊题写刊名或题词,还为自己和其它文学社社刊拍摄封面照片或编辑设计,在帮助别人的同时,提高了自己编辑设计、书法、摄影和作文指导能力,还能帮助自己提高撰写教学论文和文学作品的能力,因而,发表不少文章和教学论文,并且发明了“摄影写作法”。

——我们何乐而不为!

 

鹅浦文学社创建20周年纪念活动.JPG


四、社员作品

母亲的姿态

周玉祥浙江省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

 

我已经十六岁,和母亲年纪差不多的亲戚朋友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往往一群人聚在一起,总是把灼灼的目光放在孩子身上。

那天,一家人吃过晚饭后团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忽然电话铃响了,一声比一声急促。母亲看了看,便嘟囔,又是她。我掩嘴偷笑,心里明白母亲说的是谁。她是一个平日里来往不甚密切的亲戚,只因有个四五岁的孩子,有事没事总爱往我家打电话,带着点炫耀的口吻,如数家珍地说着孩子每天小小的进步。母亲无奈地接通了电话,并且不动声色地把通话切换成扬声状态。于是,一个喜炮般的声音就冲了出来,亘古不变的开场白——我的儿子……母亲在这头淡淡地应和着电话那头惊喜的妇女,偶尔面无表情地夹一句“会识字啦,真是不错。”于是电话那头像找到了共鸣一般,说得更得意了。末了,她说该庆祝一下,母亲也应着,是该的。于是那个欣喜万分的声音迅速消失了,连延长的“嘟嘟”声都像跳跃着欢乐的音符似的。

我忍不住大笑,母亲一本正经地说:“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也值得这样翻来覆去地说?”

这通电话每晚必定准时出现,依旧是些琐碎的小事,但电话那头的声音却带着永远不会疲惫的开心。母亲接电话时我总在旁边,即便习惯了,仍是忍不住感叹,这个母亲真的好傻。

初三快要结束的某一天,我在学校得知被某重点中学录取的消息,回家的路上,我立即给母亲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开心地“呀”了声,随即就挂了,再打时是甜美的“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我急匆匆地跑回家,推开门,见母亲正捧着手机,给三姑六婆打电话,一通接着一通,时不时地开怀大笑,洋溢着得意的表情,像盛了蜜的瓷碗,一不小心就会晃得满世界都是甜蜜的气息。

我倚在门框观赏着母亲此刻的姿态和表情,总觉得很熟悉。

可能是因为太兴奋,母亲下楼时重重地点了一跤,蹭破了小腿。父亲啧啧地送她去医院,我也跟了去。排队,挂号,母亲很快躺在了医生面前,用碘酒处理伤口的时候,母亲靠着父亲,痛得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医生说,这是最痛的了。这时,进来一位和父母相识的医生朋友,没寒暄几句,还挂着眼泪地母亲忽然开心地对医生说:“这是我女儿,被重点中学录取了哟!”我差点笑出声来,望着母亲得意的笑容,我忽然不符情境地想起舒婷的一句诗“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涡。”

母亲在这一刻和那个每晚准时打来电话的妇女是那么相像,说起孩子时,表情得意,语气张扬。或许,她们相貌不同,性格不同,人生观不同,价值观不同,但她们注定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母亲。

原谅一个母亲为孩子骄傲时,太过得意的姿态。

                                   (指导老师:谷福林)

(本文发表于2012年11月《中学生》(初中作文)杂志)

 

我的母亲

陈墨馨浙江省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八·14班

 

毕淑敏在《女儿拳》中说:“女人的内心像一颗话梅,细细地品,有那么复杂的滋味,咬开核,里面藏着一个五味俱全的苦仁。”我的母亲,她很普通,但也有她的个性,有不同凡响的一面。

母亲很逗人。母亲常常能使我们这个家庭充满笑声,她并不是具有与生俱来的幽默感,而是由她的“不学无术”和“弄巧成拙”所创造的。

母亲与《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有得一拼,她喜欢在教语文的父亲面前卖弄文采,特别喜欢说成语或是诗句,可她要么把成语说反了,要么就是热情高涨地说了一半就接不下去。这常常会成为我和父亲的笑柄。父亲总是劝母亲说:“不会说就别说,真是不学无术!”但她的“精彩”总是继续上演。我家的笑声也从未间断过。

母亲是能人。虽然说母亲在父亲面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但在家中和她的同事眼中却是一个能人。

在家中,不管谁遇到难事,总会找母亲商量。母亲是个精明能干的人,任何难事在她面前总会“柳暗花明”。

在学校,她算是“元老”级人物,学校里的年轻英语老师们很佩服她,凡是有老师开课总少不了她的精彩点评。她还经常担任县里的评委呢!当大家左一句“朱老师”右一句“朱老师”叫个不停时,做女儿的我不知有多自豪。

母亲有点儿烦人。作为母亲嘛,自然是十分关心我的学习,但是关心归关心,过头了也就挺烦的。记得有一次,母亲给我买了一个“哈根达斯”冰激凌,一小杯花了三十元钱,她付了钱便开始念叨起来:“现在的冰激凌怎么这么贵啊,有那么好吃吗?你可要好好读书,以后多赚钱才吃得起这样的冰激凌。只要你读书好,我天天给你买也无所谓……”她像和尚念经一样,我忙打断她:“没必要吃个冰激凌还扯上学习吧,你要吃吗?再念叨我就吃光了。贵的东西味道还真不一样。”她听我这么一说,忙把冰激凌接了过去,开始津津有味地品尝,但一边吃,嘴里还是一刻不停地念叨着我的学习。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普通的女人,却也个性十足。
                                                   指导老师:陈建伟

(本文发表于《中学生》2012年03期)

 

外婆的煎饼去哪儿了

汪馨垚浙江省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

 

每次去外婆家的路上,总感觉鼻腔里头溢满了煎饼的香味。

外婆的拿手好菜便是煎饼,一有客人来访,外婆的煎饼就上场了。我从不买煎饼吃,别人煎的煎饼总也少不了一些焦味。而外婆的煎饼,看上去黄油油的 。在那一层鲜黄的脆皮里头,是一根又一根白得透彻无睱的萝卜条和烧得极鲜嫩的猪肉。白萝卜还是外婆亲手种的哩!松软的香味牵扯着食欲,让人口角生津,忍不住咬上了一口 。只听见“咔哧咔哧”响,那经油浸后的脆香以及白萝卜特有的“香气”溢满口腔。虽然烫得呼哧呼哧响,却仍不肯停一口,左手换右手,吃了一个又一个,嘴里还不停夸好!这煎饼,真是名副其实的“外皮松脃,圆边酸软,内馅爽口”啊!

还记得去年春节 ,听闻外婆要做好多煎饼来迎春呢!我呀,喜出望外,嚷着叫着要早点出发。还没进门,老远的地方便闻到了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香味。我迫不及待地跑进外婆家门,直奔厨房,顺手冲盆中拿了一个,真是好吃!外婆抓着了,只在旁用和蔼的口吻嗔怪几句:“瞧你这孩子,又被我逮着了吧!”说完,眯着眼笑了!

我见外婆笑了,知道她在开玩笑,随声应和:“谁让外婆做得这么好吃呢!”外婆笑这说:“傻孩子,外婆的煎饼啊,只做给自己最疼爱的人吃 。”

只听舅舅说,外婆天还没亮,就摸黑起来,扫地、生火、煮粥,然后端出昨夜配好的馅——猪肉是外婆一大早买来的本地猪的肉,比城里的猪肉好吃多了。

趁外婆在那儿做,我那嘴也忍不住诱惑,又拿了一个。一边吃一边看,外婆将将白色的饼放进烧热的金灿灿的油里,一趟一趟,一阵阵“哧啦哧啦”的脆响。只见那刚刚还白的饼瞬间刷上了一层金黄,膨胀成了巴掌大小的煎饼,圆圆的,黄黄的,鼓鼓的,漂浮在油面上 。外婆将它们翻了个身,立即,两面都黄了,金黄金黄的。外婆用竹筷不慌不忙得将一个个“游泳”的它们捞了上来。

香气扑鼻而来,看着一滴一滴金黄的油从煎饼上慢慢地,慢慢地滑下,我,爸爸,妈妈,姨妈,姨父等人都忍不住吃了起来。

外婆一般都不上桌,给我们端完菜以后,就坐在一旁看着我们吃,我们也总是狼吞虎咽,就怕吃少了。外婆笑了,“慢点吃,慢点吃,小心咽着,锅里还有呢!”外婆的口吻是多么得亲切!

可惜──现在我上初中了,再也没时间去外婆家了,外婆也老了,白萝卜也不再种了。我再也吃不到外婆的煎饼了……

外婆的煎饼去哪儿了?

                                                   指导老师:陈

(发表于2014年10月《学语文之友》)

 

当黑暗与光明交织时

麻婷婷浙江省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

                                                                                      

柳絮飞扬,迷了雨,失了风。

蓝若冰垂着瀑泄的青丝站在林荫下,白色的柳絮零落地缀入她的发丝间,跟着风轻轻地旋舞。这位优雅的少女沉浸在微风中,而眼中却弥漫着浓浓的哀伤,黑色的眼瞳犹如深渊,紧勾人心。

身后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小女孩,慌乱中撞上了蓝若冰,女孩急忙低头连声道歉,头发被弄的凌乱不堪,混杂着柳絮便显得有丝狼狈,蓝若冰淡淡得“嗯”了一声在转身离开之际忽然对女孩提醒道:“你的校徽戴反了。”女孩先是微微了愣了半响随后地头察看,然后红着脸把校徽纠正过来,她刚要抬头道谢时,发现远处只剩下一个模糊的人影正渐渐消失……

回到学校后,蓝若冰坐到座位上,脸上是惯有的冷漠表情。等到上课时,班主任带领着一个全新面孔的女生走进教室,而这个女生竟是早上与蓝若冰相撞的那个女孩。

 “大家好,我是向初晴,很高兴能认识大家,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多多关照。”女生眨巴着棕黑色的眼睛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正当她转过头时意外地发现了蓝若冰,她兴奋地向班主任提议和蓝若冰一起坐,班主任笑着答应了。

等到下课后,初晴抗奋地拉着蓝若冰的手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真的好巧哦,原来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啊!我们竟然还是一个班的,真的好有缘呢。对了,刚才的事情还没向你道谢呢,要不是你提醒我今天我肯定会出丑了。我从小就毛手毛脚的,改不掉了,嘿嘿。你叫什么呀,听班主任说你是班长哦,他好像说过你的名字了,是……南若冰吗?我长那么大还没听过“南”这个姓氏呢,你老家在哪里呀?那里的人都姓南么?我……”

“够了。”蓝若冰突然站起,将书本狠狠地砸在向初晴的面前,面色泛青,“问那么多干什么,什么有缘,什么毛手毛脚,这关我什么事。还有,我叫蓝若冰,不是南若冰,如果你连这都搞不清回去读小学好了。莫名其妙。”说完,她抿着唇离开了。

被突然吼了一顿的向初晴呆呆地僵直着身子,眼眶逐渐泛红,周炜的同学见状都走上前安慰她:“初晴你别介意啊,班长从来都是这样。”

 “对啊,她对待我们都很冷漠地,除了老师几乎没人敢跟她说话。”

 “你以后别跟她说话了,让自己受委屈多冤呐。”

 “她那种人自以为高傲还不是孤儿一个……”

 初晴轻轻地搁上眼,听着周围同学的议论,她似乎突然明白了蓝若冰的不易近人。

 第二日蓝若冰走到教室门口,向初晴突然从门后窜出来,笑着递过一本练习册,“昨天你走的急,忘拿了。”蓝若冰略带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默不做声地接过本子回到座位上。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跑完步后脸蛋通红的向初晴硬是喘着气主动去买了水给蓝若冰又在放学后跟她一起做了值日,顺带送她回家。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些日子,一次向初晴陪蓝若冰回家的时候蓝若冰忍不住问了一句:“向初晴,你不会是因为我是班长所以对我大献殷勤吧?”

 “当然不是了。”初晴微笑着挽起她的手,“因为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这样很正常呀。再说了,你没有父母,作为朋友自然要多多关心了”

“朋友?”蓝若冰眸光一紧,甩开她的手冷笑着说道:“我从未承认过你是我的朋友,我没有父母关你什么事?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向初晴你给我记住,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我们的名字已经很好地诠释了我们的关系,我叫蓝若冰,象征着冬季里的冰雪,而你是夏天里的太阳,你难道认为冰火可以相容?简单的来说,就是黑暗与光明,你太天真了。”说完,又似乎是上演同种熟悉的落幕,蓝若冰轻蔑地看了眼向初晴,高傲地转身离开。而这一转身,却成了永远。

从这天以后,向初晴再也没有出现过,班级里议论纷纷,有人说向初晴生病了,也有人说向初晴是被某人气走的,而这个某人便是指蓝若冰了。转眼一个星期过去,蓝若冰身边的位子依旧是空着的,她紧咬着下唇,心里不断弥漫出浓重的失望和自责,那天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太过了呢……窗外,雨丝席卷着天际,留下悲伤的余音。

突然,向初晴意外的在蓝若冰家门口出现了,她穿着单薄的衣衫站在围栏外,而空中正下着雨。蓝若冰皱着眉急忙拿起雨伞向她跑去却被她叫住了:“你别过来,我只有几句话要说,说完我就走了。”

 “笨蛋,你会生病的。”

 “只是淋一点雨,我没有那么脆弱。”向初晴的嘴角泛起苦涩,她抬起左手轻轻的放在心口上,眼里闪动着点点微光,“若冰,我知道,那天我的话你很生气,是因为我碰触了你的伤口,我在这里跟你说对不起。你曾说过我是夏天里的太阳,因为我的名字是初晴,但是我不一定是夏天,我更希望自己是冬天里的太阳。夏天太灼热,会灼伤了你还有我自己;你说黑暗就是冬季里的你,那么我会成为冬季里的太阳,即便可能会被黑暗吞噬,我也会尽一切努力去照亮它。或许你会问我为什么我会那么执着,起初我还没有那种感觉,自从一个星期前我的父母车祸去世后,我便能深切地感受到你这些年来经历的孤单,悲伤,痛苦,这一切改变了你,封闭了你的心,也震撼了我。我只想看到你快乐。黑暗与光明或许不可以交融,但是黎明的曙光会永远将他们衔接在一起,黎明象征着希望,黑暗的那颗太阳终会融化黑暗里那颗冰冷的太阳……”声音渐渐消失了,蓝若冰猛地抬起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向初晴一步一步消失在雨帘中……

次日。蓝若冰坐在座位上,恍惚地听着周围同学的议论话题,突然,被一句“向初晴因为父母去世转学去了北京”猛地惊醒了。那个天天缠着她说话,会在跑完步尽管累的喘气也要去买水给她,明明是自己要留下值日又抱怨太累,给她讲笑话自己却讲到一半笑到肚子痛的那个名叫向初晴的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时间转过人生的齿轮,那段雨中的话语清晰如昨日。黑暗拥有最冷漠的外表,同时也拥有最孤寂的心,在黑色的深渊中,它们往往会迷失了自己,但是当它与光明交织时,就有可能构成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曙光”……

            指导老师:麻杏娥 

(本文在“东方少年·中国梦”第二届新创意中小学生作文大赛中,荣获文学创作组银牌小作家奖,发表于东方少年·快乐文学》2016第3期)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

叶炳鹏浙江省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2017级15班  

 

我们七十五班,可谓是藏龙卧虎,班内“牛人”层出不穷。下面让我来给大家一一介绍。

学习牛人

倘若你在我们班里看到一个人,他上课专注,坐姿端正地听讲,下课后立刻跑到老师办公室里问问题的,不用怀疑,他就是我要介绍的第一个“牛人”——廖宸可。

廖宸可同学的理科在班里若算第二,那还真没有人敢叫第一的。就拿那次数学竞赛来讲,廖宸可同学杀出重围,大放异彩,数学竞赛成绩在全校乃至八校都是第一名,可见他数学之优异;而上学期的所有科学测试中,只有他一人全部在九十分以上,可见他科学之拔萃;廖宸可不仅理科好,英语与社会成绩在班里也是顶呱呱的。然而不同于正常的学生,他学习逍遥自在,作业凭兴趣,上课有时也会耍“牛”性子,一发牛脾气就躺在家里休息半天。

而这样一位怪人,学习“牛”当然是有原因的,每当下课后,男生打闹,女生八卦时,廖宸可躲在角落里冥思苦想,正在写竞赛题,或钻到老师办公室请教不懂的问题;每当上课时,同学们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只见廖宸可在全神贯注地听老师讲课,生怕落掉一个生字一个标点。廖宸可“牛”只不过是把其他同学用来梦周公的时间拿来学习罢了。

这样一位文理兼优,学习主动的同学,的确可以称为我们班的学习“牛人”了。

搞笑牛人

一头向后倾的短发,不高的身材,这便是我要介绍的第二位“牛人”——谢民豪。谢民豪同学在班里最喜欢搞笑,总有多次把老师逗笑的辉煌历史。在我和他的交集之中,我也深深感受到了他搞笑技艺的“恐怖”。

有一次上课之后,我径直走出小巷子,平常时候我都会驻足于门口,看一会儿鸡,但今天我忘记了这事,走到路口,我被路边的几束花吸引过去了,便站在路边凝视。这时,谢民豪走了过来,见到我,便愤愤不平地说:“叶炳鹏,你居然抛弃了鸡来这里看草!”我先是一愣,继而一口把刚喝入的水全部喷了出来,笑得喘不过气来。谢民豪说的话配上他奇怪的语调,真的让人发笑。

谢民豪是这样让人开心,但在学习上却让他很受伤,他从分班的第四名直线掉出百名外,同学都笑话他这是自由落体的速度,他总是笑笑说:“努力就好,努力了就好。”他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因此,他身边也便有了许多朋友。

这样一位搞笑幽默的同学,给我们生活带来了许多快乐,他的确可称之为搞笑“牛人”了。

博学牛人

在课间你若看到一人手执一书贪婪地在阅读的,此人便是李涵硕同学,即我要介绍的第三位“牛人”。

我与李涵硕同学做过半学期的同桌,因此对他了解更加深刻,用阅读狂人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我曾与他互相考查四大名著的内容,没几个回合我便甘拜下风。那次较量第一回合是李涵硕丢给我一个问题:“‘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指的是谁?”我顿时傻眼了,支支吾吾了好久才报出一个“林黛玉”,而后,我还给他一个自以为有点难度的问题,他却轻而易举地报出了答案,结果正确。他又问:“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喝的酒是什么?喝的茶是什么?听的曲是什么?”我大脑一片空白,只好认输,赛后他爽快地说:“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赏一曲《红楼梦》。”我直呼:“牛人,牛人!”

这样学识广博的同学,的确可以称为我们班的博学“牛人”了。

我们班“牛人”各有所长,还有深藏不露的,待以后慢慢道来。

指导老师:柯元凯

(本文发表于2019年第11期《中学时代》杂志)

 

又见春暖花开

黄淑湉浙江省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七·16班 

 

喜欢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去欣赏一树花开。看五瓣的粉桃花害羞张望,嫩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看芬芳的野玫瑰摇摇召唤,没有人欣赏也尽情绽放……

特别喜欢花开时分,看花蕊一点点融进眼里,闻花香一丝丝透进心底。

但是,花谢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静静落下,让人黯然神伤。似乎没有人曾注意过——若不是几天前不经意撞见这一树花开,我也不会注意。心蓦然一凉,又陡地一沉,真的十分怜惜那曾的一树花开。

像是突然惊醒过来,顷刻间明白了,时间一直在身后追赶。青春只是花开,只是一瞬间的情。

心里五味杂陈,坐在长椅一角,记忆的碎片纷至沓来,像老时光里旧的阁楼,“吱呀”一声,缓缓推开那扇老木门。

我想起第一次上台演讲,几百人坐在台下,静得像等待绣花针落地。我的脚在抖,手在颤,一时手足无措,任由惨白的灯光撒在脸上,任由目光散漫不知所措。我只听见我的心在跳——全世界静得只能听见我的心跳。很不自然地向台下望了一眼,我看到平日里最严肃的班主任依旧不改他平静的神情坐在人群中,但在与他目光对视的一刹那,我分明感受到从他眼中流露出的温柔与鼓励。

我相信一瞬间的目光是最真实的。那场比赛,我演讲得很成功。即使平日里不曾见过班主任如此温暖的目光,但我依旧记得,班主任他那只是一瞬间的目光,好像在告诉我:“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我回味着这句意味深长的话。思绪被猛地拉回来,我坐在长椅上想了很久,阳光早已从脚边爬上膝盖,影子也被拉得老长老长了。我顺着西下的夕阳,朦朦胧胧地又走到曾一树花开的地方。

不知这遍地的落花,在绽放前,在默默珍藏雨露,收集阳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在开放后,它们会被风轻轻摘下,滑落在大地之上;不知这遍地的落花,如今已沉默在土壤之下,在被分解成养料时,有没有后悔过,曾经酝酿好久的准备,只为一时开放……

不,它们从未这样想过。花的使命就是开花,把最美的一面展现,“落花不是无情物”等到“化作春泥”时“更护花”。

青春就是这样一场花开。与其暗叹时间无情流逝不留痕迹,不如趁这瞬间绽放最美丽的一面,去创造一部属于自己的青春奋斗史,给人们留下最美的印象。

依旧站在曾一树花开的地方,我享受那与一树花开相遇邂逅的每一刻,然后憧憬着明年的这个时候,又见春暖花开。

                                           指导老师:汤乐娟

(发表于2018年4月7日《温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