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散文随笔

战疫征文选:愿君武汉平安归(安徽 周宜春)

责编:胡子强 发布日期:2020-03-21  点击量: 98

愿君武汉平安归

■周宜春(安徽省淮北市第十二中学教师)

 

2020年元月11日,我从南湖公园回来,突然肚子疼痛难忍,伴随着大汗淋漓。妻子看我肯定不是小问题,赶紧拨打了120。之后我被拉倒了淮北市人民医院住院部,开始了连续几天不准吃喝的日子,几乎每天都有一个长得好看的护士小姐姐温柔地告诉我,这是什么药,起什么作用,她戴着口罩,我看不清她的整个脸庞,但是我能看到她美丽的大眼睛里投射出的温柔和善良,连续几天的接触,我能从几个护士小姐姐的口音听出她的声音。

1月16日,从上海请来的专家历经几个小时,终于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那一天前我已经知道,因为,一旦手术,我有可能在取栓塞时出现意外,也有可能在清洗内脏时坚持不下来,更有可能在手术结束后没能及时化痰而出现意外,最后主任医师陈志刚医生亲自来找我商量,我说,做。他说你这么坚决?我说,我只相信科学,不相信意外。话尽管这么说,我还是联系了市红十字会,让他们来我病床前,完成了我遗体捐献志愿书的填写。

16日下午,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之前,好多学生以及好久没见的同学好友都来看望我,我说,这是小事,没有必要耽误你们的时间。

等我醒来时,我还纳闷,怎么还不做手术啊?之后我就被推进了ICU病室,第二天,回到了我原来的病床,还是我校毕业的学生田金龙做我的床位医生,她们护士们也都跟着喊我老师。美女护士依然按时来给我用药和指导说明,我也渐渐喜欢上她的声音。

一天天的用药吊水换药,不知不觉就到了新年,这时传来了武汉疫情严重的消息。就听她们在护士站唧唧咋咋,“你要多少”“我要两包”“你要多少”“我要三包”“你要多少”“我要五包”“你要这么多干啥”“我明天报名去武汉,我怕一时弄不到口罩”,这正是那位熟悉声音的护士姐姐说的话。

年三十傍晚,他们给我告别,你在这过年,我们回家团聚,明年再见。我说好的,新年快乐。谁知一夜过后,他们都又来了,我说你们不放假在家团聚啊?她们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没有了假期和休息,我说那为什么,她们说,因为我们抽掉几个去支援武汉了,我们还有几个要去填充发热门诊部。那个可爱的护士姐姐也就此不见了。

至此,我们就开始了在网上手机上关注武汉疫情和全国疫情乃至我市病情报告,因为,我们在楼上就可以看到发热门诊部的医护人员是如何天天全方位包装自己的,当然,我们也可以想象到那些去了武汉的可爱的医护人员又是怎样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每天的疫情数据在不断上涨,无论是武汉还是湖北,也不管是全国各地还是我们的城市,都让我们心惊胆战担惊受怕,我们为那些染上疫情的同胞撒下同情的泪,也为那些治愈者颇感欣慰,更为我们没有染上这可怕的疾病感到庆幸,我尽管已经很久没下病床,不可能染上新冠肺炎病毒,但是,我的大开膛手术也说明我的病情很是严重。只是我从死亡线上回来了,我更知道生命的可贵。我为那些参加前线救助的医护人员祈祷,祝愿他们都能平平安安,也为我们自己的援鄂人员默默祝福,你们可都要好好的,我不就还要来找你们做第二次手术的。

手术很是成功,伤口也提前愈合,我按期出院了。约定手术后一个月再做介入手术。

提前几天联系我的学生,学生说,你不能来做手术了,因为,介入科人员都抽调到发热门诊去了,淮北有27例确诊病例,绝大多数都是在人民医院,还有一些疑似病例在源源不断的进来,我们的人手不够,就做不了了。再问陈志刚主任,答复也是一致。我在想,我们这个220万人口的小城市,医护人员都紧张到这个程度,那么湖北呢武汉呢!看到他们劳累到瘫在地上就能睡着,手臂上脸部上长时间着防护服戴着口罩都让皮肤淤血变形,真让人心疼不已。我想,这里边也有给我打针输液给我解释病况的小姐姐吧,你可要好好地,平安地回来,我们淮北人民需要你。

我只好换了一个三甲医院做了介入手术,当然,小手术还是很成功的,时间也到了二月中下旬,等我下次回到人民医院,我估计,全国各地疫情肯定会结束,我们可爱的小姐姐和他们的团队也肯定会平安归来,健健康康地给我们看病聊天。

到那时,我一定要像个小学生一样,好好地搬个小板凳,听小姐姐给我讲在湖北在武汉的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我肯定会听得泪流满面,为他们的勇敢,为我们全国所有的医护人员的英勇无畏泪撒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