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新闻资讯 >
  3. 本会动态

诗人洪烛在春天的阳光里离开了我们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秘书处 发布日期:2020-03-21  点击量: 373

MAIN202003210820000108597849439.jpg

 

著名诗人、1980年代校园文学杰出代表洪烛,于2020年3月18日下午18时许在南京因病不幸去世。

洪烛,原名王军,1967年生,1985年自南京梅园中学毕业,因文学创作成绩突出,被保送破格免试武汉大学。在武大发起参与“珞珈诗派”,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做编辑,生前任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分社总监。著有诗集《你是一张旧照片》《南方音乐》《我的西域》《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长篇小说《两栖人》,散文集《我的灵魂穿着草鞋》《眉批天空》《浪漫的骑士》等40多部。代表作有长诗《母亲》《屈原》《李白》《成吉思汗》《白蛇传》等。另有《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toZ》《北京往事》《中国美味礼赞》等在日本、美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出有日文版、英文版、繁体字版。1990年代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 获中国散文学会冰心散文奖、中国诗歌学会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散文奖、路遥青年文学大奖、 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2008年中国散文年度金奖,2013年《海外诗刊》年度诗人奖,《萌芽》文学奖及《中国青年》《诗刊》《星星》等奖项。2012年入选博客十年“影响中国百名博客”。

2018年在一次文学活动中突发脑溢血,几经手术治疗,在医院病床上挺了一年多,终未好转,于2020年3月18日在南京去世。

洪烛生前热心支持校园文学研究会的事业发展,连续多年应邀担任“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评委,并为决赛选手讲授他中学时代、大学时代的文学经历。他中学时突出的文学创作成绩得到了武大校长刘道玉的赏识,获得了去武汉大学面试的机会。现场写作时灵机一动,他以从南京乘船去武汉的长江拐弯的景象,营造出“人生拐弯”的意象,赢得了教授们的赞赏,一致同意免试破格升入武大读书,传为美谈。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秘书处同仁闻此噩耗,连夜编写本文,并选发他的诗歌几首,以表示沉痛的哀悼!

愿洪烛诗歌永传,地下安息!



20170926150640349613.jpg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为洪烛颁发叶圣陶杯大赛评委聘书



【洪烛诗歌】

 

灰烬之歌

 

灰烬,应该算是最轻的废墟

一阵风就足以将其彻底摧毁

 

然而它尽可能地保持原来的姿态

屹立着,延长梦的期限

 

在灰烬面前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说实话,我也跟它一样:不愿醒来

 

一本书被焚毁,所有的页码

依然重叠,只不过颜色变黑

 

不要轻易地翻阅了,就让它静静地

躺在壁炉里,维持着尊严

 

其实灰烬是最怕冷的,其实灰烬

最容易伤心。所以你别碰它

 

我愿意采取灰烬的形式,赞美那场

消失了的火灾。我是火的遗孀

 

所有伟大的爱情都不过如此

只留下记忆,在漆黑的夜里,默默凭吊

 

两座塑像

 

用花冈岩塑造我,用汉白玉雕刻你

用我的粗糙交换你的细腻,愿不愿意?

风啊把我的额头打磨得锃亮

却怎么也吹不动你想入非非的裙裾

大理石基座下面,有我们生根的爱情

“累吗?”“不累。可是腿脚

怎么使劲也迈不出去……”

出于对离别的恐惧,我们逐渐改变了自己:

无法远走,也难以跟对方靠得更近

太阳亮得像镜子似的,弄花了我的眼睛

弄乱了你的心

又有人走过来,很纳闷:这里怎么有两座塑像?

赶紧告诉他们:“这是一对情侣……”



16 四十余位专家评委召开评奖工作会议.JPG

洪烛在评审叶圣陶杯大赛现场决赛作文 



琥 珀

 

你制造了无数的宫殿

只有一座是迷宫

只有一座是留给我的

让我走进去,却找不到出路

我是你爱上的一个王

可还没登基,就被废黜

只好在这华丽的废墟里

不断地问自己:是不该这样选择

还是根本就别无选择?

是的,我也做过无数的梦

只有一个变成了真的

只有一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我该怪你的爱是一种诱惑

还是怪自己:没能把这种诱惑识破?

不多想了。我宁愿做迷宫里的一条糊涂虫

在无怨无悔中坚持自己的错误

对于你这是一座废墟

可我并没有声明作废,分明还活着

我有过无数次等待

只有一次动真格的了

一万年,也不敢眨一下眼

我的存在,使等待不再是空白

 

铁轨与我

 

铁轨生锈了。它在思念很久以前

驶过的最后一列火车

 

有什么办法呢,它不是我

不会流泪,只会生锈

 

它躺在地上,我躺在床上

相隔很远,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它想着火车,我想着

火车带走的人……



回 鹘

 

为了不再用马蹄耕耘,他们把刀剑

铸成了犁,又用犁把土地翻了个遍

他们往大地的伤口里种下星星

不同类型的星星经历殒落与掩埋之后

长出小麦、棉花、葡萄

还有叫着不同名字的孩子的眼睛

从下一代开始,真正成为有根的民族

遥远的马背变成群山,记载着搬家的历史

闪电掠过,唤起他们对马鞭的回忆

想不到自己在梦境中,走了那么远的路——

从鄂尔浑河到塔里木河,中间有

沙漠、雪山、戈壁,跑丢了多少马匹……

从此在自己命名的故乡,创造语言

也创造神秘的血统,成为星星的后裔

 

16洪烛.JPG

洪烛在给参加大赛的中学生们谈文学 


岳阳楼与黄鹤楼

 

站在岳阳楼上,我心有不甘

东张西望。别人问我望什么

我说我在望黄鹤楼

黄鹤一去还会回来吗?

 

站在黄鹤楼上,我略感不足

东张西望。别人问我找什么

我说我在找岳阳楼

那才是我的主心骨

 

比庙堂更高的是星空

比江湖更远的是人们内心的道德

康德说:这两样东西值得仰望终生

 

一座儒家的楼,一座道家的楼

使长江入海又倒流

站在岳阳楼上我羡慕李白

站在黄鹤楼上我又呼唤范仲淹

并不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在我之外,还有另一个我

 

岳阳楼与黄鹤楼,中国的姊妹篇

就像一个人和他的背影

李白与范仲淹,苦难的双胞胎

各有各的法宝,超越了自我




蝴蝶的睡眠

 

他要梦见一个人,要梦见她,包括全部的细节,而且要使她成为现实……他明白,他自己也是一个幻影,一个别人做梦时看见的幻影。

——博尔赫斯

 

 

1

蝴蝶的睡眠预示着它将成为树叶

一片暂时的树叶

正午无风,花园里极其安静

潮湿的枝条上有点点青苔

看着蝴蝶,我们很难伸出手去

产生这样的冲动是太困难了

 

2

于是我对待它如同易碎的瓷器

置之高处,下意识地保持距离

我害怕听见的只有一种声音

我目睹的蝴蝶,永远是辉煌的片断

还有什么比它更完整呢

它不设防的睡态使我领悟到了善良

 

3

蝴蝶的睡眠因袭了另一个人的梦

那么地甜蜜,我窥见了花粉

纷扬在它薄弱的翅膀之间

也许那是灰尘,阳光逐渐强烈

终将帮助我获得这一发现

多么纯洁的灰尘呀,如果与蝴蝶有关

 

4

假如有两只蝴蝶,情况就不是这样

它们占据树枝的两端

而又互相梦见。梦见体外的自己

小小的窗户相对敞开,中间是风

总有一些东西是无法模仿的

另一只蝴蝶出现,孤独就消失了

 

5

小巧的折扇,在睡眠之时合拢

梦却敞开了,我们很容易深入其中

成为它思念的对象。我们面容模糊

我们走近它实际就是在远离它

它的梦和它的身体座落在两个地方

谁能够使之动摇呢?除了风

 

6

有一次我和爱人相见

一只蝴蝶飞翔在中间,使我意识到距离

距离存在着,哪怕它是那么地美丽

我只能透过蝴蝶去爱一个人

下一次我和蝴蝶相见

爱人的名字飞翔在中间,令我怀念

 

7

那是雨夜,一只蝴蝶被闪电击落

翅膀扑腾着 在草丛中

我看见了最微弱的闪电,生命深处的闪电

足以使我晕眩。这盏灯渐渐暗淡了

这个梦渐渐暗淡了

我记住的永远是闪电熄灭的那一瞬间

 

8

可以把捕获的蝴蝶夹在书中

一对翅膀,分别构成书的两面

故事就多了一个伤感的情节

一百年后,你获得的书签失去了意义

一百年后,你不再是你了,你代替另一个人在飞

重读旧书也寻找不到最初的感觉

 

9

捕捉蝴蝶,不能用网兜

会有一千只更小的蝴蝶从空隙溜走

也不能用手,你捉住的仅仅是蝴蝶

而不是它的梦,梦已经被惊飞了

它会报复你的,待到秋后

变成落叶潇潇,把你必经的道路覆盖

 

10

当一只蝴蝶,当一只梦着的蝴蝶

今生实现不了的幻想

全部托付给它,让它延续下去

让它做我们梦里的梦,如此循环

花朵深处会有更小的花朵

我们的一生,仅是蝴蝶睡眠的一半