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金榜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江苏省南京市大厂高级中学江钟文学社

责编:丽荣 发布日期:2020-07-02  点击量: 364

南京市大厂高级中学校门.jpg

 

【校长寄语】

青春是飞扬的岁月,文学是撑起梦想之帆的一支长篙。江钟文学社的指导老师和社员同学们是一群光彩照人的文学爱好者。他们在文学的绿茵场耕耘,他们在哲人的肩膀休憩。他们是一群爱阅读、爱思考、爱创作的文学精灵。愿他们在梦想的天空展翅高飞,寻找到属于自己最亮的那颗星!                        

    ——南京市大厂高级中学赵林刚

赵林刚校长.jpg


【社团介绍】

江钟文学社成立于2005年。社刊《江钟》封面刊名采用的是知名教育家魏书生先生为文学社题写的社名,古朴典雅,浑厚天然。

文学社经常在校内组织开展各种征文活动,启发萌芽学生们的文学情怀。社员也积极参加国家、省、市级各种作文大赛,屡获大奖。这些优秀的作品都结集成册,收录在《江钟》社刊相应的栏目中。

文学社多次被评为南京市优秀学生社团。历届社长,也都书写了自己漂亮的篇章。第三任社长陈恋同学广州暨南大学毕业之后,受邀至台湾交流学习,致力于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她的作品《北纬24度,遇见台湾》在两岸青年学子中引起广泛反响。现任社长韩骐同学在《当代校园文学》上发表作品多篇,2020年第6期《作文通讯》将他作为 “通讯之星”做专栏介绍。

社团指导老师陈海英老师也是笔耕不辍,一直坚持读写,经常在各级报刊上发表文章,是社员同学们的读写好伙伴。


江钟社刊第21期.png


【教师经验】

文学社是一个浪漫的社团。在这里,我们和书本里的大师们进行文字的交流,也和身边激情洋溢的同学们进行思想的碰撞。看到同学们分享的一篇篇文字,充满青春的激情,灵动、飘逸,也不乏哲人的深邃,我由衷地感到欣慰和喜悦。我经常在想,何其有幸,文学的光辉照耀在这些孩子的头顶!又何其有幸,我可以读到这样的文字:不是应试八股文,也不是故弄玄虚的矫情文,更不是佶屈聱牙的生涩字,而是有思想的深度,有语言的质朴,有青春的飞扬!

看到这些孩子眼里求知的渴望,看到这些孩子阅读完一本书之后有所得的满足,我心里升腾起无上的幸福!每一本书的游历,都似给他们的人生履历增添了一笔。每一篇文章的完成,都似在他们的人生之路上铺就了一颗五彩的雨花石。在阅读中,在写作中,他们成长,他们收获,采撷人生丰厚的果实。

这就是文学的魅力!我和学生沐浴在文学之光中,幸福、快乐地行走!

——指导老师陈海英

陈海英老师和社团学生一起阅读.png


【社员佳作】

六 国 论

□韩骐(高一)

吾尝读《春秋》《战国》,窃以为六国倾颓,以诸侯不知天下势也。夫六国倾颓者,非齐、楚、燕、赵、韩、魏,亦天下诸侯也。六国非弱小也,五伯之霸业亦出其焉,然向九国合从,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西面叩秦,犹不免于破灭,何也?盖不能用贤焉。今观彼西周、东周各六国,前者以用贤者兴,后者因远贤者丧。夫贤,五伯之隆兴,秦之虎视诸侯也。

昔齐桓治世,用宾须无治军,得宁戚以屯农,使鲍叔牙为佐,拜管夷吾为相,以区区之齐在海滨,通货积财,富国强兵,与俗同好恶。桓公用之,三平晋乱,九和诸侯;南讨荆楚,北击山戎,尊王攘夷,一匡天下,始霸中原。重耳亡于骊姬之乱,暴郑、曹、卫之野,居齐、楚、秦之国,一十九年。颠沛之余,犹不忘礼贤重士;俟其复位,委国政于狐偃、赵衰、颠颉、魏、司空季子。内轻关易道,通商宽农;明贤良,赏功劳,作三军六卿。外连齐秦,伐曹攻卫,救宋服郑,平周室子带之乱,践土会盟,执掌方伯,奠百世之基业。

大鹏栖于深宫,一日狂风起,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庄王拥伍举、苏从、子孔、孙叔敖之文治,有蒍贾、子重、子反、申叔时之武功。立法度,务耕织,决期思之水,而灌雩雩之野,百姓乐用,诸侯亲服。乃将三军逐陆浑之戎,睢阳围宋,邲战破晋;饮马黄河,观兵周疆,问鼎中原。并国二十六,益地三千里,何其雄哉!至于共灵平昭,奸逆当权,乱于治,迷于言,惑于语,沉于声色犬马,不理朝政,楚势日下。

孟子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此言得之。吴越位夷蛮之地,属蕃酋之帮;未开教化,不明礼节。其国多鸟兽长蛇,山林皆毒虫瘴气,寡民狭土,诸侯弃之如鄙。而阖闾、勾践竟发与此,何哉?贤之佐助也。阖闾行伍子胥之政,效孙武之计;勾践听文种之言,纳范蠡之见;守四时,屯农桑,薄赋敛,广蓄积,以实仓廪;备水旱,修浚葺缮,筑池造城;强攻守之具,厉兵秣马,效胜于战场。阖闾与荆战,五战五胜,败楚入郢,东征至于庳庐,西伐至于巴蜀,北迫齐晋,令行中国。勾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苦身焦思,卧薪尝胆;折节下士,终灭疆吴。席卷三江,囊括五湖,北上观兵徐州,执列国之牛耳,定霸华夏。

由此观之,五伯固一世之雄也,然非能臣贤才相助者,扬英明、毕功业难矣。荀子曰:“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虽汝有经天纬地之能,岂可以一人之心度天下哉?况乎人皆有过。夫臣,君之耳目,通万民也。亲贤臣,犹耳聪目明焉,其国治矣;亲小人;犹耳塞目毕焉,其国危矣。人视物于前,知物事易,晓形体难。然贤良,若明镜也,见人之体貌缺陋。尝小白疏于政,鲍叔劝之;重耳溺于齐,狐偃遣之;庄王荒于嬉,苏从谏之;阖闾躁于兵,孙武安之;勾践罪于己,文种晓之。此五子者,君王之明镜也。以贤良为镜,遗小得而明大失;以奸佞为镜,遗大失而明小得。是故臣贤则君圣,应如是矣。

且夫五伯出人也远矣,犹为贤能而警焉,后世子孙,贪疆场尺寸之利,不敬贤士,咎亡而速祸也。延及战国,兵甲愈起,诸侯攻战不休。卫向不爱商鞅,秦孝公用鞅之法,定新制,励耕战,移风易俗,缀甲厉兵,民以殷盛,国以富强。屡获楚魏之师,尽收河西之地,复穆公之故业,拓土千里,而今治强。魏不爱张仪、范睢,秦得之。惠文王用张仪之计,北平义渠,南下商於,西吞巴蜀,东出函谷;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运连横,使六国毁纵约败,自相屠灭,屈秦之下矣。昭襄王继位,行范睢之策,收宣太后之权,逐四贵,强公杜私;远交近攻,鲸吞蚕食,令武安君破韩卒于伊阙,坑赵虏于长平,斩魏将于华阳,一战割楚八百里,取都鄢郢,划云、黔中郡。然后依燕人蔡泽之谋,陷洛邑,俘周王,迁九鼎,置咸阳。诸侯闻之颤栗,争俯首割壤,竞西面事秦,成秦之帝业。楚王不爱李斯,遗其小吏,斯愤之,委身于秦。始皇纳斯之谏,废逐客令,宴六国宾。六国之士闻之,毋念故土之恩,云集响应,趋之若鹜。秦外得宾客,内选贤能,聚天下之俊杰为己用。有王翦、王贲之骁,夏育、孟贲之勇,王绾、尉缭之奇谋,奋六世之余烈,携虎狼之积威,拥带甲百万,宰天下而分山河,并四海而吞八荒;拔弱韩朽魏,食衰赵残燕,兼败楚庸齐,贬诸侯,召王孙,登至尊,号六合。致李斯之法,毁分封,设郡县,同文轨,一度量,克匈奴,征百越,筑灵渠长城,就千古一帝,此为后话。

悲夫!余读六国世家,未尝不痛心疾首于诸侯也。六国春秋隆兴,战国倾颓,皆以用贤焉。六国不爱其贤,而秦爱之。秦以齐楚之贤才获齐楚精英,以燕赵之奇士获燕赵收藏,以韩魏之谋臣获韩魏经营。宛珠之簪、傅玑之珥妆于后宫,夜光之璧、犀象之器饰于朝廷,《韶虞》《武象》、佳冶窈窕充于下陈。秦费反掌之力,拱手而取天下,此所谓藉寇兵而贲资粮者也。六国弃黔首以资秦,却宾客以业秦;使秦上拢六国之英才,下获诸侯之物力,以为己用,民殷国富,何不兴乎?六国内自虚亏,外有怨树;无贞良死节之臣,深谋远虑之将,奸逆当权,巧言祸主,背盟负约,自相屠灭,求国而无危,不可得也。究五伯四君之绩,六国诸侯之荣辱,故曰:弃贤能之不用,遗于他国,患之大矣;夫建功业者,必善用贤,贤兴国之本也。

或云:“诸侯卿相亦养贤矣,终不免于破灭,何也?”然余闻秦以白起攻赵,廉颇守之不克,继而谣之,赵王疑其心,以括替颇,赵大败,折军四十余万;后秦击赵者再,李牧连却之,秦复用重宝赂大夫郭开,开以馋诛牧,赵遂亡,邯郸为郡。维赵王亦养贤矣,然其以馋之而弗用,用之而弗适,适之而弗信;任将军叹老,英雄徒恨,岂不至哀哉?

苏子云:“苟以天下之大,下而从六国破亡之故事,是又在六国下矣。”此言得之。今以华夏育二十余载之英才,转而为他邦所用,以他邦急而急,以他邦荣而荣,不思故土,不念国恩,亦堕古人之后尘也。

(发表于《作文通讯》2020年第6期)

 

生 死

□顾浩宇(高二)

我失约太久。

漫长的黑暗与阴湿,一天天积累的身上的血痂,我已经虚弱不堪了。我从没想过会有一天能走出去。

静暖的阳光故作生气,有些刺眼;风迎我而来,托住了我这颗扭曲的、摇摇欲坠的心,告诉我这些日子里,万事万物仍在不断更新。敌人们气急败坏,就快要投降了。

这应该是春的季节。我轻咳,排掉肺里污浊的空气;再满足地吸满,我记得的,这是生命的味道。这是风捎给我的,我的礼物。

我可以想象到,远处有新翻的泥土,一众一众湿润的青草,点缀有微笑着的花朵。他们存在的痕迹,都被风记录下来,让世人知道。我轻松了些,身上的镣铐似乎被快意斩断一般。

我的心脏重拾了些温度,兴奋地跳动了起来,热量渐渐随血液传遍全身,我的感官也开始重新运作。我的灰色世界出现了波动,大概是那些被禁锢的绿芽,被冰封的河流,在表达自己。

我好像从死,到生;由亡魂,成了人,又开始了生活。人的生活。

僵硬的身子总是要动起来的,我拖着迟钝的脚步随队伍前行。但是,谁知道呢,走路踉跄,死气沉沉的我,内心里的太阳已经升上来了:可以看见绿芽长成枝条,延伸出去;枝又变出嫩叶。这是什么美丽的魔法?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等我回过神时,已经是一颗枝繁叶茂的树了。不远处的那条解冻了的河流,无由头地多了些灵动的游鱼:左突,右进,一撩影转个一圈。嬉戏的样子有些顽皮。

我推测它们应是从上游来的,那里是我灵魂的深处,一颗心的初始。外面包裹着的是坚不可摧的部分,和已经有些破碎的部分,它们共同构成了我的这颗心。我也很惊讶,血与肉竟能承载这种虚幻抽象,但又切实给我力量的东西。

阳光愿意原谅我这个半死不活的人了,我得以完全睁开眼,好好看这我所热爱的世界。我多想告诉阳光,其实不苟言笑的样子并非我的的全部,我的眼里也是可以含着柔水的。

但是,我又是矛盾的。我身边有愁苦,严肃,愤怒和冷酷的各色目光,我必须用尽全力去表达,我是钢铁,任何的高温和侵蚀都不会使我熔融。

队伍里的我们站成一排,与那些冷酷对视。远处的鸟儿自由翻飞,像幼稚可爱的孩子。如果它能飞过来,在我的手上站一会儿,让我看看它,给它顺一下羽毛……不,它应该离开这。它是那么的小。不知何时能长大。

我对生命好像有了误解,所有的成长都不可能眨眼间发生。是的,我错了。这是最后的一刻,长久以来的坚持绝不会因为一点内心的波动而功亏一篑,我应仍是“顽固不化”的。

于是树木凋零,退化成小芽;鱼儿逆着水流重回上游;我的小河也该重新冰封。我的世界仍是灰色的,但太阳再不会落下去。

旁边衣着得体的军官看出我眼里的一丝飘忽,渴望地睁大眼睛,走近问我:“死到临头,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你可以选择活下去的!”

 “没有,开枪吧。”

厌恶与尊敬在他的脸上交融,他退开两步。但我又叫住了他。他流露出来的胜利感反而让我满足,因为那是属于我的。

快绽出笑容的他骄傲地凑近问。

 “想说什么?”

 “打准一点。”

 

粥里春秋

□李韵清(高三)

《红楼梦》中宝玉食欲不振,在诸多佳肴中却偏偏选中了碧粳粥,也无怪脂砚斋旁批惊呼“美粥名”!

 而在《红楼梦》里,无论是被多少只鸡陪衬的茄鲞还是膏肥肉嫩的螃蟹,都无法胜过这道诱人的粥,可见粮食在众多美味中独占鳌头。

古时谈国家为社稷,“社稷”二字便可将诸多粮食及其来源囊括其中,足可见五谷杂粮对于小农社会的重要性——对于一个国家,那一株株青苗便是希望,那一捧捧米粮便是生命。

而一碗粥,拥抱了万千生灵。

不管是大米小米、白米紫米、燕麦稻谷,皆可为粥。这是一碗粥的宽容,亦是生命的胸怀。

以粥为镜,可见浮世万千,嚼得甜软香糯,亦能尝时光之味。

一碗粥的伊始,是生命的初次相逢。种子吸尽了春天的灵性,也熬透了冬日的阴郁,承载了夏日的热情,于秋天捧出硕果。

粥,便是这硕果之一。它亦是时间的信使,我们能在汤匙起落之中,听得花开叶落。

而我亦听见时光的齿轮渐渐加速,卷起长风,裹挟众生。

人们习惯了烈火烹油、鲜花著锦,或将自己麻痹在轰轰烈烈的快餐外卖之中。

或是为了一时的刺激快感,或是仅为了方便快捷,人们渐渐忘记了粥所寄寓的那丝丝温暖,将其封存在生活的角落。

也许在咬到未化盐块,刺激到舌尖时,也许在食尽满汉全席而感到腹疼胃胀时,也许是在冰冷的餐桌上,孤寂一人时,我们会不经意地瞥向记忆一隅,想起那一碗粥带来的温暖,那热腾腾的蒸气所带来的感动。

米粥所蕴含的柔情是无法替代的,不仅因它有红枣的甜糯、枸杞的温柔、更因为它拥有各色粮食所孕育的生命的灵性。那是我们渐渐缺失在胃里的,更是我们慢慢忘怀在心中、封锁于记忆中的温暖。

我曾被日本饭后的仪式感动过,每饭之后必有的一句“感谢款待”是什么呢?

不应仅是对厨师的感谢,还应是对粮食的温暖、与生命对话的感谢。

也愿我们食尽粥饭后,能双手合拢,默念感谢。

感谢食中得温暖,粥里赏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