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战疫情(北京 夏然子)

责编:美兰 发布日期:2020-05-20  点击量: 341

战疫情

□夏然子(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通州校区)高一2班

 

 

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提起那相隔千里以外的武汉,我其实对其并无甚多了解,不曾品尝过那正宗地道的热干面的滋味,更未尝领略过那矗立千年的黄鹤楼的风采。但此次疫情的爆发,也无疑让我通过一个个镜头,切身感受到了那白云黄鹤之城中的万物之形,万物之声。

战疫情,待君回——城市之窗

“前者呼,后者应,汽鸣声中一岁除”我是武汉汉口火车站,低调地坐落于这座城市的边缘,欧洲古典风格的建筑,守护两侧的塔楼,莫求浮云过隙,但见世人千种。当然,更有着每年年初年末之际,必定迎来的主题——春运。提及春运,必然令人联想到人流拥挤的厅堂去盛况,然而今年却有别样风景,1曰23日,武汉宣布封城,大有壮士断腕的凛然之气。一改往年春运的熙熙攘攘,步履匆匆,穿梭如流的列车按下了暂停键,出城的脚步义无反顾地选择停驻,门外的退票窗口却列队长龙。为了遏制疫情进一步蔓延,武汉人选择了坚守,用自觉和担当与城市共度时艰,春运的年味儿就这样被冲淡了吗?回家团圆的企望就这样被搁浅了吗?不,年味儿并没有消失,而是短暂的于这世间沉睡了。相信待到来年春暖花开之时,瑞雪迎小康之日,“伛偻提携,往来不绝者,总把新桃换旧符”一切回归正轨,时间再次在两侧钟楼的巨大表盘中重复着一贯而并不惹人厌烦的循环,记录下一个个饱含年味儿温情物语。

战疫情,绘蓝图——历史之笔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我是黄鹤楼,高傲地矗立在蛇山之巅,亭阁轩廊,宝塔牌坊。或许在世人眼中,我是如此一位赫赫有名的龙钟老者,但实则我只是一位侥幸随滚滚历史长河而存的旁观者与记录者罢了。千百年来,人类的智慧与才华都无时不刻令我震惊不已。然而,部分人群的勾当却又让我嗤之以鼻。你尝试过被火舌侵蚀的痛苦吗?即使善良的朝圣者重塑了我的肉身,那切肤之痛却至今令我彻骨铭心。那么,真正存活,或是说曾经存活于这世间的动物,其感受又是如何呢?时间的沿袭也许对于人类意味着发展与进步,但另一方面却又暗藏着千万物种面对的流离失所的悲惨命运。重型机械刺耳的轰鸣声,罪恶之火贪婪的丑态,流淌着历史的血与泪的长河一次次无奈地将人类的私欲灌进大海。世界上最后一只北方白犀牛在肯尼亚的草原上永远地沉睡,留在世间的却只有相对那钢筋水泥微乎其微的石头堆成的坟墓;长江白鳍豚在流淌千年的长河中发出最后一声悲鸣,后人对其唯一的认识却只是那邮票上的剪影。你们眼中的此次疫情的“罪魁祸首”——蝙蝠,早在人类文明未曾发展之时便已在地球上安身落户,连我都要敬其三分。住在漆黑无日的溶洞中,与钟乳石一同忍受着潮湿阴冷的侵蚀,默默将其族群发展壮大。更重要的是,他们本与人类互不干预,反而是贪嗜者们将其拉至烈日之下,剖其心腹,噬其骨肉,从而引发了此次疫情的爆发,为何又将这罪恶的荆棘王冠强加于其上?“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往昔在我的记忆中留下镌刻的一个个身影,如今却逐个永远消逝在悠悠白云之中,我对于惨下狠手的人群的控诉与灭绝的挚友的悼念始终在这片属于我的净土之上空谷回响。你们到底在苛求什么,以至于看不见手起刀落之时,那跪拜的羚羊绝望而渴求的姿态?我并不奢求所谓的赔礼与施舍,只求汝等保护与尊重我们本应拥有的一方净土。人生在世能几时,上善若水任方圆,愿人类能与自然和谐共生,如此一来,相信世间苦难便会随白云黄鹤而去,天地的鬼斧神工自然会绘制出理想的大和图卷。

战疫情,攻决战——患难之情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一月中旬,一颗惊雷忽然打破了我周遭祥和的环境,短短几个星期的时间,我驻守多年的这片的金银潭医院,此时却已然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众目昭彰之地。武汉中心医院上下,一张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孔此时写满了坚毅,娇小而又强大的身影如披荆执锐般包裹上白色的战衣,在请战书上按下鲜红的指印,毅然决然奔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穿上战服,他们碰肘为誓,奋不顾身;脱下战服,他们满面疮痍,精疲力竭,如战士般透着坚毅的双眼中,依然有有着医者独有的天使般的温柔。深夜,他们独自走在去宾馆路上,而我,作为一盏路灯,只恨不得挣脱这来自大地无情的束缚,治愈眼前一位位光环黯淡的天使们内心与身体的创伤,却只能以微不足道的昏黄的灯光,暗暗祈祷,或是说奢求给其带来些许的慰藉。就在此时,两束强光覆盖了我如苔花般微小的光芒。恍惚之间,一个健硕的身影从汽车中走出,迈着义无反顾而坚定的步伐,细心而有力地搀扶着一位位天使。你可能未尝听过汪勇这位出租车司机的名字,但你一定听闻过在芸芸众生中有这样的一个个群体,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尽自己的力量,解决了数百个医护人员的出行,饮食,以及日用品问题。而他们,很有可能就来自汪勇的车队,一个个平凡的人物,也正是奋战在抗疫情一线的一名名天使。这样的他们如此说道:“相对于这些奋战在一线的医生护士们,我做的又算得了什么呢?”“等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是与家人好好团聚。”与他们那明亮的车灯和患难之中的真情与相比,我的灯光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但哪怕只是照亮他们毫厘的行程,也愿为这群与病魔斗争的天使们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战疫情,迎春风——希望之光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生长在南方的大地上,扎根于这片被誉为“中国最美大学”——武汉大学的园圃中,每逢这短暂却又绝无另类仙葩的初春之时,我便会在这片沉寂而又孕育生机的沃土上一展风姿。樱落缤纷,刚刚步入独立之路的新生学子,共沐春色的甜蜜情侣,或是满腹经纶的苍苍老者,都无不将对世间万物的赞美与感叹,以及对新一年的崭新气象的期望寄托与我之上。作为一株樱花树,我对习以为常的这一切,原是享受,而又无奈。我的花瓣本是无情之物,甚至凋零之迅速更甚他者,宛如昙花一现,烟花光火。世人本不应将这对于我来说不可能完成之事寄托于我之上,我的意义只在于给他人带来一瞬的姹象罢了。我一直是如此认为的,直到疫情的造访才令我醒悟。初春时节,遵循着自然的规律,我绽放了。然而,眼前却没有那书写着“赏樱季”的红色横幅,更没有本应在树下瞻仰与赞扬我等之风姿的熙攘人群,路边的稀疏残影,空荡清冷的石子甬路,令这片南方学府仿佛乍暖还寒。疫情的不请自来,使万千人民失去了一睹初春之景的机会,我心中的遗憾,又好像不全是失去了他人之赞美的惋惜。此时此刻,落樱以秒速五厘米的速率坠入泥土,我心中的种子却又悄然萌发。落红不是无情之物,我存在的意义,更不在于哗众取宠,而正在于宣示暖春的到来,承载人民对于新的一年的希望,以及为世间一切苦难的消失而衷心祈愿。遥不可及的天空之上,作为传递讯息与希望的邮差的无人机飞过,我竭尽全力地展现着自己的风姿,将最好的一面奉献给坚持驻守家中的无名君子;我将花瓣融进沃土,孕育着崭新的斗艳仙葩,以及千万人民的希望。待春暖花开时,千万人民走上街头,新生的接替者突破种皮,一片姹紫嫣红气象。希望已经开花结果,我将再一次在世间绽放,樱落缤纷。

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北方人,通过对这片白云黄鹤之地的万物之声的探索,令我从这方圆之地中感受到了来自人民乃至自然的深切呼唤——这是对文化的追寻,是来自大自然的哭诉,是万千无名天使以及隐士英雄的坚守,更是对希望的曙光的渴望与追寻。

愿疫情退却,春暖花开之时,武汉车站定当人流攒动待君归来,黄鹤楼千载悠悠共诉自然恒久,白衣战士铠甲褪去展露新颜,十里樱花缤纷开启中国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