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韩乔祎:甜龙井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 发布日期:2020-07-20  点击量: 105

 韩乔祎(浙江省萧山十中311

   

立夏,头茶时毕。

佛典道:风未动,幡未动,是人的心在动。

这一天孙大师带着他的徒弟,走上了西湖边的一座茶楼。

我说孙先生,你可算来了,今天咱们这局有个规定,喝的茶水品级由到场的顺序决定,这会啊招待你的只能是最次的那批龙井了。说话的正是李老板,他是这次的掺局人,也是茶楼的主人,其他在场的各位不是商界名流,就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大佬。孙大师向大家摆手致意,对自己的迟到表示抱歉,然后带着徒弟坐到了自己比较熟悉的几个人身边。

所有人归坐后,李老板向大家吹嘘自己最近研究出的一批新茶,他说道:我这茶不一般啊,茶叶是清明后的第一场雨冒出来的新芽,采茶人必须是处子,还得用嘴一根一根的叼下来,忙活大半天才攒了一小桶,我给它取名叫莲心雀舌,既应景又有诗意,没毛病吧!李老板越说越兴奋,在场的各位也都应声附和着,只有孙大师静坐原地,看着茶桌若有所思。

李老板注意到了他,放下了手中的茶,对众人说道:孙先生学道多年,以清心寡欲扬名江湖,我们请孙先生为我们讲讲对茶的见解,开开我们的眼界吧。小徒弟听了,扯了扯师傅的衣角,有些慌神,原来孙大师自幼清贫,发家后也一直崇尚极简的生活,喝茶也不过是抓把茶叶放点水,根本不做讲究,而李老板这次就是想让他当众出丑。孙大师看出了徒弟的担忧,不语,只是微微一笑。

于是他缓缓起身,先向周围的各位老板鞠了一躬,说道:孙某自幼清贫,喝茶只是解渴不做讲究,而各位都是茶艺方面的老顽主,对茶道颇有研究,那么我请教各位,喝茶喝的到底是什么?

不等众人作答,孙大师又道:我先抛砖引玉吧!喝茶呢,喝的就是风土人情。山东的大碗茶,是山东劳动人民的劳动产物,山东汉子靠力气吃饭,所以喝茶用的都是大碗,讲究的是一大把茶,扔进大瓷碗,倒入滚烫的热水,凉了之后大口喝,喝完精力百倍,如果把大碗茶精心细泡就根本没那味;而福建的铁观音,体现的就是福建人的精致生活,约上三五知己,摆上满桌的茶具,泡上一盏铁观音,千秋大业就都在这一壶茶里了……”一番言毕,在座的各位无不拍手叫绝。

这时孙大师话锋一转,对李老板说道:李老师,俗话说简到极致就是奢,我能用最次的龙井,泡出一壶绝好的茶。李老板听后,来了兴致:我李某人玩茶30年,就不信能有比我的莲心雀舌更高级的茶!你要是能让大家都心服口服,我供你这辈子喝不完的茶。

李老板情绪高昂,孙大师却依旧心平气定,他拿起了身边的水壶,从容不迫地说道:茶叶只是一种辅助物,真正的好茶讲究的是水,我能不用茶叶烧出来一壶有甜味的水,你们信吗?

没有人说话,但大家的脸上都写满了疑惑。  

孙大师提着水壶,走到水龙头边,开始加水。李老板看了,有点不高兴了:我这有长白山天池的水,喜马拉雅山上的千年玄冰水,你却用自来水,这不大合适吧!面对质疑,孙大师向他摆了摆手,说了四个字:无根之水。见众人一脸茫然,小徒弟连忙解释道:无根之水,乃是天水,就是没有落地的水,这种水顺势而降,没有沾染,所以不污浊,是最洁净最神圣的水,可以保留茶原有的香味,而你的天池水、玄冰水虽然昂贵,但却落了地,已然是污浊之物了!

灌完了水,孙大师来到炉火边,一边烧水一边像是自言自语:烧水符合的是五行之道,这片土地属于土,我拿的这把铁壶属金,里面的水属水,炭火属火,燃烧的木材属木,五行皆备,如有神助!众人虽半信半疑,但也挑不出毛病。

烧水的时间也有讲究啊,黄庭坚的茶诗写到松风蟹眼新汤,这描绘的就是烧水的火候,当壶中的水冒出蟹眼大小的气泡,发出如同清风拂过松林的声音时,这水就烧成了。众人听后都屏息凝神,准备迎接松风的到来,而孙大师则双目微闭,念咒似得嘀咕了两句。

茶楼里一片寂静。突然,水壶发出了一声——”的声音,众人惊道:松风!这就是松风吗?真好听。反观孙大师,他还是微闭双眼,示意徒弟提起水壶放凉,在放凉后又重复烧开了一次。这个过程中茶楼里更寂静了,静得有一丝尴尬。终于在水烧开第三次后,孙大师睁开了眼,让人取出兔毫建盏,把水倒入盏中,先递给了自己身边的人,说道: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您尝尝,这水甜不甜。那人将信将疑地接过茶盏,但尝完后,连声惊叹:太绝了!太绝了!这水居然是甜的。面对他的惊叹,孙大师沉默不语,把水倒给了在座的每一位,包括李老板在内,众人无不称奇。

在众人的一片惊奇声中,孙大师又拿起了那包最次的龙井,随手抓一把放入壶中,泡出的茶汤众人饮之,遂飘飘然如入仙境,拍案叫绝:孙先生真乃茶仙下凡啊!

待出了茶楼,一直跟在身边的徒弟疑惑地问:师傅,这也太神奇了吧,为什么你烧的水,他们说是甜的呢?孙大师又是一个浅浅的微笑:周易学到极致,学的就是人心啊,你跟着我,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指导老师:钟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