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待樱花开遍(山东 王虎)

责编:丁毅 发布日期:2020-03-25  点击量: 215

待樱花开遍

王虎(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实验高中高二)

 

腊月二十已过,年味愈发浓烈。不同以往,我没有为抢不到车票而失落。恰恰相反,这次早有准备的我就等老板一声令下,便踏上归途,去看看我那许久未见的父母。

不幸的是,一个消息把我从对家乡的憧憬中拽了出来——即日起,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对湖北省及其内部各市进行全面封锁。

无奈之下,春节又得和亓为卿一起过了。

亓为卿是我的室友,我们一起在黄冈市内租了一套房子。亓为卿老家在山东,六年前只身一人来到黄冈,开始经营饭馆。如今,也有了一定规模。这不,前段时间正在筹备武汉分店的开业工作,受疫情影响,一切工作都被迫停止。

他人性格比较内向,平日除了日常交流,闲话基本不说。我由于工作问题,也经常别在屋内。因此日常非常安静。直到有一天,我打破了宁静。

那段时间,疫情正严重,为响应号召,大家都呆在家,以减轻疫情的扩散。而亓为卿却不消停起来,整天在外。为此我找他谈了不止一次,可他依旧不改。那晚,我由于过分担心被感染,和他大吵了一顿。实际上,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平静下来之后,说了句:“如果我让你担惊受怕的话,那我明天就去店里住。”

我当时正在气头上,所以也没说什么。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他宁愿去店里住,也要出去。难道他在做什么违法的事?想到这儿,我立即否定了自己。因为我清楚,谁都可能做坏事,除了他。因为他一个人都不想得罪,就别说做违反法律的事了。

自那天起,我们好几天没联系。下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天气不错的早晨。

屯的第一批货物已几近一空,所以我全副武装,准备去买些东西。这次,把我气个半死。有些不良商家,竟趁机发国难财,哄抬物价!但迫于无奈,我就顺了他们的意。

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亓为卿。他开着店里的送餐车,从路中央驶过。出于好奇,我就跟了上去。

跟了一段时间,我停了下来,因为继续向前,是龙门医院——黄冈市收治感染者的定点医院。

我停在原地等待。然后便被羞耻和惭愧缠绕。因为我知道,给医院送餐,他不会多得一分利,而且这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我拦住他,他看到我,示意让我离他远一点,生怕还有未被杀灭的病毒。因此,我们两个离老远,开始了对话。

从他的话中,我得知,他现在是在为医院无偿的送餐,只收成本,运输费用自己担。他说现在是非常时期,自己不能去前线救治病患,所以就以这种形式给前线的医护人员以支持。

除此之外,有时它还可以远远地望到她的姐姐——山东医疗队队员。

分开时,我想让他回去住,但始终没能说出口,反倒是他先开口说:“不用心存歉意,我就不回去住了,特殊时期,大家各自珍重,再见哈!”说完,他便小跑上车,疾驰而去......

终于,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取得了胜利。几天之后,亓为卿回来了。看到他平安归来,我是打内心的高兴。因此我提议,庆祝一下!庆祝胜利!

他脸色不算太好,可还是勉强地笑着说了声:“行!”

吃到一半,亓为卿哭了出来。见状,我说:“胜利来之不易,应该激动,但也应该笑啊!对吧!?”

可他一言不发,我察觉到了不对。

良久,他平静下来,说:“我姐她......她走了!”我着实意外,眼神不由得定了下来。“不是感染,是劳累过度......

明天,他准备一早就赶去武汉。因为他姐生前一直希望能去看樱花......

窗外,城市重逢了阔别已久的喧哗,而屋内,依旧寂静。

“姐,明天我们就去武汉,去看樱花......

指导教师:刘书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