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小孩(浙江 徐莎莎)

责编:丁毅 发布日期:2020-03-25  点击量: 38


小孩

徐莎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高级中学高一)

 

小孩不再长头发了。他穿了蓝白条纹的睡衣,一个人躺在床上。

经常有白衣人进来——小孩看不清他的脸,他的脸也是包着白的,玻璃眼睛,淡天蓝的超级大嘴,头上有墨绿的绑带。白衣人用一把小小的枪,对准小孩的耳朵,“嘀”的一声发射“光波”,然后出去了。小孩有点喜欢这个白衣人,他个子很高,像举着枪的英雄;玻璃眼睛只有大大的一只,是长方形,还有漂亮的翠绿边框,里面有两个骨碌碌转的眼球。很好看,虽不怎么看得清,但小孩想,那双眼睛很有点像铠甲勇士的眼睛。

小孩常常头晕,好像有人故意用火烤他,真坏!小孩呼吸不过来,哇哇大哭。

小孩也总在梦中听见哭声,断断续续的,像羊咩咩的惨叫。

也许妈妈也在哭。妈妈很少来看他一次,每次都变成白衣人的样子来。她总是说,你本来就有肿瘤,现在感染上新型肺炎了,怎么办呀?

肿瘤是什么?肺炎是什么?可以吃吗?小孩不懂。

 

有一天,白衣人不来了。妈妈说,他和你一样病了。

每天进房间的白衣人换了另一个。那白衣人长得和先前的那个好像,也有玻璃眼睛和淡天蓝的超级大嘴,头上也有墨绿的绑带。只是他矮小一点,拔针的时候更痛一点。他们是哥哥和弟弟吗?

小孩又想,那白衣人也需要另一个白衣人照顾吗?他也可以每天吃很多好吃的,可以穿好看的蓝白色睡衣吗?

小孩睡着了。梦里,他也穿上了白衣服,像战士一样推开了房间的门。房间里有一张床,床上躺着先前的那个白衣人,原来他是个大哥哥。但是现在,他安静地睡着了。

小孩举起他的小枪,在大哥哥的耳边“嘀”的一声。

小孩说,哥哥,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