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金榜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山东省日照海曲高级中学海曲新声文学社

责编:丽荣 发布日期:2020-04-30  点击量: 226

微信图片_20191230090736.jpg


【校长寄语】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文学创作是一项艰巨而漫长的工程,酸甜苦辣、喜怒哀怨尽显其中。虽然它是一个辛苦的思维过程,但是每一次的成功创作,都是同学们的青春闪烁着流光溢彩的画页,更是同学们的智慧跳跃着激情音符的乐章。只要同学们锲而不舍,持之以恒,定会“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希望海曲新声文学社,成为同学们人生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端。期盼同学们不断地追寻梦想,挥洒才情,书写精彩,展现海高学子的青春风采,成就海高学子的美好未来。愿“海曲新声”文学社越办越好!

——校长高月波

校长高月波.jpg 

【社团介

日照海曲高级中学“海曲新声”文学社成立于2016年10月,以“以德润心,以文化人”为宗旨,注重挖掘学生文学潜质,提高学生文学素养,为学生搭建起文学阅读和写作展示的平台,优秀作品发表于海曲高中校刊《海曲新声》。社团聘请山东省作协专家到校指导授课,相继组织学生参加作文大赛等文学创作活动,先后有200多名学生荣获国家省市奖项,40多名教师获优秀辅导奖,实现了学生智育与创作能力双提高,叫响了学校文学创作品牌,实现一批文学人才及文学作品“开花结果”,有力延展了学校文学创作之路的高度和厚度。


微信图片_20191230090727.jpg

 

【指导教师】

厉彦青,高级教师,本科学历,教学科研处主任,语文教研组组长。日照市高中语文教学能手、日照市优秀共青团干部。秉承“因材施教,授之以渔”的教学理念,勤于教学,潜心钻研,多次辅导学生参加各类作文大赛,并取得优异成绩。


微信图片_20191230090731.jpg

 

社团佳作

时间行走的痕迹

£历婷

那时,我正在姥爷家帮忙收拾屋子。

说实话我并不怎么开心。在这种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竟然要窝在一个阴暗潮湿的老屋里收拾那些已经有些泛着霉味的物件。顺着从窗口透过的光,我甚至可以看到灰尘在半空中打转,这使我瞬间有种处在微型沙尘暴中的感觉。再想想外面的绿柳繁花,心情便莫名地有些烦躁。

老屋坐落在一个偏僻的的小村中。村中只有一条窄窄的小路,大概是村中人来往的多了,路上连一株草都没能长出来。每每有人经过,调皮的风便轻巧地扬起一片尘土,算是送给来人的特殊的礼物。

纠结了一下,我还是走近了那个墙角,那是屋里最阴暗的角落。角落里有一只看起来灰扑扑的小木箱,箱子上面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轻轻地摸了一下,箱子上立刻留下了我手指清晰的轮廓。灰尘被擦掉,箱子上面的花纹立刻显露了出来。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个看起来灰头土脸的木箱上竟然雕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即使它曾经被时间湮没,却在重生后依旧娇嫩动人。

我打开箱子,想象中的霉味并没有出现,只是依稀能够闻到一点灰尘的味道。箱子里满满的都是用油纸包好的信封,每一个信封上面都工工整整地贴着一枚邮票。我随手拿起一个,只是感觉轻飘飘的。还没等我开始猜里面是什么,信封里便掉出了一枚完整的邮票和一张颜色泛黄字迹模糊的纸。

 “姥爷!你快来看看这些东西要不要带走!”我喊道,眼睛却舍不得离开那枚邮票。虽然不知道上面画的是什么,但仍是舍不得那种古老而又神秘的感觉。

“哎呀!这都被你找到了?我还以为丢了呢!”姥爷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还未反应过来,信封连同那个小木箱便一齐被闻讯而来的姥爷抱在怀里。他用满是老茧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信封和那枚邮票,就像抚摸着一只乖巧的猫,“原来放到这里了啊!”

“姥爷,这东西很重要吗?”我问。我有好久都没见姥爷这么激动了。

姥爷的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当然了,这是当年离家在外时从家里寄来的信啊!”

原来是当时的记忆,怪不得一直舍不得丢弃。

“那时候可不如现在啊!”姥爷说,“那个年代电话还没有现在那么普及,有什么事只能寄信。可是寄一封信要很长时间才能送达,一不小心还有可能把信丢在路上。所以当时我最盼望的就是收到家里寄来的信。那样即使人在很远的地方,也感觉自己离家很近。”

我将那枚邮票托在掌心,仿佛感觉到不小的重量。在那里面,沉淀着一代人的时间和记忆。

姥爷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现在多好啊,什么都那么方便。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好了。而且之前如果打电话到国外去还要心疼话费,现在发个微信就能通知到了,多方便!如果那时能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我点头表示赞同,“那当然,现在中国发展的可快了,很多国家都比不上呢。”

姥爷也点点头,“现在汽车那么多,出门也方便了。而且现在很多地方都可以微信支付,出门也可以不带现金了,带着手机就可以,感觉也安心多了。”

“嗯。还是现在好啊。”我也小小地感慨了一下。

“只不过现在通讯这么方便,邮票也很少能被用到了啊。”姥爷轻轻叹口气,“不只是邮票,好多老的东西都不怎么能见得到了。”

“因为现在微信什么的很方便啊。寄信的人自然也少了。”我说。

“是啊。”姥爷突然很认真地看着信封上的邮票,“但这毕竟是我熟悉的东西啊,万一以后再也见不到了,那怎么办?”

我似乎突然明白,或许,遗忘和被遗忘才是人们心中最恐惧的事。

“方便了当然很好,只是,希望那些东西不会变淡了就好。”姥爷说道,小心地将信封收进了小木箱里。

变淡?怎么会呢?即便那些情意省去了繁琐的过程和焦急的等待,也依旧是沉甸甸的,带着心的温度

“时代当然在发展,变化虽然有很多,但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会有人记得那些,将来,也会有更多的人记得。”

不知为何,心情似乎不那么烦躁了。

姥爷点头,将那枚泛黄的邮票送给了我。

回程的路上,我回头看着这小小的村子在我的眼前越变越小。不久之后,这里也会变成高楼,变成我和姥爷记忆中熟悉又陌生的模样。

暮色织上了天空,灯光绚丽而又夺目。我站在天台上,静静地看着楼下飞驰的车流。虽然是最平常不过的景象,我的心中却泛起了层层涟漪。

闪闪烁烁的灯光映在泛黄的邮票上,跳动着点点明明暗暗的光芒。有那么一个瞬间,我仿佛洞悉了时间的秘密,它从几代人的记忆里缓缓走过,无声无息,却也无比坚定。

 

 

£韩溢文

我家的壁橱里,有一根拐杖。

拐杖质地古外,有着因长年累月使用,被岁月打磨后的黝黑色泽,它是陪伴了爷爷七年之久的老朋友。爷爷年轻时参过军,有着属于军人的挺拔气质,但岁月不饶人,近几年,爷谷原本笔直的背部开始渐渐弯曲,一如门口老树低矮的枝干。就算倔强如他,也只得用上了拐杖。

从我有记忆以来,爷爷最喜欢的动作,便是努力挺直背,抬起头,将手中的拐杖在地上重重的敲击两下,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响,然后眯着眼睛,笑问向来崇拜军人的我:“寒寒,爷爷是不是你心中的英雄?”每当这时我就会在心里偷偷答“是”,可面上却别扭的把头偏到一边不作言语。

小时候的我,性子懒惰,对父母帮我报的特长来向来是能逃就逃,而爷爷几乎是纵容着我的行为。周末的早晨,太阳早已高照我却赖床不起到,听到爷爷拐杖“咚终”的声音停在我的门前,我便“哎哟哎呦”的喊着肚子疼。爷爷便“咚”的一敲拐杖,勒令父母给我请假。父亲自然是不愿意的,可一物降一物,我委屈地望着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委屈地望着他的爸爸。终于,在又一声沉闷的“咚”中,我再次成功地逃了一节课。我耀武耀威地抱着爷爷的手臂,父亲只能在爷爷的威严之下默不作声。

童年时期,总认为这样快乐,无忧无虑的日子还有很多很多,总认为宠溺你,爱护着你的亲人能陪你很久很久。可时光这位无情的杀手啊,从来都只会在你不经意间,夺走你珍视的一切。当父亲牵着我的手,来到白色的病房,来到被白布覆盖着的爷爷身边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望着跪了一地的叔叔伯伯们,望着哭的声嘶力竭的姑姑们,我却没有掉一滴眼泪,迷蒙的脑海中,只回荡着“咚咚”的声响。

新年到了,除旧迎新,我一边打扫家务一边抱怨,忽然看到了靠在角落里的那把黝黑的拐杖。它日复一日地沉默着,我却鬼使神差的拿起它,又鬼使神差的用它在地上敲击起来,发出了熟悉的“咚咚”声。

 沉睡的记忆与情感渐渐复苏,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在这熟悉的声音中,我终于意识到了爷爷已不在了的事实。若时光能重返,回到以往的岁月,我依旧愿意与你一起度过那最美好的童年,依旧愿意与你一起手拉手,沾沾自喜的以为骗过了全世界,却时刻被家人的温柔包围着。

“咚咚”的敲击声中,在朦胧的泪眼中,我仿佛又看见了爷爷眯着眼睛问我:“爷爷是不是你心中的英雄?”而我一定会微笑着回答:

“你是我心中,不老的英雄。”

那根拐杖依旧静静地躺在我家的柜子里,它沉默着,不再发出一丝声响。可我总是能够听到在耳边响起的“咚咚”声,那声音从我的童年传来,从我的回忆传来,并将一直响彻在我的余生中。

 

故乡的小巷

£张恩瑜

他们说,城市里的人没有故乡,没有老家。可我觉得,这虽是城市,但却有着浓浓的家乡味。

我出生长大的地方是一个海滨城市。那时虽然已有很多耸立的高楼,但因我家住在大海的边缘地带,离海很近,所以还未被改成高楼。

那里排布着一串串的房子,像一张大大的渔网罩住了整片土地。因为巷子又长又大,这里便成了我们捉迷藏的最佳地。我们躲到水缸后面、躲到大门后面、躲到小巷的墙后面,屏住呼吸,心脏发出“砰砰”的跳动声,满怀着激动的心情,不住地张望着。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不要紧。这时只要借着小巷的优势,趁着小伙伴不注意,就可以偷偷溜走,寻找下一个“最佳”藏点。如果能转移成功,心里便高兴地像飞起来一样,跳跃着,像个调皮的小猴子。

每到七、八月的时候,小巷尽头就会开满火红的凌霄花。凌霄花和满墙的爬山虎映衬着,更显出了它的娇艳与丰满。我们总会趁着大人不注意,偷偷地摘一朵。然后拿着花窜遍小巷。把鹅蹼似得花瓣撕开,任凭花朵的汁水在手上蔓延。再把花蕊去掉,把花瓣捧在手心,向上挥洒。像个富足的小公主一样,笑着、闹着。小巷里回荡着我们的笑声与喊闹声。

我家在小巷的最里面,父亲常常在那里生火烧柴。这时巷子里白茫茫的一片,伴着烟火的气息。烟的气味充斥着我的鼻子,刺激着我的嗅觉。每到这时父亲总会赶我出去玩,不让我捣乱。可我却总在家门口跑来跑去。每次他赶我的时候,我就会躲在巷子口后面,一会儿我又冒出头来看父亲,一会儿又躲了起来,痴痴的笑着,等父亲来发现我。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里也变成下一个拆迁点。我们一个一个的搬走。再次回家搬东西的时候,才意识到这里真的要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小巷周围空荡荡的,甚至一些房屋已被推倒,漏出了丑陋的钢筋和红色的砖块,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生机。

我回头张望着一所所耸立的高楼,那也许是我第二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吧。

再见,家乡的小巷,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温暖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