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散文随笔

战疫征文选:今天的豆腐格外香(吉林 孟昭合)

责编:丁毅 发布日期:2020-03-25  点击量: 1993


今天的豆腐格外香

孟昭合(笔名:求索)长春外国语实验学校教师

 

一清早,雪便飘起来,纷纷扬扬的、急切地要寻找什么似的。好多天宅在家里,没有去早市买块豆腐了,正好妻一再催促我出去走走,便借此机会整装出行了。

地上已经聚起了一汪汪清溪,温柔的风吹着,虽然戴着口罩,也觉得出早春的惬意。到了早市,放眼一望,除了远近几辆停放着的汽车之外,空空如也,我的心一紧,看来今天的豆腐是吃不成了,刚才那份惬意瞬间一扫而光。其实,早就应该想到,这非常时期,谁不是响应号召宅在家里,还能出来当街卖豆腐么?

“既然来了,顺便买点别的吧!”妻无奈地摊了摊手。

虽不情愿,也只好如此了,刚才的惬意此刻像泄了气的皮球,百无聊赖地跟在妻的后面,一路进了地下市场。

相较外面的门可罗雀,这里还算热闹,虽没有热烈的叫卖声,但买东西的主顾往来穿梭,一兜兜的青菜炫耀似地,在一个个过道间漫步。

忽然,一阵熟悉的清香飘来,我不禁一震——豆腐!好久没有这熟悉的味道啦,乍一闻起来,真令人有说不尽的惊喜。顺势望去,那边的摊位前排着长队,大家互相保持着距离,井然有序。进而,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豆腐李!虽说戴着口罩,但那突出的驼背我再熟悉不过了。像被磁石吸引着,我径直奔到豆腐摊前。

是他,没错!只见他熟练地捡着豆腐,麻利地套上袋儿,轻轻递到顾客手中,余外,头都不抬一下。还是那熟悉的动作,还是那份令人感动的信任。在微信扫码的声音中,队伍在快速流动着。

“来块豆腐!”很快便排到我了,我扫了码,伸手欲接豆腐。

他身子一震,抬起头来:“你来啦,好久不见啦!”

“是啊,好久不见啦!馋豆腐了,又担心你不会来了呢!”

“依照我家那位,是不打算出来了,但是禁不住老主顾们打电话催呀!这不,初五便过来了!国家要求最好不要在路上摆售,我便借一个兄弟的摊位对付着卖两天,好歹给老主顾们一个交代嘛!再说,疫情当前,我们这些为大家服务的人更应该挺身而出,毕竟大家的生活还得继续嘛!”老李一边将豆腐递到我手中一边说,那眼神中满是坚毅。说话间,队伍又排出去很长,我只好拎了豆腐,匆忙道了别,同妻一道出了市场。

一路上,回味着老李刚才的话,越发感受到其中的一份情谊,那一件件往事便渐渐的涌上心头,继而串成一串,变得清晰起来。

要说这个市场上,做豆腐的起码有五六家,但数老李的豆腐最受青睐。他自己也常常自信满满的说这附近十里八村儿找不出第二家这样口味的豆腐。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买过其他家的豆腐,真是货比货得扔,所以,老李不来,我宁可不买豆腐。

一次逛早市儿,见他少有的清闲,我便将心里的疑问抛了出来:“老哥,同样是做豆腐,为什么你的豆腐与众不同呢?莫非你有什么秘方?”

他听了,布满沟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哪里有什么秘方,不过是用心做而已。你不管干什么,都要讲你的主顾装在心里。就像你一样,教学生有什么秘方么?唯有用心做才能做好!”

“用心做!”朴素的话语中,似乎包含着十分深刻的道理,我心悦诚服地点头称赞。

有一阵子,女儿非要用孵化器孵小鸡,央求我到早市上买几个鸡蛋。禁不住央求,只好照办。想到买豆腐时看见老李顺便也卖鸡蛋,于是第二天早上我便直奔早市。

“就买十个鸡蛋,干啥用啊?”老李看了看我手中的一小兜鸡蛋,略带疑惑。

“女儿要用孵化器孵小鸡,所以来您这给她买几个。”

“孵小鸡?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老李说着,转身抄起电话打了过去,很快,他笑着走回来,“老弟,这是我外甥女家的鸡蛋,我刚才是问她家里有没有公鸡,她说没有。所以,这鸡蛋孵不出小鸡的,别买啦。”

我的心头一热,多美的心灵啊!他不说,我又怎能知道,他只管挣钱,卖给我鸡蛋就是,自然不用管我用来做什么,但,他没有,为了一份真诚,为了一份情谊,他就这样将卖出去的鸡蛋收了回去。虽说几个鸡蛋没有多少钱,但是,这份真诚足以让我铭记于心。

还有一次,到他那买豆腐,明明还剩一板儿,他却说这板儿做得不理想,回去自家用了,不能卖给老朋友。

“你不说,我们也看出来呀!”

“那不行!我不能坏了手艺,坏了名声,坏了良心!”句句铿锵,说得我心里好一阵都平静不下来。

早餐桌上,一盘白白胖胖的豆腐摆上来了,我却没有如往常一样大块朵颐,看着这清香的豆腐,任凭心理的浪花一个个撞击着心田:用心做,要时刻将你的主顾装在心里。朴素而真诚的话语,闪耀的却是一颗热情的心。疫情无情人有情,正是像老李这样时刻想着人们生活的普通人,用心的打点着我们的生活,才使得这疫情下的初春更显温暖。

“想啥呢?赶紧吃你的豆腐吧!”妻再一次催促。

拿起筷子,郑重地夹起一块儿豆腐放进嘴中,细细地品尝着,忽然觉得,今天的豆腐格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